墨文库 > 玄幻小说 > 我的马甲遍布整个游戏 > 第22 22 章
    骑虎难下还不知道面前这个笑容温和的青年心底有着怎样危险的想法。

    刚想说出口的话却因为忽闪的灵光卡在嘴边,他不着痕迹地瞥了眼牧师,摇摇头,说:“等这边的任务结束以后再说。”

    因为两人谈话间提到的关键词,骑虎难下才想起来快要被自己忘在脑后的隐藏任务。

    只是现在有外人在,不好提出来,和北桥分享任务倒是没什么,这个牧师毕竟才刚刚认识。

    不过牧师是光明教堂的职业,有他在说不定可以去教堂找到点情报……

    骑虎难下思考片刻,决定还是等任务结束和北桥商量以后再做决定。

    “嗯。”乔林点点头,从背包里拿出几瓶解毒剂分了过去。“我还没拿到解毒剂的药方,而且没有材料,做不了,你们先用这个吧。”

    解毒药水一共五瓶,刚好每人一瓶。

    骑虎难下叹了口气,接过药水放回背包里,从地上起身。

    “都到这里了,先试试看吧,要是实在打不过就回城补下状态改天再来。”

    说完,他用脚踢了踢旁边咸鱼瘫的制造麻烦:“赶紧起来,饱食和疲劳早就回满了,你还想赖多久?”

    “啊……”制造麻烦痛苦呻/吟,不情不愿的从地上爬起来。

    “个破游戏,累死爷了。”

    骑虎难下懒得听他抱怨,将刚才的手指包好还了回去。“这个可能是什么任务的线索,情报太少,等任务结束我们去城里找之前的旷工或者矿洞有关的人问问看。”

    “嗯。”

    乔林将东西收好。该说的说完,骑虎难下点点头,开始交代等下打怪的注意事项:”一会儿麻烦去引怪,我辅助他,北桥你和小天两人专心输出,塞维斯你看好麻烦的血量就行。”

    塞尔维斯没什么意见,叫乔林有点想和这几人分享一下什么叫做暴力奶妈。

    交代完,骑虎难下又叮嘱了下注意伤害和技能这些,制造麻烦慢吞吞的拿起长剑,唉声叹气,不情不愿的往外挪。

    骑虎难下眉头一跳,走到他身后拎住领子。

    “等等,阿淼?你想做什么??”

    “不要浪费大家的时间。”骑虎难下一脸冷酷的说,攥着领子的手指和手臂青筋凸起,旋身用力,直接将人甩了出去。

    “诶啊啊啊啊啊——!”

    陡然拔高的声音和制造麻烦的身体一起腾空朝着王蛇所在的方向飞去,徒留下一声惨叫。

    “阿淼我哔——你大爷!!!”

    骑虎难下淡定扶眼镜,回头和身后的人说:“等仇恨稳了我们过去。”

    恨天高默默往乔林的方向挪了两步。

    “技能技能,你们注意别砸到我了啊!”

    “诶,阿淼快接仇恨!奶妈救我!!”

    “我靠我靠我靠,这家伙有口臭!”

    空地上,被boss撵得上蹿下跳的制造麻烦嘴里叨叨个不停,翻滚躲过boss喷出的毒汁后握紧剑柄箭步上前,对准王蛇的眼睛狠狠捅了下去。

    吃痛的boss惨叫挣扎,制造麻烦连忙抽出武器退后,被喷出的鲜血溅了一身。

    “草草草草草,这家伙脑子里都是水吗,咋这么多?”

    捏着魔法手势的乔林嘴角微抽,目光幽幽地往那边瞥了眼过去,手里蓄势待发的魔法蠢蠢欲动。

    “阿淼快救我!!”巨大的蛇尾横扫过来,无处可躲的制造麻烦连忙大喊,一道身影从旁边快速掠过,捞着他躲到角落的一处石头上,目光凉凉。

    “你的嘴是按月缴费吗?”

    “啥?”制造麻烦懵住,满脸血污和溢于言表的茫然让他看起来像是只在泥里打滚的花猫。

    “打个怪话这么多。”

    骑虎难下翻了个白眼,一脚把人踢下去。

    “赶紧打,就一层血皮了磨蹭什么?”

    塞尔维斯适时给人套了个光明术加血,视线不经意地瞥向对面。两个魔法师背对着boss正在施展技能,看上去也没什么不对。

    “嘶——!!”

    磨了大半天,boss终于倒地,庞大的身躯落在地上让地面都跟着抖了几下。

    作为仇恨对象,制造麻烦连一根手指都抬不起来了,瘫在地上一动不动。

    作为佣兵小队的队长,骑虎难下将boss的尸体收回包裹里面,准备带回去给冒险工会作为完成任务的信物。

    地上散落了boss掉落的宝箱,但谁也没力气走过去看看都掉了什么东西。

    当然这其中不包括全程划水的乔林。

    王蛇庞大的身体横在地上,因为战斗而激起的动荡让地下的尘土都变得淡了,隐隐露出一圈怪异的纹路。

    骑虎难下也发现了地面上浮现出来的东西,他蹲下身用手摩挲了下地面,最后想了想,起身跳到一旁的石头上,再用匕首插入墙体,借着支撑来到墙面高处居高临下的往下看。

    “这是……”

    尽管不太明显,但骑虎难下也能确定,地面上那些若隐若现的残缺纹路是一个残缺的魔法阵。

    “魔法阵?”制造麻烦鲤鱼打挺,一下从地上起来,好奇的问:“什么魔法阵?干啥用的?这里怎么会有魔法阵,不是矿洞嘛?”

    骑虎难下:“……”你问我我去问谁?

    乔林沿着魔法阵的纹路走了一圈,发现用来绘制魔法阵的符文来自深渊,而魔法阵的作用没猜错的话,应该是用来唤醒某种东西的。

    “我不行了,眼睛都睁不开,我不回城了,我现在就要睡觉!”见自家室友不理自己,制造麻烦原地翻滚,滚到骑虎难下脚边抱着大腿嚷嚷,顺便把自己脸上的脏东西蹭到他腿上。

    骑虎难下额上青筋一跳,忍了忍才勉强忍住把人踹出去的冲动。

    一旁的恨天高也是一脸困顿的坐在地上打哈欠,乖乖巧巧的一小只,看起来有点可怜。

    “把东西分一下,然后下线睡觉吧。”

    骑虎难下说完话,拖着脚上的大型挂件来到宝箱前面,打开箱子,开始清点。

    一共掉落了四件装备和一些材料,毒牙和蛇皮之类的,还有两本技能书,算不得多好,也不算很差。

    一本是魔法师用的风之叹息,可以为友方单位提供加速效果,持续10s,随技能熟练度可增加时间效果。

    乔林不要,就给了恨天高。

    一本是剑士用的武技,几人中就制造麻烦是剑士,骑虎难下问了下其他人,都没什么意见就直接给他了。

    顺便让制造麻烦赶紧松开他的腿。

    制造麻烦欢呼两声抱着技能书乖巧的滚到一边,骑虎难下翻了个白眼,接着看其他的东西。

    几件装备按照几人的属性分了分,两件增加魔力的护手给了两个魔法师,带着光明属性的吊坠给了塞尔维斯,他自己拿了双鞋子,增加敏捷的。

    算起来,每个人都有收获。

    还有一堆材料,随便分了分,分完后骑虎难下找到塞尔维斯,打算在下线之前先加个好友。

    塞尔维斯没有拒绝,加过好友之后骑虎难下和他说了几句以后有空一起刷副本的话,便带着制造麻烦一起下线了。

    恨天高困的不行,和乔林还有塞尔维斯告别后跟着他们一起退出了游戏。

    眨眼的功夫洞穴就只剩下乔林和塞尔维斯两人。

    乔林看过去的时候塞尔维斯正好也看过来,他歪了下头,有些看不明白牧师眼底复杂的情绪。

    只是还没开口,对方就干净利落转身,头也不回的走了。

    塞尔维斯心想,既然这人身上的奇怪感觉弄清楚了,他也没必要继续留在这里。

    周围终于安静了,乔林伸展一下僵硬的手臂和胳膊,绕着魔法阵慢慢慢慢走着。

    研究了一会儿,他嘴角微微扬起。

    “让我看看,魔法阵还能不能用。”

    他正好踩在魔法阵边沿的缺口上,魔素从体内溢出,凝结成墨,沿着地上的纹路一点点涂抹。

    当最后一笔被描补成型,地面开始溢出一层不详的黑红,就连空气也开始抖动不安。

    在震动之后,黑色的雾气扭曲重叠,在阵法之中形成一个模糊的黑影。

    空气里弥漫着一股冷冽阴森的气息,当黑影睁开眼睛的时候,整个空地好似变成了极寒之地,连呼吸吐出的气体都变成了白雾。

    乔林眸光微闪,在黑影彻底苏醒之前抬起手对着黑影做出扣握的手势。

    “呃唔!”

    意识还未彻底清醒就被扣住咽喉的黑影发出痛苦的声音,看不清五官的脸扭曲狰狞。

    “初次见面,亡灵伯爵伊瑟格林先生,很抱歉在你睡得正香的时候打扰你。”

    昏暗的光线让魔法师温和无害的五官覆上一层诡谪的氛围,浅色的瞳中扩散着一圈红色的光,在黑影惊怒的目光下轻声开口。

    “我有件事情想请教你,前魔王辅佐官先生。”

    “你能告诉我被你偷走的嫉妒之戒现在在什么地方吗?托你的福,我找了它好久都没找到,所以现在心情不怎么好。”

    黑影的眼睛猛然收缩,由雾气凝聚的身体一瞬间出现了溃散的现象,艰难地从喉咙中挤出声音。

    “你……是……?”

    乔林没有回答它的疑问,手指慢慢收紧,语气轻柔又和蔼地说:“回答我的问题,如果你不想再也醒不过来的话。”

    地面的阵法像是受到了什么刺激似的开始抖动起来,连带着整个洞穴都产生了异样。

    黑影的手艰难地握上魔法师的手臂,遭受压迫的喉咙连一点声音也发不出来。

    乔林看着它挣扎的模样眨了眨眼,这才恍然大悟般松开手,格外无辜的说:

    “不好意思,忘了这样你不能说话了。”

    “咳咳咳——”黑影摔回阵法中间不停的咳嗽,乔林在旁边找了块石头坐下,双腿交叠,好整以暇地等待。

    等人缓的差不多了,他才慢悠悠竖起一根手指。

    “机会只有一次。”

    已经染上鲜红的眼睛和魔法师温和亲切的外表完全不匹配,那样浓烈的红色只能让人联想到不详与绝望。

    像吞噬万物的深渊,轻易就唤醒人心底最深处的恐惧。

    伊瑟格林周围的黑雾散了大半,隐隐露出本来面目。苍白阴郁的脸庞,浓重的黑眼圈,瘦弱的身体看起来像是久病不愈的绝症患者,摇摇欲坠,随时可能倒下。

    他捂着自己的脖子,在晃动的地面艰难起身换了个方向,对着坐在石头上的青年缓缓跪下。

    手放在胸口,头颅垂至身前,恭敬又谦卑地用自己沙哑干涩的嗓子一字一顿缓缓道:

    “前魔王辅佐官,参见殿下。”

    “属下愿献上自己所有的一切,包括灵魂来祈求殿下的原谅。”

    轻而易举的臣服让乔林忍不住挑眉,视线在病弱的青年身上转了一圈。

    这位前任辅佐官看似一副命不久矣的样子,心里的小心思却比整个矿洞的斯洛尔蛇还多。

    甚至于,那些小心思比斯洛尔蛇的蛇毒还要来得致命。

    这是一条真正意义上的毒蛇,前魔王的死他最少要负一半的责任。

    乔林上一次因为戒指的事情和这人打过交道,算是有一点了解,对他轻易投降的举动有点意外。

    只是不管他心里在打什么主意,送上门的东西,自然没有放过的理由。

    “恭喜你,选对了。”

    坐在石头上的青年脸上带着笑,那轻描淡写的眼神却像极了冷眼旁观的看客,仿佛王座上傲慢的国王,冷眼旁观心思诡谪却无法反抗的臣属。

    伊瑟格林心底微沉,因为力量还未完全恢复的权宜之计似乎好像,做错了。

    而此时的外面,晨曦时分,天灰蒙蒙的一片,一个身影跌跌撞撞的从山脉入口跑向耶特尔城的方向。

    通宵守了一夜的守卫兵脑袋一点一点的打着瞌睡,重物落地的声音惊醒了他们。

    守卫兵急急忙忙跑过去,发现对方周身褴褛,血迹斑斑,手臂上绑着一截残缺的饿狼团标识,是饿狼团的人。

    “喂,你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

    守卫兵紧张发问,那人被摇醒了,颤抖的睁开眼皮,鲜血染红了唇齿,嘴里断断续续说:“通知……城主……魔……兽……森林里的……魔兽……”

    “暴/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