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文库 > 玄幻小说 > 穿成霸总的医生朋友 > 第 22 7 章
    江初这边挂掉电话,很快就有人按响了他家的门铃。

    打开门一看,是自家老爸来了。

    江初有些惊讶,这家人亲情关系不怎么亲近,甚至可以说有些淡薄。

    平时除了必要的聚会,他们家人很少聚在一起。

    原主从老宅里搬出去,独自在这套公寓里住着。

    今天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吗?不然他的这个便宜老爸怎么会出现在这儿?

    江初赶紧让江父进来,他略带紧张开口:“爸,你怎么来了?”

    江父没好气地白了江初一眼,一想到蒋家那通电话质问,江父的肝又开始在隐隐作痛。

    索性,江父直接开口质问:“你跟陈小越分手了?”

    江初:“……是这样没错。”

    江父气急骂道:“你哪儿来的勇气跟陈小越提分手,先不说陈家家大业大,就单单说陈小越,上次跟她一起在舞池跳舞的是欧洲的王子,你上哪里去找这样的女朋友!”

    那你是没看到陈小越开着保时捷想撞死我的样子啊,我的老父亲。欧洲国家的王子加在一起都没能熬得过保时捷的撞击吧。

    江初低着头沉默着,他自知理亏,不敢多说。

    当初的江初追求陈小越的架势轰轰烈烈,许多人都在暗里嘲笑着江初不自量力,一个被家族排挤的人都敢去追陈家的宝贝独女。

    江父一听人提起,就觉得脸上无光,就得那些人在嘲讽他。

    好不容易在一起,脸上的光找回来了一点儿,江父刚替着儿子没高兴这几天,儿子就分手了。

    这大起大落地,让江父心脏有些难以承受,当即颤巍巍地摸出了速速救心丸吞了几粒。

    江父他才刚刚缓过来,正要痛骂着瞎了眼的不孝子。

    坐在一旁的陶家健又不经意地说了蒋琛在相亲时都带着江初,前脚跟陈小越分手,后脚参与别人的相亲,这难免不让人浮想联翩啊。

    江父一口气没呼吸上来,旁边的人惊慌失措地说要叫救护车,紧急地将他拉到自家的人和医院去吸氧。

    等着江父呼吸平稳,他躺在病床上看着天花板,突然间想痛哭一场。

    他是个精明的人,早年在与兄弟搏斗间被暗算,他手上的产业败了很多,就只剩下一家医院和一家酒店。

    江初在上了大学后,开始尝试着接手人和医院。

    江父听了儿子的意见,放下了豪门世家高高在上的姿态,三番四次地去拜见那些教授医生,挖人来医院坐诊。

    随后,他又将手上的房产抛售去筹钱买设备,又花了钱去推广去宣传,重新整顿下医院懒散的风气,人和医院才从一个二级医院升级为三级医院。

    这两年,他才换回了一些面子,不至于回江家老宅被兄弟们奚落。

    就在江父想着儿子迎娶陈家小姐,两家捆绑在一起,他好开口去谈合作去换取些利益时,结果听到了儿子分手了。

    江父摸了摸眼眶,干涩一片,并没有泪水。

    旁边的江太太哂笑一声,嘲讽道:“得了你,你会哭个屁!就算是哭也是哭你没有了个有钱的亲家了吧。”

    江父同样屁屁声:“你懂个屁!我这一切都是为了我们的儿子!”

    江太太冷笑,她看透了自己丈夫的虚荣与贪婪,她起身,提着手提包就摔门而去。

    江父怒视着江初,他脸庞涨得通红,脖子上青筋绽起,额头上还出了一层薄薄汗珠。

    “你到底怎么想得!你还跟蒋琛搅和在一起,刚才我在来的路上,就接到了蒋家打来警告你的电话!”

    电话里头的蒋宏成,说话含沙射影,语气听得让人想骂娘。

    江父手使劲地抓着车座的真皮,才忍着没有破口大骂。

    江初无奈说道:“蒋琛纯粹是不想相亲才拉上我的,我和他什么关系都没有!”

    “那陈小越呢?!!”

    江初哑言。

    江父又痛骂几句,江初依旧是不痛不痒地保持着沉默,江父更气了。

    最后,江初梗着脖子回嘴:“反正我已经很提了分手,这是事实改变不了!”

    江父按着胸口坐下,他喘着粗气,脑袋发热,什么都想不到了。

    眼前的逆子过于地让人难堪,他总不能解开腰中的皮带去抽儿子。

    当然,他现在很想就这样教训一下这个逆子。

    大约过了十分钟,江父贼心不死地开口问:“你真的对陈小越没感觉了?当初不是追得死去活来。”

    草啊,那个也不是他啊。

    江初尴尬说:“呃,就是追到了觉得没意思,所以才……”

    “呸。”江父忍不住啐了江初一口,他恨铁不成钢道:“你这怎么这么渣,我年轻时都没你这么渣。”

    江初:……

    您老人家是在骂我呢,还是骂您自己呢?

    见到劝着儿子复合无望,江父又是捂着胸口出了门,人看着都憔悴了几分。

    等江父离开后,江初仔细地回想了下刚才江父说的话,其中提到了陶家健。

    这个大明星怎么到处出现,不是应该生活在大屏幕上吗?

    而且,陶家健知道了他陪着蒋琛去相亲,知道这件事的人不多,就连楚霖舟都不知道,陶家健是怎么知道的?

    ——还是说,陶家健是这个圈子的人。

    记忆中的男人看着温文尔雅,一脸的人畜无害,怎么是个八卦的人呢?

    江初没有想太多,他摸出手机,给了蒋琛发了几条条五十九秒的语音。

    ~

    蒋琛打开手机,看到了江初发来的几条长达五十九秒的语音,他勾起嘴角轻笑一下,随后在表情包里挑挑拣拣,发了个‘无辜’的表情包。

    走过来的楚霖舟看到了,他坐下,问:“不打开听听?”

    江初发来的语音。

    那个家伙不是向来喜欢发文字的?

    ——不对,江初就没怎么给他发过信息。

    楚霖舟心里有些不痛快,他抿了抿唇,握着水杯的手收紧。

    蒋琛没发现楚霖舟的异常,他耸了耸肩,说:“没什么好听的,可不是什么好话。”

    一看就是含妈量极高的语音。

    不过,他最近有得罪江初吗?

    蒋琛随意地将手机扔在了桌子上,微信提示音频频响起。

    楚霖舟扫一眼,说:“听听吧。”

    蒋琛自然是知道楚霖舟有些强迫症,见他难受,遂随意地点开了一条信息。

    手机放出了江初堪称气急败坏的骂声,“蒋琛!你大爷的!你※※个腿子,要不是你给我惹事,我能这么惨,一个个见了我就问我是不是真的出柜……”

    蒋琛丝毫不受影响,笑眯眯问:“还要听吗?”

    楚霖舟:“……不用了。”

    过了几秒,楚霖舟斜睨了眼蒋琛,语气责怪:“这件事确实是你过分了,让江初被人误会。”

    蒋琛啧了声,他说:“其实带着兄弟去相亲没什么吧,就像是女孩子带着闺蜜去相亲,这本质上有什么区别?”

    他显然已经将做出让相亲对象卢依云误会的举动抛之脑后。

    楚霖舟认真地想了下,好像确实没什么区别。

    就是怎么觉得有哪些地方奇怪。

    楚霖舟说:“这件事就这样了,下次你别带江初去相亲。”

    蒋琛这时抬眼看向楚霖舟,他认真地看了一会儿楚霖舟,问:“我怎么觉得你现在像母鸡护崽护着江初,你以前对他可没这么上心。”

    楚霖舟愣了下,语气有点儿异样,“……是吗?”

    他徒然意识到,江初不自觉地在他生活中、心里的位置出现了频繁多了些,这是之前没有的。

    楚霖舟反驳:“你不也是找江初的频率高了些。”

    “这不一样。”蒋琛笑着举着手指晃了下,“是因为江初找我的频率比之前少了,这一对比,就显得我找他频率高了些。”

    楚霖舟没有再说话,他垂下眼眸,将眼中的困惑掩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