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文库 > 玄幻小说 > 倒霉直男意外变成虫母之后 > 第59章9 第59章【已9校对】
    苏林当年被人围追堵截, 被人拖进小黑屋,甚至在黑市里打工被老板威胁让他下海时,都没有觉得这么难以招架过。

    小数字们的委屈和难受就像是潮水一般朝着苏林涌来, 他们是真的伤心到了极点。

    如果是昨天那只讨厌的大虫也就罢了, 就算是很嫉妒,很不甘心,可是数字们可以感受到对方毋庸置疑的首领气息, 所以哪怕被驱赶并且被抢走了本应属于他们的虫蜜, 这些幼虫依然遵循着原始天性忍了下来。

    当然,如果是在正常的虫母子嗣中, 就算是最受宠的孩子也不会有类似“不甘心”这样的情感。但是某位半人半虫新手虫母无节制的溺爱却让这些独特的幼崽拥有了前所未有的丰富情感。

    也正是因为这样, 当虫孩子们发现苏林竟然越过了自己, 亲自“哺育”起了一群弱小, 丑陋, 愚蠢, 在各方面都远不如他们的幼体后, 他们心态彻底崩掉了。

    苏林手足无措地忍受着意识内孩子们的“哭泣”, 他笨拙地想要安抚一下虫崽,但是他的尝试显然收效甚微——吓坏了的“吸一口”一直在往他身上缠,而其他数字崽越是看到“吸一口”这样就越是想要把它吃掉,当然,他们的吃虫行为立刻就被苏林制止了。

    然后, 情况就变得更糟了。

    在孩子们的眼中, 很明显苏林“更喜欢”那只新来的胖虫子。

    他们竟然不如那只蠢货垃圾虫?!

    【妈妈……】

    【妈妈是不喜欢……不喜欢我们吗?】

    【妈妈喜欢胖虫,不喜欢瘦虫吗?】

    【我们, 我们会努力变胖……可是……我们没有办法……变成蠕虫哇呜呜……】

    …………

    一号到六号, 集体崩溃了。

    苏林:“不是, 喂养幼体只是我的工作,而且我也没有说喜欢胖虫吧?”

    “吸一口”本来在他怀里动作,听到这话瞬间僵了。

    原本已经吓呆过的幼体,在听到苏林的回答后懵懵懂懂地抬起了头,一圈豆豆眼对上了苏林的脸。

    “吱?”

    一瞬间,蠕虫身上鲜艳的花纹竟然暗淡了下去。

    苏林亲眼看着一只五彩斑斓的大蠕虫直接变成了灰白的。

    诈骗犯老师当初好像也没有告诉他该怎么协调亲子关系吧?

    第一次遭遇如此可怕的争风吃醋,苏林头大如斗。

    然而情势危急,苏林只能咬着牙,努力回想自己还在人类世界时,偶尔几次不经意在星网上看到的亲子广告里,那些光鲜亮丽的温柔妈妈是如何安抚自己小孩的。

    好像是要在学校星网里全校播报消息,说什么“xxx同学你妈妈给你送来了xxx特殊基因改良奶”,然后就可以看到一名满身肌肉,全身是血的殆死壮汉跳出机甲,狂奔向自己的母亲,再从母亲手里接过那种基因改良奶,脸上顿时浮现无比幸福的笑容,开口充满了喜悦:“妈妈,你好爱我!”

    苏林:“……”

    当然现在也没有学校星网广播也没有基因改良奶,他唯一能做的,就是学着广告最后一幕……

    苏林低下头,在一号硬邦邦的,已经长出细细鳞甲的脑门上,落下了一个亲亲。

    “别生气了,是我不对,饿着你们了。”

    苏林有点无奈地冲着一号说道。

    “可是我最喜欢的,永远都只有你们啊!”

    他继续说道。

    之前还叽叽喳喳,满心不安的一号瞬间就呆住了。

    冷酷如同无机质玻璃般的眼睛扑闪扑闪的,头顶的触角陡然间立了起来,他直勾勾地望向苏林,好像压根没有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

    好一会儿,一号才小心翼翼地低下头,然后将额头抵在自己的前肢关节处轻轻蹭了蹭。

    通过这种方式,生长在一号前肢上的感知纤毛更加鲜明地捕捉到了刚才苏林亲亲的时候留在那里的气息。

    妈妈,亲了自己。

    所有委屈难过瞬间消失不见,一号的心里,就只剩下最纯粹,最强烈的快乐。

    妈妈还是喜欢他的!

    “呼……”

    苏林观察着一号,看着这只便宜好大儿瞬间开心起来,这才偷偷松了一口气。

    总算是哄好了。

    结果再抬头时,苏林感觉到自己身边的几只小虫崽的气息更强烈了。

    二号,三号……六号,当然,还有胳肢窝下冒出头来的“吸一口”。

    每一只都用充满了期待的眼神看着他。

    苏林倒吸了一口冷气,拜托,这些孩子怎么就这么不听话呢?万一被发现了……

    不敢耽误,他连忙如法炮制,在所有虫崽额头上各亲了一口,接着就是挨个拍拍头,再送上焦头烂额老母亲疲倦的敷衍。

    “好了好了最爱你们了,快点躲起来……”

    假如这几只虫崽能够到人类世界的家庭中观摩,他们大概能从某些同样疲倦无奈的人类母亲口中听到无数语气类似的安抚:“好了好了,最喜欢你了,快点把作业做完。”“好了好了,你是最乖的崽……快点把饭吃完!”

    …………

    当然,此刻的苏林还不知道,自己这些虫孩子,如果刨除外形不说,在人类角度来看其实已经算是天使宝宝了。

    他只想赶紧把几个崽哄回天花板。

    好在小数字们在冷静下来之后还算是很听话的,唯一的小插曲就是在回到天花板上之前,一号非常执着地追着“吸一口”啃了好一会儿,直到亲自把那只胖乎乎又蠢又弱的幼体强行赶回了培养巢,气势汹汹的一号才放松了下来。

    甚至,他还抬起前肢,直接替苏林一把盖上了培养巢的盖子。

    “吸一口”头上留下了一圈来自一号的牙印。

    在被一号赶回巢室以后,这只在等级压制下本应乖巧温顺的幼体,却像是如梦方醒一般,自顾自地想重新探出头。当然,因为巢盖已经被重新封死,“吸一口”只能傻乎乎地将脸死死贴在了盖子后面,一张圆乎乎的虫脸都已经被压得变形了。

    “吱……吱吱……妈……”

    急切中,它甚至喊出了一些非常含糊的声音。

    【不想被关起来。】

    【妈妈贴贴。】

    【我会很乖的。】

    【……会努力变得很强壮。】

    隐约中苏林竟然可以感觉到小小幼体的呜咽不断传出来……已经可怜到了极点。

    苏林简直是抱头鼠窜地离开了“吸一口”所在的培养巢。

    然后在某只“泪眼汪汪”惨被抛弃的胖虫子的凝视下,颤抖着手打开了相邻培养巢的盖子。

    随后苏林就发现,原本就非常乖巧的幼体突然之间似乎变得更乖了,几乎每一只虫子都在竭尽全力地表现出自己的乖巧可爱,有的甚至不需要苏林主动将它们取出来,便会自己用触手撑住巢室盖子,努力地伸出自己的头再张开口器,好方便苏林给它们喂食。

    在别的虫族手中相当艰难充满危险的工作,在苏林这边完全就是饭后运动一般的简单活动。然而,就算是努力心平气和,带着端正的工作态度在给这批幼体喂食,苏林依然压力爆炸。

    毕竟眼前胖乎乎的蠕虫幼体每一只都对他充满了期待,而天花板上,自己好不容易养大的“亲生”孩子们正在聚精会神地密切监工,生怕自己的“妈妈”继续给予这群垃圾幼体任何一丝多余的关爱。

    苏林喂孩子喂得自己都开始胃痛了,好不容易,喂食已经接近了尾声。

    青年不知不觉就来到了自己所负责的孵化场区域边缘,正在庆幸这难挨的任务总算快搞定时,耳边却传来了一声格外凄厉带着恐惧的尖叫。

    “救命——救救我——”

    苏林一怔,然后便下意识地朝着惨叫声传来的方向跑了过去。

    他却并没有注意到,跟他相比起来,其他区域正在工作的虫族看上去却格外冷漠,他们甚至都没有抬起头,因为,在孵化场听到这种声音实在是太正常了。

    正常到他们早已没有余力去在乎另外一名同类的生死。

    当然,苏林很快也意识到自己的莽撞。

    另外一个区域里的幼体跟苏林负责的那一批完全不一样。很显然,希尔当初的亲昵表现,外加洛希之后对苏林的庇护,确实让生活区发放任务的监管虫给予了苏林某些微妙的优待。

    这块区域里的幼体已经很接近幼虫了,它们不再是软乎乎胖嘟嘟的蠕虫,已经逐渐长出了虫肢和更加坚硬的外壳。

    甚至有一些幼体已经开始了向人形的转变。

    那些圆润的虫体上,镶嵌着惨白的婴儿似的头颅。糟糕的是这些婴儿头转变得并不完全,因为当它们张开嘴时,苏林可以清楚地看到它们那咧开到耳下的口器以及细密的咀嚼齿。

    已经到了这个阶段的幼体,喂养难度显然是成倍增加的。可是,负责这一片区域的却是一只肉眼可见纤弱的虫族。

    好吧,跟苏林比起来这只虫族在体形上还是有优势的,毕竟这是个他甚至都不敢把183挂在嘴边的残酷世界。然而跟苏林这段时间见过的其他虫族相比,这只上半身宛若瘦弱少年,下半身却是漆黑蜘蛛的虫族,看上去确实还蛮弱的。

    而且,他看上去,似乎还有点眼熟。

    苏林赶到的时候正好看到蜘蛛虫族蜷缩着倒在地上,身上到处都是深可见骨的咬痕,乳白色的血液正在汩汩往外流淌。他身后的哺育装置也早已倾倒,喂养钻头后面连接着的电线已经断了,端口处正闪烁着微小的火花。

    一只失去控制的幼体探起身体,新生的锋利钳子狠狠卡在了那名少年的脖子上,只差一点就要割断他的喉咙。还有几只幼体正趴在虫族少年身上,根本顾不上先杀死对方,而是忙着直接开吃。

    剧痛之下,那名虫族少年根本没有任何反抗之力,只能努力护住自己的要害,然后发出无望的呼救声。

    如果没有得到帮助,这名虫族少年很快便会被这几只看上去并不能算是庞大的幼体直接活生生地吃掉。也就是这一刻,苏林无比鲜明地意识到,并不是所有的幼体都是可爱的。

    在看到那几只幼体的时候,苏林忍不住皱紧了眉头。

    真奇怪……

    他本来以为幼体之所以思绪模糊是因为太过于年幼,然而这几只明显诞生时间更长的幼体,思绪却比自己只有三个小时大的同类更加散乱。

    苏林现在已经可以敏锐地感知到幼体们的“意识”,在面对自己那群蠕虫宝宝时,苏林觉得自己好像是被一群毛茸茸的,眼睛蓝膜都未曾褪去的小猫所包围。

    可是在这些幼体身上,苏林感受到的,却是纯粹的野蛮,贪婪,嗜血……

    仿佛这个世界上除了不断进食之外再没有任何事情需要它们在意。

    这些虫族幼体身上只有吞噬一切的渴望。

    空气中飘浮着一股让苏林感到格外不舒服的气息,一股过于甜腻的,近乎熏人的气味。

    苏林低下头看了一眼黏糊糊的地面,因为虫族少年被袭击的时候打翻了哺育设备,许多营养液洒落了出来,而现在苏林嗅到的气息,应该就是那种营养液的味道。

    很难闻。

    令人作呕。

    这是苏林唯一的感想。

    这些营养液让他想到了工作开始前,从管道里流出来的那种暗褐色的拟虫母蜜,都是甜腻到极致以至于让人觉得难闻的气味,只不过现在这种气味已经稀释了许多倍。可即便是这样,这种甜腻味道还是让苏林感到非常恶心。

    也许是因为这些幼体身上沾满了那种熏人的恶心味道,又或者是别的原因,苏林发现自己并不喜欢这几只幼体。

    这几只幼体在第一时间便发现了苏林的靠近。

    畸形怪异的幼体骤然停下了自己的攻击,缓缓抬起了上半身。它们转过头,专注地盯着苏林。

    【吃……吃掉……】

    这几只幼体哪怕在看到苏林后,思绪也依旧混乱。

    贪婪野蛮的思绪也依旧澎湃,这让苏林又忍不住皱起了眉头。

    事实上,面对这几只幼体,苏林并没有感觉到太多的恐惧,他只是单纯地觉得不太喜欢。

    他的孩子……不,他的意思是,他总觉得虫族的幼体不应该是这样的。

    这么野蛮贪婪,思维混乱,仿佛一群病态的,劣化的低级生物。

    “停下。”

    他对那几只幼体发出了指令。

    “嘶嘶——”

    那几只小虫子发出了虫鸣,倒也不能说是完全不听话,至少挂在少年身上那几只原本都已经吃上了的幼体已经停下了进攻。

    可是它们也没有放开那名哀嚎不已的蜘蛛少年。

    身体深处的某种本能驱使着幼体听从面前这只“弱小个体”的吩咐,但是某种更加强悍的激素却在不断地扭曲它们原本就孱弱的思维。

    吞噬。

    杀戮。

    吞噬掉一切。

    …………

    头脑空白的幼体们因为过于复杂的自我斗争而僵在了原地。

    苏林皱了皱眉,有点犹豫要不要干脆让小数字们下来发泄一下情绪,可是地上那名虫族少年似乎还醒着,到时候好像不太好遮掩。可是继续僵持下去,那只小蜘蛛该不会死吧……

    就在苏林犹豫的当口,原本躺在地上看上去异常衰弱的蜘蛛少年停下了哀嚎。

    下一秒,原本奄奄一息的他一跃而起,猛然抓起了手边早已断裂的喂养钻头,将其一把刺入自己身上的虫族幼体的眼眶之中。

    “扑哧——”

    伴随着灰白色的黏液四散,那只幼体瞬间就变成了一团烂肉。

    紧接着“纤弱”的虫族少年甩动着自己的身体,将原本牢牢卡在自己身上的两只幼体也抖落在地,转瞬间那两只幼体便被他尖锐的虫肢刺破了腹部、胸口和头颅……

    它们就那样迷惑地睁大了眼睛,看向了苏林。

    虫族的眼睛闪烁了一下,下一秒,它们便彻底死去了。

    直到做完这些之后,蜘蛛少年才像是爆发完了最后的力气,踉跄了一下,整只虫子猛然跪倒在地。

    而苏林在原地站了好一会儿才回过神。

    他试探性地向前走去,然后扶住了那名正在发抖的蜘蛛少年。

    他已经认出来了,这就是他第一天到生活区时,那只颇有礼貌,甚至还知道在抢完食物后问他是否需要,接着才狼吞虎咽地把那一截虫肢吃掉的小蜘蛛。

    他就是没有想到会在这里重新遇到对方。

    “你……你还好吗?”

    苏林小心翼翼地问道,努力让自己不要去看散落一地的幼体残骸。

    作为一名人类,他本来不应该对任何一只虫子有特殊感情,可是……

    大概就是因为刚才喂那些乖巧可爱的幼体,喂出了一点感情吧,这时候看着黯然死去的幼体,苏林发现自己竟然有些不太舒服。

    当然这点不舒服只在苏林脑海里停留了一瞬便消失了。

    他看着那名蜘蛛少年,多多少少还是有一点紧张的。

    毕竟虫族这个世界实在是太奇葩了,你永远都不知道自己接触到的虫族下一秒会做什么,有的虫族会在受伤后想尽一切办法吃掉自己手边的个体修补伤口,也有的虫族会……

    “谢,谢谢你。”

    还有些虫族,会抱着自己那并没有什么卵用的“救命恩人”,像是受惊过度的少女一般哇哇大哭出声。

    “谢谢你救了我呜呜呜,我以为我真的死定了呜呜呜……”

    少年的蜘蛛腿把苏林整个都卡住了,如果不是肩膀上的少年的眼泪确实货真价实,苏林真的很怀疑,对方其实是想让自己放松警惕,然后一口吃了自己。

    “其实我根本就……”

    苏林很想说自己真的没有做什么,毕竟几只幼体最后都是那名蜘蛛少年自己搞定的。

    不过,蜘蛛少年显然并不是这么觉得的。

    几个小时后,结束了工作的苏林回到了任务大厅,他需要在这里归还所有的哺育设备,同时还需要由上级虫族审核工作内容。

    如同奴隶终于上工归来,大厅里又挤满了疲惫不堪的下级虫族。苏林敏锐地注意到,不少从孵化场回来的虫族看上去都像是经历了一场惨烈的战斗。

    有一些白天还有十六颗眼珠的虫族,现在就只剩下八颗了。

    还有一些上午还有两根触角的虫族,到了工作结束时,头顶已经光秃秃一根触角都没有了。

    不过让苏林感到奇怪的是,明明看上去已经无比憔悴的低级虫族,在这个时候的精神状态却比白天要好上许多。他们微微发抖,时不时会发出细小的嘶鸣,还有一些干脆直接解除了自己的人形拟态,变成了相当丑陋的虫族原始形态。

    这让整座大厅瞬间变得拥挤,而在虫群中悄然蔓延的隐秘兴奋更是让苏林不太舒服。

    苏林有些迷惑地站在大厅里,看着那些亢奋不已的虫族,正在担忧自己是不是又错过了什么虫族约定俗成的特殊风俗时,一声短促的铃声响了起来。

    然后,苏林的小小困惑,得到了解答。

    几乎是在铃声响起来的瞬间,他的那些“同事”就以惊人的速度迅速地脱下了身上的防护服。紧接着令人震惊的一幕发生了……

    那些虫族一把掀下了原本被他们背在身上的营养液罐,然后便贪婪地撕开了罐子口,直接将头探了进去。硬质口器刮擦容器内壁时发出的沙沙声音纷纷响起,几乎每一只虫族都像是饿到发狂的野兽一样,拼命地舔舐着罐内残留的营养液体。空气中又弥漫起了那股让苏林感到很不舒服的气味,但在场的虫族中,似乎也只有他会感到不适。原本就异常激动的下级虫族,在此刻全部都陷入了难以形容的癫狂之中。

    明明已经将营养液罐的罐壁舔得干干净净,然而还是不停地不停地继续舔舐早已无味的塑料。

    激动到了极点,为了争夺哪怕是一丁点滴落在地上的营养液,早已伤痕累累的两只虫族也会不管不顾地冲向对方,撕咬斗争。

    在这样混乱的情况下,苏林神色愈发沉重。他很快便反应了过来,这恐怕就是成为哺育员后的某种员工福利:如果你喂养幼体的技术过关,不会产生太多营养液的浪费的话,那么,结束时你的罐子里就会残留更多的营养液。

    管理者们似乎会默认在某个时间段里,允许这些付出了身体代价哺育幼体的虫族自行清理掉罐内残留的营养液。

    与生活区里充当食物排放给那些下级虫族的湿垃圾液相比,这种可以用来给虫族幼体充当奶粉的营养液确实很有吸引力。不过……这种吸引力强悍到这种程度,就让苏林莫名地警惕了起来。

    所以,跟其他如痴如醉的虫族不同,就算此刻他背后的营养液罐子里残留的液体堪称丰厚,苏林自己也是绝对不会去碰的。并非他警惕心过剩,也非他无法吃苦不想像是抢食的野狗一样把头塞在罐子里争夺宝贵的营养液,而是他一闻到这股味道就觉得自己快呕了。他简直是发自内心地生理性地抗拒着这股味道。

    苏林不着痕迹地慢慢后退,努力把自己的身形掩在了墙角。

    在这种情况下不引人注意才是最安全的,可是天不从人愿,他已经这么努力地掩饰身形了,却还是有人坚持抱着营养液罐找到了他。

    最后沉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