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文库 > 玄幻小说 > 银河第一可爱 > 第3 37 章
    沈宁泽有些控制不住自己的微表情, 对面苏茶正睁着无辜的大眼睛,满是疑惑地望着他。

    这一刻沈宁泽都不好判断,对方是真的没听见还是假的没听见。

    没等到回话, 苏茶刚要喝口咖啡想想看怎么处理, 又收到了一条消息。

    “纪崇……这又是谁?”

    沈宁泽的笑容彻底绷不住了。

    “纪崇,帝国矿业和医疗巨头,缪特集团首席执行官, 同时也是纪天烬的父亲。”

    “纪天烬的父亲?”苏茶诧异:“那他为什么要认我当儿子?”

    沈宁泽皮笑肉不笑:“你问我?”

    这种事情他怎么会知道?大概眼瞎了吧。

    苏茶喝了一口咖啡, 招呼机器人往里面加两块冰, 喉头一动后轻飘飘地说:“夏天, 让人心情怪燥热的。”

    渴望父爱吗?笑话, 只有没得选的人才会担心。

    沈宁泽调整好神态,仿佛为他苦恼, 实则绵里藏针:“不管选谁, 好像都容易得罪其他人。”

    苏茶配合点头:“怪我太受欢迎了。”

    凝眸望着冰块渐渐消融, 苏茶心思已经迂回了千百遍,两次刺杀,法斯特和活体实验绝对是一伙的。唯一让他有些闹不明白的,是法斯特最后已经有一些相信自己手中拥有机密情报,回去后肯定会通知幕后人, 为什么对方还会迫不及待出手?

    中间不该连一个试探的过程都没有。

    苏茶轻轻放开精神力,他那无害的精神力哪怕离体也很难被人注意到。

    “活体实验的余孽愈发猖狂,他们在沙漠还试图暗杀我。”

    冷不丁的话题转换,让心中微有些酸涩的沈宁泽愣了下,及时面露关怀:“暗杀?你没事吧。”

    苏茶摇头:“侥幸逃脱一劫, 对了,我手上有一份机密情报。”

    “什么情报?”

    配合着问了一句, 实际沈宁泽是不信这句话的,苏茶被救出后肯定经过了军部或者调查部的盘问,就算有情报也不可能瞒到现在,更何况他连记忆都不完整。

    精神力没有感知到异常。沈宁泽所有的情绪起伏都恰到好处,苏茶短暂沉默了一下,忽然道:“和我一些零星的记忆有关,他们这次是真的招惹到我了。”

    “所以我准备公布一个名字。”注视着对面人的双眸,他一字一顿说道:“沃伦森。”

    沈宁泽搅拌咖啡的动作一顿,意识到略有失态,佯装无事拿出勺子,平静喝着咖啡。实际他内心已经掀起波澜万丈。莫非对方没有说谎?真的有一份情报

    无论真假,一旦公布,栾政就会知道自己欺骗他的事情。

    苏茶看了下时间,抱歉一笑:“我稍后还约了人,今天这杯我请。”

    沈宁泽握着杯柄的手微微用力,这时苏茶已经起身走到门口,不多时门外又来了一人。纪天烬今天穿着一身浅色系的休闲装,眉眼显得要比平日柔和一些。

    苏茶回头对沈宁泽挥手:“我们要去为新生晚会的节目做准备,先走了。”

    沈宁泽同样保持微笑挥手。

    “你对他做了什么?”过了马路,纪天烬问道。

    “嗯?”

    “就像只受了惊的老鼠。”

    苏茶回忆了一下沈宁泽当时的样子,笑容是有些僵硬,便简单叙述了一遍事情经过,然后又道:“回去后我试着和调查部的人沟通一下,看他们同不同意放出这个名字。”

    纪天烬闻言道:“跟了那么久也没查出点实质性证据,倒不如用沃伦森做饵,他们会同意的。”

    苏茶和沈宁泽说的话里,十句至少有一半是真话。包括他今天出来,是为了新生晚会做准备。

    苏茶想到的创意是话剧,全员参与还能避开武打动作。不过星际时代,话剧基本已经被淘汰,想要找到古老的一些本子,只能去一些主打复古情怀的图书馆。

    刚好纪天烬说他家有不少收藏,可以过去看看。

    “少爷。”马路对面,管家早就等在飞行器旁,对着纪天烬微微鞠躬。

    苏茶:“叔叔好。”

    管家眼角笑出了皱纹:“你该叫我爷爷。”

    他的实际年龄已经很大了。

    上了飞行器,苏茶终于问出监护人的事情。

    “我在名单里看到了你的父亲。”

    纪天烬颔首:“他认为你的天赋有用,未来在星际战场可以和我互补并肩作战,所以提交的申请。”

    三句话就差没把他爹无利不起早刻在脸上。

    苏茶怔了下,这都不带帮忙遮掩一下的吗?“当个备选就行,”纪天烬道,“实在找不到合适的,就选他,起码是可控的。”

    苏茶确定没有听错,话里强调的是可控不是可靠。

    管家好像并不在意纪天烬对他爹的拆台,以及怂恿外人把亲爹当备胎监护人,一路平稳地操控飞行器。

    路程有点长,苏茶观望外面的风景,起初以为是看到了一片不错的风景,直至飞行器放缓速度,他看见在草坪上人工修剪的灌木,意识到这片宽广的面积可能只是豪宅的前院。

    接下来管家的话彻底证实了这一点。

    “少爷,停在后院还是前庭?”

    “前庭。”

    飞行器开始做降落准备。

    三分钟后,苏茶望着面前古老恢弘的建筑,发自肺腑地感叹:“你家真有钱。”

    “有了明确的资本和方向,财富就会像滚雪球一样。”回答他的是一道陌生的声音。

    从建筑中走出的男人轮廓和纪天烬有几分相似,不同的是他的强硬并不体现在外表的疏离,甚至会有种错觉,这个人很好接近。纪家人外貌上的得天独厚和天赋持平,都长着一张相当好看的面容。

    “伯父好。”苏茶乖巧问好。

    纪崇拿出一枚银币,说是给他的见面礼。

    苏茶按下按钮,空间里释放出一根植物的藤蔓,轻轻蠕动着,有些像是霸王花,属于主动攻击性的植物。

    苏茶的精神力在操控植物上一向事半功倍,这件礼物确实很令他心动,但是过于贵重了。

    早在他开口婉拒前,纪崇先摆了摆手:“你的实力越强,对我儿子也有好处。”

    管家这时也开口道:“相信你们未来一定会在战场上所向披靡。”

    “……”

    “监护人的事情考虑得……”纪崇话还没说完,树上的一只乌鸦突然扯着嗓子叫了起来。

    纪崇的表情微微一变,没有继续说下去,让管家领他们去书房。

    路上纪天烬解释说:“那只乌鸦是我父亲的精神体,偶尔能起到预言的作用,预感到不妙的事情它会发声提醒。”

    苏茶想到刚刚乌鸦突然叫得像是死了全家一样凄厉,莫非是在diss自己是个不祥之人?

    纪天烬:“不用放在心上。”

    如果乌鸦真的针对苏茶,早在送藤的时候就该叫了。

    走在前面的管家也很纳闷,为什么乌鸦认为让苏茶和纪天烬成为法律意义上的亲兄弟是件不祥之事,做肝胆相照的好兄弟难道不好吗?

    到了门口,苏茶意识到纪崇口中的书房是多么谦虚的说法,论面积这都快要媲美帝都最大的图书馆。

    里面一共有三个机器人负责日常图书的维护,纪天烬询问他想要找什么类型的。

    苏茶:“先看看吧。”

    他一时也没有什么特别好的想法。

    阅读能让人心神宁静,但今天苏茶的注意力不全在书籍上,他放出纪崇送的藤蔓,尝试用精神力控制它,心念一动真的是指哪打哪。

    藤蔓的本体非常大,根茎缠绕在折叠的空间中,最长可以延伸至百米。一根停在纪天烬的鼻尖处,藤蔓优雅地弯了下腰,叶片抖了一下,像是优雅的绅士在鞠躬。

    纪天烬主动伸出手,帮忙测试韧性。

    苏茶继续操控藤蔓缠住对方的手腕,随后纪天烬一点点增加精神力,看看需要多少力量震开。

    避开喉咙,藤蔓从手腕缠绕到身体,异常顽固。

    纪天烬稍一挑眉:“不错。”

    攻击力和韧性都要比他想象中厉害,纪天烬增加精神力后,一只胳膊已经脱困。苏茶和藤蔓之间的精神力连接点已经多得数不清,不知怎么的,像是顺着某种血脉的指引,他本能性地动了下手指。

    瞬间,藤蔓一端居然诡异消失了,下一刻破空而去,重新缠住了纪天烬的手腕。

    双方皆从对方目中看到了一丝诧异,他们清楚地目睹藤蔓消失了一瞬,仿佛是苏茶扭曲了空间,将藤蔓强行塞了进去。

    毫无预兆的爆发后,苏茶感觉到脱力,摇头晃脑了一下,没有一点预兆地晕了过去。

    眼睁睁望着人倒下,纪天烬终于能切身体会到调查部副部长的心情。

    晕倒羊都没这么能晕的。

    藤蔓的束缚尤在,一旦用蛮力挣脱,这藤也就废了。

    纪天烬闭了闭眼,嘴角溢出低不可闻的叹息。

    豪宅。

    纪崇正准备出门,他要去主持一个重要的会议。刚要上飞行器,一只白虎蹿了出来,看到胖了一圈的白虎,纪崇来不及皱眉,白虎猛地转身,像是在招呼他跟上。

    午后的阳光很好,精准投射在被捆成粽子的纪天烬身上,苏茶就倒在他脚下,掌握着藤蔓的源头。

    纪崇眼皮一跳。

    纪天烬平静解释:“先前我们在做训练。”

    纪崇半蹲下身,检查了一下苏茶的状态,末了掀起眼皮道:“练到虚脱?”

    叫来家庭医生,给苏茶注射了缓解药剂,纪崇问:“他要多久醒来?”

    医生收起小型检测仪:“不好说,晚上前差不多。”

    纪天烬忽然开口:“申请批准的外出时间有限,我需要向学校打报告。”

    这点不用他说,纪崇也知道。

    省去弯弯绕绕,他直接打给了附中校长,表示明天早上这两人再回去。

    校长也很直接:“无故不能违反校规。”

    纪崇打得是视频电话,他把镜头转向另外一端。

    被藤蔓捆绑的纪天烬微微颔首示意。

    校长沉默的功夫,旁侧纪崇很无情道:“其实把脸蒙上,直接给他俩抬回去也行。”

    这个假最终还是请成功了,苏茶被搬到了客房。

    一觉睡了几小时,半梦半醒间,苏茶准备转个身继续睡。突然,他的内心提起了警觉,软,很软,宿舍的床根本没有这种舒适度。猛地从床上坐起身,左手传来拉扯感,苏茶的目光顺着藤蔓一路往下,最终停留在打地铺的纪天烬身上。

    “朋友,你怎么了?”

    一双幽深的瞳孔就这么直勾勾盯着他。

    苏茶后知后觉反应过来自己昏迷的事实,连忙收回了藤蔓。

    纪天烬站起身,活动了一下关节。

    苏茶勉强笑了一下:“我也没想到会这样,不过还好,幸亏不是返校的路上出状况。”

    在纪宅,应该不会有人泄露出去。

    纪天烬淡淡道:“已经和校长请过假了。”

    抱着最后一丝侥幸,苏茶试探:“……请假理由是?”

    “视频通话不需要理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