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文库 > 玄幻小说 > 我妈妈变成了飒爽校花 > 打架(一更打“一活腻了是吧,搞)
    次日课间, 殷殷被辅导员叫去了办公室。

    办公室里还有几位老师,应该是校领导和院领导,还有昨天的保卫科主任。

    辅导员安抚了殷殷, 告诉她昨晚的事情、领导们高度重视, 一定会给她一个说法。

    殷殷见来了这么多人,似乎的确很郑重, 点了点头。

    “我听同学说,你最近在做兼职?是不是家里经济有困难?殷殷同学, 如果你有什么需要,或者生活上有什么困难,一定要跟院里说,我们会想办法替你解决的。”

    “谢谢林老师, 我家里经济没问题。”

    辅导员望了望领导, 深吸一口气,对殷殷道:“殷殷同学, 发生昨天那样的事情,学校真的非常痛心,你放心, 我们一定会给予周茂同学严肃的处理, 不会让你平白受委屈。”

    殷殷感激地说:“我相信学校。”

    辅导员艰难地开口:“听说周茂同学的手机在你这里, 他父母挺担心的,你也不好一直拿着他的手机、能不能请你把手机还给他呢?”

    “可是手机里的照片…”殷殷为难地问:“照片怎么办?”

    “你放心, 照片不会让任何人看到,你现在就可以把它们删的干干净净,删掉之后再把手机还给他。”

    殷殷从书包里摸出了那个黑色的手机, 即便平复了心情,现在看到它, 心头也还是会涌起强烈的恶心不适之感。

    “殷殷同学,快把照片删掉吧。”辅导员期待地望着她。

    殷殷秀气的眉头轻轻蹙了蹙,有些踟蹰:“可…学姐说这些都是证据。”

    “殷殷同学,你想清楚,这些照片视频,一旦流传到网络上,不仅仅是学校的声誉,还有你自己名誉,就全毁了。”

    此言一出,殷殷吓坏了,哆哆嗦嗦地将翻开了手机相册。

    她之前一直没胆量细看,现在翻开,却见手机相册里…可不仅仅是她一人的照片,还有好多张女生的偷拍照和视频。

    见殷殷神色大变,辅导员走了过来,扫了眼手机屏幕,顿时头皮都麻了。

    “殷殷同学,快把手机给我。”

    殷殷下意识地退后了两步,将手机紧紧攥在手里。

    “老师,学校准备怎么处理周茂?”

    领导们对视一眼,说道:“这个需要学校开会研究决定,毕竟给予同学处罚,这不是小事。”

    “会开除学籍吗?”

    “我们现在没有办法给你一个准确答复。”辅导员说道:“殷殷,开除学籍是非常严重的处罚,会毁掉他一辈子的前途,这必须要慎重考虑。但你放心,我们一定会给周茂同学一个严正的教训,还你公道。”

    殷殷咬着牙,又问道:“那…会全校通告批评吗?”

    辅导员深吸一口气,耐心地劝道:“殷殷,你肯定不希望这件事闹大吧。你是女孩子,肯定不想这件事成为你一生的污点。”

    “我的污点?我…我被人偷拍就成了我的污点了?”

    殷殷气得嗓音打颤,眼睛都红了。

    她想到了昨天殷流苏的话,想到了她一贯对她的教育——

    只有勇敢的人,才能昂首阔步。

    她的手紧紧攥了拳头,丢失了很久很久的勇气、在激愤中…好像重新找了回来。

    “我不能删掉照片,这些都是证据。”

    保卫科肖主任气呼呼道:“什么证据!你还想怎样,你还想报警闹得人尽皆知吗。”

    “我就是要报警…”

    话音未落,忽然有同学急匆匆赶了过来,敲门对保卫科主任道:“肖老师,你去看看吧,有两个男的在八教打起来了,有个男的快被打死了。”

    “谁啊?”

    “有一个好像是政法学院的新生,军训结业扛旗的…叫刘闻婴好像…”

    殷殷听到刘闻婴三个字,心脏都揪紧了,不等所有人反应,率先冲出了办公室。

    八教楼下围聚了很多人,但是没有人敢上前拉架,因为刘闻婴太过于暴躁,戾气横生,抓着周茂按在墙上,又踹又揍——

    “活腻了是吧!搞我的人!”

    周茂脸上落了淤青,毫无还手之力,只能躬着身艰难抵挡。

    周围有几个男生跃跃欲试想来拉架,刘闻婴不问青红皂白一拳挥过去,对方连连后退,不敢再上前。

    却见他眼睛里满布血丝,额间青筋暴起,俨然如杀红了眼一般。

    “刘、刘闻婴,有什么话不能好好说,你再这样我们报警了!”

    “报警是吧!不用你,老子自己自首。”刘闻婴摸出了手机,指尖颤抖地拨了110:“南市大学,我打了个流氓。”

    挂了电话,他潇洒地地扔掉手机,还要上前动手。

    殷殷见势不对,跑了过去,紧紧地抱住了他紧攥成拳的右手臂:“小蚊子,住手!”

    刘闻婴下意识地又想踹,却见是殷殷,才收住了动作:“你怎么来了?”

    “你疯了吗,你要打死他吗!”

    “他为什么挨揍心里清楚!”

    提到这个,刘闻婴又是一股子邪火直往脑子里冲,又要抬腿踹他。

    殷殷用尽了力气拖着他:“刘闻婴,你不要再打了!”

    “我帮你出气,你还拉着我,又像以前一样打落牙齿和血吞是吧!什么烂好人你都当呢?”

    殷殷死死抱着他的手臂,眼泪都流出来了:“我才不是烂好人,我怕你吃亏。”

    最后那句“我怕你吃亏”,宛如给他注射了一剂强效的镇定剂。

    刘闻婴顿时停下了动作,双手紧紧握拳,愤恨地望着周茂,却也不再动手了…

    周茂如临大赦一般,瘫坐在了地上,也没有力气开溜了。

    保卫科主任和辅导员、领导们赶了过来,殷殷连忙将刘闻婴护在身后,防备地看着他们。

    “都是大学生了!打架?啊?竟然打架!”保卫科肖主任气呼呼地走上前来:“你们想被开除吗!”

    刘闻婴:“那偷拍会被开除吗。”

    “什么偷拍!你不要胡说八道!”

    辅导员也赶紧走上前来,压低声音道:“刘闻婴,这里这么多同学,你不要闹了,闹大了对谁都不好,尤其是殷殷。”

    刘闻婴下意识地将殷殷护到身后,冷冷地看着他们,却也无话可说。

    殷殷的事,他没有办法理直气壮。

    殷殷却拉了拉他的袖子,认真地说:“刘闻婴,我没有做错事情,应该感到羞愧的不是我,我们报警。”

    刘闻婴诧异地望向了殷殷。

    在他的印象里,这小姑娘从来都是怕事儿的,没什么自信,别人欺负她,她不会据理力争;别人找她帮忙,也总是学不会拒绝。

    大概因为父亲是警察的缘故,刘闻婴自小就有英雄主义的情结。

    他一直觉得保护这个失去了妈妈的小姑娘免受伤害、是他的义务。

    这么多年来,他也一直这样做,像个小金刚一样挡在她身前。

    谁欺负她,他就加倍地对付回去。

    此时此刻,他却在小姑娘眼底看到了其他的东西。

    不再柔弱,她又恢复了勇气。

    ……

    警局里,殷殷将黑色手机交给了警方。

    她不再害怕了,那里面所有的证据,都会用来制裁犯了错误的人。

    “偶尔吧。”

    我不配。

    “嗯。”

    “殷殷你别管!”刘自强卷起了袖子,抄起桌上的警棍朝刘闻婴击来,结结实实打在了他后背上:“让你打人,你还自首,我叫你嚣张!”

    刘自强见她这样抱着刘闻婴,也怕棍子不长眼、伤着她,指着刘闻婴恶狠狠道:“今天看在殷殷的面上,我饶了你,周末回来,老子给你好看!”

    “你是不是在我身上装了窃听器?”

    刘闻婴一向叛逆,刘自强这些年没少被他气得暴跳如雷:“什么孩子,这都成年了,妈的,我今天非要打死你!”

    “老子就不回来!”

    警方和学校迅速沟通,开除学籍已经算是最轻的了,这还涉及到刑事犯罪。

    “你当我什么人啊!”

    刘闻婴见老爸气得脸红脖子粗,知道凶多吉少、赶紧躲到了殷殷的身后。

    “刘闻婴,我一直怀疑一件事。”

    【超爱看漫画的小蚊子】:

    “我不回来!”

    大学不过一个月,却发生了这么这么多的事情。

    其他民警见状,赶紧上前揽住了小刘警官:“哎哎,我说这小子怎么一言不合就踹人呢,原来是有其父必有其子。刘警官,你也控制控制你这脾气,孩子不听话,大人好好说,别动手。”

    “刘叔叔下手也太狠了吧。”她扯开刘闻婴的衣领看了看,看到他黝黄的后背让刘叔叔的警棍打出了淤青:“你在家里也这样挨打啊?”

    殷殷给刘闻婴发了一个截屏图片,图片里用红笔圈出来:女主角的肩膀上,爬了一只非常不起眼的【蚊子】。

    “……”

    殷殷低头想了想:“我也不知道…感觉好像她来到我身边,我顿时又充满了力量和勇气,真的,什么都不怕了。”

    “奇怪咧,她干嘛要把这事告诉你。”

    “老子看着你长大。”刘闻婴活动了一下脖颈的肌肉,单手揽着她肩膀:“你屁股一抬,我就知道你要……”

    仍旧没几个人评论,只有刘闻婴的马甲号在评论区疯狂蹦迪——【超爱看漫画的小蚊子】。

    “诶?”殷殷大惑不解:“她加你干什么呀?”

    靳白泽是温润如玉,而刘闻婴绝对是粗糙如顽石。

    周茂不仅仅是偷拍了很多女生,而且这些偷拍内容还会被他放到网络上进行出售。

    “谁知道,兴许…”刘闻婴笑着说:“看上我了?”

    对话只有两段,很简短,殷流苏把偷拍的事情告诉了刘闻婴,刘闻婴回了三个字:“知道了。”

    “她才不会呢。”殷殷抠着自己牛仔裤的破洞,忽然说道:“刘闻婴,我的《从前有座山》又可以更新了。”

    殷殷张开双臂挡住了刘自强:“叔叔,你不要打小蚊子!”

    “我呢?没画我?”

    《从前有座山》是殷殷高中的时候在个人微博上连载的漫画,里面画的就是小时候葫芦巷的那些事,包括她哥哥、妈妈、刘穗花、许春花、花臂大叔……

    很快,小刘警官急匆匆地赶了过来。

    “快把我画上去!”

    殷殷赶紧护着刘闻婴:“不要打他了。”

    “等会儿去校医院看看,擦点药。”

    “你不是断更快半年了?”

    “现在有灵感了。”

    晚上殷殷回去,便又开始了漫画的连载,将年轻版的妈妈画了进去。

    “我不配在你漫画里占据重要位置,是吧?”

    “什么?”他狭长的丹凤眼扫向她。

    “你不准对我用这么粗俗的比喻!”

    “你还犟嘴!”

    殷殷轻哼一声,又问道:“那你怎么知道周茂的事?谁告诉你的?”

    她没有任何错处,真正应该感到羞耻的人、绝不是她!

    殷殷浅浅笑了下:“开玩笑的,我就觉得…好像我想什么你都知道,我发生任何事,你也知道…”

    “好好好。”刘闻婴也笑了:“你是仙女。”

    风格是可可爱爱的日常流,没什么读者,非常冷清,评论里日常就是刘闻婴在下面撒花催更。

    “我哪儿知道。”刘闻婴耸耸肩:“不过我倒觉得,今天的殷殷好像和以前不太一样。”

    漫画情节一直连载到妈妈离开,她长大了…生活仿佛越过越没有滋味,再加上高三课业繁重,殷殷的漫画也就停更了。

    【超爱看漫画的小蚊子】:“哪里?”

    殷殷想到那晚在酒吧,殷流苏亲口说过,她倒更喜欢刘闻婴。

    刘闻婴:……

    “有吗?”

    看到刘闻婴坐在问询室里,刘自强气不打一处来,走上前抬腿踹他:“让你打人!老子教你格斗搏击,是让你见义勇为,你用来揍同学!你气死老子了!”

    “我不是拿她当妈妈,她就是我妈妈!”殷殷非常笃定地说:“就是。”

    如此一来,事情就大了。

    “没有我,你能长这么大吗?”

    “行啊,快画,我去给你打赏。”

    “你说那奇怪学姐啊。”刘闻婴咧咧嘴:“真拿人家当妈了?”

    “怎么不可能,你怀疑我的魅力啊?”

    “你拉倒吧。”刘闻婴揉了揉鼻子:“我警告你,那女人不是吃素的,下手比男人还狠。你管人家当妈,仔细她知道了揍你噢。”

    “乱讲!怎么可能。”

    她看着少年一脸不爽的样子,五官越发显得狂野,尤其是那两道眉毛,真是野得没边儿了。

    殷殷使劲儿拽他衣袖,刘闻婴这才稍稍冷静些,视线侧向一旁,磨皮擦痒地站着。

    小刘警官和其他民警去审讯室了解案情,殷殷则拉了刘闻婴在走廊边的椅子上坐着。

    警方在审讯中得知事情并没有这么简单——

    并且周茂也已经年满十八,是成年人了,他必须要为自己的行为付出代价。

    因为不满,他开始疯狂刷屏。

    她夺过了他的手机,翻开了俩人的聊天对话框。

    他很认真地看着她:“以前你不管遇到什么事,下意识的反应就是逃避。但今天,你没有逃避,好像一瞬间就长大了。”

    “殷流苏。”刘闻婴扬了扬手机:“她加我了。”

    因为那位酷似殷流苏的学姐的忽然闯入,她的生活宛如打饭的水彩瓶,又变得有滋有味了起来。

    不是吧!

    【超爱画漫画的谢小妹】:“我画了呀!”

    “哦。”

    “你跟谁老子老子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