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文库 > 玄幻小说 > 落入心动 > 1116
    周梵不知道梁殊择是从哪得来的结论。

    她扫一眼他,正想说一句什么话反驳他,梁殊择便又睨她一眼:“不是么?”

    周梵和他视线短暂交汇一秒,忽而听到有医生扯着嗓子在喊:“谁是李清铭的家属,过来。”

    一秒后,梁殊择在她身边擦肩而过,下颚线条笔直凌厉,薄唇几乎是淡色。

    经过周梵身边时,他落下一句话:“家属,走吧。”

    周梵抿下唇,因着担心李清铭,便快速走向了穿着白大褂的医生那。

    李清铭是因为长期的不良饮食习惯,再加上冷热食物混合食用而引发的急性阑尾炎。

    医生建议三天内做手术。

    周梵听着医生的话,脸色不太好看。和医生聊过后,她谢过医生。

    梁殊择站在旁边,周梵朝他说声谢谢,梁殊择从喉咙里吐出个嗯字。

    之后,周梵便火急火燎地走到了李清铭被安排的病房那。

    李清铭躺在床上,脸色比周梵的还要难看。

    周梵心疼她,坐到床边的椅子上,和李清铭对视一眼。

    “做手术吧。”周梵说。

    李清铭抱着周梵哼哼唧唧一番,说不想做。

    周梵拿出医生的话压她,李清铭确实也担心往后再出什么状况,被周梵磨一番,也就同意了。

    手术被安排在了二零一五年的一月二号。

    周梵坐在椅子上,看着紫红色的单子,才意识到今晚过去,明天又是新的一年了。

    “梵梵,对不起啊,今天跨年,我还闹这么一出。”

    十一点半,李清铭朝周梵说。

    周梵摸下她脑袋:“做手术就好了,新的一年马上就要到了。”

    李清铭抓住周梵的手撒娇似的晃荡,周梵笑几声,瞥到病房外除了李清铭外,还有另一张有人的床位。

    但此时床位上没躺人,周梵是看到那个床位的桌上有捧满天星推断的。

    她推断的不错,将近十一点五十分时,有个穿着病号服的女生推门而入。

    周梵恰好抬眼。

    女生脸色苍白,一头乌黑色的长发,病号服的裤脚撩起来一点,露出细瘦的脚踝。

    “学姐?”

    周梵愣住,缓慢地眨了下眼。

    不是西京大学的学姐,而是高中时候的学姐。

    女生朝周梵走过来,也试探着叫了声周梵的名字。

    周梵对这名学姐印象很深,她读高二的那一年,学姐忽然休学,没参加当年的高考。

    “真是你啊,好巧,你考了西京大学啊?恭喜。”

    学姐笑了下,“我是西京市人,去遂南上高中是事出有因,现在生病了,所以回西京了。”

    周梵和学姐聊了会,李清铭便躺着休息。

    病房里有张陪床,周梵和辅导员说明情况,请了几天的假,今晚就打算住那了。

    约莫快十二点,周梵走出病房,忽然在大厅见到了徐雾和郑烟烟。

    两个姑娘拿着一大袋东西,窃窃私语不知道在说什么。

    像是有感应般,几秒后,她们朝周梵看了过来。

    接着徐雾便推了把郑烟烟,郑烟烟便提着一大袋东西朝周梵走过来,什么话也不说,就将东西塞周梵手上了。

    周梵拿住那袋东西,郑烟烟和徐雾就转身走出了医院。

    凝神几秒,周梵拿出手机看李清铭的q|q空间。

    果然,李清铭在一个小时前发了条动态,医院位置明晃晃地摆着。

    周梵打开袋子看了眼里头的东西,有毛毯,洗漱用品以及内衣物件之内。

    周梵咽下喉咙,提着袋子里的东西回了病房。

    接近跨年的点,病房里的三个人都没睡。

    周梵躺在支着的床铺上,看着外头远处天空上绽放的绚烂烟花,一捧消失了另外一捧又飞上来,接连不断,璀璨又瑰丽。

    二零一五年就这样到来了,很平静。

    周梵看着手机上屏幕上显示的内容。

    1月1日,星期四。

    乙未(羊)年。

    周梵在凌晨一点多的时候发了条日志祝大家新年快乐。

    凌晨三点多,她还没睡着,就又拿起手机,看到梁殊择前一分钟给她的日志点了赞。

    周梵侧身拿着手机,盯着梁殊择的头像看了几秒钟。

    就在这时,一条信息弹了出来。

    周梵点进去,看到梁殊择刚刚给她发了条新年快乐。

    今天周梵在零点的时候,收到了无数条祝福信息。

    但这个点给她发的,好像就他一个。

    秉持着互相祝福的有来有往心思,周梵便也给他回了条:【也祝你新年快乐】

    几秒后,梁殊择回复了她一个问号。

    周梵眨眨眼,不知道他是什么意思。

    便在对话框输入:【嗯?不是你先给我发了新年祝福吗】

    几秒后,梁殊择回复一条信息。

    【忘记取消群发消息了。】

    他的意思似乎是,他给她发的新年祝福是群发的,而且不是出自本身意愿。

    周梵舔下唇,觉得梁殊择这人真有意思。

    她便缓慢地回复:【哦,我刚刚是自动回复。】

    她的意思是,她也没给他说新年快乐,而是系统自动回复。

    梁殊择:【是么】

    周梵舌尖抵下牙齿,不打算回复这条信息,而是输入:【不过今天的事,真的很谢谢你。】

    梁殊择信息几秒后抵达。

    【空口道谢?】

    周梵将教他打台球的事提上日程:【你什么时候有空,我教你打台球吧。】

    梁殊择回复了一个嗯字。

    -

    李清铭是第二天下午的手术。

    上午,周梵出去吃早餐回来时,隔壁病床的高中学姐正拿着手机自拍。

    周梵走进病房,和学姐对视一眼。

    学姐朝她笑笑,声音听起来轻轻的:“去吃早餐了啊?”

    周梵嗯了一声,笑笑。

    “昨天我看到梁殊择了,他也是你们西京大学的吗?”

    周梵:“嗯?学姐怎么认识他的?”

    学姐靠着床头,眼睛稍微睁大一点,看着周梵:“你不认识他吗?”

    “认识啊,”周梵回她,“他也是西京大学的,还是我社团的社长。”

    “你什么时候认识他的?”

    周梵想了想:“刚认识不久。”

    学姐看她一眼:“你高中难道不认识他吗?”

    周梵觉得奇怪,一边替李清铭擦脸,一边问:“高中我怎么可能认识他?”

    “梁殊择和我们一个高中啊。”学姐也觉得奇怪,“在遂南一中,你不认识梁殊择才是奇怪吧?”

    周梵慢腾腾地啊了一声,“一个高中的么?”

    学姐哭笑不得地望着她:“你记性有点差。”

    李清铭说:“梵梵只记得她该记住的人。”

    周梵弯唇笑笑,有点惊讶她和梁殊择竟是一个高中的。

    原来两人在高中大概早就见过无数次,只是她不记得她的高中时代有过梁殊择这个人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