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文库 > 玄幻小说 > 我靠吸香修炼成神 > 第五:章:章突破
    祁景手上的动作一顿,完了他刚才就不应该这么问。

    学长几个都喜欢,那他不是不能把这些玩偶拿去卖了?

    又少了一大笔收入。

    祁景有些忧伤的想。

    但学长喜欢,他也只能饿着肚子,讨学长欢心。

    “学长都喜欢?”祁景再次确定询问。

    这话落在闫霖耳朵里,就成了祁景想要知道自己的喜好。

    但他实际上没什么别的喜好,除了工作和学习,他所做的娱乐活动,有不少都是和祁景一起。

    只不过这些他都没告诉祁景。

    他朝着祁景轻轻点了下脑袋,表示这些他都喜欢。

    怕祁景不相信,他又重复了一遍,这一次特地加重了语气,希图让祁景彻底相信。

    “我的确很喜欢。”

    祁景听着闫霖的话,在心里忧伤了一会儿,很快就觉得自己马上就有家教这一进项了,和学生的母亲谈好,每个月辅导星期六星期天上午,每次两个小时,三百块两个小时。

    也就是说一个星期两天,他就有六百块,一个月下来就有二千四百块,而且平时还有不少时间。

    不过那女孩的母亲也说了,后面可能还需要他晚辅孩子写作业,只需要检查她哪里写错了,还有作业完成情况,目前定下的是一个月七百块,星期一到星期四下午六点到晚上七点半。

    祁景估算了下,这个时间点能行,就是价格有点低,不过他也和那女孩的母亲商谈,没问题的话,应该在一千左右,这样他一个月就有三千四了。

    日常开销完全没问题,甚至还可以给自己买好几件新衣服。

    祁景在心里乐坏了。

    等电影结束,祁景把剩下的六个玩偶,全送给了闫霖。

    闫霖笑道:“也不能白拿你的,这张卡就当是谢礼了。”

    闫霖递来了一张信用卡。

    祁景急忙摆手,“学长,我怎么能拿你的卡。”

    “不是什么贵重物。”闫霖不由分说塞进祁景衣兜里,而后快速上了车,祁景拒绝不了,只能收下。

    这张卡里的金额不多,主要是因为这张卡是闫霖的副卡,它绑定了主卡,是可以直接用主卡抵扣的。

    只是祁景不知道,他查了卡看到只有几千时,稍微放下心来,还好不是什么大数字,不然他恐怕一辈子都还不起。

    周末两天,祁景去到小女生家里,看过了她以前做的试卷,大概摸清楚对方科目薄弱的地方了。

    赵栩向闫霖汇报完分公司的情况,就听见老板道:“派人在别墅安一架三脚钢琴。”

    赵栩虽然感到奇怪,但没有多问,按照老板吩咐,购买了一架三角钢琴,让人安在了别墅里。

    距离迎新晚会还有不到一个月,他们要在这二十来天里,练会这首曲子,对闫霖来说倒没什么难度,问题就出在祁景身上。

    继想要搬去对方宿舍之后,闫霖又想到了新的办法。

    既然目前搬不过去,那就让对方过来,虽说大一新生学校要求统一住校,但那只是针对普通学生,对闫霖这样的学生。

    就是一条——规矩是死的,人是活的。

    闫霖当晚回到家就看到了,偌大的客厅摆放着一架三角钢琴,流畅的线条,天青色的颜色,在玻璃穹的映照上,就好像挂在天边的明月。

    闫霖试了下音色,而后颇为满意的点头。

    等到周一去社团,到时候社长问起来,他就能顺势邀请祁景来家里弹钢琴。

    他想的很好,但还没到周一,他就觉得身体里如同有一团烈火灼烧,极其难受。

    他当即盘膝坐在床上,按照之前所接受到的指示,将之前没完全吸收的香味,绕行一周天,最后汇聚在丹田中。

    他现在已经能确定香味凝实后,汇聚去的那个广袤无垠,又如深渊一般的地方就是丹田了。

    只是他不了解那些习武之人,是不是也和他的丹田一样,而他查找了不少资料,都没遇到像他这样的。

    他觉得自己是个例外。

    他暗自想着,这个秘密千万不能让其他人知道。

    闫霖在别墅里一吸收就是一上午,一上午过去他也不觉得疲惫,甚至还有着从未有过的精神抖擞,比什么时候精神都要好。

    他下了楼,管家走上前来,“少爷,要吃午饭么?”

    闫霖点了点头,像是想起了什么,补充道:“上午有人找我么?”

    管家道:“没有。”

    闫霖挥了挥手,示意管家可以下去了。

    几分钟后,午餐就被佣人端了上来,闫霖看着这些菜色,忽然胃口大开,比平时多吃了一小碗。

    一顿饭吃完,闫霖才讶然自己竟然吃了这么多,他察觉这一变化,多半和香味有关。

    祁景身上散发出的香味到底是什么?

    他越是接近祁景,就越觉得对方像团迷。

    让他忍不住想要挖取更多。

    周一上午,闫霖和祁景都有两节课,祁景上完课就和曾胖子两人去了食堂。

    “周末这两天,我看你一直出门,是找到兼职了?”曾胖子问。

    祁景还没把这件事跟室友们说,他也没打算瞒着室友们,点了点头。

    “不错嘛。”曾胖子一掌拍在了祁景肩膀上,曾胖子上下端详了好一会儿,才道:“两天不见,你好像变了。”

    祁景以为是他看出了什么,摸了摸自己的脸蛋,“有么?”

    曾胖子正儿八经道:“当然有了!你现在的皮肤比之前还要好了。”

    “下午去社团,被你们社团的妹子们看了去,还不得各种羡慕。”曾胖子也加入了社团,他今天下午也要去社团。

    祁景没搭话,曾胖子不说他还真没发现,毕竟他这几天又突破了,洗精伐髓后的效果,也才只到百分之一,但已经把他毛孔内的脏东西排出了一半。

    “哪有这么夸张。”祁景不以为然的开口。

    曾胖子知道对方是在打哈哈,便换了个话题,“祁小景,你还没给哥说,找了个什么兼职?”

    祁景淡淡道:“不值一提,就是个小兼职。”

    没听到准确的答复,曾胖子缠着祁景问。

    祁景白了他一眼,吐糟了句,“就你事情多,什么都要问,我不就是找了个家教么,还非得问这么明白。”

    “难不成你想庆祝我找了个兼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