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文库 > 玄幻小说 > 协议结婚后真香了 > 知知知知。
    林知长这么大,从来没人这样教育他。

    他憋红了脸,一时间竟然不知道该摆出什么表情,于是他板着脸,面无表情瞪着顾谨,隐隐想要炸毛发作。

    但顾谨没给他机会折腾,把他放进浴缸里,然后转身走了出去,还极为体贴给他关上卫生间的门。

    温度合适的水漫过腰腹,林知双臂环着放在胸前,面色不善盯着那紧闭的门,总觉得自己被占了便宜。

    这种感觉直到他洗完澡站在镜子前擦拭身体时,看到锁骨那无比显眼的咬痕后彻底爆发,那本来莹白干净的皮肤上刻着一枚椭圆牙印,凹陷齿痕微微泛着红色,甚是嚣张吸睛。

    当时顾谨咬的时候他就觉得有点疼,但谁知道这人居然这么禽兽,直接给他印了个不浅的咬痕,看样子没个一两天消不下去。

    林知脑袋嗡的一声失去断掉名为理智的弦,他随手抓起一个小罐罐砸向卫生间的门,发出愤怒的声响。

    顾谨很快拿着一套衣物拉开门,身上睡衣纯黑简约,把他优越身材包裹住,只露出修长脖颈和俊美脸庞,不知道的还以为他是多么禁欲自持的性冷淡,让人完全挑不出任何缺点。

    看林知一脸怒气,他眼皮重重一跳。

    “看看你干的好事。”愤怒的猫咪指着男人的罪证,嘴都快气歪了,如果怒火能真的烧起来,大概整个卫生间都已经成了火海。

    林知身上只围了条浴巾,大片皮肤露在空气中,他长得白,因此锁骨那一处红痕极为张扬,让人忍不住把视线停留在那儿。

    顾谨只轻轻扫一眼,喉咙就有些发紧,好歹不久前刚尝过滋味,他清楚明白小猫的身体有多么诱人。

    不能细想,会出事的。

    林知却不知道男人优雅背后的下流心思,他只知道自己现在心情极为矛盾,说生气又不算,但总觉得该做点什么来发泄情绪。

    “怎么不说话,这是正经人能做出来的事?”林知震声喊,“我好端端的被你给啃了一大口,你让我怎么见人?”

    说完,他隐约觉得不太对,但又不想输了气势,只好雄赳赳气昂昂瞪着顾谨,像只昂首挺胸的公鸡,骄纵跋扈。

    然而他那双眼睛再怎么瞪都不可能有凶狠的气势,反而被雾气熏得更加水润,清透可爱,让人想再欺负欺负他,看这双眼睛露出更为招人喜欢的模样来。

    顾谨抿直嘴唇,眸色逐渐暗沉幽深。

    如果林知能看见他大脑中飞速闪过的某些画面,估计能直接气得厥过去。

    两人隔着不远的距离,静静对峙着。

    林知单脚站着,没一会儿就觉得有些累,但他不想坐下,那样就得仰视对方,气势直接输了大半,于是只好继续咬牙绷直小腿,对顾谨的不满又多了一些。

    顾谨终于还是开口说话了:“你想报复回来也可以,我不会躲。”

    “狗咬我一口我还得咬回去?”林知哼了一声,“等我想好怎么惩罚你再说,给我衣服,待会你再进来。”

    顾谨点头:“好,记得叫我。”

    他伸手捡起地上的小罐罐,摆在洗漱台上:“别乱丢东西。”

    林知穿着上衣,闻言睨了一眼那个小东西,虽然是纯英文,但他还是很轻松看懂了,那居然是某高人气牌子的润滑。

    本来就有点红的耳根更热几分,他福至心灵,瞬间懂了这个小东西存在的含义,不由得狠狠剜了一眼顾谨。

    对方没做出任何解释,确定他能自己穿衣服后,转身离开。

    林知忽然觉得这身睡衣的领子有点太低了,他照着镜子看那露出一半的锁骨,又忍不住低头看那个小罐罐,如是三次,他终于伸手打开柜门把后者丢进去。

    眼不见心为静,他深呼吸,让发热的头脑逐渐降温,等心跳回到正常水平才喊了声顾谨的名字。

    顾谨的床很大,睡两个人绰绰有余,而且他还极为体贴把林知房间的薄被拿过来,铺的平整无褶,两条被子平行着,中间隔了大概三厘米,规规矩矩的,很是谨慎仔细。

    林知盯着那三厘米静了几秒,抬眼去看抱着他的男人,对方面不改色,仍是一副温润绅士的样子,连下颌都明晰得清心寡欲。

    虚伪。小少爷暗暗腹诽。

    他的头发已经被对方亲自用吹风机吹干,所以可以直接进入睡觉环节,于是他掀开薄被滚进去,调整好躺姿,但忽然觉得有点不习惯,他的胳膊下意识往里揽了揽,却没有碰到什么柔软的东西。

    哦对,顾谨没把他的抱枕拿上来。

    林知睡觉有个小习惯,不管在哪里睡,不管怎么睡,怀里都要抱着个东西才能真的睡着,不然他会失眠。

    他侧目看了眼同样已经躺下的顾谨,现在使唤对方下去给他拿抱枕似乎有点不近人情。

    林知本就是唯我主义者,自己怎么舒服怎么来,不过这时候他产生了微妙的犹豫。

    就在他思忖时,顾谨抬手关了小台灯。

    屋内一片黑暗寂静,厚重窗帘挡住外面的所有光线,伸手不见五指,显然已经失去了说话的最佳时期,但怀里的空荡感觉更为强烈。

    林知不自在动了动身体,把被子塞进胳膊里,试图减弱这份不适应。

    今天折腾得太过,他也有些累了,因此虽然没有抱枕不太舒服,但他还是勉强靠揽着被子角很快入睡。

    卧室里太过宁静,任何声响都会被放大,顾谨其实没有睡,一直注意着林知的情况。

    细心如他,怎么可能会没觉察对方的小习惯,但他选择了不拿抱枕,就是想睡前再逗逗小猫。

    可谁能料到对方将就着睡了,听着那逐渐平稳的呼吸声,顾谨其实有点遗憾。

    林知用了跟他同样的沐浴乳和洗发水,清淡香气彼此融汇,不分你我。

    顾谨为不可察叹了口气,也逐渐入睡。

    半夜,林知怀里的被子角在他翻身时滑了出去,他下意识就去抓,却碰到了一个温热的东西。

    他睡得沉沉,干脆靠了过去,把那个东西霸道抱紧,这可比抱着被子角舒服多了,林知露出满意的笑意,睡得更沉。

    而一向觉浅的顾谨被他的动作惊醒,觉察到对方抱住他胳膊的力度,不由得有些好笑,怕弄醒对方,他任由酣睡的小猫像抱着小鱼干一样搂着他的胳膊睡了一夜。

    第二天醒来,看着抱在怀里的一条胳膊,林知整个人都有些愣住。

    偏偏对方还在这个时候打开小台灯,嘴角牵起一抹浅笑,嗓音低沉:“早安,昨晚睡得好吗?”

    好,简直不能太好了,甚至还做了个美梦。

    顾谨的脸离他不远,那立体五官近看更为出色,似乎每一寸都是女娲精心测量过的,蛊惑着注视者。

    林知倏地松开胳膊,往旁边挪了挪身体,一脸警惕看着他:“你不会对我又做了什么吧?”

    顾谨挑眉,轻轻按着有些麻的胳膊,慢慢起身:“我今天在你身上学会了一个词语。”

    “什么?”林知把薄被拉高,只露出一双乌溜溜的眼睛。

    “拔手无情。”

    “……”

    林知愤愤踢开被子,但他对自己的习惯太清楚,昨晚没有抱枕,他肯定会乱动的,所以应该是他无意间把对方的胳膊抱进怀里了,犯错方是他,他自觉理亏,没有立刻反驳。

    但过了会儿,他还是不甘示弱张嘴:“难道这不是你情我愿的事?怎么能这样说。”

    “渣男语录。”顾谨言简意赅说完,还淡淡瞥他一眼。

    林知隐隐要发作,气得头发都竖起来:“你今天怎么回事,这是你对我说话的态度吗?”

    “那我应该怎么跟你说话?”

    林知本来只是想发表一下不满,被他一问还真的问住了。

    顾谨平时对他都是温声细语的,不会叫什么奇怪的昵称,也没有什么令人不适的词汇,听习惯还会觉得很舒服,毕竟对方嗓音就很悦耳。

    “知知?”

    男人嗓音低沉,但不会很威严,这两个字被他温柔讲出来,似是在舌尖饶了几圈,细细品味过。

    林知陡然抬起头,一脸不可置信望着已经起身穿衣服的顾谨,心里涌上来一股酥酥麻麻的感觉,让他浑身都像是被小蚂蚁轻轻踩过一样,哪哪都有点不自在。

    “我听章二少这么叫你,不介意我也这么叫吧,知知?”顾谨已经穿好了衣服,深灰衬衫配西装裤,一派正经矜贵。

    男人撩起眼皮静静望过来,和他对上视线,唇角还隐隐抬高一些。

    顾谨外表无疑是上乘的,尤其还这么专注凝视一个人时,仿佛满心满眼全都是他自己。

    林知浑身一激灵,连忙把被子拉高遮住整个脑袋,掩住那不知什么时候泛红的耳根,眼睛不知所措眨动着,有些茫然不安。

    心里某处像是被人轻轻捏了一下,又软又柔,这种情绪逐渐蔓延至四肢,头脑都有些不清醒,像发烧了一样胀热。

    透过被子,他的声音有些闷闷。

    “随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