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十二醒来的时候,只觉得自己的怀里暖呼呼的,很舒服的温度。他手掌下意识收紧,然后清晰的感受到手上毛绒绒的触觉,手指忍不住张开收拢。

    ——人还没有清晰,手已经撸起了怀里的毛绒绒。

    怀里的毛绒绒因为顾十二的动作挣扎了几下,顾十二随即把整个毛绒绒裹到自己怀里,然后将头埋入毛绒绒地肚子上尽情地吸毛绒绒。

    怀里的大毛绒绒在一开始努力挣扎了两下,后来发现一旦挣扎就会被吸得更厉害后。当场放弃了挣扎,这会毛绒绒正努力摊平了身体让顾十二为所欲为。

    顾十二吸着吸着逐渐清醒,他克制住自己还想吸毛毛绒绒的欲望,努力抬头发现他吸得是一个雪白的,绒毛又蓬又柔密的狐狸团。

    这只白狐和顾十二的枕头一样大,这会平躺在床上让顾十二吸它肚子。此时见顾十二吸好了,便也仰起小脑袋,那双黑色的眼睛沉静地看着顾十二。

    明明那双眼睛十分沉静,顾十二还是感受到了沉静之下毛绒绒内心的控诉,他的脸一下子就红了。

    他立刻把白狐狸团吧团吧整个抱在怀里小声问道:“你是哪里来的小可爱?”

    泽聿白看着顾十二红红的脸蛋,本以为他会松开自己,万万没想到直接上手把自己抱怀里了。

    白狐狸没有说话,两只爪子贴在顾十二的胸上,小脑袋搭在顾十二的肩膀上,很是依恋地在他怀里。

    被小可爱贴贴了!!!!

    顾十二一直都很喜欢毛绒绒的小动物,奈何体质特殊一般情况下小动物都不太喜欢接近他。

    难道是因为是他太想要毛绒绒的关系,所以毛绒绒就在幻境里出现了?

    一想到这个可能,顾十二的心就很痛,这意味着毛绒绒只能在这里看到了,不能带回临春风。这么一想顾十二再一次把小脸埋入白狐狸的腹部深呼吸。

    啊啊啊这必须要吸收个够本。

    此时的泽聿白能清晰地感受到少年的脸紧紧贴着自己的腹部,彼此贴得太紧了。透过了厚密的毛似乎能够感受到少年脸上触感,同时少年的呼吸不断地在他的腹部吞吐。让他的体温在不断的飙高,整只狐都是晕乎乎的。

    顾十二吸够了,开始捏白狐的狐狸爪子。狐狸爪子很有力气所以也并不小,顾十二把白狐的爪子放在手心,有他小半个掌心那么大。

    白狐半眯着那双黑黑的眼睛,躺在顾十二的怀里,任由他揉遍自己的全身,还捏自己的爪爪。

    顾十二搓开白狐的肉垫子,白狐也是第一次被这么搓爪子,一开始小爪子下意识地收拢,耐不住顾十二坚持不懈地搓揉。白狐的爪爪逐渐被揉开,彻底放松。就像一朵小花一样舒展开来。

    少年郎满足地戳了戳软乎乎的小爪子忍不住表扬道:“狐狐,好乖。”

    泽聿白原本放松的身体在听到少年郎对自己地称呼时,一下子又紧张的收紧。然后迅速蜷缩成了一团。

    ——只觉得一股子奇异的羞耻感占了全身。

    少年郎不明白白狐怎么突然之间就不让摸了,紧张兮兮一遍一遍地问着:“狐狐,你怎么了?”

    白狐蜷地更紧了。

    顾十二看着在他枕头上再次蜷缩成一个圆球的狐狸团子,眨巴眨巴眼睛,没明白原本随他摸摸的白狐是怎么了?

    是不是不喜欢有人戳它爪子?

    顾十二低着头在他的脑袋上重重亲了一口:“狐狐,我不戳你的爪子了,你不要生气了。”

    对于此刻的泽聿白来说,少年郎就是耳朵边的软乎乎的撒娇,呼吸在他的耳朵边让他的耳朵痒得不行。

    白狐抖了抖耳朵。

    顾十二见白狐抖了抖耳朵,整个狐身没有原本那么抗拒,乘机就将白狐一下子抱起来团在怀里。

    白狐被抱起,身后蓬松的大尾巴下意识的盖住自己大半个身体。这样一来,整个毛绒绒蓬松又好看又好摸地大尾巴就映入了顾十二的眼帘。

    顾十二没忍住,一只手抱着白狐,一只手摸上白狐的大尾巴。

    大尾巴被人整条撸来撸去,泽聿白整只狐都一激灵,动也不敢动。

    泽聿白还是人形分时候顾十二还是个时不时就会脸红的少年郎,这会面对他的原形竟然上下其手,又亲又摸。

    如果现在他恢复原形,眼前的小少年大概会羞愤不已吧?或者自己先发制人,那小少年大概会羞红着脸道歉吧。

    泽聿白的那双漂亮的狐狸眼微微眯着,心里盘算着自己接下去要如何比较划算一些。

    顾十二则是高高兴兴的发现,白狐似乎是再一次满足于自己的撸狐狸手法,重新在他的怀里变得软乎乎的,原本蜷缩起来的大尾巴这会彻底平摊着任由顾十二摸摸揉揉。

    顾十二被白狐萌得整颗心都要化了。这一刻,他觉得可以和白狐在床上腻歪一天。

    好想好想带着白狐回临春峰。

    奈何撸了还没有一会,就有人敲门道:“三少爷,您醒了么?”

    ——是管家的声音。

    顾十二依依不舍地把白狐重新放在枕头上,起身去开门。

    房门被打开地,门外站着管家,管家身后站着几位婢女和小厮。这些婢女和小厮的手上都端着盥洗之物。

    “来伺候三少爷起床。”管家笑眯眯地说着,“三少爷,这是老爷拨到您院子里的婢女,以后都在这伺候您。”

    顾十二看了看这几个的动作十分熟练的婢女和小厮,又看了看笑盈盈的管家。他面无表情地回答道:“东西放这里吧,人都出去。”

    屋内的婢女和小厮听到顾十二这么说,脸上都露出惊讶的表情。唯有管家依旧是笑盈盈地模样:“这几个女婢和小厮都是三少爷您院中的人,自然是听从您的吩咐。”说道此处管家略一停顿,“我是来跟您转告一下老爷的话,老爷让您洗漱完成后去书房见他。”

    管家说话极为客气,离开的动作更是一气呵成。只有那几个小厮和婢女有些犹疑地站在门口一时之间不知道如何是好。

    顾十二的神色不变,冷淡地说道:“你们都下去吧,自己找地方呆着去。”那几个婢女和小厮左右看了看,见顾十二地脸色似乎越来越冷,赶忙点了点头都跑开了。

    眼看着这些人都走了,顾十二一合上门就委委屈屈地扑回了床上,床上的白狐似乎一点也没动,依旧保持着被顾十二放下去时候姿势,整只白狐仰躺在枕头上,四个爪子垂着。大大的狐尾盖住自己的腹部。

    顾十二一回来,继续一脑袋埋入白狐的腹中一边蹭一边委委屈屈地告状:“又要干活了,我们才玩了一点点时间呢。”

    白狐被蹭习惯了,此时整个狐身放松在枕头上,就像是一个毛绒玩具任由顾十二为所欲为。

    顾十二一边说话一边蹭。

    白狐感受到顾十二的气息一点点暖热了自己的腹部,不少狐狸毛还碰到了顾十二的口腔。

    太亲密了。

    白狐的大尾巴忍不住卷了起来。

    顾十二吸白狐吸得一本满足,心情极好地洗漱完,正打算出门去书房见罗老爷。一脚刚刚他出门,又觉得十分地不放心。他坐回床上,再度把白狐捞怀里,亲了亲它的额头问道:“狐狐,你会乖乖的在房间里等我的对不对。”

    白狐一双黑黑的眼睛,此刻被顾十二吸狐狸吸得水汪汪。这会和顾十二四目相对有种可怜兮兮得味道。

    “哦!狐狐,我也舍不得你。”顾十二被白狐水汪汪的眼睛看得心都软成一片了。

    ——它肯定是舍不得我!

    顾十二当即决定了主意决定要随身抱着白狐。

    他在白狐的额头猛亲了好几下说道: “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那罗老爷肯定有啥事需要我。所以我抱着你去,他应该也不会怎么样的!”

    原本觉得两个人总是做羞羞的事情不太好,打算变回人形再和少年郎相处的泽聿白:……

    这个院子原本是空置,现在有顾十二和几个奴仆入住了。不过依旧是没有什么人气的样子。顾十二抱着白狐一路就这么大摇大摆地去了罗老爷的书房。

    书房中的罗老爷在待客。

    茶香弥漫在整个书房之中,罗老爷的对面坐着一个和他年纪差不多的中年人。

    那中年人喝茶的速度很慢,他要盯着杯中茶许久后,才不紧不慢地喝上一小口。

    两人没没有说话,直至书房门被打开。

    一个相貌出色的少年郎抱着一只漂亮的白狐就站在书房门外。

    罗老爷的脸色一变:“谁让这副样子来这里的,你这副玩物丧志的样子如何见客?”罗老爷一边怒斥着顾十二,一边向着眼前的中年人赔不是道:“白县令,这是我家三子。仙师一脚算过了,和令千金最为相配。就是因为是年岁最小,我和夫人平日里溺爱了一些才这副德性。你放心,我这就家法处置,让他好生反省一下。”

    顾十二站在门口对于罗老爷随口就能逼逼的能力表示佩服。

    正在喝茶的白县令摆了摆手,没有说话。他这会正捏着茶杯小口小口喝茶,等到喝完了茶水才缓缓开口道:“喜欢狐狸倒也不是什么坏事,我家小女也最喜欢狐狸。这样一来,两人倒是趣味相投。”

    罗老爷听到白县令这话,脸色才缓和下来,冲着顾十二说道:“快过来,见过岳父。”

    顾十二闻言眨巴眨巴眼,站在原地。

    啥岳父?

    岳父啥?

    岳啥父?

    白县令如果是他岳父,他和谁结婚了?

    是和……泽聿白么?

    顾十二那双漂亮的眸子一下子瞪得浑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