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文库 > 玄幻小说 > 清穿之咸鱼升职记 > 第二二十六二章
    场面有几分滑稽,宁芊努力不让自己笑出声来。

    她看着两个小不点,有些搞不懂眼前的状况,“你们这是怎么了?”

    胤礽哭唧唧首先告状,“曹寅削掉了哥哥的兔子毛。”

    曹寅一脸的不好意思,连忙跪下来请罪,“是奴才的错,刚才大阿哥说想看看奴才的身手,奴才就那么一比划……”

    然后就没注意到这只兔子,把兔子削成了地中海。

    看着一下子惹哭了两个皇子,曹寅真是悔不当初。

    宁芊也不知道如何劝慰,只能生硬转移话题,“要不还是吃点儿东西吧,毛死不能复生。”

    胤礽呆滞的看着她,宁芊连忙改口,“毛没了还能长回来,让太医弄点生发液。”

    胤禔吸了吸鼻子,成功的被转移了注意力,那只可怜的兔子蹦跶了两下躲在角落里默默伤心。

    甜点还是很受小孩子欢迎的,虽然样子看起来不怎么好看,但是吃起来还算是不错。

    胤禔一口气吃了两个,宁芊不敢让他再多吃。

    就连曹寅和纳兰容若也有分,这让他们受宠若惊。一开始他们还不敢,直到宁芊说小孩子不能吃太多,让他们帮忙分担他们才敢动。

    吃东西的间隙,宁芊发现纳兰容若总是时不时的看向自己。她想纳兰明珠和索额图不合,难道连带着纳兰容若也看自己不顺眼了?

    她有些茫然,不能吧,这跟她有什么关系啊。她和纳兰容若又没结仇,纳兰容若总不会这么小心眼吧。

    纳兰容若之所以看向宁芊是因为他有话要说,吃完了东西宁芊就要离开了。她指了指角落里的那个兔子,“我把它抱走吧。”

    放在这儿免得他们看一眼就得心碎,还是拿回去好好养养吧。

    胤礽乖巧的点头,胤禔也没意见。

    纳兰容若上前一步抓起兔子抱着,大有要亲自将宁芊送出去的架势,宁芊也没阻拦。

    等到了外面,纳兰容若终于有说话的机会了,他给宁芊跪了下来。

    宁芊诧异的看着他,“你这是干什么?”

    “容若谢过娘娘救命之恩。”

    宁芊一听就明白了,这是为了卢氏的事情。但还真是有意思,送太医的事情不过是宁芊在佟佳氏的面前提了个醒,事情由佟佳氏去说,皇太后出面。

    可谓是九曲十八弯,纳兰容若居然知道这里面还有自己的功劳?

    看来他的消息真是很灵通了,这让宁芊不由得再反省了一下自己的处境,宫里就没有藏得住的秘密。

    她的一切都是曝光的。

    纳兰容若既然都这么说了,宁芊也就点点头,“没什么好谢的,同为女子互相帮衬,也算是给自己积德了。”

    可在纳兰容若看来却没这么简单,“您救了我妻儿一命。”

    宁芊想了想,“对万岁爷衷心就算是你报答我了。”

    宁芊本来想说对太子衷心,可转念一想这句话有结党营私之嫌。虽然知道日后太子和康熙的关系,可她不想现在就往康熙的心里扎刺,如果可以她希望那些事情都不要发生。

    宁芊淡淡的一句话让纳兰容若愣了,同样也让偷听的康熙愣了。

    宁芊的晋封的确是他脑子一热的冲动,后来他也百般思索,在大臣们的指责声中他也开始怀疑自己的决定。赫舍里家出了皇后,宁芊还有这么高的位置真的合适吗?

    可是今天的宁芊给他吃了一颗定心丸,宁芊就是宁芊,不是那些搞手段的人。

    她的心里只有自己和保成,康熙心里一阵窃喜。

    既然没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宁芊说完也就转头走了,纳兰容若慢慢的站起来看着她的背影。

    康熙的声音在他身后响起,“比之你夫人如何。”

    纳兰容若吓了一跳,康熙想炫耀的心隐藏不住,“日后衷心待我。”

    纳兰容若低头称是,心里却一阵无语,万岁爷您的心思表现的可太明显了,不就是想冲我炫耀平嫔的好吗?

    纳兰容若不吃这一套,他假装自己是个木头。

    回到书房里的时候康熙心情大好,汗阿玛不在,胤禔胤礽就松懈了下来,他们正在画画玩,但是画纸比较特殊,他们在曹寅的脸上画画。

    等康熙进去的时候,看见的就是坐在椅子上动也不敢动的曹寅,胤禔正撅着屁股爬在他身上,手里拿着毛笔给他画胡子。胤礽专心的在他手上画花。

    康熙额头的青筋跳了跳,“保清保成。”

    两个熊孩子听见汗阿玛话音里的怒气立马撒丫子就跑,可这书房总共就这么大,没几步路胤禔就被康熙堵在角落里了,他将胤禔放在自己的膝上直接打起了屁股。

    胤禔哀嚎自己再也不敢了,康熙不信他的话,这小子属他最皮,现在连胤礽也被带坏了。

    康熙觉得自己得像个办法不让胤礽跟着胤禔越来越堕落,从那天起,两人的授课时间便变成了一个在上午,一个在下午。

    胤禔对于见不到弟弟这件事很有意见,他还跑到太皇太后那里去告状,这把太皇太后逗得哭笑不得。当时纳喇氏也在,听说纳喇氏一脸的尴尬,几次三番的看向大阿哥,可是大阿哥专心告状,丝毫没有发现额娘的暗示。

    后来康熙也去了,胤禔正告状告在兴头上,好几位娘娘偷偷给大阿哥提醒但是没有作用,听说康熙当场发火,怒斥大阿哥。

    还想要揍他,然后被大家一起劝下来了。

    这也只是听说,毕竟当时宁芊也不在场,不过下午蔫哒哒的大阿哥就来找她了。

    纳喇氏带着苦笑,宁芊用眼神询问她,她摇了摇头指着大阿哥道,“让他自己说吧,我就先走了。”

    纳喇氏是真心累,哄了儿子一下午也没什么用,现在只能求救宁芊了。

    宁芊也没逼孩子,她等着胤禔想说的时候自己说,胤禔郁闷了好一会儿然后忽然有了倾诉的欲望,宁芊洗耳恭听。

    “姨母,我差点儿就被汗阿玛揍了。”

    宁芊心想这我知道啊,你得说说你干了什么。胤禔托着小脸重重的叹了口气,“我今天去找乌库玛嬷告状然后被汗阿玛听到了,当真那么多人的面汗阿玛就要揍我。”

    “姨母,我好伤心啊。”

    宁芊摸了摸他的脑袋,胤禔快人快语,“要是汗阿玛也跟玛法那样被挂在墙上就好了。”

    宁芊倒吸一口凉气,容儿已经被吓得跪了下去。

    宁芊放在胤禔脑袋上的手都不知道该不该继续摸了,“你怎么会这么想?”

    胤禔一脸天真,“因为汗阿玛变成画挂在墙上就打不到我了啊。”

    宁芊哭笑不得,这孩子说话真是太吓人,原来居然是这么想的。

    她努力憋着笑,容儿幽怨的看着她,主子还笑得出来呢,这要是被万岁爷知道了可是掉脑袋的事情啊。

    大阿哥童言童语不会被罚,可是他们肯定就没这么好的运气了。

    宁芊也想到了,她在胤禔的脑袋上弹了一下,“这话你还跟谁说过?”

    胤禔又重重的叹了一口气,“没有了,他们都不懂我。”

    宁芊苦笑,“谢谢你这么看得起我。”

    “不必客气啦。”

    容儿想死的心都有,不是在真心感谢你啊,大阿哥!

    可是胤禔不懂,宁芊让他以后不许再说这种话了,胤禔茫然的看着她。

    宁芊态度强硬,“必须答应,以后你要是再敢说,我就不让保成和你玩了。”

    胤禔被吓到了,“我不说就是了。”

    说起保成这又勾起了胤禔的悲伤回忆,宁芊忍不住问道,“你只是去乌库玛嬷那里告状的话因为不至于惹你汗阿玛生那么大的气吧,你是不是还说什么不该说的了?”

    胤禔仔细的回想了一下,“没有啊。”

    宁芊不相信,这孩子的脑回路显然不太正常,“那你给我重复一遍。”

    胤禔立马从宁芊怀里跑下来,哒哒的跑到远处,正在大家疑惑的时候,他开始分饰多角了。

    胤禔的小手装作被人牵着,这是从纳喇氏带他去慈宁宫开始演了。

    胤禔一会儿饰演自己,一会儿饰演纳喇氏,一会儿还要饰演太皇太后。

    忙的不亦乐乎。

    马上就要到重点了,宁芊连忙打起精神。

    胤禔还在学着自己告状的话,然后他停下来看着宁芊,“这个时候宜嫔娘娘在咳嗽,没一会儿僖嫔娘娘也跟着咳了起来。保清就说,你们喝点水啊。”

    宁芊捂住了脸,这是大家在给他提醒呢。

    可是那时的胤禔根本不知道,“保清关心完各位娘娘的身体后继续告状,保清说汗阿玛不让保清看弟弟,还特意把我们分开。其实汗阿玛就是想独占弟弟。”

    “保清还听说,太子就是未来的皇帝,弟弟还那么小现在就要学那么多的东西。汗阿玛一定是想累死弟弟不让他当皇帝。”

    “要是弟弟明天就能当皇帝就好了,那时候就是弟弟说了算,我就能每天和弟弟玩没人管我们了。”

    宁芊是真的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胤禔我敬你是条汉子。

    胤禔的脸上有些苦恼,“但是当时乌库玛嬷没说话,她很为难的看着我。”

    “我以为乌库玛嬷是不相信,于是就跟她说,汗阿玛是怎么把我和弟弟分开的,然后乌库玛嬷说:这个玄烨!”

    容儿刚站起来没多久就有双腿一软跪了下去,宁芊笑的肚子疼,最后在躺椅上笑的直不起身子。

    胤禔的表演也到尾声了,“然后汗阿玛就跑进来要打我了。”

    宁芊笑出了眼泪,她知道这种事情她不该如此高兴,有冒犯皇帝之嫌可是她实在是忍不住了,胤禔是什么喜剧人。

    她擦擦眼泪抬起头,然后就看见“这个玄烨”脸冒黑气的站在她面前。

    笑声戛然而止,宁芊僵硬的扯起嘴角,康熙注视着她,“很高兴?”

    宁芊不知道他什么时候来的,又听到了多少,她想自己总不能自乱阵脚。

    她淡定的起身轻咳了一声,“啊,大阿哥给我讲了些……有意思的事情。”

    康熙冷哼一声,“譬如朕是怎么打爆他屁股的?”

    宁芊心里一慌,完了完了,全听见了。

    只见胤禔呆滞的凝望着天空,小小脑袋大大心事,他努力不和汗阿玛的视线对上,“姨母,保清脖子好酸啊。一定是今天读书读太久了,保清要回去休息了。”

    康熙亲切的按住了他的小脑袋,“乖,低下头看着阿玛,这样你的脖子就不会酸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