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文库 > 玄幻小说 > 当绝世美人穿成恶毒女配 > 第47章 凯瑟琳公主公3
    亨利和威廉被迫下了马车, 将马车交给仆人看管,而他们俩则由另外的同样衣着干净崭新的仆从领着朝庞大的城堡内走去。

    威廉走在落后亨利身后半步的位置,挺直着脊背贵族姿态十足,只是他的眼睛不断地左右打量着周围的景物, 即使是夜晚, 城堡中依然清晰可见着美丽精致的布景, 每隔十米的距离就摆放了一盏油灯, 将走过的人视线所及的地方都照得亮亮堂堂。如此的大手笔, 直接将威廉震慑住了,什罗郡不过是英格兰的一个边陲小城, 什么时候富裕成到了这种程度?

    他发现走在前面的亨利王子此时也浑身紧绷着,时不时就会伸手理一理带着褶皱的礼服,偶尔还会回头来瞥他,那目光隐含着怒火。威廉顿时鹧鸪一样垂下眼睛,专心走路。他来之前明明提醒过王子,要不要整理下仪容, 是亨利王子自己嫌麻烦拒绝的啊,这不能怪他吧。只希望一会儿到了城堡内部,能找到个侍女表明身份,叫她先带他们去洗漱完毕,再去宴会大厅。

    宴会大厅上,诸位贵族老爷和夫人们都轮流祝福过凯瑟琳公主后,舞会还是在众人恋恋不舍的留恋姿态中开始了。站在公主身边的神父自然而然地伸出手, 向公主邀请跳第一只舞。这场盛大的生日宴会都是由神父一手操办的,青青当然愿意给这位尽忠职守负责任的神父一个面子,将自己的手放进对方的手心里。

    约克鲁握住那只隔着蕾丝手套也能感受到极致柔软细嫩的玉手时,挺直的背不着痕迹地僵硬了片刻。没人知道, 那一瞬间,一股从上到下的强烈恐怖禁忌的快\\感席卷了这位正直冷静的神父全身。牵住公主的手,带着她朝着舞池走去的那一刻,他仿佛就成了这位美丽公主的正牌丈夫,正在邀请自己的小妻子快活共舞。

    旋转的舞步,律动的音乐,以及怀中几乎是无限贴近着的凯瑟琳公主,约克鲁的心再一次失去了冷静。就如同,亚瑟王子洞房当天,老主教带着他一起站在这对新婚夫妇的床边为他们祝福祈祷时,他不经意地抬起眼睛,看到了不施粉黛陷在厚厚的绒被中的少女面颊,他的世界瞬间没有了其他颜色,没有正在祷告的老主教,没有同样躺在少女身旁满脸通红躁动不安的亚瑟王子。整个世界里,只剩下她的存在,她便是他的信仰,是他的光,是他此生的挚爱!

    如今,亚瑟王子去世了,牵着她的手在众目睽睽中舞动的,是他约克鲁,神父。未来,他也将永远站在她的身边,成为她的守护神,为她达成一切愿望。

    亨利与威廉两人跟着仆从走到了宴会门外,仆从对两人恭敬地施礼,随即转身朝着来路走去,他的职责是为来宾领路,现在要回到大门口继续履行他的工作了。

    一门之隔的地方,传出优雅动听的音乐声响,还有着嘈杂的贵族老爷夫人们说话的声音。威廉连忙上前两步,凑在亨利耳边,“殿下,您在这里稍等,我立刻去找个侍女,带我们去洗漱一番。”

    亨利揪着自己梅干菜似的礼服,挥挥手催促威廉快点,而他则鬼鬼祟祟地站在门后。他如今的模样千万不能被里面的贵族看到,否则,明天开始,全英格兰贵族的下午茶的谈资就成了他们王国唯一的继承人亨利王子是如何落魄肮脏的丑态了。

    从半掩着的门缝中透出明亮的光,亨利靠着墙等待着威廉的归来,忍不住贴近了那道门缝朝里望去。

    就在这道透出的光中,亨利看到了天使。那样美丽的,高贵的,即使披着头纱也美丽到了极致的少女,她在旋转着、跳跃着,仿佛一只欢快俏皮的蝴蝶,又仿佛是只优雅温柔的白天鹅。亨利看得呆住了,十一岁的少年,已经到了思慕的年纪,他们对美丽的异性总是忍不住产生奇异的幻想。他也一样,他想过自己要做一个以国家利益为先的国王,但也想过他将拥有许多美丽得不可方物的情人。

    可所有曾经的想象都终止在了门后偷看的这一眼里,国家的利益、美丽的情人,全都烟消云散,现在十一岁的亨利心中,充满了另一种渴望——他要娶那位正在跳舞的头戴薄纱的少女当妻子!英格兰未来的王后就是她了!只能是她!

    不知道她是谁,也许是什罗郡的某个大贵族家的千金小姐?已经执拗得认为自己的寡妇嫂子是个老女人的亨利,思维渐渐发散开来,已经在想着他要在什罗郡逗留一段日子向他的某位贵族老丈人求娶他家女儿了。

    蹑手蹑脚地踱步回来的威廉,小心翼翼地拍了拍亨利的肩膀,小声说道:“王子殿下,我已经找到能洗漱的地方了。请跟我来。”

    舞池中的人已经换成了无数贵族的共舞,亨利收回目光,神色仿佛是个小大人,背着手跟着威廉离开。他马上就会回来,以英格兰最尊贵的王子身份,向那位美丽的小姐邀舞。

    他完全没想过,他如今的身高比那位所谓“小姐”还要矮上不少的现实。

    为威廉指路的是一位穿着棉布长裙的侍女,她十分友善地领着这两位据说是刚从伦敦赶过来的钦差大臣,来到准备好的洗漱房里,恭敬地请他们进入,“尊贵的阁下,这里是我们专门为您准备的洗漱用具,请好好享用。”

    屋子里点着一盏油灯,昏黄的灯光里能看到里面摆放着沐浴用的木桶,和各色洗漱用具,还贴心地准备好了熨烫衣服的工具。亨利对此满意极了,挥挥手叫侍女退下,有威廉服务他就足够了。

    侍女恭恭敬敬地垂手退出房间,带上房门。没人发现侍女嘴角勾起的诡异笑容。

    这里的确是专门为伦敦来的贵客准备的房间,里面可是被他们贴心地备好了许多能让贵族老爷出丑的“好东西”呢。

    正在洗漱房里享受着难得的热水澡的亨利与威廉,不知道他们即将在美丽的凯瑟琳公主面前、在什罗郡大大小小的贵族们面前,颜面尽失,成为未来很长一段时间,贵族们茶余饭后的笑谈八卦。

    宴会上,青青正坐在为她准备的座位上,与凑过来的贵族夫人们谈论着什罗郡的糟糕天气,说着应该什么时间出门什么天气出门游玩才能见到太阳。约克鲁就站在公主的身后不远处,默默地注视着宴会上的一切事务。正在此时,一个穿着棉布长裙的侍女,悄悄来到他的身旁,低声对他耳语了什么。

    约克鲁冷峻的脸颊上浮现了一丝微笑,对侍女点点头。

    他来到青青的近前,声音不大不小地向她禀报了亨利王子到来的消息,他看起来是如此正直如此负责任。

    于是周围的贵族夫人们都知道了,英格兰的继承人,尊贵的亨利王子今晚也驾临此地,来为美丽的凯瑟琳公主庆生来了。众人都忍不住窃窃私语起来,亨利王子还是个孩子吧?他来什罗郡做什么的?如果被这群贵族知道,亨利王子是来接走他们刚刚趋之若去挣破了头也只是想说上半句话的凯瑟琳公主,恐怕他们能一拥而上吃了他。

    当亨利和威廉来到宴会大厅的时候,就见到一位身穿修生黑袍的神父迎了上来,恭敬地对穿着努力熨过的礼服的亨利弯腰行礼,“尊贵的亨利王子,欢迎您来参加凯瑟琳公主殿下的生日宴会。”随即为亨利伸手指引,来到了宴会中央。

    青青就站在一众贵族当中,或者说被一群贵族簇拥着,在众人争相表现想要获取她的关注的场面中,亨利王子不等约克鲁神父的介绍,直接红着脸走到了披着头纱正听身边贵妇人挥舞着小扇子讲小话的少女面前,用他自认为最标准最潇洒的姿态行了个绅士礼仪。一个身高才到众位贵妇人们胸膛的少年,红通通的脸颊跟熟透的苹果似的,羞涩地朝着与他对比起来身材十分高挑的少女伸出手,“美丽的小姐,我,亨利.都铎,能有幸认识您吗?”

    一时间,整个宴会厅内只回荡着乐师们奋力的演绎,贵族老爷夫人们都直勾勾地盯着这里。这位少年不就是亨利王子?为什么他一副从未见过自己哥哥的妻子凯瑟琳公主的模样?那红透的脸蛋是个什么意思?美丽的凯瑟琳公主可是他的嫂子啊!

    青青手里也拿着侍女给她准备的宝石扇子,她抬起另一只没拿扇子的手,放进少年的手中,接受他的吻手礼,这是起码的社交礼仪。只是等少年明显激动的已经无法平静地站在原地,一副很想立即凑上来说话的模样的时候,青青淡淡地说道:“初次见面,我的弟弟。很遗憾在与亚瑟举办玩婚礼后,我们就直接来了什罗郡,没能跟你正式打招呼。”

    霎时间,亨利激动羞涩得通红的脸,出现了一瞬间的茫然,似乎没听懂少女在说什么似的,傻了似的。

    等同样傻愣愣站在一旁看了许久的威廉回过神来,连忙上前来行礼道,“尊贵的凯瑟琳公主,请接受我忠诚的祝福,我是亨利王子的从属官威廉.维克托。”亨利才仿佛终于脑子转过了弯儿来,眼前这位美丽得不似凡人的贵族少女,居然就是他的嫂子凯瑟琳公主。

    怎么会这样?这跟说好的不一样啊!亨利整个人都不好了,传闻中已经喝了整整五个月白开水度日,一件像样衣服都没得穿的寡妇……怎么会是眼前这个比鲜花更美丽、比宝石更闪耀的少女!?

    然而,在一众贵族们奇异的目光注视中的亨利,又实在不得不相信这个现实。随即,他的小脑袋瓜子就开始转动起来,威廉之前说到的关于他哥哥遗孀的第二段婚事,如果是面前这位天使般的嫂子,他也……也是很愿意接受的!至于之前他想过的,年龄比他大,又是二婚什么的,现在完全不是问题,在真爱面前一切问题都不是阻碍!

    是的,亨利虽然才十一岁,但生性多情早就幻想过自己未来会拥有一群情人的他,认为自己今天遇到了真爱!

    即使真爱是他哥哥的遗孀,可,可美丽的事物总是要有新的主人的!美丽如同凯瑟琳,怎么能一直当一位可怜的寡妇,她过了今天才十七岁啊!就由他这个弟弟,帮已逝的哥哥好好照顾他留在世上的妻子吧!

    亨利已然浑然忘记,在进入卢德洛城堡前,他声音很大的抱怨凯瑟琳公主一定又老又丑。

    站在他旁边的威廉此时也神情恍惚,这是他自亚瑟王子的婚礼后,第二次见到这位凯瑟琳公主,已然是披着头纱的装扮,可这一次,近距离见到之后,只叫他整个人的世界观都刷新了一遍。这样的绝世美人,居然成了一位寡妇?!上帝不会原谅使这位仙子蒙羞的已经去了天堂的亚瑟王子的!

    周围的贵族们此时都围拢了过来,这位从伦敦赶来的亨利王子同样是他们巴结的对象,如果今日没有凯瑟琳公主在场的话,他们会将亨利王子当成太阳一般拱卫起来,恨不得人人都凑上来与王子结交。可现在他们挤过来将亨利王子淹没,却是因为这位小王子的不爽,一个十一岁的小屁孩,竟然在他们所有人都暗搓搓地不敢表明一点心意生怕冒犯到天使一般的凯瑟琳公主面前,大放厥词,一副情窦初开的模样!做给谁看啊!真是个年龄虽小,却心机深沉的臭小子!

    “王子殿下!”“王子殿下!”不止是贵族老爷,连贵妇人们也心照不宣地挤上去假装出要在王子面前露脸的模样,你摸一下,他拽一下,直将瘦小的亨利拉扯得歪来歪去,威廉急忙上来阻拦,却一起被拉拉扯扯摆脱不了,“快松手!快松手!”威廉一边喊着一边护着王子要往外挤,却不想就在此时,人群里,不知是谁放了个巨大的响屁。顿时,世界安静了。

    约克鲁神父早早来到青青身边站着,两位侍女也围在一旁,若是威廉和亨利现在还在人群外,他们就能认出来其中一个侍女就是引他们去洗漱房的人。

    安娜是青青一直惯用的贴身侍女,平时胆子很小,连说话都不敢大声,此时她十分柔弱地仿佛不敢抱怨一般说道,“天呐,竟然当众放屁,真是难以置信,这种人竟然就是尊贵的亨利王子。”

    随着安娜的话音刚落,人群中紧接着传来了接二连三的响屁声。一时间挤成一团的贵族齐刷刷地倒退捂着鼻子逃窜开来,留下威廉和亨利主仆二人面色涨红地站在原地,两人仿佛泥塑一般僵住一动不动。

    不,不能动……一动就要拉肚子了!

    另一名侍女此时也捂着嘴,连忙用扇子给青青面前扇风,“噢上帝啊!公主殿下,我们快离开这个地方吧!我怀疑亨利王子和他的从属官可能当众窜稀了!”

    约克鲁神父仿佛是个正直的善良的管事人,他恭敬地请青青先避开此地,随即在众多捂着鼻子的贵族们的视线注视中,走上前去,十分关切地慰问亨利王子,“王子殿下,您一定是着凉了吧。卢德洛堡准备了治疗腹泻的药物,需要我为您取来吗?”

    亨利瞪圆了眼睛盯着面前这个满脸正直恭敬的神父,嘴唇颤抖着说不出拒绝的话来。

    腹泻!!!

    整个宴会大厅都安静下来了,连乐师们都停下了手里的动作,悄悄竖起了耳朵。

    天哪,从伦敦来的尊贵的英格兰唯一的继承人亨利王子,当众腹泻了!此时众贵族们已经顾不上掩住口鼻,纷纷三五凑成了一团,兴奋地小声交流起来。仿佛他们遇见的不是一个王子腹泻了,而是见到了世间最有趣最奇妙的趣事。

    青青的眉头也皱了起来,实在是空气中此时混杂着浓郁的香料和奇怪的臭味,叫人难以接受。她没想到,任务内容中的渣男亨利,竟然是个控制不住当众做出这种事的人。“我们回楼上去吧。”青青对身边的侍女道,今天的宴会时办不下去了,没有哪个贵族会愿意继续呆在大厅里的。

    约克鲁神父仿佛早就打好了腹稿一样,对周围的宾客道歉,请大家移步花园,宴会地点将在灯火通明的花园继续举行。

    整个什罗郡的贵族们,此时也不想着结交美丽的凯瑟琳公主了,比起戴着头纱美得朦朦胧胧的公主殿下,还是他们英格兰唯一的继承人亨利王子当众腹泻的消息更令人兴奋,尤其是他们这群人可是第一目击证人!今晚过去,整个英格兰贵族圈子都将听说这个石破天惊的大消息,而他们就是传递第一手消息的那批人!这可实在是太叫人激动了!

    其实亨利并没有当众腹泻,他以为自己不停放气是即将腹泻,事实上只是喝了洗漱房准备的花茶,以及泡澡水里添加了某些“小玩意”,导致他控制不住肠胃胀气且蠕动而已。但这都不重要了,在约克鲁说出那句需不需要为他提供腹泻药物的时候,他在众人眼中就已经是个腹泻王子了。

    这一晚的卢德洛城堡的宴会,举办得大获成功,城堡外的平民都听说了,贵族老爷们乘兴而归,城堡中的奢华布置以及那位从城堡佣人口中流传出来的圣洁的凯瑟琳公主究竟有多圣洁多美丽的话题迅速席卷了整个什罗郡,只要家中小有薄产的家庭,都要在茶余饭后兴致勃勃讨论一番,仿佛谁不了解谁就成了本年度什罗郡最大的土包子。并且,大家都心照不宣的在提及宴会上某位尊贵的大人物腹泻的八卦时,贴心地用“那位大人”来代替了本名。

    八卦的传递速度永远是世界上最快速的,远在伦敦的亨利七世很快就听说了卢德洛城堡生日宴会的事,亨利七世震怒!是谁给卢德洛城堡提供了经济支援?!他本以为亨利这一去,他马上就能听到凯瑟琳公主艰苦度日,连个佣人都使唤不起的传言,没想到首先传过来的是什罗郡贵族们对凯瑟琳公主的追捧和赞誉,以及他的儿子亨利在凯瑟琳公主奢华盛大的生日宴会上腹泻的八卦消息!

    “立刻!马上!让威廉带着亨利和凯瑟琳回伦敦来!”亨利七世老态龙钟的圆滚滚的脸上此时满是慑人的盛怒,既然凯瑟琳公主呆在什罗郡还能好吃好喝地养着,就将她控制在伦敦,在他的眼皮子底下!

    清晨,约克鲁像往常一样,早早起床,等候在公主殿下的房门外,他会严肃地为每日晨起的公主殿下做阳光升起后的第一道祝福礼。青青在侍女的服侍下,穿好了繁复的长裙,侍女安娜蹲在地上为她整理着裙摆。

    青青昨晚早早就离开了宴会,此时想起来那位从伦敦来的王子,问道:“亨利王子和他的从属官呢?好一些了吗?”

    安娜垂着眼睛,声音弱弱地无辜又十分关切,“听说王子殿下连夜去了医馆,真不知道是不是感染了什么严重的传染病呢。”

    亨利与威廉此时的确就躺在医馆里,一人一张病床。威廉虽然努力在开导安慰,但窝在被子里的亨利依然是一副生无可恋的模样。

    他,无颜去见美丽的嫂子了。

    作者有话要说:  尴尬……吃粮忘了时间……感谢在2022-05-02 21:59:17~2022-05-04 01:51:25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569866 2个;ktn猫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一杯拿铁、肉肉 20瓶;冷暖自知* 10瓶;啵啵奶茶、大大,饿饿,饭饭、小面包、博君一肖yyds 5瓶;花溪墨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