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文库 > 玄幻小说 > 这辈子不玩攻略游戏了 > 第5955章 第 95 章
    顾锦懒懒靠在洛安肩膀上, 他化了一点淡妆,所以只能用耳朵小心地贴在洛安的肩膀处,垂眼看着通讯器上被自己搅起来的流言。

    【云瑞新签的那个艺人是疯了吗?[截图][截图]他怎么敢这么回啊, 生怕别人不知道他进云瑞有猫腻吗?】

    【好像还不是一点猫腻……那个洛安是谁啊?】

    【……他前男友,现在好像也挺牛逼的, 哪个大公司的高管吧。】

    【我怎么觉得哪里都不对啊,某艺人也太放飞了吧, 是马上轮到他做云瑞副总了吗?在网上瞎说八道都不带怕的。】

    【我觉得不像, 搞不好是云瑞给他订的新的营销策略。他这种有实力肯定能出头的, 差得就只有时间和机会了。】

    匿名论坛这边会故意省略回避帖子中讨论的人的真实姓名, 防止被删帖。但谁也都知道, 在顾锦回复过那样的评论以后, 匿名区肯定是要炸锅的,早就有一大堆的人在这里蹲守。

    ——包括顾锦本人。

    星网上的相关消息应该是经过了某些引导,已经开始朝着对顾锦不利的方向发展了。

    顾锦看得还起劲,甚至都打算自己下场回复两句, 脸侧就被冰凉细链蹭了一下。洛安没说让他停下别看之类的话,只是微微偏头提醒顾锦自己已经知道网上的事情了。如果顾锦想要寻求帮助, 那他随时都在,但如果顾锦不想, 洛安也可以当做不知道这件事情。

    顾锦是很聪明的人, 否则也不会在这么年轻的年纪就已经达到了那么多人都无法到达的高度。

    想也知道,当初顾九的底层代码在深空手上,肯定是先给集团高层信得过的人编写。而也一定是那些人根本达不到深空的要求,顾九才会被作为“废品”重新回到顾锦手上。

    所以换到现在, 顾锦也能大概推出洛安三个人都代表了什么。

    顾锦撩了下眼镜链, “这条挺好看的, 比之前那条好看。洛总怎么喜欢在这方面下功夫?”

    洛安任由他玩,“你以前说过这样好看。”

    顾锦心想顾九还挺会设定的,连这种细节背景都补上了。刚想随便调侃两句,手下却是稍稍一顿。

    ——他好像确实跟顾九说过他配眼镜链好看。

    在亚特兰蒂斯联邦共和国的矿区实验室里,顾锦被天天围着自己转的扫地机器人弄得没办法,和沈昭说要给顾九弄个生化身体。当时深空才推出新一季仿真人保姆,顾锦一眼就挑出了其中带眼镜看起来斯文败类的那个。

    结果沈恕个狗东西表面上不显山不露水,看起来毫不在意。后面就在顾锦白天犯困要睡不睡的时候突然问他是不是更喜欢成熟斯文的男人,把顾锦吓得什么瞌睡都没了。

    洛安看着顾锦的表情就知道他的心思没有完全放在自己这里。

    ——那是在谁身上?陆行简吗?

    “在想谁?”洛安直接问道。

    顾锦猛地回神,才发现自己有想顾九了。他勾着金属链子的手指曲了曲,“想你啊,确实好看,我以前眼光真好。”

    这话不管怎么说都带着咬牙切齿的意味,要不是他现在恢复记忆了还真是想不起来。

    顾锦倾身凑上去,就要去吻洛安。但没想到洛安在意识到他想要做什么以后居然先是一愣,随即躲开。

    !

    “嘶——”

    他不躲开还好,一躲开顾锦的膝盖顺势撞上两人中间的矮柜,咚得一声,光是听着就觉得疼。

    “你躲什么?”强吻不成还伤到了自己,顾小锦同志果断恼羞成怒甩锅。

    洛安忍笑,到他身前半跪下来,“撞到哪里了,我看看。”

    顾锦承认自己刚才是失控了。

    不管他做错了什么,顾九怎么就不能直接出来说清楚,面对面解决问题。非得这么一点点地让他看清自己当初到底错在哪里,在他的愧疚心上一下一下地戳。关键是顾锦还就得这么受着,连补偿都得等到顾九玩够了以后再说。

    自己当初到底是做出了什么样的人工智障。

    洛安按了按他的小腿前侧,“这里?”

    顾锦闷声,“你放开。”

    “我是在想,你要是今天晚上和我共同出席晚宴,下车的时候唇妆还花了,明天肯定是满城风雨。陆总那边,不会闹起来吧。”洛安没看顾锦,手上在他撞到的地方揉了两下,“像我这种身份的,还是得乖一点。”

    顾锦笑了一声,“你们三个还分你我呢。”

    “什么?”洛安抬头。顾锦的声音太轻了,他没听清,

    顾锦决定把这一笔笔都记下来以后找顾九算,弯腰低声,“往下揉揉,明天肯定要青,都怪你。”

    洛安依言朝下,“所以,陆总那边——”

    顾锦眼睫动了一下,开始胡扯,“我觉得我有点分不清自己到底是更喜欢你们当中的哪一个。”

    反正你们都是同一个人。

    “我不想以后和你一点关系都没有,但我好像也对陆行简动心了,无论你们暗中的哪一个我都放不下。”

    “洛安,你说我该怎么办?”

    洛安默了一会,“舍不得我?”

    你刚才还分明在想陆行简。

    但这句话他没有说出来,也不打算说出口。人一旦有了珍重的东西就会畏手畏脚,无论是谁都一样。

    顾锦毫无底线,低声回应,“你是我第一个喜欢的人,哪怕什么感情都没有了,也根本忘不掉,更何况你为我做了那么多。”

    这一次洛安沉默了很久。

    他没有问顾锦怎么敢让自己做情人之类的蠢话,只慢吞吞地开始卷顾锦的裤脚。

    “我看一下有没有肿。”

    洛安是在逃避,罕见的逃避。仿佛只要不给顾锦一个准确的回答他们两个的关系就会定格在此刻一样。

    顾锦翘了一下脚尖,放肆了提醒洛安自己还在等着他的回答。

    “你知道我总拿你没办法,更何况我也不是那种善良到会替正宫争取权利的情人。”洛安突然说道,说完以后自己都没忍住苦笑了一下,倾身将额头抵在了顾锦的膝盖上,“顾锦,我爱你爱到有时候我都觉得自己疯了,怎么能这么贱。”

    顾锦唇边的笑意一淡。

    他本来还抱着点报复的心思,但此时却是烟消云散,一点都没有剩下来。

    这句话到底是顾九说的还是洛安说的。

    仔细想想,顾锦作为制造出顾九的人,作为只差一步就成为恋人的人,却一丁点都不信任他,连一个解释的机会都没有给顾九,就以那么果决的态度毁掉他。

    而现在,顾九造的这个游戏,不就是他在犯贱吗?

    洛安手下不停,眼镜链因为他的动作在脸侧微微晃动,将一点点光芒映进他的眼瞳,就好像他在看着的是光一样。

    “你……”

    洛安冷不防抬眼,“顾锦,这是刚才磕出来的吗?”

    “啊?”顾锦茫然,顺着洛安的力道朝下看去,正看见自己小腿内侧连着一排还没有褪干净的红痕。

    跟狗咬的一样。

    顾锦:……

    洛安笑了,是那种很温柔的笑意,“谁弄的。”

    顾锦只觉头痛欲裂,这种地方的痕迹还能是谁,当时是陆行简留下的。发生了之前的那种事,顾锦表面上风轻云淡,实际还是觉得羞耻,所以就没有仔细检查身体。

    谁能想到陆行简平时看起来自持温驯,还能干出这种跟撒尿圈地盘一样的破事。

    “我……”

    洛安冰凉的手指按在上面,激起一阵本能的战栗,“我想不出来是什么样的情况能让某人在这里留下痕迹。”

    说着,他偏头就在没有消去的咬痕上亲了一下,“小锦给我表演一下吧。”

    “……你别生气。”顾锦心虚哄人,“我那天神志不太清醒,是修复剂的后遗症,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我也不太清楚。”

    顾锦病急乱投医,“那个,我听说今晚好像会拍卖一块古蓝星二十一世纪的手表,我给你买下来好不好?”

    洛安哼笑了一声,“才和陆总待在一起几天啊,这就学会用奢侈品哄情人了。要是多在一起几年,我的小锦会不会直接在家开一个后宫啊。”

    顾锦弯腰握住他的手指,“但那块手表据说代表不可言说的爱意,我想买下来送给你。别生气了学长,除了婚姻我什么都能给你的。”

    准确地说,如果他和陆行简结婚了,那就是和另外两个都结婚了。

    唉,真不知道你们在吃什么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