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文库 > > 我靠抽卡维护和平 > 这完个世界要完了
    尴尬仅仅停留了一瞬,五条悟本来就不是什么脸皮薄的人。

    他甚至大方和伏黑甚尔打招呼:“好巧啊。”

    伏黑甚尔:“……”

    咒术师没一个正常人,脑残。

    伏黑甚尔并没有搭理他,目标明确往实验室走,五条悟和他的目的地相同。

    “跟着我做什么?”

    “就这一条走廊,什么叫我跟着你?”五条悟推了下鼻梁上的墨镜,他大步往前跨,超过了伏黑甚尔,停在他半米前的位置,挑衅道,“现在是你跟着我了。”

    伏黑甚尔冷漠的从他旁边路过,吐出两字:“脑残。”

    五条悟:“……?”

    谁脑残?他在说谁脑残?!

    夏油杰从监控画面中看到了伏黑甚尔和五条悟正面相遇,他立刻拨通五条悟的电话。

    “悟,伏黑甚尔是扎普前辈老师委托来找阿尼亚的人,你们目标一致,没必要产生冲突。”

    五条悟不情愿的应道:“知道了。”

    如果不是夏油杰的话,他才不会听电话那头的人瞎逼逼。

    伏黑甚尔停在了实验室前,他从口袋里掏出一张照片,透过透明玻璃,伏黑甚尔看到了躺在实验台上正在抽搐的小女孩。

    长相和照片吻合,人找到了。

    正当他想把照片放起来时,一只手突然将照片抽走了。

    五条悟一点也没有抢人东西的自觉,反而对着照片上的另外一个男人品头论足起来了。

    “这就是那银发猴子的老师?”

    五条悟将照片对准墙角的监控摄像头,将照片分享给夏油杰看。

    夏油杰抚额,一脸头痛,无奈道:“悟……”

    伏黑甚尔直截了当地踹出一脚,没踹中。

    “无下限?”

    五条悟不意外他知道“无下限”术式,毕竟也曾是禅院家的人。

    只是从他口中简略的听到“无下限”时,怎么感觉是在说他这个人没下限。

    五条悟将照片丢给他,偷偷摸摸的进入了实验室。

    伏黑甚尔速度也不慢,悄无声息的解决了外围的一群实验员,没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

    两个人跟比赛起来了一样,实验室里的这点人根本不够他们解决。

    阿尼亚听到了陌生的心声,她看到了正站在实验员身后手指抵唇朝她做噤声手势的五条悟。

    阿尼亚小幅度地点头,甚至帮助他们吸引实验员的注意。

    “还……还要打针吗?”

    实验员瞥了她一样,从旁边拿起针剂,冷漠道:“还剩最后一管。”

    阿尼亚小心翼翼问道:“可以不打吗?”

    实验员不吃这套,他很显然知道阿尼亚的特殊能力。

    细长的针管泛着寒光,他弹了下针管,整个人藏在特质的防护服下,阿尼亚听不到他任何的心声。

    “实验体007,不要在做无用功。”

    伏黑甚尔和五条悟同时接近实验室内的最后一个实验员。

    期间阿尼亚十分努力的和实验员对话,吸引实验员的注意,给伏黑甚尔和五条悟制造机会。

    【这小鬼倒聪明,还想着要是烦人直接揍晕送到任务人那里,现在看来不用了。】

    阿尼亚大惊失色,说话的声音都不自觉地抖了抖。

    黑头发叔叔,好、好凶残!可怕!

    【啧,扎普的小学妹倒比扎普看起来顺眼很多。】

    【好感+1+1+1+1+1+1,变成正数。】

    阿尼亚:“……”

    扎普招惹了你为什么怪罪在我的身上!小气鬼!幼稚鬼!

    【现在好感度为零!】

    阿尼亚瘫着一张脸,嘴角和眼角逐渐向下。

    呜呜呜,为什么来救她的人这么不靠谱。

    煤煤球突然漂浮在阿尼亚面前,一张遍布着很多小孔的大黑脸吓的阿尼亚呆滞了一瞬。

    【这都是玩家你自己的锅。】

    泷泽梦也:滚!

    每次沉浸式表演的时候,这个傻东西就会来打断他,让他出戏。

    真怀疑它是敌方派来的卧底。

    实验员拿着针管接近阿尼亚,阿尼亚开始挣扎起来,手腕和脚腕与捆绑住她的铁锁相磨擦,很快手腕、脚腕边缘出现了擦伤,隐隐有鲜血渗出。

    “阿尼亚不要打针,你这个坏蛋快放开我!”

    “我爸爸是超级厉害的金发大暴龙,能一口把你不聪明的小脑袋给咬下来。”

    “快放开我,你这个长的像冬瓜的倭瓜。”

    “噗、、”

    五条悟本来就不是什么能憋笑的人,哪家的倒霉孩子说自己爸爸是“金发大暴龙”。

    伏黑甚尔一个闪身,将实验员打倒在地。

    他捡起掉落在地上的药剂,把玩了一下,直接戳入了实验员的脖颈中。

    伏黑甚尔将他脸上的防护罩扒下,观察着他的脸。

    这根奇怪的药剂不知道是什么东西,实验员的脸开始涨红,他面色扭曲,像承受了什么巨大的痛苦。

    几秒钟中,他停止了呼吸,没有承受住药剂,死了。

    扣住阿尼亚手脚的铁锁被五条悟松开,她悄悄偷看了眼五条悟,然后快速收回目光,自以为隐蔽的小动作被五条悟看的一清二楚。

    【我看到了哦,她在偷看本大帅哥。】

    【果然,不管是三四岁的小女孩,还是七八十岁的老太太,都无法抵抗我的魅力呢。】

    【什么咒术界最受欢迎的男人,我明明比杰更受欢迎。】

    【这就是证据!】

    好自恋……他好自恋!

    伏黑甚尔比五条悟的心里活动少很多,但刚刚听到了他想要打晕她的心声,阿尼亚本能的不想靠近伏黑甚尔。

    “阿尼亚?”

    他站在实验台前,影子将阿尼亚笼罩,阿尼亚有些怕他,往旁边挪了挪,想要离伏黑甚尔远一点。

    阿尼亚小声道:“我、我是阿尼亚。”

    伏黑甚尔直截了当道:“我是你老师委托来找你的。”

    阿尼亚眼睛瞪大,不可置信:“老、老师!”

    伏黑甚尔皱眉,反问道:“结巴?”

    阿尼亚:“……”

    你才是结巴!你才是结巴!

    “喂喂,怎么能说这么可爱的小女孩是结巴呢。”五条悟一边将桌上的药剂装到随手拿的布包中,一边帮阿尼亚说话。

    【再怎么说这小屁孩也是银发猴子的小学妹。】

    【自己人怎么能被别人欺负。】

    阿尼亚跳下实验台,慢慢的磨蹭到了五条悟旁边。

    “我……我可以跟着你吗,那个叔叔凶巴巴,阿尼亚害怕他。”

    凶巴巴的叔叔伏黑甚尔:“……”

    【小鬼最讨人厌了。】

    【没耐心了,我对我自己儿子都没这么大的耐心。】

    【对了,我儿子叫什么来着?】

    【算了,忘了就忘了吧。】

    阿尼亚更加往五条悟身边靠了,这么渣的父亲,连自己儿子的名字都不记得,跟着他肯定会很惨的。

    不要跟着他,绝对不要跟着他!

    五条悟将装好的药剂丢给阿尼亚。

    “拿着。”

    阿尼亚急忙点头,拖着比她人还大的大布包,亦步亦趋的跟着五条悟。

    “麻烦。”伏黑甚尔骂了句。

    他站在一旁给黄昏发了条简讯,很快收到了回复。

    【尊重阿尼亚的意愿,尾款我会尽快结给伏黑先生。】

    得到了回复,伏黑甚尔轻松了,不用带小屁孩了。

    五条悟将电脑中的资料拷到u盘中,趁着拷资料的时间,他开始有一搭没一搭的和阿尼亚对话。

    “阿……阿什么来着?”

    阿尼亚瘫着一张脸回道:“阿尼亚。”

    五条悟继续问:“扎普的学妹?”

    阿尼亚:“嗯。”

    五条悟:“你对于你老师教出来这么多变态反派有什么感想?”

    问一个小朋友这么复杂的问题,五条悟是有毒吗?

    阿尼亚一脸迷茫,无辜道:“哥哥,你在说什么啊?”

    五条悟连连摇头。

    【唉,看来是个不怎么聪明的小傻子。】

    阿尼亚:“……”

    她想爸爸了,爸爸在哪里!

    “哥哥,你有手机吗?”阿尼亚突然拉住五条悟的衣角问道。

    五条悟从口袋里拿出手机,递给阿尼亚:“喏,给你。”

    阿尼亚喜笑颜开:“谢谢哥哥!”

    五条悟揉了下她的脑袋,同样笑嘻嘻回她:“不用谢。”

    阿尼亚打开手机,掰着手指头算来算去。

    屏幕上的数字变了又变,她还没有拨出电话。

    五条悟漫不经心问道:“怎么了?”

    阿尼亚一脸挫败:“阿尼亚……不记得爸爸号码是哪几个数字了……”

    【小傻子石锤了。】

    阿尼亚幼小的心灵被五条悟打击碎了。

    【卡牌人物“阿尼亚”扮演值提升至22。】

    阿尼亚:“……”

    这时候扮演值提升,真的不是在讽刺她吗?!

    阿尼亚灰头土脸的将手机还给五条悟,都怪平时不好好学习,简单的几个数字都记不住。

    之后她一定要好好学……算了,学习好无聊的,阿尼亚不爱学习。

    【卡牌人物“阿尼亚”扮演值提升至225。】

    阿尼亚:“……”

    这05的扮演值不要也罢。

    【卡牌人物“阿尼亚”扮演值降低至22。】

    默默关注着一切的泷泽梦也微笑着赏了煤煤球一个“滚”字,并毫不犹豫的将煤煤球从窗户丢了出去。

    许久后,煤煤球从窗外外飘进来,并带来了一个消息。

    【主要剧情人物“太宰治”“国木田独步”接近中。】

    泷泽梦也重新闭眼,继续开始沉浸式表演。

    实验基地突然亮起红灯,像水达到了沸点,烧开后,“咕嘟咕嘟”开始冒泡。

    脚步声杂乱无章,食尸鬼敌我不分,见人就啃食。

    带在监控室的夏油杰暗叫不好,他迅速给五条悟和扎普报告情况,然后离开监控室,往扎普所在的三楼和扎普汇合。

    与此同时,将资料拷贝好的五条悟直接夹着阿尼亚,飞速往三口跑。

    阿尼亚被颠的想吐。

    伏黑甚尔远远跟在他们身后,不知道为什么还好心的帮他们解决了几个食尸鬼。

    几人在三楼汇合。

    夏油杰立刻唤出虹龙,将其他孩子送出。

    扎普一看到阿尼亚便板着脸走向她,他直接揪住了阿尼亚的脸,不断的往外扯。

    “哈,多大人了还玩离家出走这一套?”

    阿尼亚弱弱道:“四、四岁。”

    扎普捏她脸的手一僵,咳嗽了一声松开了她的脸。

    五条悟笑道:“四岁?不大啊。”

    扎普撇嘴恶狠狠道:“什么四岁,加上hl的三年你七岁了!”

    阿尼亚鼓起脸,两只手捧着脸正在揉被扎普揪的通红的脸颊。

    她不服气道:“没长大,不是七岁,是四岁!”

    虽然在hl实打实的过了三年,但这三年里hl内的居民都停止了生长,直到hl开启,时间流逝和外界同步之后,才恢复生长。

    扎普没好气道:“等处理完这里的事后,就把你送回老师那里。”

    阿尼亚看了一圈,果断躲到夏油杰身后。

    她朝扎普做了个鬼脸:“才不要,阿尼亚要和爸爸在一起。”

    “你什么时候有爸爸了?你不是老师从孤儿院捡来的吗?”

    夏油杰皱眉,不赞同道:“扎普前辈,她还是个小孩子。”

    【这种话对小孩伤害太大了。】

    阿尼亚悄悄握住了夏油杰的手,紧贴着他。

    有着奇怪刘海的哥哥,大好人!

    阿尼亚已经看清楚了这三个人中最应该跟着的人是谁,她像个小尾巴一样,紧紧跟着夏油杰。

    下楼梯的时候,她走得太急,一脚踏空,还好夏油杰及时拉住了她。

    夏油杰蹲下身,手指蹭过她的脸,将黏在她脸颊边的碎发拨打脑后。

    他温柔道:“阿尼亚,哥哥抱着你走好不好?”

    阿尼亚眨了下眼睛,试探问道:“可以吗?”

    “可以。”

    阿尼亚主动伸出手,抱住夏油杰,严肃道:“阿尼亚准备好了。”

    “好的!”

    夏油杰单手抱起她,大楼不稳地晃了晃,有碎石往下掉落,夏油杰护着阿尼亚的脑袋迅速下楼。

    扎普手握血线,血线在食人鬼中穿梭,每每出现都会带起一道妖艳的血液。

    大地颤抖,有什么东西仿佛要破土而出。

    大楼开始坍塌,巨大的碎石往下掉落。

    扎普眼疾手快,迅速将夏油杰和五条悟从楼道窗户口推出。

    血线从他手间分割出无数条,他蜷缩着身子,脚踩在窗户口向下一跃。

    风往上涌,吹乱了他的头发。

    他身上多了几道被碎石划出来的血痕,大楼的裂面上被千丝万缕的血线所覆盖。

    “刃身之二·空斩丝。”

    扎普翻身落地,手握血线往下压,将即将倒塌的大楼控制了一瞬。

    “赫绾缚!”

    看到夏油杰已经将大楼内的孩子全部救出后,他松开血线,血线迅速连接成网,包裹住了整栋大楼。

    由于细密的血线,大楼崩塌并没有往外蔓延。

    国木田和太宰治跟着人一路到达了实验基地,实验基地突然坍塌后,傻眼的不止他们跟着的人,还有他们。

    什么情况?

    国木田和太宰治跟踪的人发现实验基地坍塌,食尸鬼失控,毫不犹豫的拔腿就跑。

    太宰治挡在了他的前面,笑眯眯道:“要去哪里呀?”

    “你、你是谁?!”

    男人没有犹豫,迅速转身换个方向跑。

    国木田正在活动筋骨,在后方等待他。

    他一脚将男人踢飞:“拐卖小孩的家伙,下地狱吧!”

    阿尼亚听到了国木田的声音,朝国木田挥手:“爸爸,我在这里!!”

    “阿尼亚?”

    国木田半眯着眼,眼镜上正泛着寒光,他死死地盯着夏油杰。

    【这是谁?】

    【看起来就是一肚子坏水的模样。】

    阿尼亚看向夏油杰,仔细端详他。

    刘海哥哥就是眼睛小了些,刘海奇怪了一点,并没有一肚子坏水。

    哦~知道了,爸爸吃醋了。

    五条悟手肿拱了下阿尼亚:“那就是你那个金发霸王龙父亲?”

    阿尼亚表情一僵。

    爸爸咆哮太宰叔叔的时候,的确很像金发霸王龙,威武霸气!

    扎普正在和食尸鬼打斗,不知道为什么,这些食尸鬼只追着他一个人打。

    “喂,你们两个能搭把手,来帮个忙吗?”

    五条悟慢慢悠悠的从口袋里拿出一个糖,剥了个塞到口中。

    他不在意道:“扎普前辈,你可以的,以一敌百。”

    “我不可以!!!”

    夏油杰放下阿尼亚,唤出咒灵帮助扎普。

    阿尼亚一落地就迅速往国木田那里跑。

    夏油杰莫名有些悲伤,看着这个飞速奔向另一个男人的小女孩只感觉她十分的渣,用完他就丢。

    唉,错付了。

    地面开裂,无数的蝙蝠飞出,从碎石堆中爬出一个巨大的骷髅。

    扎普惊道:“卧槽,这是什么玩意。”

    “爱抱梦的小宠物哦。”

    声音突然响起,从四面八方传来。

    扎普吐槽道:“他有什么毛病,养这么多恶心的东西。”

    “我帮你问问。”

    费里德·巴利特撑着下巴,眼中含笑,看着正襟危坐的爱抱梦。

    “你的好友让我问你,你有什么毛病呢。”

    爱抱梦瞥了他一眼,脱下那身斗牛士装时,他看起来还是很正常的。

    艾思奇将装着鲜血的杯子放在爱抱梦的手边。

    费里德舔了下鲜红的唇瓣,勾勾手指,让更多的食尸鬼涌向扎普。

    “费里德。”爱抱梦冷冷地瞥了他一眼。

    “我不过和他开个可爱的玩笑而已。”他突然靠近爱抱梦,唇离他的脖颈的距离十分近。

    “生气了?我这样对待你曾经的朋友?”

    在爱抱梦动手之前,他退了回去,靠着沙发恢复了之前懒散的模样。

    “别忘了,现在我才是你唯一的朋友。”

    艾思奇一直垂着头站在他们身后,他抬头看了下屏幕中一挥手带起一片血线的银发男人。

    信息量太大了,已经不适合他听了。

    他默默退出房间,将门关上。

    人走后,费里德立刻瘫了下来。

    【卡牌人物“费里德·巴利特”扮演值提升至3。】

    办公室内,泷泽梦也眉头紧锁。

    “不靠近主要剧情人物,扮演值根本提升不了。”

    “我要想办法将这两个卡牌人物弄到主要剧情人物身边,提升扮演值了。”

    听到泷泽梦也话的煤煤球默默哀叹。

    这个世界要被玩坏了,彻底变得不和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