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文库 > > 豪门鳏夫指南 > 222
    许珂不想和顾晚明在公司闹起来,对方既然要装出一副伪善的样子,自己就陪他演演。

    同时,许珂也再问了一次:“顾晚明,你当真是为了我着想吗?”

    这是替原主问的。

    许珂自认不是这人渣的朋友,但是穿书来之前,这身体的原主可是和他关系亲密。

    如今两个人闹掰,这一句话的答案如果好一点,对于原主也未尝不是一次慰藉。

    顾晚明紧抿着唇,镜片背后的目光如炬,他犹疑着开口。

    “许珂,我想帮许白,这也是在帮你。”

    顾晚明垂眸,直接说:“我之前并不知道……”你精神出问题了。

    他没说完。

    他没办法和许珂说出真相。

    许珂现在认定脑海中的臆想才是真实的,心理医生通过一次面诊还无法判断出他脑海中的臆想具体是什么。

    如果自己贸然开口,许珂不会相信。

    更严重者,还会让对方精神失控。

    顾晚明再度沉默。

    许珂抬手揉了揉的脖子,挑眉:“哈?你的帮我就是掐我脖子?”

    许珂嗤笑一声。

    这件事情仿佛就是个死局。

    书中没说主角许白能不能找到其他肾源,只说自己和他匹配成功了。

    顾晚明无法抛弃许白,但他的良心又在偶尔清醒的时候感到痛苦。

    原主给他的喜欢是独一无二的。

    许白可以给所有的人送礼物,八面玲珑,面面俱到。

    而许珂只会给他一个人送,那是独属于他顾晚明的不会与其他人分享的感情。

    现在顾晚明弄丢了。

    人丢到时不在意,失去时追悔莫及。

    可笑他现在依旧摇摆不定。

    许珂想了想,还是不要把话说得太死了,万一原主对他还没心灰意冷,哪天回归身体后又原谅了改过自新顾晚明呢?

    毕竟原主也是个交友不慎、眼瞎的人

    许珂送客,留下一句:“顾晚明,我们还是别当朋友了吧。”

    顾晚明垂眸,思量着这句话,只觉得满口苦涩。

    当初的愤怒过后,如今也不知道二人怎么会闹到这程度。

    二人不欢而散。

    许珂没把这件事情放在心上,没对谁说。

    大晚上的,他在陆家别墅吃过晚饭,和陆岩一路散步回新家。

    夜风微凉,许珂跟着陆岩的背后。

    两个人也不说话,安静地走着,许珂看着陆岩的背影发楞,忽然一头撞在陆岩身上。

    对方骤停了。

    陆岩问他:“发呆想事情?”

    许珂支支吾吾,还是把顾晚明的事情说出来了。

    “他最近反应很奇怪,“许珂吐出一口浊气,“我怎么感觉他好像想要和我和解?”

    是真心还是想要换种方式说服自己?

    陆岩斜眸看着他:“那你呢?”

    许珂抿唇笑了笑,不再说话。

    陆岩看快走到新家了,说起本周末的安排:“我周日有个聚会,朋友开了家新店,我到时候可能会回来的晚一些,你别等我,先睡吧。”

    许珂点点:“嗯,好,那我要给你准备醒酒汤吗?”

    陆岩歪腰凑过去一点,小声问:“你会煮?给我煮一点吧。”

    许珂被他突然靠近吓了一跳,而后连忙后退一步,耳朵发红,他感觉耳朵上的助听器也要被烧掉了。

    干嘛一下子凑这么近,刚才差点就亲上了。

    许珂强迫自己转移注意力,不要关注这个意外,咳咳,失忆的陆岩还算正人君子,应该不是要亲自己。

    许珂说:“我不会,但我可以学。”

    许珂眼神中满是自信,这没什么难的,每个人不是生来就会做任何事情的,他可以学。

    并且他学习能力还不错。

    他要是真的废,许父也不会一边膈应他一边留着他在公司待五年,不肯让他走了。

    许珂觉得有些冷了,好家伙,现在大晚上散散步还行,这要是到了冬天他俩还是在新家吃晚餐吧。

    要不然他俩得冻死在路上。

    陆岩也只是穿了一件单衣,看许珂揉肩膀了,陆岩搂住他快步算作小跑着在句静寂的夜里跑回家。

    到了周日。

    许珂在家里放松打游戏,陆岩告诉他一个地址,是一家新开的休闲会所。

    他在家里等了又等,一直到晚上七点,陆岩给他发消息说九点回来。

    许珂看着陆岩这种外出还要汇报行程的表现,默默地抱起了枕头。

    真好……

    反派要是真心喜欢别人,一定也是这样好的。

    许白自己足够优秀,所以能吸引到很多事业上优秀的人。

    许珂倒在沙发想事。

    如果是自己选对象,一个高中毕业的普通没钱社畜和一个音乐素养极高的家里宠爱名牌大学生,唔……

    自然是二。

    许珂看时间差不多,去煮好了醒酒汤,拿锅装起来放在电饭煲里煨着。

    他刚刚做完这一切,却收到了陆岩的消息。

    让自己过去找他一趟。

    陆岩不是让自己早点睡,不要等不用管吗?

    许珂害怕打电话会影响到对方,便也照样回了信息,陆岩没回。

    他过了会儿又给对方打了电话,还是没接。

    许珂给司机打了消息,司机说陆总还没出来,刚才去看了看,人还在包厢里。

    周围有一些朋友,司机不太熟,但也知道这些人和陆总倒也算认识。

    许珂在家里来回踱步,最后还是决定去一趟。

    天气变冷,今天又下着雨,他特地穿上外套,围了薄围巾,又给准备了陆岩的一件大衣。

    他再检查了一下助听器,确定没问题后出门了。

    可不能让自己的金主爸爸出点啥事。

    许珂让陆董事长的司机送自己过去。

    许珂进去的时候有人拦路,可等听到他说来找陆岩,又说自己名字叫许珂后,那群安保人员麻溜地方行放了。

    这建筑外面看起来还算正经,大型的休闲城,泡脚,按摩,唱歌等于一体。

    许珂哈了一口寒气,低头看着手机,朝陆岩所在的包厢走去。

    他不喜欢这种地方,以前在类似的夜总会工作,见多了肮脏事,酒喝多了有些人就成了畜生。

    老板请客,自然是在最好、最里头、最不被人打扰的地方。

    包厢没有关门,门口放着一扇镂空屏风,装修还算雅致。

    许珂站在门口,正要进去,便听到店老板一道陌生的声音吊儿郎当地说:“陆岩,我说你是失心疯了,我们认识你可比你认识许珂久,那小子一肚子坏水,你又不缺人,我今晚给你介绍几个?”

    “对吧,顾晚明。”年轻老板笑嘻嘻地问人。

    许珂怔在原地。

    顾晚明也在???

    陆岩剐了老板一眼,对方讪讪闭嘴。

    而角落里的顾晚明拿着酒杯,他是被许白喊过来的。

    许白的意思是不管陆岩喜不喜欢许珂,就着机会帮助他恢复记忆是一件好事。

    陆岩刚才喝了一杯酒,入口度数不高,后劲很足,他头痛的很,心中直飚粗口。

    今天说好是朋友开业请客,可却请来一些碍眼的辣鸡。

    因为酒劲,陆岩一句话都不想说,要是平时他非把这群人骂的狗血淋头。

    许白组局,让老板骗自己过来参加,陆岩揉了揉眉心,先准备缓过一波酒劲。

    什么狗东西,也敢在自己身上来这一套。

    大家都围着他说话,现在话头到了自己身上,顾晚明看着酒杯,许珂又不喜欢陆岩,陆岩也只是失忆了。

    如果让陆岩一直被骗,日后事情真相暴露,许珂一定会被报复的。

    要知道,这件事情无论是以前喜欢资助人的宛宛,还是现在自称不喜欢陆岩的许珂,都是许珂一厢情愿。

    自己要帮许珂和陆岩扯开关系,顾晚明声音冷漠,一字一句地说:“陆总,他是一个很会装的人,你要是和他相处久了就会明白,他这种人不值得。”

    陆岩不回答其他人,却对顾晚明神情难看的逼问:“不光是我,大家都知道许珂对你有多上心,你也觉得他不值得当朋友吗?”

    顾晚明握紧了杯子,手指用力,值得吗?他说不出口。

    许珂并没有对不起自己,相反顾晚明很清楚是自己的问题,可要是自己承认了许珂的好,这无疑就成了许珂在陆岩心中的加分项。

    顾晚明望向一边的许白。

    许白微微摇头,让他别说了。

    顾晚明望着许白的脸,朝陆岩缓慢又迟疑地开口:“是,不值得,陆总你和他划清关系只会有好处。”

    这话一出,大家都哄堂大笑。

    “陆总,你看晚明都这么说,他可太了解许珂了。”

    “陆哥,你快点想起来,不要被人骗了。”

    “许珂也是够不要脸,纠缠完晚明再来纠缠你。”

    陆岩紧握拳头,看向桌子上的一瓶还没开封的酒,正要动手,突然外面传来服务员温婉的声音:“这位先生,请问您需要什么服务吗?”

    大家疑惑地看向门口,又有谁来了?

    陆岩,顾晚明几人抬眸看去,许珂穿着一件薄款的灰黑色宽松款长风衣外套,围巾遮挡了小半张脸,他身上沾染了外头的寒气水汽,提着一个装了外套的手提袋。

    他因为服务员的话,走了几步从屏风后出现,神情无助地站在门口。

    他听得一清二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