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文库 > > 五条严胜选择c位出道 > 第 23 章
    “关于上学的事情”

    严胜看向了恋雪,他打听的对象自然不会是鬼舞辻无惨,而港口mafia内部能算熟人的就只有旗会的几人了。

    他的咨询对象是外科医生。

    昨天,鬼舞辻无惨在得知窃/听器事件之后的反应称得上开心,就如同严胜所想的,窃/听这件事并没有彻底冒犯到鬼舞辻无惨,甚至比起被窃/听的不悦,无惨表现出更多的是愉悦。

    就和他热衷于在各个地方装上监控保证自己的安全一样,现在的无惨热衷于把窃/听器装遍整个港口mafia,这让他有种和从前能够直接探查到下属想法和记忆时候相近的安全感。

    至于森鸥外,无惨没有拒绝迅速滑跪的好用工具人,但也不会让森鸥外好过。

    因为这件事,外科医生的工作量就增加了不少,毕竟大部分黑医的水平有限,能够处理比较严重伤势的医生港口mafia内部暂时也就他和森鸥外两人。

    “五条先生?”恋雪站在原地,她对这件事很上心,所以哪怕因为严胜的气质而不太好意思开口,也还是努力着要把对话延续下去。

    严胜回过了神,这是他第一次听别人用这个姓氏来称呼自己,在五条家,大家都是这个姓氏,离开了之后,听得最多的也是黑死牟。

    “学校的话,我问过了。”严胜看向了恋雪,“狛治可以把学籍挂在神奈川的立海大附属中学,港口mafia在那所私立学校有不小的出资份额,出勤率不用担心。”

    “所以,你也完全可以先把学籍挂在那所学校。”

    恋雪有些惊讶地睁大了眼睛,她原以为这位五条先生会很难说话,没想到却会在这种事情上专门考虑到她的想法。

    确实,恋雪想起了之前也是这位五条先生提出了请医生的事情,她忍不住想,虽然五条先生看起来非常严肃和难说话的样子,但实际上意外地是个非常体贴和认真的人呢。

    “谢谢您!”恋雪忽然感觉没有那么紧张了。

    严胜沉默了一会儿,“不用,这是道歉。”

    他想起了昨天和外科医生交流的时候,当时外科医生大概是以为是严胜自己有去上学的想法,所以列举的非常详细,再加上外科医生自己是有不错学历的专业医生,举的例子里大多数是和医学生物学有关的,这确实引起了严胜的兴趣。

    那是一闪而过的念头,即使放弃了追求成为最强大的武士和追求最优秀的剑技的想法,严胜也无法容忍天赋被浪费。

    通透世界不是只有在战斗和杀戮的方面才有作用的。

    在这个念头升起的瞬间,在港口mafia前前任首领葬礼之后就再也没有出现过的,类似共鸣的情绪再次出现了,但那并不是严胜记忆里那种热烫的太阳一样的温度,甚至都远远不能算温暖。

    严胜下意识捂住了胸口,那里正升起一种巨大的空洞的悲哀感。

    在那一瞬间,严胜好像也重新感知到了自己的情绪,他几乎要抛弃自己所有的理智,愤怒地呐喊出声——

    那不应该是神之子缘一的感受!

    悲哀和痛苦的不应该一直只有自己吗?

    所以,那些自己以为的乱七八糟的共鸣只不过是臆测而已。

    “严胜先生?严胜先生你怎么了!”

    女孩子清亮的声音把严胜拉出了过于混乱的情绪。

    “没什么。”严胜说,在看见恋雪担忧的神情之后,他努力做出了微笑的表情,“不用担心,我只不过是想到了一些事情。”

    不应该把失态的一面暴露给别人。

    “港口mafia现在的局势还没有稳定下来,所以,你想要变强吗?”沉默了片刻之后,严胜岔开了话题,这是他本来就准备提出的事情,就算港口mafia的局势变得稳定了,只要狛治还有价值,恋雪就可能被当作目标,最根本的方法,莫过于让她有自保能力。

    “我可以吗?”恋雪问。

    严胜想到了大正时代鬼杀队的那几个女性剑士,他还记得自己加入鬼杀队的时候,那里是没有女性剑士的,但事实证明,并不只有男性可以通过呼吸法得到可以与鬼抗衡的力量。

    “只要你的意愿足够强,就算是平庸的人,也最起码可以自保。”严胜最后这样说。

    他当然不可能和真正的天才媲美,就连变强的途径也是有赖于缘一发明了呼吸法,或许没了缘一的存在,只凭自己根本就不会修炼出斑纹。

    严胜犹豫了片刻,再次看向了恋雪:

    “——不过我可以教你的只有,劣等的呼吸法。”

    说出那个词的时候,他惯用的右手无意识地抽搐了一下。

    ·

    两个星期后。

    旗会的小型庆祝会如期进行,冷血的伤势虽然没有彻底痊愈,不过已经无碍行动,这便很值得庆祝了。

    “真没想到,首领竟然还是上弦会社的社长。”公关官露出了他标志性的格外甜美且具有诱惑性的笑容,“我们以后就算是同行啦,严胜。”

    大概在三天前,五条严胜算是正式出道了。

    就审美和包装技巧上,鬼舞辻无惨的经验相当丰富,从平安京时代到大正时代,横跨近一千年,无论是受唐国影响的艺道美学,还是明治以后东西方美学碰撞形成的大正风格,曾经为了寻找青色彼岸花,认真经营过贸易公司的鬼舞辻无惨都有很深的造诣。

    就他看来,黑死牟身上最突出的特点莫过于那种来自于华族,或者说,来自于旧时代的物哀的审美人格。

    于是在鬼舞辻无惨的钞能力和时间堆砌出来的美学造诣,以及严胜本身的外形气质多项因素的加成之下,出道海报效果相当轰动。甚至在没有任何作品的情况下,只经过短短几天的发酵,讨论度就直追老牌的明星。

    严胜沉默了一会儿,他对爱豆这个职业仍旧一知半解,那些海报甚至是在港口mafia总部大楼拍摄的,就连服装都是他穿惯了的直袴。

    “算吗?你的本职是演员吧。”

    回忆了一下从鬼舞辻无惨跟自己提起出道这件事,到真的出道之间花的时间精力,严胜不禁感到困惑,称为爱豆,似乎大部分事情都和他无关,只要上弦会社旗下的营销团体进行包装就可以了。除此之外,鬼舞辻无惨甚至还为这份不用花多少精力的工作,额外给自己加了一份相当高的工资。

    阿呆鸟拍了拍严胜的肩膀:“当然算,现在我们旗会就有两个大明星了。说起来,之前还感觉新任首领是个捉摸不透爱搞神秘主义的家伙,现在看来,好像还不赖?”

    “小严胜,你知道吧,本来我们港口mafia因为被称为‘夜之暴帝’前前任首领的作为,虽然名声在外,但不管是生意还是风评都大受影响。之前我们还很担心现任首领会不会也是那种家伙,现在知道‘她’的本职是娱乐会社的社长,大家都松了一口气。”

    不,其实无惨大人比那个‘夜之暴帝’更加擅长血腥残暴的手段

    严胜一时之间竟然不知道怎么回答。

    “之前无惨大人的风评很糟糕吗?”他下意识问。

    “你不知道?”阿呆鸟反问,“什么靠美色上位啦,铲除异己啦,还有就是‘她’对港口货运的生意并不积极,搞得组织里边人心晃晃,不过最近不知道怎么就变得好多了。”

    当然是因为滑跪的工具人森鸥外

    严胜在心底默默说出了答案。

    “哎,不提这个了,后勤组的人已经把你和那个狛治,还有恋雪的学籍做好了。”阿呆鸟耸了耸肩,“喏,就在钢琴师那边。”

    “怎么样,后勤组的速度还不错吧!”闻言,钢琴师只好把准备在庆祝会结束之后再拿出来的入学相关资料拿了出来,“其实严胜你的那份都不用做,但是猗窝座和他那个小女朋友都没有之前的身份证明,所以就拖到现在啦。”

    严胜点了点头,认真地接过了钢琴师手里的资料并收好:“麻烦你了,谢谢。”

    “小严胜你还是太拘谨了,说话总是这么客气。”

    阿呆鸟说着拿起一瓶香槟,他当然知道严胜不能喝,但没有开香槟这个环节,总感觉庆祝会缺少了一点气氛。

    “surprise!”

    阿呆鸟提高声音喊了一声,把香槟的瓶口对准了一直没有说话的外科医生和冷血的方向。

    “嘭——”

    木塞应声飞了出去。

    “阿呆鸟,这一点都不有趣。”外科医生面无表情地侧了侧身子,避开了几乎是贴着脸飞过去的木塞。

    “不有趣吗?”

    “不有趣。”冷血说着抬了抬胳膊,他身上还有绷带,伤势并没有完全恢复。

    “好吧,抱歉。”

    阿呆鸟恹恹地把香槟放回了桌上。

    大家笑闹成一团,虽然严胜还是面无表情的样子,但气氛却出奇地融洽。

    ·

    “这样看起来,好奇怪啊。”

    五条悟看着海报上的五条严胜,露出了相当微妙的神色。他无论如何都想不到有什么理由,会让行事作风严肃低调的兄长一离开五条家就出道去做偶像明星。

    他这样想着,忍不住打开了手机通讯录。

    在联系人一栏,有且仅有一个没有标注的号码,那是严胜离开的时候家里提供的手机的号码。

    随着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五条悟看着渐渐变得黯淡的手机屏幕,终于动了动手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