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文库 > 玄幻小说 > 我在无限世界当花瓶 > 第387章 人生“讲莴人苣爸爸怎么和他的王子再一
    唐宁浑身僵硬, 他那么一瞬间无法呼吸,那是预知到了结局却无法改变的无力感,“卡牌游戏, 是卡牌游戏”

    姜眠眠抱着小莴苣坐沙发上,她道:“算了, 别和我讲这些游戏了, 我又不关注这些,,小莴苣, 要不要吃巧克力呀?”

    她桌子上的果盘捧到了小莴苣面前,果盘面是各种小零食。

    “谢谢姜阿姨!我开动啦!”

    看着小莴苣吃零食时,姜眠眠的目光柔和了许多, “虽然我和老白是丁克,我们两个都不打算养孩子, 但是看到唐宁你家的小莴苣啊, 我是真的喜欢, 你把他教得真好。”

    见唐宁一个人站着, 姜眠眠招呼道:“快坐快坐。”

    唐宁呆呆地走到姜眠眠身旁坐下, 他从见过姜眠眠此随和的一面, 她穿着宽松的居家服, 头发烫了小卷,气『色』看起不错,『吟』『吟』地和他唠家常。

    “这些年, 你就真的一个人单着?”姜眠眠问。

    看见唐宁神的模样不说话, 姜眠眠一个人也能自己把话聊下去,“我遇到老白前,也觉得一个人挺好的, 什么事情都自己扛着,当年工作拼到身体都问题了,后和他一起了,我发现家一个人照料挺不错,你看我家看起干净吧?”

    唐宁大脑些空白地去看姜眠眠的家,墙面上挂着一些照片,姜眠眠和白无良的结婚照,他们去旅行的照片,许多许多他们这十几年生活下的点点滴滴。

    每一张照片上,姜眠眠都得很幸福。

    “这些都是老白收拾的,他这个人啊,很奇怪,洁癖,任何人把家搞脏都受不了,唯独我,我什么样他都能接受,我记得前几年我胃痛吐了一地的时候,他那么爱干净的一个人,抱着我往医院跑”

    从姜眠眠家离开时,唐宁些恍若隔世。

    “唐宁,记得下次再带着小莴苣过玩!”姜眠眠冲唐宁挥手。

    “好!姜阿姨再见!”小莴苣牵着唐宁的手,帮神游的老父亲完成了这次的社交。

    等一大一小两个人走远了,小莴苣停下脚步,仰起头望着唐宁,“爸爸,你怎么了?你为什么看起这么难过?是为姜阿姨吗?”

    “是啊”唐宁蹲下抱住了小莴苣,“爸爸希望姜阿姨的人生和姜阿姨现选择的不一样。”

    “爸爸是希望姜阿姨不和白叔叔一起,继续拼事业吗?”小莴苣严肃道:“好多爸爸的粉丝也是这样的想的,他们不希望爸爸去养小莴苣,希望爸爸一直唱歌。”

    “谢谢你,小莴苣。”唐宁轻声道。

    这是姜眠眠自己做的决定,她把这场游戏当成了一生,当她选择放弃一切时,她就真的这一生的记忆,幸福的记忆。

    这一生的童年,她的继父没能伤害到她。

    青年时代,她努力学习,认识了一群好朋友,救下了白友良。

    到了中年,她事业成,又被深爱她多年的人求婚。

    这是她幸福的一生,哪怕她最后一天去世,她回忆这一生时,也是怀抱着满足和感恩,平静的幸福中死去。

    这或许对她说,才是最好的选择。

    “爸爸,我们现要去见周叔叔吗?”小莴苣问。

    唐宁点头,他准备去看看周康的情况,林蕴他们问题都不大,周康目前怎么样他没去看过。

    刚到周康家门口,没敲门,唐宁就到屋内传的吵闹声,是一个女人的声音,“你就不能早点下班回辅导安安的功课吗?!你要上班我不上班吗?啊?现突然和我说,说你朋友要家做客,周康你能不能可怜一下我?我已很累了,我每天要上班要带孩子现是不是要伺候你的朋友”

    唐宁和小莴苣大眼瞪小眼,两个人都不敢声。

    “抱歉,我没想到这一点。”屋子的周康确实没想到,他今天一整天都上班,也不清楚和家的妻子是什么相处模式,到家随口说了一声朋友要后,就发现勉强能维持和他相敬宾的妻子一瞬间爆炸了。

    “你当然不想到啊!周康!你但凡能想到也不至于当了这么多年的甩手掌柜啊!以前安安小的时候,需要人照顾的时候,你哪天不是要加班?难道我不需要加班吗……”

    唐宁牵着小莴苣的手转身离开了周家,小莴苣难得小脸凝重,一句话都说不。

    唐宁担心小莴苣是被刚才那场争吵吓到了,其实他也些被吓到了,那个陌生女人的崩溃语气让他对对方的人生感到了恐惧,到底是什么样的人生才会让她一边哽咽一边疯狂大喊?

    “小莴苣,你没事吧?”唐宁关切道。

    小莴苣摇摇头,又点点头,他认真道:“是像姜阿姨那样,钱、不生孩子,更快乐。”

    说着他又想到自己就是一个孩子,于是小莴苣改口道:“钱最快乐。”

    发现小莴苣小小年纪就领悟到了人生真谛,唐宁对小莴苣竖起了大拇指。

    街上商家放起了唐宁年轻时唱过的歌,夜『色』渐深,路过的人和唐宁擦肩过时会多看两眼,不过短时间内无法唐宁和歌声的主人联系一起。

    那歌声唱到“想让你平安喜乐顺遂无虑/想与你相拥雪山的极光下/即使你是鬼怪我仍爱你初……”

    小莴苣突然问道:“爸爸,你唱的那个人,是你喜欢的人吗?”

    “是啊,那是爸爸的爱人。”唐宁决定认真做小莴苣的父亲后,他就没小莴苣面前提起过王子了。

    “爸爸为什么爱它?”小莴苣问。

    “为”唐宁自己也说不上。

    “爸爸为什么不爱谢叔叔?”小莴苣继续问,他长大一些后,和谢云庭的关系好了许多,起码以唐宁的视角看是这样的,谢云庭想要对一个人好,哪怕对方是个小破孩也很容易喜欢上谢云庭。

    “我为什么要爱谢叔叔?”

    “谢叔叔看起和爸爸更般配。”

    夜风吹唐宁身上,让唐宁些冷,他把暖乎乎的小莴苣抱怀,小莴苣已五岁了,马上就到了上小学的年龄,吃得多,抱起点沉。

    “般配?是谁教你这个词的?”唐宁皱起眉头,这肯定不是队友们教的,难道是谢云庭对小莴苣灌输的这些思想?

    “难道不是吗?”小莴苣看起和一个小大人一样,“谢叔叔和爸爸站一起,看起就很舒服。”

    小孩子是知道美丑的,人做过研究,哪怕是刚生没多久的婴儿也更愿意盯着更好看的人看。

    “爸爸和谢叔叔呆一起,其实爸爸也很轻松吧?谢叔叔把什么事情都做好了。”小莴苣又说。

    这一点唐宁没办法反驳,他能把小莴苣教得这么好,其实很大一部分原是谢云庭帮忙,譬上什么幼儿园,要不要报兴趣班,哪个牌子的衣服更适合

    他想要拒绝谢云庭的帮助时,谢云庭就会说,这些都是谢家长辈们的心意。

    人生这个副,谢云庭真的帮了太多太多,多到除了玩家之外的人都奇怪唐宁为什么不和谢云庭一起。

    唐宁很愧疚自己耽误了谢云庭,哪怕谢云庭是卡牌游戏捏造的一个npc,看到谢云庭这个年纪一个人单身时,唐宁就一种负罪感。

    但即使是这样,到小莴苣的话时,唐宁是认真道:“爱,是不一样的。”

    “即使我和我爱的人一起会很痛苦,我是希望和他一起,这是爱。”唐宁说:“是为和对方一起很轻松,那倒不说爱的是那种生活,不是那个人。”

    “为什么呢?”小莴苣奇怪道:“为什么会爱它?谢叔叔哪比不过它吗?”

    唐宁抱着小莴苣已走了很长一段距离,他的手和腰都开始酸了,四周没什么路人,也没灯火,他突然想到自己也曾鬼夫的副走过那么长的一段路。

    为什么呢?

    他人生这个副也时常想这个问题,谢云庭那么好,他为什么是爱着那个存?

    是那个存异常强大,总是救下他吗?

    可是谢云庭也一直保护他,谢云庭也很强大,今的谢云庭实力甚至不逊于当初的莫云初了。

    那又是为什么?

    谢云庭的『性』格也比他要好太多,哪怕被他拒绝了这么多年,哪怕他突然要养一个不知道从哪冒的小莴苣,谢云庭都能继续耐心地等待他,并且努力对小莴苣好,好到让内心格外敏感的小莴苣都能帮谢云庭说好话

    忽然间,唐宁停下了脚步。

    他好像明白了为什么。

    不是谢云庭不够好,是谢云庭太好了,他爱中长大,他能力把自己的爱分给许多人,给他的亲人,给他的朋友,给小莴苣,给这个世界。

    它能把自己唯一那么一点爱留给唐宁。

    从始至终,唐宁想要的其实就是这样一份偏爱,能够溺死他的爱,让他彷徨的灵魂能够停歇的爱。

    也是见到他软弱无能的一面,依然毫不犹豫把所都给他的那份爱。

    他和谢云庭的这一生,他已强大到能够把最软弱的那一部分裹挟起了,层层叠叠封锁内心最深处,那个地方早就被打上了另外一个人的烙印。

    所以无论谢云庭再怎么好,他都不会真正爱上对方。

    “小莴苣,我不知道要怎么解释,但谢叔叔比爸爸要优秀太多,你愿意让谢叔叔做你的爸爸,是让我继续当你的爸爸?”唐宁柔声问道。

    “我明白了。”小莴苣趴唐宁的怀没再说话。

    唐宁带着小莴苣回到家,他给小莴苣做饭,帮小莴苣洗澡,最后到了小莴苣的卧室,拿起童话书想要哄睡小莴苣。

    书签正好夹莴苣姑娘这个故事的结局,上面写着莴苣姑娘被女巫扔荒野,瞎了眼的王子森林寻找了很多年,最后他们见到了对方,终于幸福地生活了一起。

    正当唐宁翻页准备讲下一个新故事时,小莴苣突然从床上坐了起,他拿走了唐宁手中的童话书,宛小大人一样道:“爸爸,今天你睡觉,我给你讲睡前故事。”

    唐宁愣了一下,倒没拒绝小莴苣这孝顺的行为,他躺床上闭上眼,温暖的房间亮着一盏暖黄『色』的床头灯。

    “你要给我讲什么故事呢?”唐宁温和地问。

    “讲莴苣爸爸怎么和他的王子再一次相见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