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文库 > > 韩教授家的小可爱 > 第 1 8 章
    忘了?

    对于陆添给出的这个答案,韩亦森扯了下嘴角。

    果然像朋友间客气的那种:我有时间请你吃饭。

    小丫头的话,或许就不应该信。

    陆添不知道韩亦森想什么,但她此刻真的无法再坐下去了

    觉得头上的空气重的压迫着她无法呼吸,椅子上也像爬满了万千蝼蚁,刺痒的无法忍受。

    “亦森小叔,我能走了吗?”

    韩亦森自然是不会让她走的。

    “为什来酒吧?”

    刚才他和杨明博坐在卡座里聊天,忽然听见杨明博指着舞台惊呼:卧槽,那小妹妹跳的真好,不过怎么看着像未成年?

    他也是第一次来这种地方,不过是想见识一下这个世界的灯红酒绿,其实对舞台什么的没有任何兴趣。

    但是听到杨明博的惊呼还是看向了舞台。

    然后他就看见了舞台上的女孩单手举起,一绺头发被她衔在口中,野性又充满魅力。

    韩亦森见惯了陆添乖乖女的形象,眼前这个叛逆的女孩实在无法和她联系起来。

    但很快他还是确定了,这就是那个让他等了一晚上的女孩。

    果然,小女孩虽然极力掩饰,但还是偷偷的溜走了,他放下酒杯就追了出来。

    和对于学术的严谨精神一样,如果不问出陆添为什么来酒吧,他可能会失眠。

    陆添不想说自己没考好,也不想说自己很迷茫,很累。

    所以她低着头,用蚊子都快听不见的声音应付道:“想来就来了。”

    韩亦森觉得,陆添如果是自己的女儿,他一定会抡巴掌。

    但陆添不是。

    他头疼的按了按眉心,好脾气的继续问:“不想告诉我?”

    陆添被他问的越发烦躁了,她心里藏着小小的喜欢,可这话她根本无法说出口。

    如果可能,她最不愿的就是在韩亦森面前表现的这么狼狈。

    她宁愿自己是那个纤尘不然的陆家乖乖女,小公主。

    她厌烦的伸手撸了把额前的碎发,耐心已经耗尽了,她看向韩亦森时,冷漠又烦躁:“是啊,你是我什么人,我为什么要告诉你!”

    语毕她拎上书包就走。

    为什么要让她在韩亦森面前表现的这么差劲。

    她宁愿在爷爷面前演一辈子戏。

    今天她说出这话,可以预见是和他做了最坏的打算。

    以后那个帮她见老师,温柔的和她打招呼的小叔叔,肯定再也不会出现了。

    她第一次喜欢一个男生,竟然会落得这种结果。

    陆添越想越难过,她急匆匆的走到门口,却因为不忍心而停了下脚步。

    等她再走的时候,却感觉自己的手臂被人抓住了。

    “好,”韩亦森不跟一个小哭鬼一般见识,他拉住陆添说道:“这么晚了,我送你回家。”

    “不回,”陆添往回抽自己的手臂,“我和妈妈说了我今天留在学校住。”

    已经快12点了,学校肯定是回不去了。

    韩亦森转而说道:“那我送你去你爷爷家。”

    这小丫头明显有事,又不想和他说。

    他不管当然没问题,毕竟他没有义务。

    但如果她真出了什么事,他肯定一辈子难安。

    陆添摇头:“不能去,去了我怎么解释?”

    学习的事肯定会被发现,以后到底怎么样,她还没想好,现在这个时间,她不想应付任何人。

    “那你想去哪?”韩亦森无奈道,“酒店?”

    酒店?

    陆添惊讶的抬起头,眼里的水花都要吓没了,“你要带着未成年去酒店?”

    韩亦森:“……”

    他抬手按了按眉心,努力压着情绪,“所以,你到底想去哪?”

    陆添此刻的脑子浑浑噩噩的,她也不知道要去哪。

    当惯了乖乖女的她,今天就想彻底放肆一回。

    “我不要你管。”

    小丫头的眼睛红红的,像只小兔子,说出的话倔强又欠揍。

    韩亦森是真被气到了。

    他眼神深了深,点了点头:“好,不用我管。”

    算他自作多情,他松开小丫头,转身就走。

    陆添眼睁睁的看着他离开,别扭的水珠子直往下掉。

    她死死的咬着嘴唇,不让自己哭出声。

    明明想把最好的一面表现给他,可现在她糟糕的人讨厌死了。

    就连她自己都讨厌这样的自己。

    怎么办啊!

    这一刻的陆添特别绝望。

    她每天扮演爷爷和父母喜欢的角色,不能做自己喜欢的事,现在还气走了自己的喜欢的人。

    他们之间,这次可真的要说再见了。

    就在这个时候,她忽然被一股大力拉住,然后整个人以被人拖出去的姿势踉跄着出了屋。

    陆添:“……”

    是韩亦森又返了回来,这次没给她任何别扭的时间,拉着她就走。

    陆添不知道他要带自己去哪,但总归他不会害她就对了。

    不知道怎么的,刚才明明还很绝望的,好像落入了末日深渊一般,忽然间却发现四周灯火通明,好像世界也不是那么灰暗。

    韩亦森刚才喝了酒没法开车了,他叫了一辆车,把陆添塞了进去。

    他从来没遇到过陆添这么别扭的小丫头,可能是心里的那股征服欲上来了,觉得自己今天要不把她安排好,就对不起他这么高的智商。

    陆添没说话,像个提线木偶似得依着他。

    反正她现在毫无目的,就看看他到底想做什么。

    车子行驶了大概四十多分钟,在本市一个特别高档的小区停下了。

    韩亦森先下车,声音不怎么好的对陆添说:“下车。”

    陆添懵懵懂懂的下来,男人再不说话,而是径自往小区里走去。

    陆添犹豫了几秒,有心骄傲的离开,可这么晚了,她第一次留在外边还是挺害怕的,最后还是拎了拎包带跟了上去。

    “亦森小叔,”陆添假装什么都没发生过的样子,和韩亦森说话,“这是你家吗?”

    她有哄骗老爷子17年的经验,如果用了心,任谁都不会发现她心里的真实想法。

    所以韩亦森听到她过于粉饰太平的话之后,竟然怔了一下。

    刚才不用他管,又哭唧唧的小丫头,还有台上那个露出一节小细腰充满野性的女孩是谁?

    怎么感觉是他的幻觉一般。

    韩亦森带陆添来的地方,确实是他的家。

    因为离学校有些远,他不经常回来住。

    之前母亲一个人住在这里,最近她回老家照顾生病的外婆这里便一直空着。

    陆添进屋之后,红肿的小鹿眼开始四处打量。

    装修的风格透着浓浓的书香气,倒是和韩亦森身上的气质很吻合。

    嗯,有种书香门第的感觉。

    不像他们家,慢满满的铜臭味。

    陆添对此很满意。

    因为刚才说过不用韩亦森管的话,路上和他说话,他又没搭理自己,此刻的陆添有些拘谨。

    她进屋之后就站在玄关处,也不进屋,也不离开。

    韩亦森扔给她一双拖鞋:“这是我妈的,你将就穿吧。”

    “哦,”陆添赶紧脱下自己的小白鞋,将脚丫伸进韩亦森扔给她的拖鞋里。

    小言里到了男主家里就会穿上男主的大拖鞋,因为鞋大走路发出啪叽啪叽的声音,此刻并没有发生。

    韩亦森扔给她这双拖鞋,比她自己的都合脚。

    好吧,她也不是小言里的女主角。

    当然预想的能穿男主白衬衫的事情也不会有,因为这里有女主人。

    韩亦森很快又扔给了她一身干净的睡衣:“这是我妈的,她买了还没穿,但是洗过,将就一下吧。”

    睡衣很保守,中老年居家款,除了她穿上之后花色不太相称,竟然出奇的合身。

    陆添在浴室洗好澡之后,换上保守的居家款,微微的叹了口气。

    不过很快又释然了。

    反正今天都进了小叔叔的家,好像比预想的进度还要好点。

    当然,得暂时忽略她在他面前糟糕的表现。

    不过,两个人同住一间房,四舍五入也可以算同居了吧?

    韩亦森坐在沙发上看了一会书,等陆添出来,指着主卧的方向,说道:“今晚你就睡那里吧。”

    顿了下,“如果你有什么想说的,那我就听一听,没有我先回学校了。”

    “你要走?”陆添的声音微微颤抖,眼里尽是纠结。

    韩亦森掀起眼皮看了她一眼,有些嫌弃:“怎么,还要我留下来?”

    虽然陆添爷爷说了让他把陆家当成自己的家,但陆添毕竟是个小女孩,他们两个没有血缘关系的男女住在一起,传出去总归不好。

    而且,陆添才17岁。

    陆添往前走了两步,提了提大芙蓉花的裤脚,嗫喏道:“可是这里好陌生,我一个人不敢。”

    韩亦森冷嗤:“刚才在外边不用我管的时候,不是挺能耐吗?”

    陆添:“……”

    他终于明白小叔叔为什么讨厌他了,这人说话不留余地,还专门揭底,确实挺讨厌。

    “那我不管,反正你走了,我明天就回家告诉爷爷你把我带回家了。”

    顿了下,她担心韩亦森现在就把她拎出去,又威胁说:“今天来的路上监控已经有了,你就算把我赶出去,也都拍到了。”

    韩亦森:“……”

    他起身走到陆添面前,很自然的抬起手。

    陆添以为他要打自己,下意识的闭上了眼睛。

    不过预想的疼痛并没有到来,反倒是额头被人用力戳了一下。

    “小丫头,我是不是太惯着你了!”

    男人的口吻透着浓浓的不悦,陆添睁开小鹿眼,下意识的用手遮了一下额头,“你家庭暴力!”

    韩亦森实在拿小丫头没办法了,他无奈道:“行了,如果没什么话跟我说就去睡觉,我不走了。”

    反正走不走,小丫头都会用这种话要挟他。

    他一个小女孩都不怕,他一个大男人怕什么。

    “真不走了?”陆添眨了眨眼。

    韩亦森点了点头,“不走。”

    语毕他转身去了楼上的卧室。

    陆添本来也没想和韩亦森说什么,他又走的很干脆,她便只能回卧室了。

    这一晚上,陆添一会想到考试成绩,一会想到爷爷把小叔打到住院,一会想到楼上就住着自己喜欢的男人,一颗心翻来覆去的绞着,竟然一直到天亮了才睡过去。

    韩亦森有早起的习惯,每天都会出去跑步。

    尽管昨晚睡得很晚,他还是早早的起来了。

    跑完步回来,他冲个澡就打算走了。

    一会还有个会议要开,这里离学校远,走晚了很容易迟到。

    目光落在主卧的门口上,犹豫了几秒,他走过去敲了敲门。

    “陆添——”

    “陆添——”

    韩亦森敲了两遍都没动静,也不知道小丫头是在睡着,还是趁着他不注意跑出去了。

    稍微犹豫了一下,他打开了门。

    床上小小的人团成一团,小鼻子紧紧的皱在一起,好像做了什么不好的梦。

    他微微的叹了口气,又关上了门。

    韩亦森给陆添留了张字条。

    自从母亲回老家之后,这里一直没人住,冰箱里也没什么可以吃的东西,想做都做不了。

    所以他留言告诉陆添,一会直接走就行,小区门口有早餐店,可以去吃。

    所以陆添醒来后,预想的男主会给留家住宿的女孩做早餐的事情也没有发生。

    她平静的看完韩亦森的字条,心里感叹,他的字写得可真好啊!

    不过陆添没什么胃口,她不想去学校,也不知道该去哪里,稍微犹豫了一会,便抱个抱枕去阳台里晒太阳了。

    韩亦森今天到校开了个会,然后又见了两个项目意向合作负责人,一直到下去才有时间去关心家里的小丫头。

    今天周二,按理她现在应该在学校上课。

    想到昨晚的事情,韩亦森还是给她发了一条短信:“回校了?”

    对方给块给他回了信息:“在上课,不说了。”

    一看就是没好好听课,否则怎么有时间回信息。

    韩亦森勾了下唇角,也没多说什么便放下了手机。

    没一会儿,陆添又给他发了一条信息:“亦森小叔,你今晚回家吗?”

    韩亦森嫌弃家离学校太远,很少回去,“不回。”

    陆添没再发信息,他便也没再管这事。

    陆添的事情不过是他人生中再小不过的小水花,根本掀不起什么大浪来,所以他也没过多关注。

    至于那天晚上的事,他便理解成青春期吧。

    除了他这种从小一直埋头学习的人,哪个孩子没有青春期叛逆的时候,只要大体不差就没什么事。

    直到三天后,陆宁许的电话打来,随之而来的还有他带着怒火的咆哮。

    “韩亦森,你个禽兽,小鬼才多大,你竟然敢囚禁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