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文库 > > 沙雕女绑了霸总系统后 > 第二十二八章
    送走了所有的宾客后,陆致远都没能忍到第二天,直接当天晚上就通过密道去了齐王府。

    不过,大晚上见到他,萧祁琛好像并不意外,竟好像是专门在书房等他似的。

    陆致远挑了下眉,由于有更具吸引力的事情在,倒也无暇来追究这些细枝末节的小问题,直接开门见山声讨起他来。

    “怀瑾,这回,你过分了啊,平时这么坑我也就算了,反正我也不会吃亏,可人一小姑娘,你竟也好意思下手,平白枉费人家对你痴心一片,你要是不喜欢人家,早跟我说呀,凭我这口才,让她主动悔婚,那还不是几句话的事。”

    他拍了拍胸口,自豪的语调向上飞扬:“这不,今儿我才使出了一成功力,人就回头是岸了,相信过不了过久,你孤独终老的计划就能再次扬帆起航了。”

    “在阳间这么久,你倒是终于做了件人事。”萧祁琛悠悠翻了一页书,评价道。

    见萧祁琛对孤独终老这事完全不排斥,陆致远瘪嘴耸了耸肩,可惜了一瞬,又立马话头一转道:“不过,我那表侄女,还是挺有才华的,别的不说,那画画得可真是一绝。”

    萧祁琛翻书页的手顿了顿,不知是想起了什么,嘴角微抽,破天荒地赞同了他:“的确是一绝。”

    灭绝的绝。

    “你是没看见,那可真是落笔如有神,画得就跟真的似的,老太太现在对那幅画可宝贝了,连送去装裱都得派人时刻盯着,生怕给弄坏了,连我送的《西王母祝寿图》都被她给比了下去。”

    陆致远正说得起劲,谁料平平常常地一转脸却对上了萧祁琛那审视意味溢于言表的眼神,直把陆致远看得头皮发麻又莫名其妙:“干嘛这么看我,我说得不对么?”

    “大可不必往她脸上贴金。”

    嚯!刚还承认说是一绝呢,这会儿又不信了,陆致远撇了撇嘴,从来都以为只有女人多变,如此一看,男人也不遑多让。

    他捞了捞袖子,想着为秦依依正一下名,只是话刚到嘴边却又生生被他给咽了回去,不妥不妥,以他多年看热闹的经验来看,打脸这种事情,还是得本人来才有意思。

    习惯了掌控一切的人,若是突然有个人跳出了他的掌心,怀瑾会怎么办呢?

    正在奋力脑补中的陆致远眼珠子提溜转得相当顺滑,只是没待他得出结论,萧祁琛却不知为何对手上那书没了兴致,月亮还没爬上树梢呢,这人居然就说要去睡了。

    陆致远热闹还没开始看,哪能这么轻易放他去睡,连忙把人拦下,掏出怀里的小木盒递给萧祁琛:“喏,依依给你的。”

    “她猜出是你干的了,只不过没猜到这狼还披了好几层羊皮,我劝你还是小心为上,可别到时候露出破绽让人小姑娘给识破了。”

    “这回,你就庆幸有我这样讲义气又嘴巴严的朋友吧,要是换做别人——,哎哎哎,别走啊,你都不看看她写了些什么吗?”

    萧祁琛绕过他就往后院走,连他递过去的盒子都没拿,陆致远暗道了声失策,千算万算竟是没算到祁琛会对此完全不感兴趣,这可不行,到嘴的热闹可不能就这么飞了。

    陆致远立马撒腿追了上去,边走边劝。

    “你就一点都不好奇她写了些什么?”

    “你就看一眼,看一眼又不会少块肉。”

    “人姑娘特地托我给你送来,我可是打了包票的,你若看都不看,那我岂不是很没面子。”

    ……

    口水都快要劝干的结果就是——他又被人给拎到了密道。

    “时候不早了,您还是快点回去吧,若是晚了,您夫人那,恐怕是不好交代。”奉命赶人的临云说完就要关门。

    不抛弃不放弃的陆致远一脚抵住即将关上的暗门,虽说现在看萧祁琛变脸是没机会了,可是答应依依送的信,他得送出去,毕竟,他这一趟可不能白来不是。

    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之势将盒子塞到临云手里,然后将自己的手快速地背到身后,陆致远这一套动作可谓是行云流水。

    看着临云懵得茫然的双眼,他得逞地笑了笑,强装恶毒地威胁道:“记住,一定要交到你家王爷手里,若是办不成,你就这辈子娶不到媳妇儿!”

    刚说完,陆致远就一溜烟地跑了,徒留临云杵在暗门口纠结万分。

    到底是服从王爷的命令,还是要媳妇儿,这是个问题。

    沐浴完出来,几粒未擦干的小水珠顺着萧祁琛的脖颈一路往下溜了寝衣中没了踪迹,他信步走到卧房,本欲熄灯,却冷不丁地瞥见了放在床边小几上的一个小木盒子。

    烛光跳动,光影也忽明忽暗,鬼使神差地,萧祁琛将手向那盒子伸了过去,只是刚触到盒子却又仿佛清醒了一般,又快速地将手收了回来。

    他冷哼了一声,转而将灯熄灭,一室黑暗。

    “料定也不是什么好话,不看也罢。”

    撑着眼皮等到半夜还没有等到系统连接成功的提示,秦依依实在是熬不住了,一头倒在枕头上,嘟囔道:“看来,今天是连接不成了,表舅这行动力不太行啊。”

    秦依依闭上眼睛,刚感叹完今日这夜白熬,系统的提示音就响了起来。

    【连接成功,请上传您的视频或音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