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文库 > > N种末世生存指南 > 第一卷 0021
    门一关上,齐燕的老公就原形毕露,他朝着怀尧走来,一边对齐燕说:“来帮我把她抓住。”

    怀尧慌张地看着她们:“你要做什么?”

    齐燕一直摇头:“老公,不要这样,她只是个新人,她什么都没做过!”

    男人瞪了齐燕一眼:“你以为我不知道?我们船里都传遍了,说2、3号船有几个特别好看的新人。尤其是2号船,难道她心里没点数吗?能来2号船的,都是些没用的垃圾,跟了我的话,我还能分点食物给你,怎么样,美女?”

    怀尧不停地看向衣柜,摇头:“是基地的人把我分到2号船,不是我自愿来的。我不懂你们这里的规矩,我不知道2号船意味着什么!”

    男人冷笑道:“哈哈哈,2号船就是些软蛋、□□、老不死、小屁孩待的地方,要是没有在其他船上的亲戚朋友,2号船的人就只能靠卖py卖b来维持生活。卖给别人是卖,卖给我也是卖,我还是5号船有点地位的人,跟着我,你也不用讨好别人了。”

    怀尧表情冰冷:“我不。”

    男人笑得更开心了:“长得漂亮就是好,拒绝都像是欲拒还迎。”

    齐燕抓着男人的手:“老公你放过她吧,她给过我吃的,如果不是她我就饿死了。”

    男人冷冷地看着她:“哦,那你就饿死吧。”

    说完,他猛地一巴掌把齐燕扇一边去了。

    怀尧不停地后退,但是她已经被男人逼到了墙边。

    “哐当。”宁南从衣柜里冲了出来,大喊一声:“住手!”

    宁南慌忙冲出来,一把拉过怀尧,让怀尧躲她身后。

    齐燕吓了一跳,男人气笑了:“我还说你藏了个男人,原来藏了个女人?”

    “这是给我找的小老婆?”男人得意地说,“你们两个不要逼我动武,我不喜欢打架。这样说吧,我杀过的丧尸比你们见过的还多。”

    “不要反抗,享受就好了。我还能给你们基地用的钱,你们能在这里生活得很好,只要你们顺从我,像我老婆一样。”男人看向齐燕,“老婆,你说是不是。”

    齐燕张了张嘴,害怕得发抖,低下头,咬牙说:“是!”

    宁南气得破口大骂:“死变态猥琐男,你长得丑却想得美,做梦吧你,我们可是有三个人!”

    男人气笑了,他转头看向齐燕:“怎么?你要站在她们那边?这你可得想清楚了,我现在就能把5号船的兄弟们叫来,到时候,你要站在她们那边,会受到什么样的折磨,我可不敢保证。”

    “死变态你说什么!”宁南冲男人吼道。

    男人耸肩:“我还能说什么,我就直接去叫上我5号船的兄弟们,说你们在我老婆房间藏□□,然后你们就会被抓起来。老婆啊,你是想成为她们藏□□诬陷的受害者,还是想成为帮凶呢?”

    男人的手按在了门把手上,背对着褚清。

    宁南说的三个人中的第三人,并不是指齐燕,指的是褚清。她可不会期待一个被自己老公长期家暴的人,会突然间倒戈帮她们。

    褚清不知道什么时候悄悄从床底爬了出来,就在男人转动门把手的时候,褚清冲了上去。

    男人瞳孔骤缩,痛得面部扭曲,转头看向身后。

    褚清面无表情,手上拿着把水果刀,刀插进了男人的后腰,刀刃全入,只看得到褚清的手握着刀柄。

    血慢慢顺着褚清的手流下,褚清整个人凝视着男人。

    男人半天说不出话来,软倒在地上,动弹不了,那双眼睛死死瞪着褚清。

    刀还插在男人脊椎上,褚清蹲下来,双手颤抖,踩着男人的腰把刀拔了出来。

    齐燕已经吓到捂住嘴巴,眼睛瞪大,泪水不停流。

    宁南和怀尧靠在墙边,不敢走过来。

    褚清也不知道她刚才为什么会直接上刀子,她只知道,她们和这个男人,是不可能达成和解的。而一旦这个男人踏出这个房间,她们三个一定会暴露。

    那床底下一箱子□□,谁都脱不了干系。

    与其面对未知的难以甩掉的麻烦,不如解决创造麻烦的那个人。

    褚清紧张地吞咽口水,看着自己满手的鲜血。

    杀人和杀丧尸完全不一样,丧尸大多面目可憎,有的甚至满是腐肉,它们双眼无神,像厉鬼索命一样。人的本能会驱使褚清抡起斧头朝丧尸砍去,但她的本能不会驱使她拿起刀捅一个活人。

    男人倒在地上,还没死。

    怀尧呼吸平静,说话也异乎平常的冷静:“怎么办?这个人要怎么处理?”

    她记得,这是她梦里的场景,所以比起宁南,怀尧明显更容易接受现在的情况。

    褚清看向齐燕:“只要没人告密,我们就还有机会掩盖这件事。”

    齐燕见褚清看向她,吓得一直倒退,到门边,摇头:“我……我不会告密的,我发誓,我不会说出去的!”

    “你们放过我吧,我保证!”

    褚清冷淡地说:“你不能告密,这床底下的□□你们可脱不了干系。”

    然后她又对怀尧二人说:“过来搭把手,这个男人如果死在这里了,我们几个都得玩完。”

    宁南仿佛清醒过来了一样,她哭丧着脸,一边帮忙把男人往厕所拖行,一边抱怨:“我们不是来还钱的嘛,怎么到最后杀人了!”

    怀尧自觉地走到门边,挡住了齐燕想要逃跑的可能。

    褚清把男人拖到浴室,喘着气说:“我也不知道,当时情况不容我多想,我只知道,我们不能被发现和□□有关系。”

    “可是,现在这人要怎么办?”

    男人还没死,想挣扎,但是他已经没法挣扎了,估计是伤到脊椎了。

    他死死地瞪着褚清,褚清也回望着他,“人已经被我捅了,我们是摘不干净的。这人也没法送去治疗,一旦送去治疗,我们就得暴露。”

    “那要眼睁睁看着他死吗?”宁南站起身,看着自己双手沾上了鲜血,有些烦躁地说。

    而不知道什么时候,齐燕走进来了,她紧张又害怕地看着褚清:“怎么办啊,我老公他是5号船很重要的人,他有很多兄弟朋友的,他的失踪肯定会引起怀疑的。”

    褚清低头,凝视着自己沾满血污的手,在男人的衣服上擦了擦。

    只听见她平静到令人害怕的声音:“那就让她们怀疑,只要她们找不到证据,怀疑也没用。”

    “证据?”宁南问。

    褚清指了指躺在浴室里的男人,又指了指外面说:“这个男的,和外面那箱□□,只要这两样不被找到,那么就永远不会有人知道这里发生了什么。”

    最后,褚清的手再次拿起了刀:“所以,他必须死。”

    宁南惊到说不出话,她不知道该怎么办,她甚至找不到什么理由来劝褚清。

    齐燕嘴巴张大,无声地哭泣:“那……那让我最后和我老公再多待一会儿可以吗?”

    褚清看了眼浴室,有扇通风窗,但是不太容易逃出去,她点点头:“嗯。”

    然后褚清拿上两个盆,几条毛巾,接了两盆热水,和宁南一人端一盆出去了。

    齐燕哭着走向她老公,眼泪顺着脸颊流下,脸上全是哭花的痕迹。

    她这一辈子哭过的次数,数都数不清,大部分是因为眼前这个男人。

    男人还没死,但是眼里却满是惊恐,他听见了褚清说他必须死的话,他发出一些声音,向齐燕发出求救信号。

    但齐燕却哭着把一条毛巾润湿,然后走到男人面前蹲下,将毛巾盖上了男人的脸,然后死死压住。

    “呜!”男人发出垂死前的痛苦□□,但是因为整张脸被润湿的毛巾捂住,他无法呼吸,也没法发出更大的声音。

    血流了浴室一地,齐燕哭着将这个人捂死了。

    最后一抹眼泪,露出一个解脱的笑。

    她看着盖着毛巾的尸体,缓缓站起身,在水池边洗了脸,然后走出浴室。

    外面的三人,怀尧贴在门上听走廊的动静,褚清和宁南跪在地上擦拭血迹。

    齐燕一抹脸,扯出个勉强的笑说:“我来帮你们吧。”

    褚清看了眼她,点点头。

    收拾一个屋子的血迹不容易,还好血还是温热的,用热水擦拭了很多遍,怀尧还从自己的房间拿来了香水喷了喷,才算去除了空气中的血腥味。

    浴室开了通风,然后三人又开始打扫浴室。

    浴室是最难打扫的,一来是血腥味最重,如果直接开浴室的换气,可能会被外面的人闻到味道。二来是尸体在这里,她们没办法直接把尸体处理了,也就导致浴室的血擦了又流出来。

    褚清最后一甩毛巾:“先等尸体血凝固了再打扫浴室,现在很晚了,太晚回3号船,可能会被盘查。我和宁南就先回去了,你们两个也回去休息,只要客厅那边的味道和痕迹不明显就行,别放任何人进来,除了我们四个。”

    齐燕老实点头,褚清和宁南把自己身上的血迹洗了,衣服反过来穿,然后又喷了些怀尧的香水才离开。

    两人离开时走得很快,生怕一个停留就被发现异样了。

    不过幸好,直到回了房间,她们俩都没遇上什么人。

    夜里除了放哨站岗的士兵之外,很少有人在外面游荡,她们两个算是很明显的晚归了,不过士兵也没有多管她们。因为褚清和宁南一人手里夹着燃到半截的烟,浑身烟味和香水味混在一起,味道挺奇怪的。士兵只以为是两个晚上出来吹海风抽烟的人,只要没有违反基地的规章制度,她们很少管这些人出来抽烟还是吹海风看夜景。

    回到房间,褚清洗了个澡,把衣服全脱了,丢在桶里,双手捧水洗脸,手按在脸上,疯狂地嗅自己手上还有没有血腥味残留。

    但她只嗅到了怀尧的香水味,褚清突然抬起头,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又闻了一下双手。

    刚才她们都很慌,每个人大脑都不清醒。褚清一直在强装镇定,她想给别人一种她很冷静的错觉,其实不然。

    而这时候,褚清真的冷静下来了,她突然意识到一个问题。

    这都末世了,怀尧竟然还有香水?

    在这样的一个地方,一天挣得钱只够吃一顿饭的地方,怀尧哪里来的香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