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文库 > > 海王他今天翻车了吗 > 系系统
    还是什么?

    难道,宋深看出来了?

    还没有吃到弟弟,哥哥如果横插一脚,那可不好办啊。

    祁奕悄无声息地眯起眸子,再抬起头,却一脸纯良,“宋哥有什么话,直说就是了。”

    宋深从包里取出一块平板,直接播放了一段视频,“祁先生,我认为我的当事人需要对我坦白,才能让合作更融洽更有诚意,您说是吗?”

    视频上就是烧烤店祁奕踹人的一幕,反反复复播放了近十几次,宋深紧紧盯着祁奕,“恕我直言,祁先生,宋某大学时修过人体力学,从您当时的动作似乎无法让章先生横飞出去。”他停下画面,用电子笔注了一点,“经过我的推算,章先生的落点应该在这里。”

    “所以……祁先生是不是该解释一下,当时到底采用了什么手段让章先生足足横飞出五米多?”

    见宋深不是怀疑他和宋澈的关系,祁奕彻底松懈下来,他双手托着腮帮,笑容天真无邪,“宋哥研究得好仔细啊,这也是做律师的必备吗?”

    “当然,细至入微,所有可能性都要考虑周全,假使辩方提出这么一个问题,又怎么办呢?”

    “那宋哥认为自己的判断不会出错是吗?”

    “您当然有反驳的权利,”宋深搁下电子笔,“但一切都要依靠事实说话。”

    他直接站起身,两人身高差近一步扩大,祁奕下意识也跟着站起来,却见宋深忽然前进半步拉近了两人的距离,“来,踢我。”

    祁奕没动。

    宋深盯着他,“实践出真知。”

    这是祁奕今晚第二次始料末及,第一次是他没想到一个律师居然观察力这么细致,这段视频播放量全网高达十几亿次,从全网黑到反转洗白,没有人注意到视频里的奥妙,宋深很擅长抓重点,不,或许有人注意到了,却认为是抓拍角度的问题,但宋深却很确定很自信,还特意约他出来,提出质疑。

    良久不见祁奕回应,宋深执壶给他倒了杯茶,杯底放在桌上发出沉闷的声音,问:“祁先生在想什么?”

    在想什么?

    祁奕殷舌舔了舔牙尖,在想你真是可爱啊,今天怎么不是在家约呢?约完就能魅惑光线直接开吃了啊?真是遗憾。

    虽然暂时吃不了,却不妨碍祁奕内心规划着各种姿势,但脸上笑容却依旧乖巧纯洁,“宋哥想要知道什么,小奕肯定不会瞒你。”

    宋深执杯呷了一口茶水,“洗耳恭听。”

    祁奕忙蹶着屁股把椅子搬近了一些,动作略显笨拙,男人似是想笑,但却抿嘴克制住了。

    仅一个动作就弱化了对方警惕心的祁奕,嘴角不着痕迹地上扬,紧接着,趁宋深还未反应过来,他的食指指尖落对方手肘处,顺着衣料纹理,一路往下滑。

    微愣之后,宋深眉心微蹙,伸手挡住祁奕的动作,“你做什么?”

    祁奕低低一笑,问,“宋哥难道不想知道真相?”

    僵持了近半分钟,宋深松开手,祁奕的指尖虚点在他的腰部。

    下一秒,一股压迫感蓦然从腰围传来!

    “嗡——”宋深霍然起身,椅腿在地面拖出一道刺耳的声音,淹没在楼下喝彩声里。

    他微撩起唐装上衣一角,低下头,只见腰间系的金属带居然如同爆炸一般扭曲变形,事实上如果不是他反应快,已经被刚才如同爆炸一般的力道从椅上掀下去了。

    “他啊,就是这么咻一下飞出去的,”祁奕比了个飞的手势,歪头看向宋深。

    事实上当天章远翔回到家看见自己腰上系的腰带,差点连魂都丢了,这少年踢一脚,力道这么大!?他迫不及待赶到医院挂了个急诊,结果ct一拍,内脏和骨骼都全头全尾的,这才长舒一口气。

    手触碰到金属能产生爆炸,简直骇人听闻,如果不是亲眼所见,宋深恐怕也只觉得金属腰带是遭受可怕的重击才造成的,根本不会往旁的方面想。

    深吸一口气,他掩饰着内心震荡,“小澈知情吗?朋友之间还是适当保持距离和神秘感比较好,祁先生觉得呢?”

    宋深先前一直在京市工作,直到接到亲弟的电话,请求他帮忙打官司,这才知道祁奕这么个人,也因此方方面面收集了不少祁奕的资料,里面包含了全网黑到翻身洗白的全过程,宋深推断少年性情诡诈,又能忍常人所不能忍,后来又看视频上的古怪,他也曾旁敲侧击问过宋澈,宋澈一无所知,所以他才更加确定宋澈是把祁奕放在心上,可祁奕对宋澈似乎并不如表面上在意,至少祁奕并没有把自己秘密分享给宋澈。

    直到现在终于弄清“秘密”的真相,宋深反倒庆幸祁奕没有把宋澈当回事,瞒着好啊,还是继续瞒着吧!

    宋澈又谈起另一件事,“网上所有流出的照片我们都找到了出处,唯独在你上课打游戏的照片,查不到发布网址,这件事虽然不重要,你也最好留个心。”

    祁奕乖乖应,“好。”

    少了针锋相对,交谈逐渐顺畅起来。

    不久,梨园散场。

    两人等人少些才沿着木质楼梯向下。

    梯阶蜿蜒曲折,临近转脚,传来一个夜莺般悦耳动听的声音,语气有些不耐烦。

    “杜哥去卫洗手啦……放心啦,梨园我常来的,不会有事……嗯哼,啰嗦,知道啦。”

    转眼,那声音近在咫尺。

    也是巧,两人并转过楼梯口的时候,那人正好走过来,他穿着套头衫牛仔裤,左手压低棒球帽沿,右抓着手机,动作莽莽撞撞一头栽进宋深怀里。

    宋深立即后退一步,衣角却被对方紧紧攥着,“你怎么才来?嗯,好啦,杜哥来了,先挂啦。”

    收起手机,对方抬起头,是看起来年纪轻轻,刚刚二十岁左右的青年,奶白的皮肤显得稚气未脱,圆眼像幼猫似的灵动,四目相对,双方打了个照面。

    他才眨眨眼,意识到自己抓错了人。

    青年没有立即松开手指,弯起眼露出个青涩的笑容,“你是谁呀?”

    宋深瞥一眼衣角,正想让他松开手,青年反倒先一步松手了,不过又走近了半步,两只手比划了一下高度,“你有没有见到一个个子这么高的男人呀。”

    宋深没有说话。

    祁奕微眯着眼,殷舌舔舐一圈唇瓣,“这么高的男人没见过,”说着,他仿着对方的动作比了个的高度,“这么矮,还装嫩的倒见过。”

    这个高度与青年身高相仿,他的表情立刻变得想怒又压抑着,显得难过又委屈,青年这才正眼看向祁奕,“我得罪你了?你这么……这么……”

    说着,还不忘偶尔瞥一眼宋深。

    明显是希望宋深帮他说些什么。

    宋深却对偏过脸对祁奕,“走吧。”

    两人都不再看向青年,就在擦肩而过时,祁奕耳尖一动,忽然听见一道机械音,“宿主刚才应该使用楚楚动人技能。”

    然后是青年的声音回答,“你也说了用技能要有针对性,楚楚动人对这类男人不适用。”

    祁奕脚步一顿,猝然回头。

    青年表情变得错愕,他嘴唇并没有动,心里说:“统统,系统,这个人是不是发现你了?”

    机械音平静冰冷,甚至带了一丝嘲讽,“请宿主不要异想天开,区区一个普通人不可能参透高等空间的智能。”

    宋深也停下脚步,“怎么了?”

    祁奕回过头,甜腻腻地笑,“没事,刚发现了一个有趣的小玩意儿。”

    -

    白驹过隙,时间转眼过去一周。在祁奕打打酱油,见缝插针lol又上了一个大段位后,最后一期vivid群星练习生即将遗憾地进入拍摄尾声。

    经过董俊霖的系统指导,最后由导演安排抽签,抽到什么表演什么。

    就当检验学习成果。

    众人吵吵嚷嚷围在签箱边,还没轮到的在祈祷,抽过的开始互相打探。

    “希望不要抽到东方不败大哥。”

    “希望不要是童佬太太。”

    “嘿,还好……我是生态革命里的007,你是什么?”

    “我是圣经魔王satan。”

    ……

    听到这里,祁奕挑起嘴角。

    乔云杉就站在他身边,不放过任何一个搭话的机会,“小奕,你笑什么?”

    祁奕,“其实我也是王。”

    “……”乔云杉以为自己幻听了,“啊?”

    “可我不想被抓回去。”

    你是不是有妄想症?

    乔云杉本想这么问,但又不想得罪祁奕,半响才干巴巴憋出一句,“还有人在抓你啊?”

    “人?”祁奕注意到关键字,瞥他一眼,似笑非笑。

    正在这时,有人叫他,“祁奕,到你了!”

    祁奕知名度在里面当之无愧最高,被安排在夏嘉声之后最后一个抽,轮到他时,里面只剩下一个,祁奕把最后一只纸团从箱口摸出来。

    是一只鲜艳的红纸团。

    镜头前少年们再不合也不可能直接表现出来,所以他们和谐地围在祁奕周围,装作期待好奇的模样,盯着那只修长漂亮的手展开红纸团,七嘴八舌猜测:

    “肯定是东方不败!”

    “那不一定,兽人帝国红蜘蛛也可能……”

    “就因为纸团是红的,你们就只猜穿红衣的吗?”

    “哈哈哈,憨憨。”

    然而,纸团彻底展开后,少年们看清上面的字,顿时大惊失色,一个个像是吓傻了,呆愣在原地。

    导演察觉不对,连忙叫停摄影师,亲自上前询问,“怎么了?怎么了?怎么回事?”说着,他抢过祁奕手里的纸团,抖开一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