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文库 > > 九公主为尊[穿书] > 卷一:何人不爱牡丹花 第二十四章二 半夏
    施贵妃近来睡不好这事是个秘密,她可不敢让别宫知道了,否则有得是文章可做。

    心腹侍卫很快就回来了:“禀娘娘,是一只挂着信笺的箭矢。”

    施贵妃满腹狐疑:“拿上来。”

    借着侍女点燃的小烛看清了上面的内容,施贵妃眼中骤然一惊,看完便将信笺放在烛上烧了,随即吹灭。

    “都下去吧。今夜之事,嘴巴放严实点。还有,去查这送信之人是谁。”

    “是。”

    屏退下人后,施贵妃思量了好一会儿。

    她做梦都想坐上皇后这个位置,可现任皇后江丽蓉深居简出,从没有被她抓到过把柄。

    若此人所言属实,这便是她的大好时机。

    只是,还得知道这人给她送信的用意在哪里。

    她的人办事很快,第二日便来回禀。

    这箭矢是再普通不过的款式,宫外随便找个武器铺子都能买到,无从辨别身份;昨晚,巡宫的侍卫也未曾见到任何人携带箭只出行。

    显然,这人隐藏得极好。

    施贵妃沉吟片刻:“传王太医,准备去蓬莱宫。”

    太医院众人中,这王太医受施贵妃打点多年,是个可以信任的人。

    柳离没想到施贵妃的动作这么快。

    午时刚过,柳离才刚从国子学回来,施贵妃便风风火火地上门来拜访宝安了。

    嘉成帝早就吩咐过不许任何人打扰宝安静养,可施贵妃还是不顾阻挠地前来了。

    “施贵妃娘娘驾到——”

    宝安刚吃完补品,靠在木椅上,有些昏昏欲睡,闻言看向柳离,后者无辜地摇头,表示自己不知情。

    “贵妃娘娘……”宝安吃力地想要起身,按理,她是该给施贵妃行礼的。

    “郡主有恙在身,便歇着吧。”施贵妃亲切地免了这份礼,“小郡主也在?真是母女情深。”

    施贵妃和宝安年龄差不多,当年未出阁前也是相识的,所以并不算陌生人。

    柳离福身,随即吩咐道:“还不快给娘娘看座。”

    贵妃排场自然大,带了数名侍女外加太医,一行人浩浩荡荡,让本略显寂静的蓬莱宫一下子热闹了许多。

    “自从郡主进宫,我便挂念得紧。上次在追月宴上看着郡主似是脸色不好,更是忧心不已。”施贵妃客套道,“也不知先前给郡主看诊的是哪位太医,我自作主张,带了王太医来。王太医医术高超,我当年生小五落下许多病根子,都是靠他才得以痊愈。今儿个,不如让他给郡主瞧瞧?”

    柳离心说这施贵妃未免也太直白了。想是她想扳倒皇后的念头太过强烈,不肯犹豫哪怕一秒,这便赶紧来了。

    宝安还没回答,柳离便感激道:“多写贵妃娘娘挂念我阿娘,这便让王太医给瞧瞧吧。”

    柳离着爱母心切的模样大大取悦了施贵妃。她亦是有女儿的,看柳离的目光不由得柔和了几分,转头吩咐道:“王太医。”

    “郡主娘娘,微臣冒犯了。”

    王太医双指隔着一块丝缎,为宝安诊脉。他凝神半晌,皱了皱眉,没有说话。

    柳离虽然知道结果,但还是很配合地问出了口:“王太医,我阿娘的情况如何?”

    王太医没有回答这个问题,而是拱手道:“敢问郡主娘娘平日里吃的什么药?有多久了?”

    柳离立刻流利地将那方子背了出来:“有几个月了。”

    “这便怪了。”王太医捻着胡须,“郡主娘娘吃这副药,应该有所好转才对,可如何……”

    剩下的话,自然不必言说。

    宝安脸色一白,轻声道:“太医这是何意?”

    施贵妃也眉头紧蹙,眼睛一转,跟当时的宁子笙有了同样想法:“郡主可是吃了什么相克的东西?饮食可有注意过?”

    又是柳离代宝安答道:“回娘娘,每日的膳食都是按照太医嘱咐来做的,并无相克之物。”

    王太医有些为难地看了施贵妃一眼,不知道该不该将这话说出口。

    宝安咬唇:“太医尽管说便是。”

    “郡主娘娘可曾服用过半夏果,或是平常的膳食中掺了半夏?”王太医谨慎道,“这药中有一味乌头和半夏相克,而郡主娘娘的脉象,正是极为明显的两物相克之象……”

    果真和宁子笙当时说的半分都不差。只不过,柳离心知这王太医作为施贵妃的人,自然是夸大了事实。

    她早就让宝安停了药,这“相克之象”肯定没有王太医说的“极为明显”。

    “什么?”宝安瞳孔一阵,“这……”

    施贵妃一拍桌子,冷声道:“相克之物,焉是巧合?本宫这趟来得巧,竟是误打误撞地撞破了一场针对郡主的阴谋。来人啊!”

    她带来的侍卫在门口领命。

    “还不去禀报圣上和皇后娘娘?真是胆大妄为,竟敢朝当今郡主下手!”

    听到她叫人去寻嘉成帝,宝安登时冷汗直流,还好有柳离在旁边紧紧握住她的手,无声地给予安慰。

    没事的,不要怕。

    嘉成帝此时刚下了朝,正在皇后宫里陪她用膳。

    这也是施贵妃如此匆忙前来“探望”宝安,并迅速让王太医诊出不对的原因之一。

    她掐的时机刚好,嘉成帝刚要动筷子,施贵妃的人便到了皇后宫门口:“贵妃娘娘有急事求见圣上!”

    守门的是皇后亲信,顺理成章地极为不待见贵妃的人,冷嘲热讽道:“圣上正在里面陪皇后娘娘用膳呢,你却一通大呼小叫,若是惊扰了帝后,你担当得起么!”

    嘉成帝不是聋子,自然听到了这些动静,微微皱眉。

    他平日里还算喜爱性子娇憨的施贵妃,只是今儿个怎么失了分寸,在他来皇后宫里时,如此明目张胆地争宠?真是越发没规矩了。

    江皇后见此暗自冷笑。施贵妃这个蠢货,也不知道在想什么,真是不可救药。

    她刚想出言宽慰嘉成帝,便听外面的人又嚷嚷道:“圣上明鉴,贵妃娘娘有急事请您赶紧去一趟蓬莱殿,事关宝安郡主安危!”

    “宝安郡主”这几个字瞬间让江皇后面上血色尽失。

    “什么?”

    嘉成帝倏然站起来,神色严肃。只有某个名字,才能如此剧烈地牵动他的喜怒。

    江皇后宽大的衣袖下,指甲狠狠扣入掌心,几乎要划破皮肉,她却像感知不到疼痛一样。

    她是皇后。施贵妃或许可以偶尔肆意妄为,她却要永远谨言慎行,恪守一个皇后的本分。

    于是江皇后只是笑着说:

    “圣上别着急,臣妾陪您一同过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