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文库 > > 天帝你搞错情劫对象了[伪快穿] > 第一世:新手上路小尼姑VS小倌侯府嫡长子 瓷碰瓷戏精
    再被这不知所云的鬼表妹碰瓷下去,自己可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吴清荷蹲下身,真情实意地流露出委屈和惶恐,白莲泣露:“我与云儿妹妹初次见面,无冤无仇的,你为何要这般冤枉于我?我知你”

    “这话该云儿问表嫂吧!你我初次见面,无冤无仇的,你为何要嫌弃厌恶不满虐待诬陷我这朵无辜的娇花啊!”云素的哭声陡然提高一档,气势汹汹,瞬间碾压了吴清荷的自我洗白。

    二人争执不下之时,苟仙子闻讯匆匆赶来,看见精心打扮过的外甥女仪容不复,再看看儿媳面上压不住的不耐和隐隐的狰狞,她瞬间便脑补出了一场精彩纷呈的大戏。

    尽管心中怒火腾腾冒,但作为一家主母,苟仙子还是要拿出该有的职业操守。她先命令侍女们将二人扶起分开,满面威严问道:“你二人究竟是怎么回事?云儿是小辈,云儿先说。”

    “姑姑,事情是这样的。”苟仙子话音刚落,云素便嘤嘤啼哭着飞快道来:“云儿到这儿第一件事,便是按礼数向表嫂规矩行礼,可她却对云儿满是敌意。我们分明无冤无仇,甚至此前完全不相识。云儿不知,不知究竟是哪里惹了表嫂的嫌,便向她道歉,好言请她指教。可是表嫂上来不管三七二十一,直接狠掐我一通,云儿本不欲声张,想着忍下便是”

    “你血口喷人!”吴清荷身后跳出来一个尖脸侍女,满面不忿地指着云素怒斥道:“我们少夫人可是官宦门第出身的大家闺秀,向来温柔知礼,怎会自掉身价去对你这种小县城来的乡巴佬下手?明明是你,一上来就不分青红皂白地诬陷我们少夫人!夫人,您可万万不能听信这苟娘子的一面之词啊!”

    知礼的大家闺秀?小县城出身的乡巴佬?苟仙子被这侍女的话戳到了痛处,眼眸瞬沉,冷然一笑:“她们二人谁有错暂且不说,你一个小小的侍女,竟敢在主子们面前不恭不敬、大放厥词,你家主子便是这样教你礼数的吗?张婆子!”

    贴身随侍苟仙子的张婆子应声而上,苟仙子不耐烦地扬了扬手:“给我掌嘴,好好教教这个卑贱的下人什么叫做‘知礼’。拖下去,别留这儿碍我眼。”

    “知礼”二字被苟仙子咬牙切齿地重重吐出,张婆子瞬间领悟了苟仙子的怒点,也同仇敌忾起来。

    张婆子指挥两个仆从把吴清荷的贴身侍女按住,不顾她的哀求,先当着苟仙子的面狠狠奖了她清脆响亮的俩大耳刮子,让苟仙子看着出了气,仆从才将她拖拽下去。

    吴清荷心中暗怪侍女口无遮拦说错话,但为了自己善良无辜的人设,只能委屈兮兮地为侍女求情:“母亲,竹画在主子们面前口无遮拦,的确是犯了大错,但她也是护主心切啊。”

    她眼中泪光骤然涌现,又故作坚强地仰头将泪水逼回,话音哽咽:“清荷着实委屈得很,我与云儿表妹初见之时,我还不待招呼呢,云儿表妹便毫无理由地责怪我对她不喜。我为示亲近过去挽她的手,她却张口便污蔑我掐了她清荷发誓,清荷真的什么都没有做啊,还请母亲明鉴!”

    “算了,表嫂说什么便是什么吧。唉,云儿也不愿刚到泽家,便与表嫂闹得不愉快,毕竟以后低头不见抬头见的”云素见吴清荷闻言表情一僵,刚欲再加把火,便见泽大徽走了进来。

    泽大徽换了身同系列的眼花缭乱黑底袍,只不过绣纹的金线换成了银线,好像混乱纠缠的条条银河。手中一把绘满琼楼玉宇的金色纸扇,持在胸前扇地甚是悠哉。

    吴清荷如见救星,提起裙摆匆匆奔到泽大徽身边作小鸟依人状,手指刚触及夫君的广袖又立刻缩回,一副想碰却不敢碰他的模样。仰望他的眼中盈满泪水,凄楚唤道:“夫君”

    话音刚起,晶莹泪珠便顺着脸颊悄然滑落。她肩膀开始颤抖,慌忙伸手掩住口,却没能止住那脱口而出的声声哽泣。

    云素在心中啧啧感叹,楚楚可怜的绝色美人,委屈中带着些许小倔强,欲言又止的泣诉,再配上这“你是电,你是光,你是唯一的神话”的仰慕姿态。只要是个正常男人,见了都会保护欲大发,自己觉得这吴清荷太寡淡,勾不住泽大徽心的担忧完全是多余的嘛。

    然而事实证明,泽大徽大概不是个正常男人。他好看的眉头微微挑起,眼中浮现出意味不明的复杂神色。手中折扇一收,连个眼神都吝啬施舍,径直越过依人小妻朝苟仙子走去。

    云素石化了:我已经预见,这又将是一个地狱级难度的任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