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文库 > > 宿管阿姨不好当[ABO] > 宿十六个宿管阿姨
    苏睫自觉自己的这一晚过得相当放纵。她是熬夜看电影看到一半迷迷糊糊睡过去的。

    睡到半夜,腿部忽然传来一阵刺痛。苏睫一个激灵从沉睡中醒来,睁开眼,借着墙上仍在循环播放影片的投影发出的亮光,她发现自己正与如月头抵着头,睡在一张床上。

    女孩就侧躺在苏睫身边,手里攥着枕头一个角,脸颊红扑扑,睡得很沉,不时发出一阵轻轻的鼾声。她睡相看起来不太好,苏睫醒来的时候,女孩的胳膊肘就顶在她额头,一条沉沉的大长腿斜跨过来,将她左腿的伤口压得隐隐作痛。

    苏睫怕伤口裂开,忙伸手将女孩的胳膊塞回去,然后撑着床坐起身,伸手去推压在身上的长腿。触手是一阵光滑的坚硬,触感并不如看起来的软糯,女alpha腿部细雪般滑腻的皮肤下,出乎意料地塞满了结实紧致的肌肉。她的体温也很高,摸着就像块燃烧的小火炭。

    被苏睫推了下,如月嘴里咕哝了一句什么,翻了个身正面朝上,把长腿收了回去,睡了个四仰八叉。她睡觉时很不老实,因为乱七八糟的动作太多,睡裙的裙摆直接翻卷到了肚皮上。苏睫在捡拾被子时无意中瞟了一眼,一个不小心就看到了下头一片可爱的粉色兔子图案,还有……

    真是让人无法忽视的存在感。

    她几乎是立刻别开了脸。

    也就只有这时候,苏睫才会再次鲜明地意识到,自己和眼前的女孩终究是不同的。21世纪只有男女两个性别,这让她习惯了用男女来区分彼此,就算穿越来好几年,也依旧会不自觉对同为女性的对象放松警惕。beta对信息素的天生不敏感让她很难直观察觉到abo三类人的不同,哪怕她现在的行为在这个世界的人眼里约等于在与一名“异性”同床共枕,可苏睫就是很难产生这样的认知。她觉得这一切都很微妙,毕竟女孩有的她也有,不过就是尺寸有(严重)落差而已……

    但这张床苏睫是再也没有狗胆躺下了——主要是为了她的伤腿考虑。如月刚才那一下压得她腿疼极了,也不知道伤口有没有裂开。于是苏睫动作利落地捞过被子给女alpha盖上,以免女孩着凉,然后就双手扶着床架,艰难地下到地面,一跳一跳地蹦到隔壁床躺了下来。

    接下来这一觉就睡得不太/安稳了。

    新床上没有腿部固定装置。有了前车之鉴,苏睫很担心自己睡迷糊了翻身会压到伤腿,半梦半醒间,还老是提心吊胆的,根本没办法睡沉。好不容易睡着睡着有那么点香梦沉酣的意思吧,手腕上终端的“叮叮”两声,又把她从美梦中唤醒。

    苏睫烦躁地睁开眼,打开一看,气得差点没背过气去——是“往事随风”!

    继昨晚的“晚上好”后,他再接再厉,在清晨六点半出头的时间,给她发了条“早上好”!

    苏睫简直要被他整得没脾气了。

    她果断当作没看到,点了终端的睡眠模式,然后裹起被子遮到下巴,强迫自己什么也不想赶紧睡觉。但不管她怎么努力,剩下的时间里,苏睫依旧没办法好好入睡。

    好在没过多久,隔壁床的如月就起床了。

    刚醒来的女孩还有些呆,她拥着被子,傻乎乎地坐在床上愣了好一会儿,没有焦距的目光在虚空漂移了一阵,才终于回过神来,起身下床,踩着棉拖悄无声息地摸去了盥洗室。因为睡姿不良,女孩的头顶有一撮头发弯弯翘起,随着女孩的走动,那撮呆毛也跟着晃来晃去,看得苏睫很想过去给她把头发抚平。

    等女孩的身影消失在盥洗室门口后,苏睫稍微坚持了一下,发觉始终没有困意,干脆也跟着坐了起来。大病房配套的盥洗室面积很大,可以容纳不下十人同时洗漱,不过为个人隐私考虑,她还是决定等如月出来再进去。趁这段等待时间,苏睫招来护理机器人圈圈,在它的帮助下解开绷带查看了一下伤口,顺便又换了块敷料。

    万幸,伤口的情况挺好,昨晚的碰撞并没引起什么大问题。等把绷带重又绑好,如月也洗漱完出来了。她这次穿了条轻飘飘的蓬蓬裙,似乎是为了搭配腕上苏睫送她的那条小鸡手链,裙子外还套了一件别着金红色胸针的白色小坎肩。女alpha本来就长得面嫩,再加上那头经典的日式娃娃头,苏睫觉得眼前站着的女孩简直活像个真人版洋娃娃。

    学校的假期分每旬一次的旬假与每月一次的月假,旬假放一天,月假放两天,假期里学生可以自由活动。因为阿特雷斯的学员来自五湖四海,所以会在旬假与月假回家的人并不多,大家更愿意选择在学校周边逛逛玩玩,或者干脆就宅在学校里不出门。

    今天是旬假,如月看起来格外的兴奋。看到苏睫起床,她颠颠推来了轮椅,一路将苏睫送进了盥洗室。如果不是苏睫一味推拒,女孩看起来甚至想要把她抱进卫生间——就算同是女孩,这操作的耻度也太大了,苏睫直到洗漱穿戴完坐到餐桌前,依旧觉得耳边的热度没能降下。

    早餐是如月去病房的附属食堂打来的和食,味增汤、烤鱼、米饭与腌海带,如月那盘额外多出许多饭团。苏睫尝了尝,发觉它们依旧绝大部分是合成食材,味道没那么正宗,但胜在清淡,正适合昨晚才胡吃海塞了一通垃圾食品的她。有好胃口的如月坐在对面,苏睫比平时多吃了好几口。

    饭后,两人正闲聊着待会儿要去哪里闲逛,门铃忽然响起。病房的感应门随后打开,门后出现了大半天没见的奥格斯特的身影。

    他今天没穿那身雪青色的护理服,上半身套了一件灰色长袖修身款t恤,下穿一条黑色休闲裤,额前的刘海整齐地别在头顶,金属色的发卡在红发间熠熠闪光,让少年整个人看起来朝气蓬勃,很是精神。

    “哇哦,这么快就好了。”看到少年出现的第一时间,如月没头没脑地感叹了一句,然后又很快在奥格斯特凶狠的瞪视下乖乖噤声。

    苏睫起初没听懂女alpha的意思,直到少年走近后,她才注意到,少年的唇边贴了小小一块白色创口贴,颧骨处也残留着一点红印,看起来像是被什么碰撞过。

    “奥格斯特,你受伤了……昨天你是跟人打架了吗?!”

    苏睫的反应很迅速,她几乎是立刻联想到了前几日少年被萨瑞纳修理过后的样子。alpha的自愈能力惊人,类似的皮外伤经过一晚上的休养,差不多就该是少年现在这样子。

    “不、没有……”少年看起来不太会说谎,话说得断断续续,接触到苏睫审视的目光,他还心虚地转移了视线。一旁的如月见状,发出了一阵幸灾乐祸的娇笑,这一声笑如同平地里立起的一座靶子,少年目光如刀,立刻飞向看热闹不嫌事大的女alpha,将女孩从头到尾剐了一遍。

    苏睫于是立刻确定,奥格斯特昨天是真的去打架了。

    她叹了口气:“打架也不是什么大事,老师并没有责怪你的意思,只是想问问你伤得怎么样,为什么昨晚不干脆回来,在医务室接受一下治疗呢。”

    “没什么,只是小伤罢了。”少年闻言怔了一下,脸上浮现出被触动的神情。他立在原地,迟疑了片刻,忽然好像想到了什么,急声向苏睫补充:“老师放心,我有好好申请场地,并没有违规私斗。”

    这下换苏睫被感动了。

    alpha是一群怎样冲动好斗的人,在这里工作没几天,苏睫就切身体会到了。他们常常由着性子肆意妄为,脾气一上来就不顾三七二十,相比之下,连打个架都知道要先打申请借场地,奥格斯特简直可以评个“遵纪守法先进个体”了!

    更可贵的是,少年会这么做完全是为她考虑——这到底是哪里蹦出来的贴心小棉袄!

    苏睫觉得做老师做到她这个地步,已经完全圆满了。

    再三询问过少年,得知他确实无碍后,苏睫总算放下了心。看出少年有心保密,她甚至没去探究他究竟为什么要打架。她觉得关系再好的朋友,也应该给彼此留出适当的空间。

    难得今天三人有时间聚在一起,前些日子搁置的课程刚好能做个收尾。苏睫和两位学生合计了一下,决定带上针线篮子一起去外面的庭院,把同心结剩下的部分教完。

    庭院的花很珍贵,不许践踏采摘,但环绕在喷泉池边的一大块草坪却是可以随意进出踩踏的。三人挑了一块草甸比较厚实的地方,席地而坐,各自取出编织到一半的手链,苏睫看大家进度差不多,就接着之前的内容,讲起了衔接部分的编法。

    在苏睫看来,做手工是一件非常有趣的事情,她很乐于与人分享自己掌握的一切。当两人先后完成了手链时,女beta甚至显得比他们两人更加激动。从不发动态的她,一反常态地打开终端,将自己的作品和两人的摆在一起拍了张照,然后在如月的帮助下上传了一条带图的个人状态。

    【今天,和学生们一起完成了同心结的制作……】

    “叮咚”。

    正专心摆弄着手里的终端,电子屏上端忽然弹出一条消息,发件人显示是萨瑞纳。

    看到这个名字,苏睫的心砰砰狂跳了两下。迅速点击切换界面,她怀着忐忑的心情,打开了那条消息。

    “在哪。”

    女alpha的消息和她的人一样,风格简洁,干脆利落。

    苏睫却不知道为什么,悄悄红了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