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文库 > > 抱着反派逃婚了[穿书] > 课程减减负
    江月恒那边开了什么会,孟枫这边并不知道,他只知道月球溜了,然后自己过上了军训还不如的日子。

    某种意义上来说,他得感谢这个世界把他当时只定了个大致框架的曜玄宗给完善了。但让他来记忆完善过后的曜玄宗就大可不必了!

    原本孟枫只记得主线相关的关键人物,这下倒好,他上午要记清楚曜玄宗内部构架和各部门的领导,还要像是背家谱一样去理清楚他们的身份和出身。那弟子讲着讲着,发现孟枫根本对大多数常识一无所知的时候,露出了绝望的表情。

    说实在的,孟枫也挺绝望的。但没办法,按照她们的说法,身为宗主夫人,哪怕只想当被养着的花瓶,也得知道分寸——至少宗内的高层得认识吧!至少曜玄宗的友好势力与敌对势力得清楚吧!这些常识都不知道,那和智障有什么区别!

    照理说,这样的“科普”进度不必那么慢,若是孟枫是修士,她们大可以直接拿玉简过来,让他先记住内容,再慢慢捋顺,现在的问题就是,孟枫不是修士,所有修士专属的偷懒手段完全不能用。

    上午是“文”,下午就是“武”。当然,不是指让孟枫去习武,而是由另外的弟子指导他的言行举止。

    乱说话不行,姿态散漫不行,因为到时候要穿礼服,所以要提前训练承重能力和步态。要坐有坐相站有站相,要进退有度,要将那些复杂的礼仪和仪式熟记于心——哪怕他想恃宠而骄,也得等仪式过去之后!

    这可比军训踢正步还难熬,正步至少混在队伍里踢得像样就行了,不会像现在这样一到两个人全程监视他的完成状态,半天浑水摸鱼都搞不得。

    孟枫其实也抗议过,但是礼堂的弟子们理由可以说冠冕堂皇——你马上就是宗主夫人了,不突击训练一下,到时候搁大典上丢脸去啊?

    孟枫表示,娶一个凡人男子,这已经够丢脸了,债多不愁,不如就忽略这么一点把。

    然后就因为说了大实话惨遭训练加量,苦不堪言。

    其实孟枫不是傻子,他能感觉到礼堂大总管对自己的阴阳怪气,与那些弟子对自己的轻蔑。虽然刚出了个因为试图谋害自己而被处死的弟子,但是所有人都摸不清江月恒对他到底是什么态度。

    当然,即便没见到多少曜玄宗弟子,孟枫也知道,估计没多少人认为是真爱。包括他自己。

    事出反常必有妖。虽然说大佬不是没有翻车看走眼的时候,但是孟枫觉得,江月恒看上那种乾天界灰姑娘级别的女修,都比看上自己要让人接受得多。前者会让人觉得是《霸道宗主爱上我》的现实版,后者嘛,《癔病发言记录·搞笑版》。

    有必要为了计划牺牲到这种程度吗?

    江月恒回来之后火速闭关,只在他出现危机的时候出来救场,这多多少少能证明自己是排在正事之后的,看不出多少“真爱”的痕迹。江月恒对那句玩笑的坚持太过古怪,让孟枫除了“试图改命”“自己有什么利用价值”以外,想不出其他的理由。

    那么这句话就要用来问他自己了。

    他有必要配合江月恒的计划,牺牲到这种程度吗?

    别误会,和江月恒成婚,于他而言是血赚。牺牲是指现在的突击训练。实在是太苦太累了。按照他给自己未来绘制的蓝图,应该是躲在某个角落经营自己的随身空间才对。

    人际关系什么的,派系争斗什么的,想要彻底摆脱,不是靠莽就是靠跑,遗憾的是孟枫两件事都做不到。

    大约是修士们平日只接触修士,特别是他们这些精英弟子能接触到的都不会是什么庸才,他们定制指导计划的时候,想当然地按照修士的量删减了一部分。但即便是这样,也是凡人生命之中不可承受之重。对孟枫来说还是超量了,即便连续好几天都被耗光精力,他们也不曾改变计划。

    你能一个上午背下半本新华字典吗?他们试图让孟枫达成这个“简单的小任务”。

    因为是修真界,有各种好用过头的灵植,因此孟枫倒是不用怕身体会酸痛,就是精神上很累,非常累,那种只想倒在床上抽不出一丝力气的那种累。

    原本孟枫觉得自己会被折腾到大典开始,却没想到解脱来得那么快。

    据说江月恒出关了,召集长老们商议了一下宗内要事之后,定下了好几件事。

    一是婚期,择一个最近的良辰吉日办。因此从现在开始他们就要广发婚贴,布置场地了。

    第二件事也和第一件事有关,那就是宗主大人觉得时间那么紧,突击学习到最后只会不伦不类,所以让孟枫知道怎么走仪式的流程就行了。

    剩下的事和孟枫关系不大,所以前来转达的礼堂弟子没详说,看起来也不乐意说的样子。

    总之孟枫算是从无尽的训练之中脱离出来了,虽然还是要学点东西,还是那乌瑾亲自来教,但是比起之前已经算是超级减负了。

    江月恒终于搞定了其他的杂事之后,化作布偶猫悄悄回到了房内,然后被孟枫一把抱住。

    “月球你跑哪里去了!我好想你!”孟枫撒着娇,毫不客气地将脸埋入布偶猫的身体里,“不愧是月球,出去这么久身上还是香的,一点骚臭味都没……唔唔。”

    布偶猫原本打算不管他的冒犯,被孟枫这么一说反而不愉快地将他的脸推开。

    “嗷嗷嗷我错了。”孟枫委屈地道,看到月球脸上嫌弃的小表情,他接着开口,“不会是你跑去给江月恒告密吧?”

    布偶猫默默别开头。

    他没有告密。他只是作为曜玄宗宗主,下了个命令而已。

    “唉,本来我都想着要不要溜了。你说这江月恒确实帅,但只是帅没法弥补我的心理创伤啊。”孟枫从床上坐起,道,“结果现在又给我减负了,那一开始就这么安排不好吗?”

    不这么安排你能吃点教训吗?

    有时候江月恒自己也想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自然而然地就这么做了。

    大约是这个凡人身上奇异的地方太多,连带着他也偶尔不正常了吧。

    若是放在以往,他能用“反应太快容易令人起疑,所以要拖延一两天再出关调整情况,一方面去掉没必要的课程,另一方面也体现自己对这个凡人的重视,让旁人不敢造次”这样的极度理性的角度来做出解释。

    但是,在开会时,在看到长老们眼中的疑惑与不解时,江月恒只觉得,似乎不用想那么多,纯粹就是他想这么安排。

    所以当时他坦然开口“有什么不好的吗?”。

    孟枫行事逻辑很谜,让他时常搞不明白对方的思路。很多时候江月恒觉得自己该对孟枫的言行见怪不怪了,下一刻就又陷入疑惑或者无奈之中。往常可没有人能够这么轻易地撩拨他的情绪,而孟枫做到了。

    “啊,越想越生气,帅哥了不起啊!”孟枫在床上翻滚几圈,气鼓鼓地睡过去了。

    江月恒看着孟枫的呼吸渐渐放缓,似乎渐渐熟睡,便顺势盯着他的睡颜。

    明明看起来一直都表现出积极愉快的态度,似乎没有被现状打垮,可是在睡觉的时候,却是眉头紧锁,十分不安的样子。

    江月恒忽然想起来,在那别馆的时候,孟枫躲到了角落里。就像是不安的小动物,寻求一个遮蔽物。

    虽然不能断言,但是他也能大概猜出孟枫的过去受过挫折,才令他养成了现在的性子。虽然看起来态度自然,似乎就是个普通的心大凡人,但是很多次他抱住自己的时候,手都是抓得紧紧的。

    ——也就自己这只假猫的内在是个人,能够忍住那点疼痛,换成普通的妖兽,恐怕会毫不留情地回头攻击他——也不对,这人似乎不会被妖兽攻击。

    半晌,孟枫忽然迷迷糊糊地醒了。他微微睁开眼,看到了正在一旁观察他的布偶猫,忽然笑了,嘴里的话也说得含糊不清。随后再度入睡。

    又是那样让人看不懂的神情。

    布偶猫忍不住靠近了一些,甚至下意识去嗅闻孟枫身上的味道。然后他被孟枫一把抓住了。

    说抓也不对,孟枫的那点力度,他想挣脱轻而易举。但是孟枫将他抓过去,胡噜两下后又继续睡过去了。

    这种事情已经成了这家伙的本能了吗?

    搞不懂。

    眼下的体验对江月恒来说都很陌生。

    原本错过坦白事实的机会只是机缘巧合,但是现在江月恒忽然有些庆幸自己尚未公开身份。不然也不会有这样近距离的观察机会。

    孟枫似乎对自己有所了解,并且非常喜爱,尤其是自己的脸。他虽然对自己的性格与身份地位都非常欣赏,但一直挂在嘴边的,似乎就是脸了。但江月恒总觉得应该还有更深层次的东西才对。这个人的情绪远没有他面上表现出来的那么肤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