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文库 > > 喵有所依 > 2第24章
    咸菜不喜欢喝水,对水质也很挑剔,叶王以为是水盆里漂进了什么脏物,方才将碗打翻。他弯下腰将水盆刷干净,又重新填满放温的白开水,坐在旁边的张望的咸菜见状立刻凑过去,它对着水盆嗅嗅,随后试探性的将爪子按到水盆里。猫爪被水浸湿,咸菜甩了甩水,用舌头舔去残留的湿润。

    换过水的叶王重新坐回到文台前休息,他刚打开一本书准备看,便听到哐当一声,刚换好的水便又被拍倒在地上。咸菜无辜的坐在水盆前,一个爪子保持着曲起的动作,时不时甩甩水。

    再次将书放下,叶王唤来仆人,让他们重新换水,并清理榻榻米上的水迹。

    咸菜常用的水碗被挪走,换上了新的水盆,仆人们小心翼翼的擦干净地上的水迹,才给猫主子换上新水。仆人离开之后,咸菜又挪到水盆前,这次它又伸出爪子,放到了新换的水里。

    这一次,叶王不在理会咸菜的怪异举动了。股宗曾说过,猫咪的远视力佳,可近视力却不太好,它们习惯用敏感的肉垫和鼻子来检查危险。掏水是避免水中藏有危险,乱供的鼻子则是在辨别毒素。虽然不知道为什么咸菜现在才开始惊觉,可总归也渴不到它。

    只是叶王放心的实在是太早了,他手里的书才翻了几页,便见式神提着猫跑到寝室道:“叶王大人,咸菜在院子的水沟里喝脏水,您是不是忘记给它换水了?”语气中含有微妙的指责。

    叶王皱眉,从式神手里接过猫咪,咸菜的两个腋窝被托着,两眼直勾勾的对着叶王,它的嘴角还滴答着脏水,在叶王的注释下,伸出舌头绕嘴一圈,将水滴舔了进去。

    “还喝!”叶王压低声音训斥道。

    咸菜立刻皱起耳朵,保持着平头的状态回视叶王。妈妈你两个窟窿出的气都喷菜菜脸上了!

    接下来为了纠正咸菜干净水不喝跑去喝脏水的恶习,叶王将院子里所有雨水积下的小水洼填平,连池塘的水都下降了些,避免再被它捞到。同时咸菜喝水的碗和地面牢牢地粘连起来,被固定在一个地点,饶是咸菜再使劲拍碗,水碗都不可能再被它弄倒了。

    在强硬的纠正下,咸菜恢复正常,同时平安京开始回暖,棉被和火盆被撤下,换上夏季使用的席子。尽管夏日本就炎热,可现在的温度却显然是不正常的,这更像是妖气的火毒和阴气交融后的变异,连同左大臣在内,朝廷病倒了半数,整个朝政瘫痪,而天皇则躲在僧人堆里闭门不出。

    待到鸭川女神最后一丝神力消散,皇宫上方飘满了雷云,当天夜里,暴风席卷京都,雷龙降下,将天皇的日御座劈了个粉碎。相比于先前神祇伯的忽悠,现在的情况,才像是高天原诸神的震怒。这下子,天皇终于不敢继续躲藏在僧侣们后面,他在重臣的逼迫下上朝,寻找解决之策。

    “诸爱卿可有解决之策?”天皇颤巍巍的坐在临时搭建的日御座上,只觉得屁股都是烫的。

    下面的朝臣缺席了一半,所剩无几的几个殿上臣面面相觑,这会儿也顾不得给天皇面子了,纷纷拱手道:“请圣上请回叶王大人!”

    天皇紧抿着唇,瞪着下方半天说不出话来,终于妥协道:“好吧,拟旨……”

    虽然早已腻了和猪猡周旋的日子,可叶王在京都还有要做的事情,现在并没有舍弃一切的想法。他早猜测到天皇迟早会顶不住压力,也已经做好了解决平安京之祸的准备。在天皇身边的官员拿着圣旨出现在麻仓家的时候,叶王正在给咸菜梳毛。

    不知是到了换毛期还是天气忽然转热的关系,咸菜身上总是漂着一层浮毛,走哪掉哪儿,像个会移动的蒲公英精。股宗说这种时候要给猫吃点草化毛,不过叶王觉得,更需要化毛膏的是他自己。

    听到有天皇的使者到来,叶王将猫从膝盖上挪下,他用手沾了水在狩衣上搓了搓,便轻松的获得了一个黑乎乎的毛球。叶王捏着毛球,将其放在咸菜面前道:“菜菜,你快掉秃了。”

    咸菜懵懂的嗅嗅面前的球球,然后张开嘴巴,将之吞下。

    叶王大惊,赶忙掰开猫嘴摇晃道:“快吐出来!”

    咸菜咕噜一声,将方才吞下的毛球吐了出来。

    叶王匆匆将毛球捏走,顺便敲了下猫憨憨的脑袋道:“怎么什么都吃,掉下来的东西再吞也长不回去了。”咸菜扁着耳朵坐在原地,做什么啊妈妈,放菜菜面前不就是让菜菜吃的吗?

    “叶王大人。”

    手持着圣旨的官员快步走入内院,叶王看了他一眼,慢条斯理的洗了洗手,方才接下圣旨,不需要对面宣读,叶王自己看了一眼,便又将之还回去,道:“既然天皇已经派了晴明君前往,又何必再让我出手呢。”这么做,便是想利用天皇往上爬的晴明,心里也不会好受吧。

    传信官的面上浮现出一丝讨好的笑容,垂头道:“哪里,晴明大人毕竟年少,天皇如此安排也是为了他好,能够跟在平安城最出色的阴阳师叶王大人身边学习,可是晴明大人的荣幸啊。”他也知道若是拍马屁管用的话,之前右大臣也不会无功而返,想到天皇叮嘱的话,他道:“圣上知道,叶王大人一直在搜寻[某个传说],宫中书房的先人笔记,或许可以帮助到叶王大人。”

    听到这话,叶王终于抬头正视起面前的青年,他从他手中接过圣旨,笑道:“叶王领命。”

    传信官大松口气,脸侧的汗珠也跟着滴淌下来。

    就算是忌惮叶王,可没有人会怀疑他的能力,饶是心有不甘的天皇,听到他接下圣旨,也终于可以放下心来。传信官走后,叶王随手将圣旨丢在一边,咸菜好奇的拍了下这金灿灿的卷轴,在上面踩来踩去。叶王也没有纠正它大逆不道行为的举止,盘腿坐下,提笔在纸上书写起来。

    复杂的咒文在纸上出现,闪过一瞬光芒,虽然符咒完成,可叶王却皱起了眉头,他伸手在纸上捏了捏,便从笔画的墨水里揪住一根短毛。转头往砚台看去,发现笔尖和墨水里,都漂着一层猫毛。

    这蒲公英精……

    抬步走到咸菜身边,叶王用细梳帮它刮了一遍浮毛,成功搓出两个大毛团。饶是掉下这么多的毛,可咸菜也一点都没有变秃的意思,它舒服的打着呼噜,见妈妈不梳了,还主动往上蹭。

    “最近我会比较忙,大概没时间管你,菜菜自己在家,有事可以招呼式神。”说完,他又摸了摸猫咪的软毛,才起身去壁代后面换上新的狩衣。

    菜菜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见妈妈离开了,它便自己扭着脖子,卖力的舔着背部的毛发。这样翻转身子并不舒服,可沉积的浮毛也多,菜菜舔着舔着,便不可避免的吃进去不少浮毛。

    将背上的一块毛打理干净,咸菜便迈步走到饭碗处吃了点小鱼干,可在熟悉的饱胀感出现的时候,与此同时另一股更强烈的恶感冲出喉咙。

    “咳…咳……”

    咸菜收缩着身子,张着嘴呕吐起来,未消化的鱼肉被完全吐出,之后是粘稠的胃液。它长着嘴使劲了几次,忽然一收腹,吐出一大团毛球。

    酸臭的怪味出现在屋里,咸菜难受的放平耳朵,猫是有洁癖的生物,也不喜欢把污秽放在面前,便不停用爪子扒拉寝室里的东西,试图将呕吐物掩埋。

    听到呕声的叶王匆忙换好衣服,从壁代后方出来,这时候咸菜已经将毛球吐出,看到叶王出现,便乖巧的喵叫一声,将圣旨扒拉到爪子低下,将呕吐物遮了个严严实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