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文库 > 玄幻小说 > 中二人设成真了 > 0018
    018:游戏

    大礼堂后门。

    时间一分一秒地流逝,现在时间已经过去了大半。

    两人倒也不是干瞪着眼,而是有一搭没一搭闲聊着,并不似看起来那样争锋相对。

    白兰托着腮,脸上是因为遇到了有趣的事而兴奋的神情,“刚才的演出确实令我愉悦起来了,我对你非常感兴趣哦~”

    潘·多拉面无表情地看着他,如同一尊冷冰冰的雕塑,余光扫向计时,接话道:“你不可能达成目的。”

    白兰也看了眼时间,“只剩两分钟了呢。你是想叫中也君、江户川君还有侦探社的社长先生过来对吧?很可惜,他们来不了了。”

    潘·多拉终于神情微动,如同恼羞成怒般,厉声道:“我不会加入你的家族,放弃吧,白兰。”

    话音刚落,门外一个红黑色的身影踹上紧闭的铁门,试图暴力突入,嘴里愤怒地喊着:“白兰·杰索——”

    早已料到这一幕的白兰用橙色火焰抵住那股重力,铁门和周围的墙体在火焰与重力的夹缝中逐渐显出要不堪重负的裂纹。

    这样的火焰也是一种后天特异能力,名为死气之炎。

    中原中也恶狠狠地看着眼前被死气之炎加持的铁门。

    他收到伊濑海的短信后赶过来,打算交换一下侦探社和警方那边的情报,结果按照约定到来后却没在大礼堂后门这里看到什么人,这不符合伊濑海的性格。

    他准备开门进去看看,却刚好听到了白兰的话。

    什么愉悦?

    什么感兴趣?

    什么目的?

    什么来不了了?

    什么加入家族?

    简直活脱脱一段要强人所难的对话。

    中原中也瞳孔地震。

    他从没听过向来友善的伊濑海用这么冷的声音说话,定然是被逼到生气了。他知道自家首领曾邀请过伊濑海加入组织,但都被拒绝了。

    伊濑海不想加入mafia。

    首领也没有强求,那么不管是出于朋友身份,还是未确定的兄弟身份,中原中也都没有想过勉强他,愿意支持他。

    但是!

    这个意大利跑过来的白毛,居然想要强迫他的友人加入mafia。

    重情重义的中原中也生气了。

    门后的白兰很奇怪伊濑海之前究竟和中原中也说了什么,怎么攻势这么猛,他应该没做什么惹怒重力使的事情才对。

    潘·多拉只是平静地靠着防火门旁的墙壁站着。

    系统:【哇哦,玩家算得时间好准哦。是根据之前中原中也抵达爆炸事件的时间推算的吗?】

    潘·多拉:“嗯。”

    他冷淡的反应让系统也放低了声音:【可江户川乱步他们还没有到,时间快结束了。】

    潘·多拉:“已经到了。”

    门外,带着江户川乱步,同样赶来交换情报的福泽社长看到中原中也的攻击行为,严肃地问道:“发生什么了?”

    中原中也咬牙切齿地说:“白兰·杰索那个混蛋,将伊濑关在里面,想逼迫他。”

    福泽社长的眼神立刻变了,看着铁门的眼神仿佛在看一个罪大恶极的人渣,他后撤一步,摆出拔刀的姿势。

    一门之隔的白兰听到中原中也的话,脸色一僵,笑容逐渐垮掉,终于知道产生什么误会了。

    等等,他可没有做什么强抢公民的事情!

    他又不是那个想要毁灭世界还强行控制尤尼酱的变态白渣渣!

    系统嬉笑道:【他肯定没想到连刚才的聊天都在玩家的计划中。】

    系统:【不过玩家是怎么知道他们也会在十分钟内赶过来的?】

    潘·多拉回道:“窗口看到的。”

    他在游戏开始前就远远地看到了侦探社二人的身影,并且计算了两人过来的时间。

    他不会做自己没有把握的事情。

    因为他的异能力从不能保证他胜利,一旦他释放异能力,所有人都能平等地享受十条盟约,这时候的他和别人没什么两样,顶多算个无情的异能开关罢了。

    真正让他从刀锋上走到现在的,是从十条盟约下赢得的胜利。

    白兰正要开口为自己辩解,福泽社长和中原中也就已经联手打破了他死气之炎形成的壁垒,被斩碎成数块的铁门朝内倒下。

    算上他们身后的江户川乱步,这里也才只有三人。

    但对方猜测的是4人。

    白兰意识到了什么,猛然回头。

    防火门被打开,露出了满脸错愕、踉跄一步便踏入了这个空间的桔梗。

    他原本背靠着防火门,严正以待坚守着后台的方向,可就在刚刚他担忧着背后的战斗时,一只手从他防备最低的背后猝不及防地将他向后拉去。

    他极快地稳住了身形,甩开对方,可对方的目的就在那短短片刻已经达成了。

    做下这个举动的,是一直在防盗门旁等时机的伊濑海。

    如果是过去的伊濑海要想拉动桔梗还有些困难,但在学了系统出品的基础体术后,只是拉拽一步他还是能办到的。

    在桔梗踏进来的一瞬间,也正是倒计时最后,伊濑海随之解除了异能力。

    因为他已经赢了。

    中原中也、福泽谕吉、江户川乱步还有桔梗,不多不少4个人。

    因此当突入的三人的视线绕过白兰的大翅膀看到他时,一切已经尘埃落定。他身上华贵的礼服又变成了廉价塑料饰品的戏服,毫无破绽。

    “多谢你们帮忙。”伊濑海朝中原中也三人投去感激的视线,随后说道:“第四幕我还有一点戏份,很快就结束了,你们可以先交流一下。”

    像是知道可能存在什么不方便他参与的事情,他善解人意地留出了空挡。

    而对于拉拽桔梗的行为,伊濑海也只是低声说道:“抱歉,桔梗先生,快要到我上场的时候了,请让一下。”

    中原中也不在意地点点头,他现在注意力还在白兰身上,福泽社长也是一样。

    只有江户川乱步,凝神看着他。

    系统:【那个江户川乱步在看着玩家。】

    伊濑海为这件事感到愉悦道:“没关系,侦探是找出真相的角色,刚才的事情有哪一点存在虚假吗?”

    他联系其他人过来一起讨论炸弹事件;

    白兰过来了,想让他加入密鲁菲欧雷家族成为守护者;

    他拒绝加入白兰的家族;

    白兰用力量封锁了这个空间;

    他现在需要去上台表演。

    都是真的,只不过是他在真相背后又隐藏了一个真相而已。

    就如同他用一模一样的戏服掩藏了变身后的礼服,利用这一点,在数百人的见证下,让释放异能力的潘·多拉和在舞台上专注表演的伊濑海这两个“身份”同时行动、同时存在,达成了最完美的不在场证明。

    根据赌注,白兰和桔梗不会提供任何不利于他的证明,现场也没有任何线索、不存在旁观者,在已经有了一层真相的情况下,名侦探还能推理出第二层真相吗?

    啊,他实在是也太期待了!

    他相信名侦探一定会做到,但就算推理出真相,也是无用的。

    他没有触犯法律,也没有唆使他人犯罪,不符合推理小说中一定会被侦探抓出来的真凶描述。

    想到这里,伊濑海的蓝眼睛中闪烁着恶趣味的光芒。

    在名侦探的推理到最后临门一脚的时候,自己跳出来让他吃瘪好像也很有意思。

    他想起了名侦探炸毛的样子。

    系统迟疑道:【玩家为什么总想引起侦探的注意,他生气的吧……】

    伊濑海兴冲冲道:“因为他是我在这个无趣的灰色世界见到的第一团光,当然忍不住去靠近他、逗弄他、研究他。他对我而言具有这样特殊的意思,我却只是他眼中的一个普通人,这不是很不公平吗?”

    虽然他之后一定也会遇到有意思的其他人,但他会下意识将每个人都与江户川乱步做个比较。

    比如这个白兰就很糟糕,和自己在某方面太像了,居然还长翅膀,相比之下果然还是江户川乱步的光芒更吸引他。

    在对江户川乱步失去兴趣之前,他乐于孜孜不倦地引起名侦探的注意。

    直至伊濑海走后防火门自动关上,江户川乱步才收回了视线。

    不对劲。

    一定有哪里不对劲。

    他没有使用“异能力”,可他察觉到了其中的诡异。

    罪魁祸首去完成第四幕戏剧表演了,白兰却被人用死亡视线盯着。

    他想说刚才那只是一场游戏,可他发现自己根本不能张嘴。

    ——不得做出对我不利的事情。

    白兰明白这是所谓的盟约生效了。

    真有趣。

    他轻易就放弃了原本的说辞,嬉皮笑脸地说着,“我只是想要邀请海君加入我的家族而已,已经被残忍地拒绝了。”

    白兰收回翅膀,拍了拍衣角,带着桔梗离开了。

    “别再有下一次,离他远一点。”中原中也警告道。

    背对着他的白兰噗嗤一声笑出来,让中原中也脸黑了。

    江户川乱步却在这个时候出声问他,“为什么要让他加入你的家族?”

    他抛开了所有浮于表面的事实,问了动机,这正是最让他感到违和的地方。

    根据他的推理,伊濑海应该拥有某种异——

    白兰转过头来,说出了糟糕了台词,“因为他能令人愉悦哦~”

    思想纯洁的名侦探当然没有想到糟糕的方向,可白兰的答复和他预想中的截然不同,他就像被人在推理程序中输入了错误代码一般。

    推理中的名侦探宕机了。

    五分钟后,演完自己退场戏份的伊濑海回来了,他身上还是那身戏服,因为一会儿还要上去谢幕。

    “抱歉让你们久等了,白兰先生已经走了吗?”他张望一圈顺口问道。

    “别管那个家伙。”中原中也有些自责,要不是自己早上和白兰在门口碰上了,对方也不会盯上伊濑海。

    伊濑海会意一笑,“其实白兰先生也没有做什么。”

    但福泽社长和中原中也的脸上却满是狐疑的神情。

    都用了能力封锁空间,翅膀都冒出来了,还不算做了什么?

    系统仿佛嗅到了一股绿茶味:【看来他身上的黑锅是摘不掉了。】

    伊濑海很是无辜地说道:“可我说的都是实话。”

    回归正题,福泽社长表示校园里还有一些其他的隐患,不过都已经被江户川乱步揪出来了。

    中原中也听闻后,想起某内鬼搭档,觉得拳头痒了。

    伊濑海也说了自己得到的消息,“我向警方转达了有异能力者参与其中的消息,他们表示这起案子会交给scepter4负责。”

    他疑问道:“这是个什么组织?我还以为会是异能特务科接手。”横滨人对异能特务科更熟悉一些。

    福泽社长解释道:“是第四王权者的氏族,《特异现象管理法》的执法者,之后的事情就交给他们吧。”有scepter4出手,他也放心许多。

    伊濑海若有所思,又是一个王权者……看起来似乎和异能特务科有职责重合,过去从没听说他们介入横滨事物,是因为之前的龙头战争让异能特务科地位下降了吗?

    中原中也烦躁地啧舌,“那群青衣服的居然也掺和进来了。”

    他扭头看向伊濑海,叮嘱道:“你别参与其中,我会和那边对接的。”

    他担心再遇到白兰这种情况,学生还是不要涉及太多。

    江户川乱步打了个哈切,本就沟通差不多的几人也停下了。

    “乱步君,今天实在是太感谢你了,我送你们回去吧。”伊濑海真诚地说道。

    江户川乱步却冷哼一声,“不用了。”

    他打算回去就找国木田独步,去看先前对方送过来的线索。

    伊濑海只好耸耸肩,与他们告别。

    表演谢幕之后,伊濑海回到了自己原本的工作岗位上,顺便与手机另一侧的某个人聊起天。

    ——你正在与用户[棉花糖]私聊——

    棉花糖:你的盟友突然上线~

    pan:我需要情报。

    棉花糖:哦呀,原来是这样。可以哦,你想知道什么呢?

    pan:太宰治的异能力。

    回到这次炸弹事件上,伊濑海需要面对两个棘手的家伙,其中一人就是太宰治。

    他需要确认,森鸥外派太宰治调查西洋棋的身份,真凶也同意和太宰治合作,仅仅是因为太宰治足够聪明吗?

    能和强大的中原中也搭档,他的能力应该不仅限于头脑。

    棉花糖:真是敏锐,太宰君的异能力是【人间失格】,能将接触到的异能无效化哦。

    棉花糖:海君的盟约大概对他无效吧,真遗憾。

    系统想起伊濑海过去随口说的:【还真有这样的异能啊……】

    怪不得只有港口mafia能抓住涩泽龙彦,怪不得真凶会接受太宰治的假意合作。

    伊濑海恍然,也为这样的异能感到头疼。

    不仅仅是盟约对太宰治无效,极有可能自己通过十条盟约获得的胜利也会被抹除,这一点还有待确认。幸好除了这次给白兰设套,潘·多拉在其他时候都会用斗篷和面具遮掩,也会改变声线和各种姿态动作。

    他一时间难以从太宰治身上找到什么突破口。

    那么就只好从真凶身上下手了。

    真凶也在聊天室中,伊濑海看着聊天室成员表陷入沉思。

    要在聊天中伪造性格十分容易,那些聊天记录对他而言只能是参考,不能尽信。

    白兰和绿王倒是可是排除在外,因为如果是白兰干的,他不会藏着掖着,一定会张扬地告诉所有人。而绿王已经派了干部成员前来,没必要多此一举。

    其余人中,最让他怀疑的人是[鼠]。

    在第二轮用游戏对战测试时候,鼠是让他感到棘手的四个人之一。他下棋的风格神出鬼没、喜欢用阴谋,比如令对手陷入不利的叠兵境地,导致对手被迫暂缓攻势,通过弃子等手段去化解叠兵。

    他的下棋风格和炸弹事件呈现出来的真凶作风有些类似。

    如果西洋棋不是伊濑海,不深度参与这个案子,也不会想到太宰治会是卧底,只会觉得炸弹事件是港口mafia布下的。

    直到他发现港口mafia在怀疑他的时候,才可能想到还有第三人从中作梗。

    真正的凶手只要静静地等候着,就能看到敌人与敌人相残。

    pan:我需要[鼠]的资料,你知道他是谁吧。

    棉花糖:我确实知道,他是个“好心”的俄罗斯人,不过全告诉你就没意思了。友情劝告:不要被他触碰,会死的~

    系统:【盟友的话确实没办法要求他听从玩家的命令,为什么不一开始就让他成为下属?】

    伊濑海答道:“天天看到这样的属下,倒不如直接让我任务失败。并且他还是mafia首领,我没打算沾黑,盟友这样的关系就足够了。”

    系统:【可是这样一来,玩家就得不到想要的情报了。】

    伊濑海却是轻笑道:“你错了,我想要的情报已经全都有了。”

    正因为是接触死这种危险的异能力,所以港口mafia当初才没能抓到人,让对方短时间又能兴风作浪,所以森鸥外才会如此忌惮,并派异能无效化的太宰治前去卧底。

    真凶就是鼠。

    白兰的态度也暗示了这一点,就像是推荐朋友看推理电影时,一边嘴里说不剧透,一边又在被问到时各种暗示。

    伊濑海对懵懂地系统说道:“对了,当初帖子里有个人说收到了我的惊喜,你可以核对下这个人是不是鼠。我想也不会有第二种可能。”

    当初筛选和私信用户这一步是系统做的,伊濑海仅仅只是扫了一遍帖子,并没有特别关注过身份对应的问题。

    系统闻言,连忙去检查了一下。

    【111l用户,我进入私信界面看了一下,还真是他。】

    玩家的记忆力真好啊,不仅记住了几百层乱七八糟的留言,还从中精准回忆起了有用的部分。

    第一天横滨祭收工后,伊濑海换了一身没穿过的寻常衣服鞋子,戴上黑色的皮手套,没有变身就直接穿戴好大斗篷和狐狸面具。

    系统疑惑:【今天还要行动吗?】

    伊濑海调整着面具回道:【他们在等着我过去呢,我可不想在第二天还看到一箱炸弹。】

    系统总是怀疑自己是不是数据库丢失了什么信息:【要去哪里找他们?】

    “在我放他鸽子的地方。他特意搞这么一出,就是为了提醒我他的身份而已。”

    -

    太宰治百无聊赖地趴在圆桌上,他对面坐着正在喝热红茶的费奥多尔。

    他们在等一位客人。

    这个屋子里并不是只有他们两人,还有一些临时下属,和之前通过冷链车队投放炸弹的人一样,是在必要时刻能变为间接证据,让西洋棋登上通缉令的陷阱。

    没有人敢上前打扰这两个恶魔,太宰治随便对他们说上两句,这些软蛋已经满头大汗,难怪先前只能待在小组织里。

    他们等啊等,终于等到有人来通传,来了一个披着奇怪斗篷的人。

    太宰治一下子坐起,让下属把人带进来。

    “终于见面了,pan。”模样虚弱的费奥多尔起身,语气中带着满足,他拉开第三把椅子邀请对方入座。

    少年没有立刻入座,扫视一圈后看向太宰治:“这是我和鼠的游戏,小矮人,你该回避一下。”

    他的声线和伊濑海的声线不同,冷冽又蕴藏着疯狂,他的步态、细微的小动作也全都像是换了一个人,除非摘下他宽大的兜帽和面具,否则根本不会联想到伊濑海身上去。

    太宰治听到他的称呼,整个人都不好了,他为了嘲笑中原中也取了这个名字,却被用来称呼他自己,颇有一众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的感觉。

    就像是在网上取了个嘲讽力十足的网名[你是傻逼],结果线下网友聚会,被当面喊:“你是傻逼?”

    谁三次元见面互称网名?!

    他幽幽道:“我是太宰治。”

    费奥多尔嘴角挂着说不清道不明的微笑,“我是费奥多尔·d。”

    少年冷冷道:“潘·多拉。”

    费奥多尔遗憾地拒绝了他的要求,“太宰君是我的朋友,我不介意他留下来旁观。”

    “无妨。”伊濑海没有坚持,“既然小矮人在,那么就不必让盟约见证一切,就让小矮人作为见证人吧。”

    费奥多尔并不意外他知道了太宰治的能力,却惊讶于他果断地放弃使用十条盟约。

    “我叫太宰治。”被连唤两次网名的太宰治重复道。

    伊濑海没有在意这个见证人,而是对费奥多尔说道:“你是俄罗斯人。”

    这点从他的名字上就可以听出来了,费奥多尔没有否认,轻轻点头。

    “刚好,那今天的游戏就定为俄罗斯轮//盘吧。”伊濑海没有被面具遮挡的下半张脸露出一个疯狂的浅笑,“没有禁止杀伤的盟约,这个游戏才算是有意思。”

    系统:【!!】

    系统被他的选择惊呆了,它的玩家就算是故意演成疯子,也不至于玩这么大吧?

    俄罗斯轮//盘,在左/轮/手/枪中放入一颗子弹,轮流对双方的太阳穴开枪,谁也不知道实弹的位置在哪一发,弃权、死亡皆为失败,坚持到最后的那个就是赢家。

    这毫无疑问是个疯狂的游戏,也是在【十条盟约】内无法实现的游戏。

    这也让费奥多尔和太宰治不禁怀疑,疯狂的他真的会被区区炸弹事件触怒,从而来到他们面前的吗?

    他现在的表现看起来可不在乎什么杀伤,反而像个游戏人间的疯子。

    费奥多尔笑了,他坐到了潘·多拉对面,也意味着他接下了这个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