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文库 > 都市小说 > 这主角我当不了 > 第38章 第 38 章
    "同学, 这里有人吗?"

    "没,你坐吧。"

    晏双起身让人进去坐下,翻了下专业书, 上面密密麻麻地记了不少笔记, 身边的人瞄到, 感叹道:"哇, 你记得好全。"

    "不是光课上记的, 课上来不及,下课看共享资料补充的。"

    "厉害, 写这么多, 不会看着很乱么?"

    正当晏双热火朝天地和身边的同学交流学习心得的时候, 他敏锐地察觉到了一丝异常的气息, 一抬头就看见了正走进教室的纪遥。

    纪遥还是老样子,冷冰冰的模样, 肩头竟然还挎了个黑色的包,他看到了晏双,视线也只是燕子掠水一样轻轻过去。

    晏双微微瞪大眼睛,目光追随着纪遥, 看着纪遥一路走到教室最后坐下。

    "他怎么来了?这节课他一次都没来过啊?"身边的同学好奇道。

    晏双回过脸,轻飘飘道:"不知道啊。"

    当然是为了他, 晏双小拇指点在唇边,笑容若隐若现。

    一节大课结束, 晏双在座位上故意磨磨蹭蹭地收拾书, 时不时地装作不经意地转头往后看,犹犹豫豫, 躲躲闪闪。

    纪遥坐在教室最后面靠窗的位置, 他桌上摊了本打开的专业书, 白衬衣好阳光,简直是校园文里的男主模板。

    长睫毛下冷淡的眼睛倏然抓住了晏双怯怯投来的目光。

    晏双立刻像是受惊似的猛地转过了脸,手上一抖,已经装在帆布包里的书"哗啦啦"地掉落下来。

    身边的人被搞出来的动静吓了一跳,晏双边捡书边忙不迭地道歉。

    "对不……"

    一双手捡起了最后一本书。

    晏双抬头。

    身边熙熙攘攘,人群流动,却是一点声音都进不来了,视线全被那一个人占据,他与他这样的对视像是形成了独有的空间,除了阳光和风,再没有别的。

    书递到他面前,晏双却呆愣着没有去接,抱在胸口的书一角又不堪重负地慢慢坠落,重新砸向地面,晏双才像是惊醒般地伸手抢过了纪遥手上的书,又去捡地上再次掉落的书。

    他手忙脚乱,看上去样子实在太狼狈。

    胸口的书悄然被大手摞起三本一起拿走。

    晏双的处境一下变得轻松,他顿了顿,随后才慢慢站起身,将书先全一股脑塞进包里,回避着纪遥的目光,伸出了手,轻声道:"谢谢。"

    三本书重新回到他怀里。

    晏双抱着书包转身,混入人群之中。

    纪遥站在窗前,看着单薄的身影如水入汪洋般消失不见。

    "你说扣你的分,我倒是觉得扣不扣分对你来说根本没什么影响,你反正也是到我们学院混日子的。"

    "这样吧,你答应我一个条件,我也可以满足你的要求,不扣他的分。"

    "以后你只要在我们这个学院一天,就不准旷任何一节课。"

    将书拿在手里,纪遥垂着脸,心想:他们两清了。

    "那个……"

    低低的声音重新闯入了他的空间。

    眼眸扫过去,却是不知道什么时候晏双又回来了,潮水般的人群已经逐渐散去,他逆流站在末端,与纪遥一步之遥,表情怯懦,涨红了脸,鼓足勇气道:"我们……一起上课,可以吗?"

    "我知道我答应了以后不出现在你面前,但是你今天来上课了,我也不想退学,我们坐在一个教室,我们还是一个宿舍,你给我捡书……"

    他语无伦次,脸也越来越红,越说越急,气息都快跟不上。

    "可以。"

    纪遥打断了他的话,轻松地给了他所有的期盼一个明确的答案。

    "走吧。"

    那双干净、白皙从未受过人间疾苦的手伸到了晏双怀里,将他胸前抱住的破旧帆布包拎在手上。

    晏双的双手一下空了,他伸手够住帆布包的带子,"我自己可以。"

    纪遥拎起袋子,翻转给晏双看了看袋子下面的一角。乳白色的布片磨损严重,隐约透出了里面书本的颜色。

    "坏了。"

    晏双张了张唇,"……那我抱着。"

    "不必。"

    纪遥放下了肩头自己的包,将那个破旧的帆布包塞了进去,又重新挂回肩头,"走吧。"

    晏双还要再说什么,头顶被纪遥的手盖住,旋向门口,"要迟到了。"

    上午两节大课,中间虽然有半个小时,但教学楼相隔甚远,又要过去抢占座位,大部分学生都是用跑的。

    晏双和纪遥在教室里耽误了几分钟,脸色就很着急,他小心翼翼道:"我先过去占座,好吗?"

    "嗯。"

    晏双跑出去两步,又马上跑了回来。

    他头发乱乱的,满脸都是担忧,"你、你会来吧?我的书……都在你那儿……"

    纪遥偏了下头,视线掠过校园里高大的树丛和匆匆跑过的学生,他忽然回想起中学的时候。

    那时候,纪秦两家还是邻居。

    他不想上学,于是趁着保镖不注意,从侧门翻墙翻了出去,正巧落在秦家的花园里。

    那是他第一次见到秦卿,秦卿看上去样子很狼狈,人呆坐在花丛里,压倒了一片蔷薇花,一看到他,那双漂亮的眼睛就睁得大大的,对他露出了一个灿烂的笑容。

    "你带我走,好不好?"

    手忽然被拉住了,晏双看到纪遥的神色一下变得柔和,"我带着你。"

    晏双人还没反应过来,就被纪遥拖着走了。

    也许纪遥骨子里真正的脾性并不像他的外表展现出来的那样冰冷。

    他会喜欢地下赛车,他会毫不迟疑地推翻自己对一个人的评价,也会突然地像现在这样拉着晏双的手在校园里狂奔。

    他内心蕴藏着一团火焰,轻易地不让人窥见,偶尔露出一丝火苗,就足以点燃他身边路过的人。

    他是无心的。

    一直到将人烧成灰烬,他都是无心的。

    "停——停——"晏双反手抓住纪遥的胳膊把人拉住,"就、就到这儿了。"

    晏双的体力也不算差。

    虐文总受没点体力在身上,床都下不来。

    不过还是赶不上渣攻。

    他跑得气喘,额头流汗,纪遥还是一点汗都没出,脸上白白净净的,还是那个冰雕一样的人。

    "还没到,"纪遥的语气稍稍比平常高昂一点,"你跑不动了?"

    晏双摆摆手,"我跑得动,这里,走上去就好。"

    他放开纪遥的手臂,"书给我吧。"

    纪遥没动。

    晏双头又低了下去,声若蚊蝇,"被他们看见了不好。"

    纪遥还是不动,他单肩背着包,径直转身上了楼梯。

    晏双连忙跟了上去,伸手去够纪遥肩上的背包,又被纪遥躲开,纪遥站定在上面的一节台阶,"你先上去。"

    "我的书……"晏双伸出手,双手摊开,可怜巴巴的乞求模样。

    "不给。"

    晏双被纪遥坦然的态度噎住,他收回手,小声道:"你怎么耍无赖啊……"

    "说什么?"

    晏双抬眼飞快地看了一眼,心想听到了还装没听见,小纪有点东西啊。

    "上去,"纪遥让开楼梯的位置,"占座。"

    晏双磨磨蹭蹭地从他身边过去,还在一步三回头地犹豫。

    纪遥看他这副样子,将肩上的背包摘下,伸出手臂,背包立刻悬空在了楼梯的缝隙中。

    "我数到三就松手。"

    没等纪遥开始数,晏双已经蹭蹭蹭地往上跑了。

    纪遥收回手臂。

    楼梯上回荡着急促的脚步声。

    他忽然有些羡慕晏双。晏双是有想得到的东西。

    虽然生活中有苦难追随着他,他依旧不肯放弃,执着地向他想要去的地方前进。

    纪遥晃晃悠悠地上楼,发觉自己对晏双已经有了很大的改观。

    之前,他讨厌晏双的懦弱,又因懦弱而变得肮脏。

    郊外车场那一拦彻底扭转了纪遥对晏双的印象。

    他并不懦弱,也不愚蠢,只是命运将他拽入了一个深不见底的陷阱,令他无法挣脱。

    不食人间烟火的少爷第一次知道人世间的堕落有许多是身不由己的,并非自身的力量便能抗衡,甚至他想帮他,都无从下手。

    教室里人坐得满了,晏双来晚了,只占到两个中间偏侧的位置,他坐在位置上,半个人向身边的位置倾斜,就像是要保护住他的战果一般,伸手小幅度地向纪遥一下两下地招。

    "快来快来。"

    纪遥走了过去。

    在数日前曾经出现过的一幕又重现了。

    教室里的学生们被高度相似的画面唤醒了记忆。

    "真是纪遥!"

    "纪遥怎么来了?"

    "哦?又是那个跟纪遥开房的……叫什么来着?"

    "上次纪遥不是没理他吗?"

    "他们到底是什么关系啊?"

    教室内窃窃的议论声积少成多,汇聚成了一股不小的杂音。

    晏双原本兴奋的表情在议论声中慢慢又变得不安起来,他悄悄缩回向身边座位倾斜的身体,双手在桌面上绞成一团。

    纪遥斜背着包走到那一排座位,对排头的学生道:"麻烦让让。"

    "哦哦。"

    随着他的脚步一点一点靠近晏双,议论声也越来越大。

    背包沉重地落在晏双膝头。

    一切的一切都好像在重演。

    最后排的几个学生已经笑着站起来,准备让纪遥坐进去了。

    身边的椅子被拉开,晏双抬起脸,正看到纪遥坐定,侧脸俊秀如画,那张脸的冲击性在这样近的距离里放大了数倍。

    "看什么?"

    晏双像是如梦初醒般地回过神,从耳朵到脸都红了个透,手忙脚乱地从背包里掏出自己的帆布包。

    而就在那帆布包被拿出来的那一刻。

    撕拉一声。

    一直被磨损的那一角破了。

    晏双还没来得及反应,身边的人已经眼疾手快地兜住了那个破旧的包。

    "小心。"

    纪遥将破包捞了上来,随手放到晏双的面前。

    包放好,晏双却是没有拿书,视线依旧固定在纪遥的身上。

    那种专注又热切的目光令纪遥都无法无动于衷,他余光扫过去,看到了一双黑白分明的眼睛,眼圈却是红了,眼珠里泛出一点水光,

    "谢谢。"

    简单的两个字,里面却是快要藏不住的情意。

    虽然从未恋爱,但纪遥还是读懂了晏双现在这个眼神的意思。

    他垂下眼眸,拒绝接收这种他无法回应的信号。

    可他面对的是那个一往无前敢拦在他车前的人,余下的话语仍然固执地钻进了他的耳畔。

    "真的谢谢你……纪遥。"

    隐约有哽咽的声音。

    他太可怜,可怜到了纪遥实在无法就那么冷落他的地步。

    纪遥没有看他,却是伸手帮他从破旧的帆布包里找出了课上需要的书。

    "上课吧。"

    晏双泪花闪烁地看着面前的专业书,心想上课效果确实好。

    后台感情线都飙到30%了,他真的是蚌埠住眼泪了!

    谢谢你,小纪。

    你的感情线真好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