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文库 > 玄幻小说 > 最后一个Alpha是傻憨憨 > 第 19 第章
    就送哨子!

    哨音一响,相见的人就会出现在眼前,对隋一棠来说,那声哨响意味着幸福和安心,她想把这份幸福传递给徐弦。

    最关键是,哨子便宜啊,花不了几块钱就能讨大小姐欢心,划算!

    徐弦生日那天,在自家山庄庆祝,学校好多同学来了,还有一些徐笃志生意场上朋友,来者非富即贵,熙熙攘攘的人群填满了整间大厅,音乐声、祝酒声不断响起,场面看起来热闹而盛大。

    徐弦作为晚宴的主角,在一片欢呼声中慢慢走下楼梯。

    香槟塔璀璨夺目,定制蛋糕华贵精美,徐弦站在人群中央,只觉得孤单。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她的生日成为了父亲社交的场合,听着他们敷衍地说一句“生日快乐”然后转头高谈阔论某个商业项目,徐弦心里总是一片荒凉。

    “弦儿,生日快乐。”邓仪也来了,她坐在轮椅上,由叶若愚推着进场。

    上次的飞机事故让她行动不便,好在生命无碍,也算万幸。

    “谢谢邓奶奶。”徐弦接过邓仪的礼物,乖巧地说道。

    “快打开看看。”

    徐弦解开的丝带,是一只羊毛毡做的小鲸鱼,蓝白色调,俏皮可爱。徐弦记得清楚,那时叶格非突然迷上了羊毛毡,这是她做成的第一个像样的成品,徐弦嚷嚷着要,叶格非说再做一只送给她,终究是没有做成。

    “邓奶奶,我不能收,这对您来说更重要。”

    邓仪摇头,“收下吧,如果今天格非能来,她也一定会这么做的,她一直记得你喜欢这个礼物。”

    提及叶格非,现场气氛有点低落,叶格非是这群商界名流中最优秀的一个后辈,人人都为她的不幸遭遇感到惋惜。

    “妈,您别难过,格非一定平安回来的。”叶若愚蹲下安慰悲伤的母亲。

    邓仪揩去眼角的泪痕,拍拍徐弦的手,“今天是弦儿的成人礼,不说这些不开心的事,弦儿,祝你生日快乐,岁岁平安。”

    几个商界人士立刻将邓仪团团围住,邓仪在当地颇有威信,手握多行业经济命脉,虽然年逾古稀,依然深受众人敬仰。

    众人推杯换盏,相互交换名片,叶若愚被挤在人群之外,徐弦站在叶若愚身边,隐隐觉得他们这位在学校意气风发的校长,在母亲面前似乎并不受待见。

    跟这边沉闷的氛围不同,另一边,隋一棠带着大家载歌载舞,玩得不亦乐乎。

    隋一棠快乐极了,这还是她第一次参加这么隆重的生日party,她最喜欢热闹,越是人多的地方越玩得开。

    现场有乐队伴奏,隋一棠、阿猛和唐小甜三人交换个眼神,下一秒乐队走下舞台,三人“鸠占鹊巢”,在台上又唱又跳。

    三人的表演毫无技巧,全是感情,场子一下被带动起来,同龄人们抛下长辈校长看着的拘谨,随着音乐的节奏摇摆,晚会终于有了生日party的样子。

    徐弦被唐小甜拉上台,隋一棠对着她唱了一首跑调跑到爪哇国的《祝寿歌》,歌声一点也不好听,徐弦却听得很开心。

    闹过一场,有人起哄拆礼物,宾客们送的礼物就放在桌上,堆成一座小山。

    五彩缤纷的丝带和华美的礼盒,像小猫爪子挠着众人的心,幻想着层层包裹下,到底都是什么宝贝。

    拆礼物就像拆盲盒,总能带给人隐蔽的快感和兴奋。

    徐弦此刻的心情好多了,大大方方同意了大家的要求,她随手转动一个饮料瓶,瓶口对准谁,谁就有一次拆礼物的机会。

    唐小甜运气最好,第一个被选中,她挑了最大、最漂亮的那个礼盒,一边解袋子,一边让大家猜里面是什么。

    “我猜是新款球鞋。”

    “不可能!这么大的盒子不会是乐器吧?小提琴还是吉他?”

    答案越来越多,徐弦脸上挂在淡淡的笑,听他们的奇思妙想。

    其实她一看到这个盒子就知道里面是什么——一个动漫人物的手办,几年前,她跟父亲撒娇喜欢一个动漫人物,当时徐笃志的助理曲瑞也在旁边,曲瑞记住她的喜好,连续几年,每次她过生日,曲瑞都送她这个礼物,哪怕她已经长大了,不再喜欢那个人物了,这些对曲瑞来说都不重要,因为每送一次,就是在变相提醒徐笃志:看我对你多忠心,连你女儿的喜好都记了这么多年。

    第二个获得拆礼物机会是一个不认识的小妹妹,她跟着自己父母来参加晚宴,跟徐弦根本不熟,小姑娘挑了一个最小的那个礼盒,小姑娘还不懂,兴致勃勃地拆装盒子,徐弦看到丝带上的logo,就知道是iffa的老板送的,不出所料,盒子是一张iffa购物卡,很实用的礼物,只是不能在徐弦心里激起丝毫波澜。

    瓶子还在转动,第三个幸运儿是杨尔惠,徐弦向来不喜欢杨尔惠,但杨尔惠的父亲是徐笃志公司的股东,不能不请。杨尔惠也是怪咖,和徐弦不对付还来她生日宴上凑热闹。

    杨尔惠在那些礼盒中挑挑拣拣,隋一棠在心里默默祈祷,千万不要挑中她的礼物!千万不要挑中她的礼物!!

    别人的礼物动辄成千上万,刚才那个手办一看就不便宜,还有那张购物卡,直接就是送钱嘛,她的礼物就是一个小哨子,为了省钱,她连哨子都选的最便宜的那一款,原想着宴会结束,再向大小姐当面解释哨子的含义,哪个挨千刀的提议当场拆礼物,这要是拆了她的,不是让她当场下不来台嘛。

    墨菲定律告诉我们,当你越害怕发生某件事,这件事往往就会发生,隋一棠对墨菲定律深信不疑,所以这个定律再次发生在她身上。

    当杨尔惠摸到那个粉丝盒子时——隋一棠为了凸显哨子温暖的含义,特意选了一个粉色礼盒——隋一棠的心跳都要停止了。

    “就拆这个了,还是粉色的,不会又是徐弦的暗恋者送的吧?”杨尔惠不怀好意地说着。

    “里面很轻,不会就是一封情书吧?也太没诚意了。”杨尔惠拿着盒子颠颠,又放在耳边听听,“我要拆了!”

    那一刻,隋一棠真恨自己没有隐身术,为什么她都穿书了,却没有附赠她一些超能力,比如隐身术、遁地术什么的。

    “不会吧!”杨尔惠尖利刻薄的声音在耳边响起,“一把哨子,就一把哨子,这谁送的?”当看到礼物盒中写着“隋一棠”名字的卡片时,嘲笑的意思更不加掩饰,“徐弦,你这位alpha也太抠门了,十八岁生日这么重要的日子就送你一把哨子,大家看看,还是那种最便宜的哨子,也太寒酸了!”

    人群中已经有人偷笑了,在这群公子哥儿娇小姐眼中,这支哨子就是穷酸丢脸的象征。

    “杨尔惠,今天是我生日,不管送什么都是大家的心意,我都喜欢,你不要没事找事。”徐弦话中警告的意味很明显。

    “您是千金大小姐,我可不敢惹您不高兴。”

    两人的争执很快吸引另一边谈生意的人,徐笃志和杨尔惠的父亲杨成一起走过来,“怎么了?怎么还吵起来了?”

    “徐叔叔,对不起,都是我不好,有人送给徐弦一把哨子,我好奇说了两句,惹徐弦不高兴了,都是我的错,您别怪徐弦。”杨尔惠楚楚可怜的地做着自我检讨,若不是亲眼听到她刚才阴阳怪气的样子,隋一棠都要被她的演技骗过了,她可真是绿茶本茶啊。

    杨尔惠手里还拿着那支毫不起眼的哨子,徐笃志看到哨子,又看到卡片上的名字,看向隋一棠的目光中隐隐带着一层不满。

    隋一棠走上前,拿起哨子放在唇边用力吹了一口,清脆的哨声充盈整个房间,大厅瞬间安静了。

    她看着徐弦,问得莫名其妙:“你觉得这哨子响吗?”

    当然响,怎么可能不响?这就是便宜哨子的好处,越便宜声音越大越刺耳。徐弦摸着险些耳鸣的耳朵,不明所以地点头。

    “我没有钱给你买很贵的礼物,也没有能力带你去看不同的风景,小时候,我妈妈送我一只哨子,她告诉我只要吹响哨子,她就会过来陪我,在我心里,哨子就是陪伴和幸福,所以今天,我也送你一只哨子,只要你吹响它,我就会立刻出现在你身边,不再让你孤单。”

    隋一棠说完,在场的所有人都没有说话,这些人多是在金钱名利场打转,尔虞我诈、处处防备,这种时候真心的陪伴更显得弥足珍贵。

    过了一会儿,邓仪第一个鼓掌,感叹:“现在的小孩子,不简单呐。”

    阿猛和唐小甜挤眉弄眼地起哄,徐弦接过隋一棠手中的哨子,轻轻说了一句“谢谢”。

    她不敢说多了,她害怕一张口,就暴露心里的秘密,她心跳得厉害,刚才隋一棠看着她说那番话时,她的心就像行驶在颠簸大海上的船,上上下下,不受控制,全身触电一样,这是怎么了?

    隋一棠也在后悔,自己是不是说得太肉麻了,本来只想表达自己对大小姐的忠心,怎么现在搞得跟表白似的,她偷偷看了一眼徐弦,徐弦坐在沙发上,脸色平静,正在慢慢喝着一杯柠檬茶,还好,大小姐似乎没有多想。

    隋一棠长舒了一口气,也是,大小姐校花级人物,什么肉麻的情话没听过,她那几句估计直接被大小姐免疫了,想到这儿,隋一棠心里莫名的竟还有些别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