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文库 > 都市小说 > 七零之走出大杂院 > 第19章 第 19 章
    第19章黄米面奶油炸糕

    这么往家走, 一进家门,就见冯仙儿和陈璐都在。

    冯仙儿正板着脸,看到顾舜华进家门, 便嘲讽地笑了:"哟,回来了啊?"

    顾舜华脸上淡淡的:"舅妈吃了吗?"

    吃了吗, 这是大家用惯的问候语, 在官茅房见到也得先问一句吃了吗。

    谁知道冯仙儿上来就呛一句:"吃?吃什么吃?我家又没好排骨下饭, 让人怎么吃!"

    顾舜华听这个, 抬眼看了看:"那就不吃也行。"

    她这一说, 冯仙儿差点气得一口气喘不过来,直接咳起来了。

    陈翠月这两天心口好像堵着一层什么,总觉得喘不过气来, 今天陈璐来了, 开解她一番, 她顿时觉得天蓝了, 炉子暖和了,连大杂院里的破瓦片都看着顺眼了。

    陈璐真是一个好孩子,这么好的孩子, 真是没法受委屈!

    她一听到顾舜华这么说,便道:"舜华, 你小孩子家, 怎么说话的?真是越活越不懂事了!"

    说着, 倒是劝了劝冯仙儿:"小孩儿说话没遮没拦的,我回头说她。"

    然而冯仙儿显然不满意这个"回头说她",她觉得自己委屈大发了!

    旁边, 陈璐看着这一切, 没吭声, 她就那么沉默地观察着。

    本来她今天过来,和陈翠月说了一番话,很明显陈翠月又回到了她应该有的样子,毫无原则地疼爱自己,会对自己好,把一切好的都给自己,她已经松了口气。

    可一看到顾舜华,她就觉得,这个人实在不对劲。

    这个人和其它人不一样,她已经摆脱了剧情的控制,完全不是书中的样子了。

    她心里开始发怵,她甚至想起来那个真正的顾舜华,她见过一次的,任竞年的妻子。

    只见过一次,但她知道,那绝对不是一个好对付的人。

    那个女人,能陪着任竞年风雨走过那些年,能在集团中拥有比任竞年还高的股份,她自己还是醉美楼的幕后东家,那样的女人,肯定很有手段。

    这让她不由得打了一个激灵。

    是哪里不对了,为什么会这样,这个顾舜华变成这样了。

    顾舜华感觉到陈璐的目光,淡淡地瞥了她一眼,心里也不由泛起疑惑。

    这个陈璐到底怎么回事,总感觉和其他人有点不一样。

    至少这个时候,她坐在那里,注视着所有的人,倒好像她超脱了周围的一切,像是……

    顾舜华说不上来自己的感觉,倒像是看戏一样?

    比如现在,她好像在暗中观察着自己,在揣摩着自己。

    她知道什么吗?

    顾舜华想起了自己阴差阳错买了严崇礼的书,心里也是咯噔一声。

    她觉得周围有一股强大的力量,拉扯着,冥冥之中,她好像还是会去面对书中的情景?

    这个时候陈翠月就看到顾舜华手里的炸糕:"是佟奶奶给你的吧?她做这个倒是好吃,拿过来热热,给你舅妈还有陈璐尝尝——"

    可她话刚说到一半,顾跃华突然进来了。

    他一进门,棉帘子掀开,外面风呼啦一下子跟进来,一股子凉气扑鼻。

    屋子里的人都一个激灵,忙裹紧了衣服。

    顾跃华放下棉帘子后,看着屋里的情景,最后目光落到了顾舜华手中:"哪来的炸糕啊,这一看就好吃,姐姐,给我,给我!"

    顾舜华都没来得及说什么,炸糕就被顾跃华抢走了。

    顾跃华拿着炸糕:"这个给小孩儿吃也挺好的,我没收了!"

    说完,人已经过去外屋了。

    陈翠月看着这情景,一阵阵地头晕,她得做点什么啊,她看到冯仙儿生气了,陈璐也沉着脸,这太不像样了,她觉得自己不做点什么,她今天非死了不可!

    于是她恼道:"太不像样了,就点吃的,眼皮子这么浅,像什么样!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没见过呢,你眼里就看到那点东西吗?"

    顾舜华点头,道:"妈,几块炸糕,这是给小孩子吃的,这么大一个人了,竟然还惦记这个,为了这点吃的要死要活的,这要是传出去,还不让人笑掉大牙!也是不嫌臊!"

    她嘴上说这个,那眼睛却是扫向冯仙儿和陈璐的。

    对,就说的她们两个没错。

    陈璐本来正想着这蹊跷事,也没注意到顾跃华说了什么,冷不丁听到顾舜华这么说,当然以为说自己的,便计上心来,故意道:"姐,你怎么说话呢,谁和小孩子抢了,谁惦记了!"

    说着,她又跺脚:"舅妈,你看看姐,我也没说什么啊,她就这么说我!"

    陈翠月一愣:"她没说你啊,她不是说你,我说你这孩子,怎么自己给自己戴帽子?"

    顾舜华看了一眼陈璐:"陈璐,我没说你啊,我不知道你心里也惦记着这几块炸糕,不小心骂了你,这可对不住了,我是骂跃华呢!你早说你也惦记炸糕和小孩抢吃的,我怎么好意思骂你,你好歹是亲戚呢,你就是再贪吃再和小孩子抢,我也得给你留点脸啊!"

    陈璐本来是故意想让陈翠月骂陈璐,现在听到这话,也不由得来气了,她就是再能忍,也得有点火气不是?

    顾舜华太能装了,她突然后悔起来,她只是写了一个有点小市民和贪婪的顾舜华,结果怎么出来这么一个玩意儿,倒是把自己给坑了。

    她是这个世界的主宰,凭什么被一个顾舜华这么作践?

    偏偏陈翠月还从旁劝:"陈璐你别恼,你姐不是说你呢,你误会了!"

    误会,误会你大爷!

    陈璐心里更有火气了。

    冯仙儿听这话,也觉得憋屈不行了,可她想想,排骨的事,怎么也得提啊。

    她当然知道顾家吃排骨的事,排骨炖土豆啊,那顾全福手艺那么好,自己怎么就没捞着?

    她想想就难受,没吃到排骨难受啊,嘴馋啊!

    当下干脆就要挑明了:"姐,也别说别的,倒也不是咱惦记那口吃的,就说那肉的事,我们买了五花肉,你们——"

    她话刚说到一半,顾舜华突然道:"妈,你看看我舅妈,这才是懂礼的人,说给我们买五花肉就买了,买了五花肉也没指望别的,可不像有些人,天天惦记着吃吃吃,为了一点吃闹别扭惹气的,亲戚里道的,天天为了一口吃的争长较短,传出去真是笑话!"

    陈翠月点头,叹了口气:"可不是吗,你说跃华这孩子,不像样!"

    冯仙儿本来要说排骨的事,她就这么被顾舜华给糊了嘴,愣住了。

    陈璐也蹙眉,她看向陈翠月,陈翠月这个傻子,明明是向着自己的,但她没明白里面的道道,竟然附和着顾舜华,可真真是让人恼。

    顾舜华:"跃华那个馋嘴儿的,馋成这样,不过好在是自己家里,咱们看看知道就行了,要是跑到亲戚家馋嘴,那才叫丢人现眼,可得管着他!"

    冯仙儿还是有些气不过,她犹豫了下,觉得排骨的事还是得理论理论,可这个时候,顾全福推门进屋了。

    他一进屋:"弟妹来了,陈璐来了,吃了吗?"

    一句"吃了吗"可真真是堵心窝子,冯仙儿:"正说吃的事呢……"

    顾全福却没理这个茬儿,问顾舜华:"两个孩子呢?"

    顾舜华便笑了:"和跃华在后面玩呢,对了,爸,妈,趁着你们都在,我正想提一个事。"

    顾全福:"什么?"

    那边陈璐,一听这话,马上提防起来。

    她觉得现在的顾舜华很不对劲,她得小心看着点,看看她又摆什么道子。

    顾舜华便说起自己打算把简易地震棚盖成房子的事。

    顾舜华这话说完,顾全福还没回话,冯仙儿便嚷嚷开了:"舜华是已经嫁出去的姑娘,哪能用娘家的地儿来盖房子,咱老派说法里,没这规矩啊!"

    她嗤笑一声:"这叫什么话!"

    语气里很有些得意,大仇得报!

    顾舜华听到这话,理都没理,也不正眼看。

    这都什么玩意儿,不知道沾了自己家多少便宜,现在兔子进磨房,倒是充起大耳朵驴来了,哪儿凉快哪儿待着去吧,算什么东西!

    她妈陈翠月皱着眉头,想了想:"要是能盖起来,倒也行,也省得你和孩子挤着,就是怕咱们街坊不乐意吧,再说苏家那里,之前也说想盖来着。"她说话的时候,二意思思的,其实是想让闺女也住上房子,但又觉得,哪里不对劲,好像冯仙儿说得挺有道理。

    顾舜华一听便知道她妈的意思,早就有话等着她呢:"妈,街坊那里你不用操心,我一个个去说,至于苏家,我既然想盖房子,自然就有办法。"

    陈翠月便犹豫了,她竟然下意识看向陈璐。

    陈璐淡淡地瞥了顾舜华一眼,道:"要我说,这事还是得看人家房管所的意思,房管所不让盖,你盖半截儿人家让你停了,你能怎么着?这事哪那么容易!姑妈,你可得劝着我姐点,别让我姐瞎折腾,咱们家条件也没那么好,盖房子不是小事儿!"

    陈翠月忙道:"对对对,不是小事儿啊!"

    顾舜华挑眉,觉得这事真是好笑,自己妈天天听个陈璐的,也不知道灌了什么迷魂汤!还是说这一切都是那本书中写好的?

    当下道:"这就不劳表妹操心了,我已经和房管所的胡同志说好了,人家说街坊同意,他们就没意见。"

    陈翠月一听,下意识觉得不错:"那也行,那就盖!"

    陈璐却忙道:"要盖也可以,问题是——"

    可她话说半截,顾全福就咳了声。

    他一咳,陈璐只好停住话来。

    没办法,老派人规矩大,她只好先闭嘴。

    顾全福慢条斯理地喝了口茶水,才道:"其实我也正打算提这事,舜华当初下乡,算是帮着陈璐把这事给扛过去了,孩子这些年在乡下受了罪,现在回来了,带着两个孩子,日子过得难,以后也不知道这路怎么走,我们当父母的,好歹得为她多想想,多安置。"

    陈翠月头疼了,忙道:"都老黄历了,你提那个干吗?就说眼下这事,没说让你说过去。"

    顾全福脸顿时板起来了:"不提过去,那舜华怎么闹到跑去内蒙受八年罪的,怎么闹到离婚带两个孩子的?"

    顾全福一板脸,陈翠月便觉得有些没面儿,不吭声了。

    陈璐一听,便皱眉了。

    这算怎么回事,这算哪一出,怎么这顾舜华扑腾着,眼看着带了孩子落了户口还要盖房子了?

    那可不行!

    这块地以后能得不少补偿,她不能让顾舜华这么沾了。

    哪怕让苏家沾光,也不能让顾舜华沾!

    她当即说:"盖房子哪那么容易啊,姐姐带着两个孩子,也不是说一天两天能盖起来的,依我看,还不如姑父和姑姑盖,等盖好了,先给姐姐住着。"

    顾舜华听了这话,便淡淡地扫了她一眼。

    她再次意识到,这个陈璐不简单,脑子倒是转得挺快的,三言两语,竟然把盖房子的性质就给变了。

    自己去找房管所,自己去找街坊签字,回头自己也帮衬着盖房子,但最后自己只是一个借住的。

    瞧这张嘴。

    不过她没说话,她微垂着眼,沉默地等着。

    这个世上,有些东西,你得拼命伸手去抢去要,但是有些东西,人家真不想给,你非硬掰着要,那也没意思不是吗?

    屋子里一下子安静下来了,只有煤炉子上的烧水壶声,咕嘟咕嘟地冒着热气。

    陈翠月起身,把烧水壶里的水倒进了暖壶里。

    滚烫的水便成了一溜儿冒白汽的水柱子,发出哗啦啦的声音。

    陈璐便笑了,她觉得自己这个主意出得好,看来顾家没人反对。

    谁知道这个时候,顾跃华却开口了:"哪那么麻烦呢!"

    他这么一说话,所有的人都看向他。

    顾跃华笑呵呵地说:"一家子,算计那么多有什么用,别整那些花里胡哨没用的,我姐要盖,我就给她搬砖杠檩条!咱们街坊,谁不乐意让她盖,我去找他们说去!就不信了,盖个房子,哪这么多废话!"

    他这话,是吊儿郎当说出来的,但是说到最后,那话里已经带了几分狠,那是少年人天不怕地不怕的锐气。

    顾全福放下了手中的大把儿缸子,看了一眼自己儿子,终于道:"总算有人说句人话了。"

    顾全福这话一出,在场的除了顾跃华顾舜华,其它几个脸就耷拉下来了。

    顾全福道:"咱们家一共仨孩子,家里正经房间是两个屋,外面一个外屋是临时自己盖的,现在三个屋,现在舜华什么都不想要,只想占外面那个临时地震棚盖房子,那地震棚,虽然现在被咱家用着,但其实也不是咱家的,我看人家老苏家也盯着呢,想用那个盖房子,这地盘儿就是谁抢到算谁的,舜华有本事,抢到了,那就是她的,咱家的人,谁也别动那什么邪门歪道的主意。"

    顾全福说到"邪门歪道"的时候,陈璐脸就涨红了,臊眉耷眼地低着头。

    她一直觉得这姑父看不上自己,显然更确定了。

    她咬着牙,心想真是见了鬼了,就一大杂院里老土鳖,这还瞧不上自己了?

    陈翠月想了想,也对,那地震棚都不归自己家,自己家在大院里说起话来,比起人家苏家分量差远了,苏家想用那一块盖房子,自己根本抢不过人家,现在舜华要用,她就去抢,她能抢到就是她的,自己也管不着。

    孩子能自己占一个窝,好歹有个下脚地儿,这也是给自己家里减轻负担。

    况且,陈翠月看了看两个嫩生生的娃儿,多可人疼的孩子啊!

    心里盘算着这个,她也就不说什么了。

    冯仙儿看这情景,拧着眉,笑了,拉长了腔:"哟,姐,姐夫,你们家敢情还给姑奶奶分房子啊,这事儿可稀罕了!"

    顾全福看了一眼冯仙儿,慢悠悠地来了一句:"我还给小舅子养孩子呢,自己家闺女,帮衬着怎么了?"

    这一句,可算是捅了马蜂窝。

    *************

    冯仙儿觉得没面儿,捂着脸哭啼啼的,闹腾起来,老街坊自然都来劝,最后一家子总算走了,家里消停了。

    陈翠月哭得成了泪人儿,她觉得自己男人说出这种话,自己这辈子白活了,没什么意思,死了算了。

    她这么哭着的时候,顾舜华带着孩子去外屋睡去了,顾跃华躲过去后屋,就剩下一个顾全福,闷闷地也不吭声,反正你要哭就哭,我不说话。

    最后陈翠月自己也觉得没意思,唉声叹气的。

    第二天起来,该做饭还是做饭,但脸一直耷拉着,家里气氛阴沉沉的,谁也不爱多说话。

    顾舜华不理会这些,她觉得她妈这性子,也该整治整治了。

    你看,她爸这不是都看不下去了?

    这样的妈,能醒过来,算是她的造化,醒不过来,她也不强求,该怎么着怎么着,反正什么事自己舒坦就行,临到老了,给妈养老送终,这算是尽一个闺女的本分就是了。

    她把两个孩子打扮起来,穿上厚棉袄,又戴上了红绒线小帽子,之后领着孩子出门了。

    孩子来到首都,还没怎么出去过,她带着他们逛逛大栅栏,看看前门箭楼子,又领着他们过来邮局,给任竞年寄了书。

    寄了书后,就过去王新瑞家了。

    王新瑞看到两孩子喜欢得不行,王新瑞妈也喜欢,就这么一个女儿,还没结婚,正是盼女儿结婚盼孩子的时候。

    从王新瑞家出来,顾舜华便再过去趟知青办,追问工作的事,可人家根本没工作,还是让她回去听信。

    她也不急,反正现在有工作她也顾不上,现在这当口儿还是得琢磨盖房子的事,盖房子的事,她得找个合适机会才好和大家开口。

    就这么抻着,一直到了第三天,邮局里发来了电报,是任竞年发的,电报上简单两个字:"回电"。

    顾舜华一看这个,便忙跑过去邮局打电话,这次电话足足接了一个小时才接通,接通后,任竞年直接道:"高俊的车队,预计明天到首都,我已经查过首都的地图了,他们会经过丰台火车站,那个地方距离你家近,你赶紧准备好,去接煤。"

    顾舜华激动了:"行,我找俩排子车去拉!"

    任竞年顿了顿,却道:"一吨,已经运过去了。"

    顾舜华:"啊?"

    任竞年:"走的内部价,一吨二十三块,包运到首都,明天就到。"

    顾舜华:"这么快啊!"

    她以为这事不知道什么时候,没想到这就到了。

    当下大喜,这下子,她的房子没问题了!一吨煤,留下自己用的,其它的还能给大家伙分分,到时候她在大杂院里盖房子,谁还能说一个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