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实, 孵化者可以改变形态。】

    藏在长谷川里奈的背包内的丘比靠着脑电波和她交流:【我们是根据地球上的人类女孩的喜好制定的形象。在被大范围地捕杀的情况下,我的同族大多更改了形态。】

    长谷川里奈跑得很快。

    她跳过狭窄的溪流,银白色的长发在月光下摆动, 像是粼粼的鱼尾。漆黑的校服衬着她的肌肤。

    【那你怎么不改?】

    她抽空询问, 脚下一刻不停。

    孵化者默然一会儿:【……没什么。】

    长谷川里奈:???

    她正要思考丘比是不是变笨了,就收到了新的话:【现在能改了。等下我会找个新的载体。】

    【好。】

    ——被暴揍的危机解除!

    她不必发愁怎么保住她的挚友丘比了。

    ……

    离新年只有几个小时,人们都多了一份包容与体贴,长谷川里奈轻松地借到了换衣间, 换上了背包中的和服, 戴好了狐狸状的面具。

    老板娘甚至自告奋勇地替她编了辫子。

    丘比趁机改成了猫咪形态。

    等他们进入会场, 祭典已经过了一半了。

    人潮汹涌。为了方便分辨同伴,人们的面具都戴得歪歪扭扭的, 鲜少有长谷川里奈这样严实的,简直把"孤寡"两个字写到了脸上。

    长谷川里奈:……

    少女不死心地掏出了手机。

    她翻了翻消息列表。

    出任务的、加班的、团建的……反正都没联络她, 仿佛忙得连"除夕夜快乐"或"新年快乐"都来不及说。明明都问过她冬日祭典的事。

    她熄灭了屏幕。

    孵化者安慰般地拍了拍她的肩膀。

    【去玩吧,长谷川。】

    长谷川里奈鼓了鼓腮帮子, 长呼一口气, 抛开了郁闷。她穿着木屐, 走起路来吱吱响, 十分清脆。鼎沸的人声淹没了她的动静。

    她独自品尝着小吃。

    为了找丘比, 她饿了一下午。

    就是……这地方的咒灵怎么那么多?而且都没有伤人的意图?像是被谁操纵的一样,快速地游走着,似乎在搜寻什么,好怪。

    她咬着丸子,一脸不解。

    天空之上闪过了人影。

    透过狐狸面具, 她模糊地瞥到了橘色的发、黑色的西装, 片刻后又化作了银白的色彩。是错觉吧……中原中也在搞团建, 五条悟在加班。

    ——"乱步先生丢了!"

    忽地,一道饱含崩溃的男声传入她的耳膜。

    长谷川里奈:……?

    侦探社不是全体出差吗?

    少女迟疑着观察了四周,没有发现任何的异常。她想了想,求助万能的哆啦丘比:【丘比丘比,你有看到人在天上飞吗?或者听到奇怪的话?】

    孵化者一派淡然:【没有。】

    ——果然是幻觉吧!

    她不是早就适应一个人跨年了吗?

    长谷川里奈自我检讨了一番,强调了不可以过度依赖朋友们,便没心没肺地扔掉食物盒子,停在了一个射击摊位前,跃跃欲试。

    经过锻炼的她充满自信。

    时间一分一秒地流逝。

    临近新年了。

    老板瞥了眼表,递给她一把枪。她端着枪,回忆着控血时的瞄准方式,挑了一个幸运气球——啪!

    气球破裂。

    老板挑了挑眉,示意她继续。

    啪!

    啪啪——

    她基本是一枪一个。

    剩余最后一发子弹。她选好了气球,指腹贴上扳机,尚未按下,就听见了悠长的,厚重的钟声。"咚"地——敲击着她的心扉。

    她松开了枪。

    伴随着钟声,焰火升空,陆陆续续地绽开,渲染了夜色,点亮了驻足观望的人的瞳孔,与地上的灯笼交相辉映,勾勒出烂漫的图景。

    "你的奖品。"

    老板欣赏完烟火,将一个大熊塞到她的怀里,拿走了留下了一发子弹的枪,笑眯眯地说道:"除夕快乐。准头不错啊少女,有前途。"

    长谷川里奈扯开一半的面具,弯起眸。

    "谢谢。"

    "咚——"

    第二次钟声响起。

    长谷川里奈迈出了步子。

    她随着人潮,轻快地爬着阶梯,往寺庙赶。寺庙内有一个平台,能容纳许多人,且视野绝佳。每年的钟声一起,她就会到平台上盯着僧侣敲钟,或者看烟花。

    她的木屐"啪嗒"、"啪嗒"的,银白色的辫子一晃一晃的,昭示着活泼的性子。和服的衣摆因她的动作而翻飞,宛若翩翩起舞的蝴蝶。

    "咚——"

    钟声悠悠。

    焰火映照着她的狐狸面具,轻抚着她的耳垂、侧脸,落进了那双湛蓝的眼睛里。她的睫毛微垂,斑驳了绚丽的色彩,显出些沉静。

    "咚——"

    树影婆娑。冬日的风吹得枝叶"沙沙"地闹。敲钟的僧侣像是察觉不到冷意,穿着单薄。他的手上戴着佛珠,推动钟杵的姿态分外超然。

    长谷川里奈停下了脚步。

    附近的人不少,却并不吵杂。

    "咚——"

    长谷川里奈闭上了眸子。

    她漫无目的地想。

    新的一年,学业……貌似不需要忧虑。那兼职……兼职也不必去了。耳畔的钟声绵长不绝,焰火的辉芒时不时地透过面具,轻触她的眼皮。

    她犹犹豫豫。

    一定要说"遗憾"的话……

    BE的五个周目,稀里糊涂的第六周目,奇妙的世界融合……虽然她有努力过,但无一例外全是失败的追逐。属于少女的恋爱妄想。

    令她难以忘怀的漫画情节。

    以及,空荡荡的手机信息。

    她双手合十,模样虔诚。

    一定要说"遗憾"的话……

    【今年的除夕夜也会去听敲钟。】

    【108下,要敲一小时左右。绘马在持续不断的钟声里穿过茫茫人海,握住男主的手的画面太浪漫了……TVT是我理想的爱情的样子。】

    【我的"绘马"迟早会出现的吧。】

    ——希望新的一年。

    ——可以遇到我的"绘马"。

    她睁开了眼眸。

    钟声跨过了零点,宣告着新年的到来。有人抢在其余的全部人之前,跃下屋檐,跑到她的身后,握住了她的手腕:"……找到你了,里奈。"

    长谷川里奈懵懂地转身。

    映入她的眼帘的。

    是缤纷的焰火、沉重的钟。

    和一个胸腔内全是她的人。

    来者指着自己的脸,扬起唇角,露出了好看的笑容。他没戴面具,五官在焰火下熠熠生辉,展现着一股深刻的、动人的温柔。

    "绘马。"

    ……诶?!

    穿过了人潮,如漫画主角一般,踩着悠然的钟声,匆匆扣住她的手指,被寒风捋乱了头发的人,注视着她,沙哑地补充道:"里奈。"

    "我喜欢你。"

    "请和我交往。"

    咚——

    最后的钟声被敲响。

    少女却觉得。

    这是她的心脏跳动的声音。

    她的大脑一片空白,不清楚自己回答了什么,唯独见到了一抹灿烂到极致的弧度,听到了一句满是期待,满是雀跃的话语:"那么。"

    "未来就请多指教了。"

    "里奈。"

    ——正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