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文库 > 科幻小说 > 男孩子不能轻易掉眼泪 > 第 2 6 章
    纪泽端着咖啡出来,就看到梁天凑在他的电脑前,表情惊恐。

    像是生吞了一整只苍蝇。

    青年平淡地走上前去,瞥了一眼屏幕,目光在带着波浪线的哥哥上略一停顿,嘴角笑意转瞬即逝。

    “离出发还有一段时间吧。”纪泽平静道:“麻烦让开一下,我想玩两把。”

    梁天颤颤巍巍地站起身,眼底满是复杂:“到了你们这个年纪,多少会有点需求。但是吧,这种网上的人,还是小点心比较好。”

    纪泽放下咖啡:“嗯。”

    见纪泽无动于衷,梁天痛心疾首。

    原来,即便是人类高质量中单也会误信茶叶女的啊。

    “别不当一回事。”梁天叹气,“你不知道,之前就有同行被网上一个妹妹倒追,最后飞到对方城市见面,才知道是男人。”

    “知道了。”纪泽垂眸,脑子里忽然浮现了穆白那双漂亮清澈的眼:“男的也挺好。”

    “你明白就好……什么?”梁天彻底抓狂:“纪泽!!!”

    穆白缩在电竞椅上,已经回归了蛋状。

    自闭,绝望,不愿面对。

    整张脸都是烧着的。

    他怎么能就这样把消息发出去啊?

    手残的最高境界都不过如此。

    【哈哈哈哈哈笑死】

    【老板:莫非是被盗号了?】

    【老板还没有回信,主播已经自闭了】

    【消息来了】

    对方没有过多纠结那段“哥哥”,只是平淡地发来一个组队申请。

    穆白耷拉了一半的软发支棱起来,把人拉进了队伍。

    【jze】进入了队伍。

    【jze】:先打两把。

    【jze】:今天有点事。

    刚支棱起来的软毛又塌了回去。

    “哦。”穆白的声音莫名添了分委屈,他低头点开了游戏。

    今天打得很顺。

    顺到一把二十分钟显得特别短。

    中路被抢,穆白和jze双人包下,卢锡安加锤石前期直接通关。

    国服ad位爱好者多,到比赛服玩家则更青睐打野中单路,ad大多补位,因此水平下限也菜得不成人形。

    一句打完,穆白好友栏里顿时多出几个好友申请,都是想跟他双排的。

    毕竟有人当冤大头,不仅排位速度会变快,还不用担心被分到ad位。

    ad?狗都不玩。

    “怎么那么多人加我好友,我好友栏已经快满了。”穆白有些惊讶。

    【好友上限300个,你这就加满了?】

    【是的,主播他来者不拒,菠菜网站都加了好几个】

    【好笨啊,下次扫违规往主播好友栏找就好了,一查一个准】

    “我不知道他们是干那个的,我已经删了。”穆白重申。

    他刚通过好友申请,昵称【蜜瓜桃桃】的玩家就发来一大串聊天。

    【蜜瓜桃桃】:宝贝,等你好久了。玩完这把晚上我们见一面吧,好想你。

    穆白愣愣地看着屏幕,像是不敢相信般把字符看了一遍又一遍,然后。

    差点把手里鼠标丢出去。

    【怎么回事?】

    【这个蜜瓜桃桃的语气,怎么像是主播的……】

    【崽你居然有女朋友了?我不敢相信,你还未成年,妈妈不允许你早恋!】

    “没有,我不是……”穆白嘴巴张着,舌头却像打了结。

    他一向不擅长这个,尤其是自己都摸不清情况下,还要跟别人解释。

    早知道,不随便通过别人的好友请求就好了。

    纪泽等了好几分钟都不见游戏开始,放下手中把玩的钢笔,点进直播间。

    如今的浏览器都带有记忆功能,纪泽一在网址界面输入小熊tv的前缀,就会自动弹出穆白直播间的链接来。

    他已经快一个月没有去过直播间了。

    和刚开始比起来,观众多了很多,弹幕更是涨了好几十倍。

    曾经只有他一人的vip栏位里,已经坐上了一百多号人。

    他都找不到自己。

    小主播却及时发现了他的到来,抬起那双仍残留着委屈的眼睛,嘴唇却是喜悦地扬起。

    “欢迎jze来到直播间。”木白白轻声说,像是猫咪喉管里发出的轻响。

    纪泽指尖微顿,在弹幕里发了个“谢谢”。

    弹幕齐刷刷地飘过,保持惊人的一致,像是刷屏。

    【别说,解释就是掩饰】

    【掩饰就是事实】

    什么意思?

    纪泽看了眼屏幕。

    小主播盯着游戏界面,像是在等待着什么一般反复刷新,脸颊透着红,嘴唇紧紧抿着,像是平白蒙受了什么冤屈。

    纪泽看完了聊天记录。

    原来,是这一点冤屈。

    放在其他主播上能当成直播效果笑得合不拢嘴的事,怎么小主播还避之不及了?

    穆白抿起唇,戳着键盘,认认真真地给蜜瓜桃桃敲字。

    【小熊tv木白白】:不好意思,你是不是加错人了?我不认识你。

    【蜜瓜桃桃】:才没有认错。就是你,宝贝昨晚还喊着爱我的,怎么突然翻脸不认人!

    【???怎么回事】

    【刚刚还当笑话看来着,不会是真的吧】

    【白白对女孩始乱终弃了?】

    大部分弹幕还是在刷哈哈哈,但依然有一小撮风向发生了转变。

    纪泽皱起眉。

    看到回复,穆白整个人都懵了。

    什么昨晚?昨晚他还待在um基地,隔壁躺着的就是布谷,难不成这个桃桃是教练另外一个号?

    左下角跳出聊天。

    【jze】:查她的战绩,和改名记录。

    穆白忽然反应过来。

    他当即点进蜜瓜桃桃的个人主页,曾用名【逆天战神】,单排段位黄金。

    三个月前改名后开始找adc双排,只玩软辅,战绩永远负却一路趟上了钻石。

    英雄联盟玩家比例中阴阳失调,就多出许多想走捷径的玩家,会更改性别钓厉害队友进固定双排,靠一手嘤嘤嘤躺赢上分。

    正所谓男人最懂男人,很多时候连变声器都舍不得开,却鱼塘苗儿无数。

    【扫兴,怎么是个趟分狗】

    【看到现在,好像从来没有真正意义上的小姐姐加过主播】

    【白白好像不吸引女孩,愁,妈妈愁】

    【主播只会让女友粉变成妈粉】

    穆白没有再理会蜜瓜桃桃,直接把他删掉,悄悄戳了戳手机。

    【木白白】:谢谢你啊。

    纪泽垂眸,安静地打字。

    【jze】:不用。

    小主播停顿片刻,镜头里的侧脸冒出一小撮红晕,满是愧疚地回。

    【木白白】:以后我再也不乱加人了。

    【jze】:嗯。

    组队继续打了一把游戏,jze下线离开。

    穆白刚打算继续时,布谷突然打断了他。

    “我在你房间找不到人,没想到你起得那么早。”布谷看了眼他空荡荡的桌面:“早饭吃了吗?”

    “……没有。”穆白诚实地回答。

    “你这样我怎么把你养胖啊。”布谷感叹一声,“别练了,收拾一下,我们今天去拍定妆照。”

    定妆照也被称作造型照,每个职业选手都要来那么几张,用于战队宣传、比赛和结束mvp界面。

    也是给选手们刷脸的机会。

    穆白点头,听话地关掉了游戏。

    今天去拍照的不仅他一个,还有刚入队的尤洲江创。

    面包车上,布谷不放心地扭头看了眼穆白。

    尽管是唯一一件能给新队员套上的队服,但依然只是勉强合身。

    穆白其实不算矮,但是小身板太瘦,无论那套落在他身上都显得空空荡荡,风仿佛随时都能从袖管里灌进去。

    um的俱乐部离市区较远,车子走了一个小时才来到目的地。

    穆白困得眼睛都睁不开,但车子摇晃,他始终睡不着,落地的时候腿都是飘的。

    只有两个化妆师,江创和尤洲先进去化妆,穆白坐在门口等着。

    头发抵在冰冷的墙面,靠着靠着,昏沉的睡意便涌上脑海,穆白缓缓闭上了眼。

    他似乎又坠进了江里。

    水压从四面八方拥挤而来,挤压着他的喉管,他竭力想伸出手呼救,却被紧跟而来浪头浇落,重新拽回湖底。

    穆白猛地睁眼。

    他不住地喘息,脸上挂着尚未褪去的惊恐。

    死亡的回忆太过扎人,死寂的冰冷绕着喉头,让他几乎溺毙其中。

    穆白深深呼吸,感觉自己精神了些,忽然从旁边挤来一张小小的手帕。

    一个女孩捏着手帕边缘,羞得满脸通红,磕磕绊绊地说:“别、别哭了,给你擦……”

    穆白一愣。

    指尖拂过眼尾,蹭到了一手的湿意,他才发现自己又哭了。

    周围已经零星站了两三个人,都是年纪不大的女孩,看着像是这里的工作人员。

    递手帕的女孩也是其中之一,她的同伴们看着这边,低声交流着。

    穆白刹那间也红了脸。

    ……好丢人。

    他迟疑的看了一眼手帕,这东西不是一次性消耗物品,他用了很可能就还不回去。

    穆白举起手,在脸颊边粗略地擦了擦,拒绝道:“谢谢你,不用那么麻烦……”

    “没擦干净。”一旁,清冷的男声响起,尾调里带着慢悠悠的懒意:“用这个。”

    男人修长的指节伸到面前,大拇指和食指间捏着一包完整的纸巾,腕间深色运动手环在冷白的皮肤上格外明显。

    “谢谢。”穆白下意识想接,忽然感觉这声音有些微妙地耳熟。

    似乎在某些直播剪辑操作集锦里面听到过。

    他茫然地抬头,看见一张熟悉的脸。

    青年低垂着眉眼,浓密的眼睫在眼底投下一片阴影,包裹了那双漆黑深邃的眼珠,突兀地添出几分冷淡来。

    一旁的女孩看到青年,忽地张开唇,低低惊呼了声:“我的天,居然真的是fade!”

    少年睡觉时被墙壁蹭乱的头发不服输地竖起,眼眶粉红,眼睫上还挂着一滴泪珠,就像个从天桥底下野蛮生长的流浪小猫。

    fade?

    jg那个fade?三连冠的那个fade?

    尽管算是已经碰过面,但这个名字实在太过遥远,穆白一时没缓过神来。

    见穆白只是抬头愣愣地看着自己,丝毫没有接过纸巾的意思,纪泽不由轻叹一口气。

    他从袋子里取出一张,用双指捏住,将纸巾对折出柔软的角来,在穆白眼眶边轻轻蹭了蹭。

    擦干了泪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