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文库 > 都市小说 > 你没有自己的老婆吗 > 第33章 七日海洋馆.2
    你没有自己的老婆吗

    他的最后一句话说得很轻, 及川月见没有听清楚。她疑惑的看着夏油杰:“夏油君刚才说了什么吗?”

    夏油杰微笑:“没有啊,你听错了吧?”

    及川月见疑惑了一会了,很快就不再纠结这个问题。虽然刚才被突然扑出来的鳄鱼吓到了, 但是在缓过神来之后,她仍然难掩好奇的趴在栏杆上, 无意识的略微踮脚去看玻璃罩里面的鳄鱼。

    刚刚扑过来的鳄鱼还没有完全沉下去, 在沼泽平面冒出小半个脑袋和橙黄色的眼睛, 竖瞳冰冷的望着他们。不知道是不是夏油杰的错觉, 他总觉得鳄鱼望着他们的眼神莫名带着一丝怨毒和冷漠。

    这样的人性化的眼神出现在动物的竖瞳里, 让人有点毛骨悚然。

    忽然,及川月见双手抱着自己胳膊,轻轻松动肩膀, 低语:“纱绘子怎么还没有回来?”

    夏油杰这才意识到纱绘子已经离开了太久, 至少有十多分钟了。他道:“我去看看她是不是遇到麻烦了。”

    及川月见略微侧过头, 轻声:“那我在这里等你。”

    见她没有要和自己一起去寻找纱绘子的意思, 夏油杰越发觉得不对劲。但他也没有强求及川月见非要和自己一起行动,和及川月见告别后便朝着打水区走去。

    打水区在鳄鱼馆外面,夏油杰一边往外走一边思考:虽然纱绘子对及川月见照顾得无微不至, 甚至有些讨好过了头,但是及川月见的反应却……有些冷淡。似乎对她来说, 纱绘子只是一个可有可无的人, 有和没有都是一样的。

    她们之间存在不平等关系?

    忽然, 他打了个寒战,感到冷意。夏油杰抬头发现自己头顶的空调功率开得很大;他蓦然记起之前及川月见有过抱着胳膊轻轻耸肩的动作,那时候她是不是因为感觉到了空调的冷意, 所以才做出了这样的动作?

    【玩家过一个灵感】

    骰子声音落地, 但是旋转片刻之后, 没有反应。

    虽然暗骰不会公布结果,但夏油杰也能猜出这个‘灵感’应该是没能过成功。他并不沮丧,沿着之前的思路继续往下——

    过‘灵感’是因为自己联想到了及川月见刚才的怕冷的动作……也许是因为这个动作里有更多其他的含义。比如说怕冷是否代表了某种特性?

    怕冷?

    对温度比较敏感的特性?

    可惜灵感没过,夏油杰的几个猜测均无法得到证实。他决定等会有机会就要试探一下,同时加快脚步离开了鳄鱼馆。

    馆外没有开空调,夏日过高的温度和室内的冷空气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夏油杰找到打水区,却没有看见纱绘子。

    打水区只有两个工作人员靠在阴影处聊天。

    夏油杰走向那两名工作人员,向他们搭话:“你们好——打扰一下,我想问问你们有没有看见一个白色及肩发,大概这么高的女孩?”

    “她是我的同伴,刚刚过来打水了,但是我一直没有等到她回来,有点担心她。”

    其中一名工作人员抬头看向夏油杰;他的脸型很奇怪,夏油杰也形容不出来那是个怎么样的脸型,有点……扁过了头。

    不仅仅是脸型,这名工作人员的整个脑袋都要比正常人更扁一些,五官滑稽可笑的挤在窄长脸上。

    他上下打量着夏油杰,片刻后温吞的开口:“我见过那个女孩子,她打水的时候没有拧好开关,被温水溅到了衣服上,现在应该在更衣室换衣服。”

    夏油杰:“我知道了,谢谢。”

    “能再问一下,更衣室在哪里吗?”

    工作人员有点不耐烦的指了指对面墙壁:“那边有水族馆的平面图,你自己去看就行了。”

    夏油杰照旧礼貌的和他道谢,然后走到平面图面前驻足查看。

    平面图一共有两张,画得十分详细。上面一张就是正常的水族馆平面图,标注了各个区域的位置。下面一张则是排水系统平面图,上面的线条错综复杂,一眼过去能让非专业密集恐惧症现场发作的水平。

    【玩家过一个教育 】

    骰子声旋转,系统温和的声音响起:【你觉得那张排水系统的平面图似乎和你逛过的其他水族馆排水系统略有不同,但以你目前的学识无法判断它们之间的差异。】

    夏油杰:"……"

    这波啊,这波是学历不到位的问题。

    那两个工作人员不时瞥过来一个目光,夏油杰询问:【我能在工作人员的眼皮子地下带走这张排水系统平面图吗?】

    系统:【需要过一个困难妙手,如果失败的话会立刻被驱逐出水族馆,自动判定游戏结束哦。】

    夏油杰思索片刻,放弃了这个决定。他之前看过自己的‘妙手’,不高。

    现在被赶出水族馆的话就什么剧情也体验不到了,还是先去找纱绘子吧。

    按照平面图指示,夏油杰没有费多少工夫就到了更衣室门口。

    更衣室没有分男女,门口挂有小小的金属质地牌子。里面是一个一个的隔间。

    夏油杰站在门口,开口:"纱绘子?纱绘子你在里面吗?"

    很奇怪的,里面没有传来回答。他皱眉,走进去挨个敲响隔间的门,每敲响一扇就要喊纱绘子的名字,但是并没有人回应。

    一直敲到最后一扇门,夏油杰察觉到这扇门被人从里面反锁了;他前面敲的都是没有被反锁的,只要轻轻一推就能判断门后没有人。

    但是这扇门不同,它是锁死的。

    夏油杰试探着,略微用力推了推门:"纱绘子?纱绘子你在门里面吗?"

    没有人回应,他环顾四周,更衣室附近也没有工作人员。夏油杰干脆往后退了两步,深呼吸,拧腰,抬腿,一脚用力踹在了门上!

    更衣室的门就是普通的木门,在他全力施为的一踹下,登时被轻松踹开。

    门被踹开时是向内的,更衣室里的情况赤/裸/裸的袒露在夏油杰眼前:四面墙壁和地板上都是溅射的血液,纱绘子仰头坐倒靠在更衣室墙壁上,从脖颈到腹部被一线剖开。

    但她的胸腹内是空的,内脏全部不翼而飞了。

    【玩家过一个理智,sc1/1D4 1.】

    【玩家夏油杰陷入临时疯狂状态。临时疯狂症状为

    1D10=7

    症状: 逃避行为:调查员会用任何的手段试图逃离现在所处的位置,状态持续半小时。】

    无法形容的恐慌感攥住了夏油杰的思维。他知道自己此刻应该留下来搜索现场可能留有的线索,但是身体却违背了理智,毫不犹豫的攀上距离最近的窗户直接翻出了更衣室!

    理智仿佛与身体分割,等夏油杰反应过来时,他已经不知道跑到了什么地方,身体微弓撑着自己的膝盖喘息。

    直到逃离了更衣室,夏油杰才感觉自己的心脏不再一跳一跳的抵着喉咙口发疯。他闭着眼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手指摸到大片的冷汗。

    也不知道这个游戏是怎么做到的,那种疯狂的恐惧和反胃感,让夏油杰有种梦回咒灵吞食现场的感觉。

    有点恶心。

    缓过劲来后他后知后觉的感到一丝丝凉意,抬起头打量四周,夏油杰看见了自己头顶熟悉的空调器:他跑了一圈,莫名其妙又绕回鳄鱼馆来了。

    真奇怪,原来鳄鱼馆和更衣室是挨着的吗?

    夏油杰回忆了一下自己之前看见的海洋馆平面图:他是从更衣室窗口处逃离的……从更衣室后面绕过来的话——确实,鳄鱼馆是距离最近的入口。

    临时疯狂有半个小时的限制,半个小时之内自己是没办法再探索更衣室了,要想办法让其他人注意到更衣室的情况——

    奇怪的是,鳄鱼馆里的工作人员在此刻都好像人间蒸发似的不见了。夏油杰绕了一圈,没能找到鳄鱼馆的工作人员,却看见了还乖乖等在鳄鱼馆栏杆旁边的及川月见。

    她还保持着自己离开时的姿势,两条胳膊交叠压在栏杆上,目不转睛的盯着鳄鱼馆内部。

    夏油杰快步走向及川月见,同时顺着她的视线扫了眼沼泽。隔着一层玻璃罩的沼泽地,里面又恢复了往日里的平静,之前撞击玻璃的鳄鱼不见了。

    及川月见转头看向夏油杰,她目光越过夏油杰,看了眼少年空荡荡的身后,茫然:"纱绘子呢?"

    夏油杰本来想和及川月见说自己在更衣室看见的一幕,但他脑子里刚回想起纱绘子尸体相关的场景,一股无法言说的恐惧感顿时笼罩了所有的理智,胃部蠕动痉挛,他忍不住冲到垃圾桶旁边呕吐起来。

    因为并没有进食的缘故,夏油杰吐了半天,也只吐出来一些酸水,喉咙和鼻腔里辛辣酸涩。

    旋即他脊背被人轻柔的拍了拍,耳边是少女担忧温和的声音:"你没事吧?要喝点水吗?"

    及川月见拧开一瓶矿泉水递给夏油杰,蜜糖色的眸子满是担忧的望着他。夏油杰接过水瓶漱了漱口,苦笑:"谢谢……"

    漱完口后嘴巴里的酸涩感变淡了许多,夏油杰捂着腹部半蹲下来,及川月见也在他旁边蹲下来,小声询问:"你哪里不舒服吗?要不要吃药?"

    夏油杰婉拒了她的好意:"没事,我自己休息一下就好了……"

    这时候,一名推着垃圾车的工作人员走近二人,询问:"这位先生是需要帮助吗?"

    及川月见仰头,蹙眉道:"他不太舒服,能帮我们找个空调温度高点的地方休息吗?"

    工作人员侧目看了眼不远处的空调,恍然大悟:"哦,空调症吗?可以的,跟我来休息室吧,那边的空调温度开得比较高。"

    "鳄鱼馆为了照顾鳄鱼的环境,空调一直开得很低。"

    及川月见向夏油杰伸出一只手,将他从地上扶起来。这个动作使得两人的距离拉近了许多,但是夏油杰并没有把全部的重量压在及川月见身上。

    他虚虚的将胳膊搭在了及川月见肩膀上,搭上去时还颇觉得别扭——因为离得近,只要夏油杰略微垂眸,就能看见及川月见脖颈上的那条黑色皮质choker。

    她的皮肤很白,与那条黑色的choker形成了鲜明的色差对比。

    choker是皮质的,搭扣处有个装饰的小锁,有点类似于情/趣/用品。不过这种东西戴在及川月见脖子上,看起来倒更像是小姑娘随意挑选了一个搭配牛仔裙的配饰,不带任何性/暗/示的意味。

    "到了,这里就是休息室了。"

    工作人员将二人带到工作室后便离开。

    及川月见扶着夏油杰在工作室的沙发上坐下,然后拿起桌子上的遥控器调高了空调温度。

    工作室确实要比鳄鱼馆的温度高一点,呆在里面更让人感到舒适。

    及川月见调完温度后放下了遥控器,自言自语:"纱绘子怎么还不回来啊——要给她发个消息跟她说我们在休息室等她才行……"

    夏油杰一听见纱绘子的名字就无法克制自己的反胃感,刚刚缓过来的胃部又开始痉挛起来。他捂住自己嘴巴干呕了两声,吐得眼泪都要流出来了。

    及川月见慢半拍的意识到夏油杰似乎又想吐,连忙凑近拍了拍他的背。

    夏油杰弓着腰,两手曲起撑在自己膝盖上,眼眶蔓延开一片深色的红,眼眸里浸着生理性眼泪。随着及川月见安抚的轻拍,几滴眼泪从他眼角流下。

    原本扎好的丸子头经过夏油杰一番动作已经有些乱了,黑色额发凌乱的垂下,发隙间泛红的眼眸和微微发抖的睫羽,显得格外脆弱。

    为了给他拍背,及川月见是一条腿曲起半跪在沙发上的。她垂眸便看见夏油杰曲起的脖颈,宽松上衣的领子也很大,顺着脖颈到脊背,脊椎略微突出的第一节骨节,和一些没有扎上去,散在脖颈上,汗湿的黑发。

    及川月见眨眼,忽然抬手,手指轻轻按在夏油杰脊椎的第一节骨节上。

    隔着一层灼热的皮肤,骨头的形状在她指腹下微微颤抖。

    夏油杰‘唔’了一声,茫然抬头,疑惑看着及川月见:"……你在干什么?"

    及川月见若无其事的捻起一缕头发,拨开,道:"你头发粘脖子上了,我帮你拿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