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梦水母外表看起来果真如同海中那些会发光的水母差不多。

    只是其中遍布着无数如同星光的亮点在闪烁着,从远处看过去星梦水母壮观而又瑰丽,让人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惊心动魄之感。

    越靠近越感到震撼。

    但与此同时,一种心悸感不由自主地从心底冒出。

    丁亽一脸郑重。

    星梦水母给他带来了极其强大的压力。

    丁亽带着席禹花了三个多小时赶到星梦水母边上,此时两人离星梦水母不到百米,越发能清晰地感受着它的恐怖威势。

    在星梦水母面前,他们两个人渺小的宛如浮尘。

    此时他们就看着星梦水母正以非常稳定的速度一点点向前扩张着。它的速度并不快,就比人类步行要快上一点。但它所过之处,摧枯拉朽,将一切全部都淹没了。

    可以预见,纵然是拥有数百万人口的新成市,在它面前也不过是螳臂当车,最终也会被它完全吞噬掉。

    “果然是鬼蜮。”虽然星梦水母的这种鬼蜮外在表现形式席禹也是第一次见到,但他肯定不会认错的。

    “而且这还不是一般的鬼蜮,这座鬼蜮核心的价值一定相当惊人,如果让它真的成型,甚至能吸引a·级与s级的鬼怪入驻。”

    如果这座鬼蜮真的成型,那绝对非同小可,这种等级的鬼蜮前世他必然会听说过。但在他的记忆中西川省是没有这种级数的鬼蜮的,可见前世它最终还是被毁去了。

    但如果是中洲最后得到了鬼蜮核心,那以中洲的底蕴绝对能培育出一位a·级出来。可前世中洲第一位a·级诞生诞生要在好几年后了,而同期正是【饕餮】快速崛起的时候。

    这也只能说明,前世鬼蜮核心最终还是被姚言诣得到了。

    “有什么办法解决吗?”丁亽连忙问道。

    “除了暴力摧毁别无他法。” 席禹摇头。

    其实如果能准确找到鬼蜮的核心,用核武同样能够毁灭。只是这完全就是得不偿失,丢完核武这地方也不能住人了,还不如直接将新成市迁走算了。

    “那就坚持几天,第一界卫这两天就能赶到。”

    丁亽完全不觉得自己就有能力解决掉鬼蜮,而以星梦水母现在的扩张速度绝对等得及第一界卫赶来。他虽然知道席禹也有能力解决掉鬼蜮,但席禹的白龙身体还有着伤势,所以他不想让他出手。

    “嗯。”席禹点头,根本没提他要打算变身的事情,“走吧,我们回去吧。”

    “不打算进去看看?”丁亽愣了下,他显得有点心不在焉。

    “没什么好看的,只要确定它是鬼蜮就行。”席禹道。

    “好,那我们回去。”

    丁亽伸手想要搂住席禹的腰,只是他动作慢了一拍,手在碰到席禹之前停了下来。

    席禹疑惑地看着他。

    丁亽这才将席禹抱住然后带着他赶回去。

    只是他心中却莫名地叹了口气,席禹现在好像一点儿也躲着他了。明明这是一件好事,他现在反而并不感到高兴。

    丁亽也不知道自己这是怎么了。

    被丁亽带着回去,席禹全程不用自己出力,于是他开始检查自己的计划。

    他做的事情并不多,其实也不用做太多。

    关键的地方就在于丁亽做的事情,当丁亽的举动开始让姚言诣警惕的时候,他之前下的套就能发挥作用了。

    但最重要的一点还是在于他之前他跟管章说出了灯颅树的所在,这个消息必然能让姚言诣真正破防。

    姚言诣是个聪明人,所以他做的事情肯定有效果,而他也绝对不会坐以待毙,现在就要看他怎么做了。

    他无非也就只剩下逃离与放手一搏两个办法。

    希望他选第二种吧,到时候他就能将鬼蜮连着他一并解决了。

    想到这里,席禹微微的抬头,看着丁亽那有些棱角分明的下巴道:“丁队等下回去后做好准备,可能有一场硬仗要打了。”

    “好。”丁亽没有多问直接应道。

    虽然席禹没直说,但丁亽知道自己需要戒备的对象是姚言诣。

    但只看过一眼席禹就知道姚言诣有问题,甚至直接判断出他跟鬼怪攻城的事情有关,这让他心中不得不充满了疑惑。

    他相信席禹的话,也相信自己的感知。

    但就是因为这样,他才更清楚席禹身上有很多的秘密。

    当然席禹对自己的这些秘密好像也没有太隐藏的意思,他甚至都觉得席禹这是在有意展现自己的本领。不得不说,他也越来越相信席禹的能力。就连一开始最戒备他的张青袁现在已经彻底被席禹征服了。

    姚言诣此时坐在管章给他安排的临时帐篷中一脸阴沉。

    他现在担忧自己有暴露的风险。

    管章虽然拦下他,但不是因为发现了他身上的异常,反而是他认为丁亽他们就问题,而被迫与丁亽靠近的自己就被无辜牵连了。

    他一开始只是觉得丁亽有病,自己不舒服也要看别人不舒服。

    直到他发现管章安排人检查城外战场残留的坑洞后,他顿时感觉到不妙了。

    尤其当他知道告诉管章灯颅树可能藏在地下的人是丁亽身边那个预备界卫后,在联想到丁亽的异常之处,他只能怀疑他们发现了什么所以才故意设计自己。

    新成市遭遇鬼怪攻城就是他主导的,他能做到这一切就是通过他天赋能力吞噬掉的灯颅树。灯颅树的名字他见新成市起的挺形象就抛弃了原来随便起的名字拿来用了。

    他有一个天赋能力可以吞噬掉鬼怪,然后掌控它们。

    而灯颅树就是被他吞噬后控制的最奇特的一只鬼怪。原本它并不强大,但被他培养到今天他都有信心灯颅树能够缠住b级了。而驱赶鬼怪形成鬼潮对它自然也不是什么难事。

    于是在他在发现鬼蜮后,他就开始实施这次驱虎吞狼、渔翁得利计划。

    原本一切都很顺利,直到他遇到了丁亽他们。

    此时姚言诣他努力的回忆与丁亽他们交集的所有细节。

    忽然,他心中一动。

    他想起来了,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他就发现那个叫席禹的预备界卫在偷偷盯着自己,神情好像也带着点恐慌。当时他确实有点奇怪,但也并没有多心,可现在想想席禹的举动太可疑了。

    他一个陌生人,为什么席禹会害怕他,更在看到他后就躲开了?

    越想越觉得这里有问题。

    “除非他认识我。”姚言诣眼中漏出了慑人的杀意,“又或者是他身上具某种极其特殊的天赋能力直接查看到了我身上的异常。”

    第一个可能姚言诣直接就排除了。

    这些年他杀了不少人,但所有的隐患他全部都处理干净,绝对不可能有任何意外。

    那么就只有第二种可能了。

    而他今天也的确发现丁亽一伙对那个席禹保护的有点过头了,就连丁亽查看星梦水母都要带着他。

    如果他不是具有这种神奇的天赋,以丁亽的身份怎么可能会这么在意一个连f级都没到的普通人。所以他才能发现灯颅树的踪迹,也能察觉到他身上不对劲之处。而且丁亽针对他也的确是在这个小子神色出现异常之后才开始的。

    绝对是他。

    “想不到啊。”

    姚言诣暗恨,他的计划竟然会败在一个从未见过的陌生小子身上。

    但姚言诣并没有过多的抱怨,这就是命。他自己的命就特别好,就是因为他现在的吞噬天赋,他才有了今天的成就。而昆星世界这么多人,总会有天赋比他更好的。

    他能做的就是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将一切全部掌控在自己手中。

    幸好的是他们应该没有将灯颅树与他联系在一起,要不然这次他绝对有可能栽了。不过灯颅树的存在有可能暴露后,姚言诣就很清楚自己不能拥有一点侥幸,万一真的被发现了,他就绝对危险了。

    好在他还没有暴露,就还有机会。

    姚言诣快速思考了下。

    其实他现在应该直接离开新成市躲起来,被动的等着中洲b级到来。只是这个方法只能看命,万一中洲直接放弃新成市呢?又或者中洲有了戒备,来的不止一位b级。

    当然最安全的做法就是干脆放弃这次机缘。

    但他根本舍不得。

    错过这次机会,在想找到这么一座天时地利人和的鬼蜮基本就不可能了。而他这次只要能将鬼蜮成功吞噬,b级对他来说都不算什么,他甚至有信心将来成为中洲第一位a·级。

    到那时整个中洲就是他的后花园,他可以为所欲为。

    “现在还没到这个地步,我绝对不能就这么放弃了。”姚言诣喃喃道。

    他要好好的梳理下,一定要在现在的危机中重新理出一条对他最有利的方案来。姚言诣在脑中思索着,将每一个细节都拿出来推敲着。

    “对了。”

    猛地姚言诣眼前一亮,“席禹就是我的机会啊。”

    “席禹身上的未知天赋能力一定无比重要,要不然丁亽不会如此重视他。如果我能将他抓住,到时候肯定能将丁亽引到鬼蜮中去,我在将他一起抓住,有他们两个在中洲的b级一定会前来解救他们,那我的计划同样能成功。”

    姚言诣越想越激动,天无绝人之路。

    其他人就罢了,但丁亽可不一样。

    他被誉为中洲最有可能成为第十位b级的头号种子,不到万不得已中洲绝对不会放弃他的。

    至于能不能抓住丁亽,他还真的不担心,他对灯颅树有绝对的信心。他最怕的反而就是丁亽会选择放弃席禹。其实直接抓丁亽是最稳妥的,不过这变态身上带着一枚核弹,想想就叫人忌惮。

    “就算到时候出现意外,中洲来的b级太多,大不了到时候我在放弃好了。总比试都不试一次要好,机缘一定要靠自己主动争取才行。”

    现在就只要等着他们回来就行了。

    至于管章对于席禹的警惕他不以为然,他自己就有控制鬼怪的经验,知道想要将丁亽一行人全部控制住还能让他们的行为举止看不出一点异常有多难,甚至b级鬼怪都做不到。

    他要真有问题,怎么可能还老实的任由管章他们看管着?换了他,管章他们这会儿根本就没机会弄出这些阵仗来。

    丁亽带着席禹在夜里三点多赶回来的。

    路上碰到了一队d级的鬼怪,浪费两人一点时间。

    他们刚回来就被管章安排巡逻的军卫发现了,而一旁姚言诣不知道在跟他们笑着说着什么。

    在看到姚言诣第一眼的时候,席禹就已经知道他下套成功了。姚言诣还真的这么果决,总算他的心思没有白费。

    姚言诣就打算光明正大的堵在大门口。

    没有计划的计划就是最好的办法,丁亽他们肯定会想不到他会这么直接的出手。

    不过在看到席禹神色的时候他就知道错了,席禹的眼神非常平静,完全没有第一次看到他的那种恐慌神色,而一旁的丁亽更是对他充满了戒备,他们绝对早有准备。

    姚言诣心中狂震,知道今天注定没办法善了了。

    他不在犹豫,就要出手。

    但就在这时,一道巨大的长啸声从众人的身后冲天而起,“抓住姚言诣,他就是鬼哭屋。”

    “咚。”

    这突然的变故让城门外的营地瞬间炸开了锅。

    刚要出手的姚言诣顿时无比错愕。

    他是什么?他怎么变成鬼哭屋了?

    但在他的愣神间,营地中听到声音的人纷纷涌了出来,就连新成市城门上也开始灯火通明起来。

    姚言诣又惊又怒,他原本是想要偷袭丁亽抓捕席禹的。但现在他才发现自己的一切举动完全都在别人的掌控的之中,这对他的信心而言是前所未有的打击。

    但他也觉得自己太冤枉了,鬼哭屋根本就跟他没有一点关系,自己被污蔑了。

    这一刻已经不是他想偷袭不偷袭的问题了,而是他今天能不能逃掉的问题。无论是让新成市发现他跟灯颅树有关系,还是误以为他就是鬼哭屋,他都经不起查的,只要被抓住他就完了。

    而以管章的谨慎肯定不会不查的。

    他已经没有了退路,只能破釜沉舟了。

    “给我死。”强大的气势冲霄而起,姚言诣身上一直隐藏的实力终于全部爆发而出,顶级的c级战力毫无保留的扑向了席禹。

    但早就有准备的丁亽这一刻毫不客气直接迎了上去。

    “砰。”

    强大的冲击波以两人为中心扩散出去,两人同时后退三步,一时之间居然都没能奈何对方。

    看到这一幕的人顿时全都震惊了,谁也没想到姚言诣的实力居然会这么强大,居然能够跟丁亽不分上下。更让他们匪夷所思的是姚言诣为什么会偷袭丁亽与席禹,他们觉得自己的脑子不够用了。

    “姚言诣。”

    匆匆赶来的管章心中狂震,更是不敢置信。但即便他再怀疑丁亽也知道眼下姚言诣身上的问题绝对会更加严重。他不再犹豫,直接冲了上去跟丁亽一起夹击姚言诣。

    然而就在这时,席禹却做了一个让谁也意想不到的举动。

    尤其是姚言诣更加目瞪口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