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文库 > 都市小说 > 不羁 > 第 18 第章
    “马上好”这句话前后说了至少两三回,应行记着医生的交代,给许亦北换药挺勤,每回都差不多这么说。

    许亦北可能跟换药犯冲,进医院的时候都没把他疼醒,换药的时候总是疼得厉害。

    大中午的,趁其他人都还在班里午休,应行又站在宿舍的卫生间里,一手扶着他的脑袋,一手往创口上擦药水。

    “操!”许亦北歪着头,被刺激地太阳穴都突突的,想动,但动不了。应行要仔细看他头上的伤,挨得就近,他只要刚一动,就会被他眼疾手快地摁回去。

    “忍一下啊,老板。”应行一手摁着他肩,“又不是第一回了,你也该忍住了。”

    许亦北听他这么叫,耐着刺激,故意说:“妈的,以下犯上!”

    “是是是,我冒犯了。”应行还配合他,边说边笑,差点儿没拿棉棒戳他伤口上。

    许亦北更疼了,就快忍不了的时候,好歹是弄完了,应行给他把纱布包回去才让开点儿,收起药。

    他对着镜子,把帽子又仔细戴上,转身出去,一边缓着痛,一边说:“三道题,教会了再回教室。”

    应行洗了把手,跟过来,看了看他摊在书桌上的试卷,拿出手机:“我再给你传份资料吧,看完你要还是不会,我再来,绝对手把手教学,包教包会。”

    许亦北忍不住问:“你哪儿来的这么多资料?”

    “你也可以叫它们商品。”应行说。

    “……”行吧,原来是整理了准备卖的。

    应行又补充一句:“现在不卖别人了,我对你独家专供。”

    许亦北冷淡说:“我真有福。”

    “确实,福如东海。”应行大言不惭地接。

    资料发完了,没听见动静,他抬头看许亦北:“你手机呢?”

    许亦北找了一下,在试卷底下找到了手机,才发现是关机了,记了起来,那天在活动课上收到宋妍的短信,他后来直接关了机,居然就没想起来再开。

    这两天光是头的造型就够糟心的了,完全没顾上,还以为是没人联系他。

    “忘开机了。”许亦北按着开了机,几乎同时,手机疯狂震动,抽风似的一下挤进来好几条消息。

    他手指点开,全都是宋妍在他关机后发的,无外乎一些伤感表白的话,想不到他居然如此绝情云云……

    许亦北不知道该怎么回,他对女生不了解,也不擅长应付,看完就点了出去,抬头正好看见应行转过去的脸,一愣:“你看见了?”

    应行回过头,笑一下:“我没想看,你倒是拿远点儿。”他刚看试卷呢,当然站得近,还真不是有意的。

    “……”许亦北顿时拧眉,真他妈尴尬,搞得自己像个渣男,还偏偏被他看见了,操,丢人都挑他跟前丢。

    应行也只是扫到几个“喜欢”、“绝情”的关键词,猜测可能是刚分手的前女友什么的,很识趣,马上收着手往外走:“你们先聊吧,聊完你再慢慢学得了。”

    也没等许亦北发话,他就开门先走了。

    “我……”许亦北想说“我聊什么聊”!话都没说完,门就在眼前带上了。他现在只想跟数学死磕到底,结果教数学的还走了。

    应行上了教学楼,还在回味不小心扫到的那几眼内容。

    许亦北这人一向独来独往的,没想到还交过女朋友。真不知道他会喜欢哪种姑娘,估计得温柔似水,说话轻声细语?不然谁受得了他那暴脾气啊。还得白,长得漂亮,至少也得是个女版的许亦北,受个伤都能风靡学校的那种。

    应行被自己乱七八糟的想法弄笑了,心想这跟他有什么关系,居然还脑补上了,提着嘴角走到教室门口。

    “应总!”杜辉忽然从后面一阵快跑过来。

    “嗯?”应行看过去,“你他妈从哪儿浪来的,被抢了?”

    “操!”杜辉脸色不对,“我从你家那儿浪来的,你舅舅让叫你呢,你快回去吧!”

    应行脸上的玩笑一下没了,倏然转身就往楼下跑,快得像阵风。

    许亦北晚一步到教室,进去就发现旁边座位是空的。

    杜辉也不在,后排一下少了俩人,突然显得他戴个帽子坐在这儿特别显眼。

    朱斌正好从前面回头看他。

    许亦北问:“他人呢?”

    “谁?”问完朱斌才反应过来,“应行啊,逃课了吧,又不是一回两回了,杜辉不也逃了吗?”

    这么多天都没见他逃过课了,今天忽然逃什么?许亦北怀疑他别是重操旧业,又带着小弟上哪儿收账去了,可能有自己这一个老板还不够,他还在私底下继续搞别的钱。

    朱斌一直在看他的帽子:“哎,许亦北,你头到底是怎么搞的?是不是装的啊?”

    许亦北说:“你会这么装?”

    朱斌忧郁说:“那我也得装得出你这种效果啊。”

    许亦北不知道他哪儿来的这种浑话,这造型够糟心的了,他好像还觉得挺不错的。

    前面有人看着这儿,许亦北扫了一眼,高霏在扭着头看他,她周围的好几个女生都是,男生也有,目光动不动往他这儿飘,也不知道是不是又在看他头的好戏。

    这几天只要一进班里就这样,许亦北拿本书竖起来挡着,转着笔想,赶紧放学吧,再熬两天把这破“月子头”拆了,省得再招人眼。

    “唉,咱们班运动会的群……”朱斌还想再跟他接着说,铃声响了,丁广目夹着语文书进了教室,只好算了。

    许亦北听了就没兴趣,也没搭话。

    下午两节语文、一节生物,最后一节是自习,很快就到放学的点。

    但是旁边的座位还是空的。

    许亦北在自习课上把数学资料都看完了,题也没全吃透,想找应行讲解都找不到,这是真逃课了吧。

    他站起来,离开教室,手机这时候又震了。

    许亦北都快对手机震动感到厌烦了,拿出来一看,还好这次不是宋妍,是江航。

    --我的北,快出来!我现在就在十三中门口,马上就要见到你!

    有一阵儿没联系了,没想到他会忽然跑过来。

    许亦北只好把帽檐压压低,跟着放学的人群一起出了校门。

    江航果然就在传达室旁边的花坛那儿坐着,一看到他到跟前就蹦起来:“你头果然受伤了!怎么样了?”

    许亦北问:“你听谁说的?”

    “还能是谁,杜辉呗,他说你装呢,我说不可能,我哥们儿我清楚,头破了都不一定包扎的那种,能扛着呢,包扎就说明是真破了。”江航振振有词。

    许亦北打量他:“你俩还走挺近啊,什么事儿都从他那儿打听。”

    “唉,没有买卖就没有伤害,我知道我跟他总有买卖,对你造成了伤害。”

    “随你,”许亦北说,“他对我能有个鬼的伤害。”

    “那应总呢?”江航在他身上左看右看,“我还听杜辉说你住校了,你好好的别墅不住,住什么校啊?再说你跟他住一起,怎么相处,你这头不会是……”说着他凑过来,想揭开帽子看。

    “闭嘴吧你,他还能欺负得了我?”许亦北掀开帽子给他看一眼里头纱布,“看到了?放心了吗?”

    “你人没事儿就行。”江航从花坛那儿拎出一只装着鸭梨的礼盒,“你看,我还给你带了水果,正不正式?比不上你家里有的,但是你妈从来就不心疼你,知道了肯定也是怪你,还不如我送这个……”话说到这儿,他一下停住,看看许亦北脸色,“你别生气啊,我随口瞎哔哔的。”

    许亦北脸上没什么表情,伸手说:“给我吧,我收下了。”

    江航把礼盒递给他,又看看他脸:“家里真住不下去了啊?”

    许亦北不咸不淡笑一下:“别问了。”

    江航跟着笑笑,一把搂住他肩:“改天去燕喜楼吃饭,我做陪,你请客,给你换换心情。”

    “你他妈可真有心。”许亦北知道他是故意卖贱,拿那盒鸭梨挡开他胳膊,“我以后放风找别人了,摔破头都比找你强。”

    “你找谁了?”江航瞪圆眼,“移情别恋了?”

    “滚你的。”

    “许亦北!”忽然听见樊文德的声音。

    许亦北回头,樊文德背着双手虎步生风地从校门里走出来。

    “你老师?”江航小声问。

    许亦北说:“班主任。”一边摆摆手。

    江航会意,马上溜到路上走了。

    樊文德大步走到他跟前:“我正找你呢,在这儿碰上正好,你帮我个忙,跑个腿,去一趟应行家里。”

    许亦北一愣:“让我去?”

    樊文德点头:“是啊,你俩坐一起,又是舍友,他还真没几个走得近的同学,除了杜辉就是你了,你去很合适啊,以后就更好互帮互助了。”

    “……”许亦北心想,我总不能告诉你他是为了钱。

    “本来我是要自己去家访的,没办法,教务处急着给高三组开会,你去帮我看看,没事儿就叫他好好回来上课,最近刚表现好点儿,怎么说跑就跑了!”樊文德说完看到了他手里的礼盒,“哎,你是不是已经准备去了,还买了水果?”

    许亦北立即说:“不是。”

    “不是?那这是哪儿来的?”

    “……”许亦北也不想说,他没注意到自己头的事儿就不错了,认命一样岔开话:“行,我去吧。”

    “那好那好,你快去吧,注意安全。”樊文德塞个纸条给他,“这是他家地址。”

    许亦北拿了,去路上拦车,有这么个负责任的班主任,都不知道算不算倒霉,什么事儿都能牵扯上应行。

    地址他也去过,车到了地方,就在上次他舅舅那间修表铺外头。

    许亦北从车里下来,看见铺子今天锁着门,转头正好看见杜辉骑着电动车往反方向走人,他俩还真是一起逃课的,再看看纸上的地址,找进了后面的小区,一步一步上楼。

    楼道很老旧,也不知道是哪个年代建的了,走到三楼,冷不丁“呼”地一下从楼梯间里窜下一只猫,差点儿要扑他身上。

    “操……”许亦北让了一下,踩翻了角落里的一只旧花盆,一把扶住眼前的门,看了眼,漆都花了的旧铁门,贴了个福字,好像是这儿了。

    许亦北对着门又犹豫了,总觉得自己跑这儿来不伦不类,他跟应行的关系也没到能上门的份儿上吧?

    要不然就发个微信给他,反正樊文德看着他上路了,回去也好交代。

    他掏出手机,点开那个人民币头像,打字。

    一句“老樊叫你回去上课”打了一半儿,门忽然“咔”一声开了。

    许亦北抬头,上次见过的中年男人刚好推开门,一脸的疲态地拎着袋垃圾出来,看到他很疑惑:“你找谁?”

    好像是应行的舅舅,许亦北实话实说:“樊老师让我来找应行。”

    “哦,你是他同学吧?”贺振国把门推开点儿,“进来吧。”

    许亦北只好跟进去。

    “应行!应行!”贺振国叫了两声,嗓门儿压得很低,像是刻意的。

    房门打开,应行按着脖子走出来,拧着眉心,长袖卷了上去,两条大花臂露着,格外瞩目,看到许亦北,顿时一停:“我操?你怎么来这儿了?”

    许亦北还没说话,贺振国压着声儿说:“你们樊老师负责,叫他来的,来就来吧。”说完又冲许亦北干巴巴地笑笑,“今天家里挺乱,出了点事儿,你别介意。”

    屋子里确实乱,又小,家具都挤在一起,沙发好像挪了位,地上还有清扫了堆在一起的几只垃圾袋,正等着扔。许亦北扫视一圈儿,站着怪不自在的,想起手上还拎着江航给的鸭梨,放了下来:“没事儿,我就来传一下老师的话。”

    应行走过来,看两眼:“这么客气,还带东西?”

    许亦北还能怎么说,谢江航去吧:“算是吧。”

    应行扯了下嘴角,指指家里的旧沙发:“你要累就坐会儿,要想走我就不留了,今天是真有事儿,老樊问你就说我忙完就回学校,他又不是不知道我是什么情况。”

    许亦北心想你是什么情况?

    贺振国把几袋垃圾都拿出去放在了门口,回来说:“好歹喝口水再走,哪有刚来就让人走的道理。”说话声音还是很小。

    许亦北倒是无所谓,他还希望早点儿走:“没事儿。”

    脚还没动,房门忽然打开,有人走了出来。

    许亦北看过去,是他家主卧的门,走出来的中年女人他也见过,应行的舅妈。

    旁边两个人忽然都不做声了,全都一起看着她。

    丁宝娟走出来,看看屋子里的人,眼神儿定定地落在许亦北身上,可能是觉得陌生:“你……”

    “我同学。”应行说,“舅妈,这是我同学。”

    丁宝娟好像反应过来了:“同学啊?”

    “对,同学。”

    “那一起吃饭。”丁宝娟看贺振国,“要吃饭了吗?”

    贺振国伸手去扶她:“吃了吃了,马上吃。”

    丁宝娟朝许亦北招手,笑着说:“同学,来吃饭啊。”

    许亦北没想到她这么客气,转头往门口走:“谢谢,不用了,我先走了。”

    还没伸手拉门,肩膀被一把搭住了,应行的一条大花臂箍着他:“走什么,留下吃饭。”

    “?”许亦北扭头瞪他,低声说,“什么毛病,不是你刚让我走的?”

    “我改主意了。”应行箍着他用力了点儿,声音贴他耳边,低得只有他一个人能听见,“行了,老板,就在这儿吃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