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文库 > 都市小说 > 童话宝宝是大家的 > 35、家人超爱年年35
    年恬嘴角翘了翘。

    噩梦里, 盛火戏剧性的死亡方式和他十八年来的成就让他成为传奇般的人物。随着他弑父真相的揭开,以他的形象为男主的影视剧如雨后春笋。

    然而让所有人遗憾的是,他的幼时一片空白, 没有照片没有记录。影视剧参照他十七岁的模样找童星, 无论是哪一部影视剧, 这些童星都有共同的特点:漂亮。

    现在, 她看到他幼年的模样才知道, 他说他十岁前长的很丑是真的。

    年年的两条小短腿晃一晃, 年恬弯腰,放下年年。

    年年飞扑过去, 压到了火火身上。火火紧紧地抱住年年, 等自己快喘不过气来才翻身压到年年身上。

    年年从火火的口袋里拿出他刚才一直看动画片的手机, 咿咿呀呀地说着婴儿语。

    年恬看到这部眼熟的手机, 失笑。

    原来,二姐的手机不是在回国的路上丢了,而是掉在了家里的某个地方,被年年捡到后送给了火火。

    火火带年年到地下室,打开昏黄的灯,布置好了气氛后, 开始给年年讲故事。

    故事情节是他刚刚看过的动画片剧情,只不过动画片里的是十二生肖, 而他的故事里是五个性格迥异的冒险者, 或者说冒险宝宝。

    医生和经理也来到了地下室门口,通过狭窄的窗户看躲在门里面的火火和年年。

    除了年年, 火火不许其他人进入地下室。

    炎炎低落地站在地下室门口,哭了一夜的眼睛被蜜蜂蛰了似地红肿。

    年恬伸手揉一揉炎炎的头,“年年是我的妹妹, 她也有很多小秘密基地不让我进。”

    年久昨夜的推测便是真相。噩梦里,保姆用抹了驱虫剂的生牛肉引黑狗到小树林后,她从地下室里带着盛火出来,盛炎发现后偷偷跟了上来。吃了驱虫剂而狂躁的黑狗扑向盛火时,年仅六岁的盛炎用命保护了弟弟。

    盛炎离开地下室,缩在隐蔽的楼梯死角偷哭。年恬找到他时,他抽泣道:“我不是好哥哥。”

    年恬坐到他的旁边,“不,你是好哥哥,世界上最好的哥哥。”

    “我不是。我听见很多次妈妈和保姆阿姨的话,妈妈和保姆阿姨都想弟弟死,我告诉爸爸后,爸爸说她们只是说着玩。我知道她们不是说着玩,他们都讨厌弟弟,妈妈想让弟弟死,爸爸也想让弟弟死,我不敢告诉其他人。我知道,保姆阿姨杀了我的小香猪,很快就会杀我的弟弟。”

    年恬轻轻地拍拍他的背。

    他的父母以为六岁的孩子什么都不懂,没有避着他,其实他什么都懂。

    生活在幸福环境下的六岁孩子不需要担惊受怕可以什么都不懂,生活在糟糕环境下的孩子是没有童年的,他们无法顺其自然地成长。他们过早地遇见了其他人一辈子都遇不见的险恶,被迫成长。

    年安和年满如此,她和年久如此,盛炎和盛火也是如此。

    “如果弟弟真的遇见了危险,你会冲上去保护弟弟吗?”

    “会。”

    “那你就是好哥哥,不好的哥哥不会保护弟弟的。”

    地下室,火火用不同的眼神、不同的声音、不同的肢体动作,甚至不同地方的方言和用语习惯来给年年讲这个冒险故事。

    年年听的专注极了,肥嘟嘟的脸蛋随着故事情节变换表情。

    年年丰富的表情让火火把故事讲得更加跌宕起伏,刚开始火火只用不同的声音,后来又用上了动作和表情。

    表情都是火火从年年脸上学到的,年年肥嘟嘟的漂亮脸蛋做出来的表情是可爱的,他这张算不上很丑但肯定算不上好看的脸,做出来的表情少了年年的这份婴儿肥可爱元素,更加的传神了。

    火火在动画片的故事基础上添加了很多的情节,停在了惊险高潮处。

    以前年年怎么亲他,他都不会再讲。他知道年年的哥哥姐姐多,还知道年年每天都有很多事情要做,他就是用这个方法吊着年年每天来找他的,他怕年年一天不找他就忘了他。现在没有人关着他了,年年不来找他,他可以去找年年。

    所以,年年如果亲他两下,他就继续讲。

    年年不知道这一点,她以为这一次和以前一样,她给很多亲亲,火火哥哥也不会讲,要等到明天才会讲。

    年年从三姐姐缝的大布兜里拿出一大把的米饼,把米饼塞给火火哥哥后,又从大布兜里拿出一个西西妈妈昨天给她的大荔枝,再把大荔枝塞到火火哥哥的另一只手里。

    把好吃的分给火火哥哥后,年年拍拍手,去找三姐姐回家。

    “怎么这么早回家?”

    “@#&%#@”

    [火火哥哥给年年讲故事,年年给火火哥哥好吃的。哥哥们帮年年打架,年年还没有给哥哥们好吃的。]

    年年牵着她的手催她回家,年恬跟物业经理简单地说了两句,抱起年年回家。

    年恬抱着年年在前走,火火偷偷地在后面跟着,炎炎不放心弟弟,也偷偷地跟在弟弟后面,物业经理不放心两个孩子,坦坦荡荡地在后面跟着。

    年恬回到家,后面跟来了一大串。

    宋念书看见了不问原因,如同家人交谈般自然平静地问他们吃几碗饭。

    火火不跟其他人说话,也不靠近其他人,亦步亦趋地跟在年年的身后。

    炎炎拘谨地问好,每个人都是九十度弯腰。

    年瑞顿时坐直了腰,严肃地点了点头。

    他是个粗人,没见过这样的,只能模仿古装电视剧里的大家长。

    宋念书忍俊不禁,笑着揉一揉炎炎的头,“你们过来,对我们来说不是麻烦。我们家最喜欢孩子,你们这样懂事的孩子来家里,我们高兴都来不及。”

    年瑞连连点头,伸手拍一拍炎炎的肩膀,“把这里当家,等以后年年惹你生气的时候,你多忍一忍就行。”

    父爱如山,年瑞已经给年年打基础了。

    他家年年不到一岁就已经带着一群人跟一群狗打架了。年年再大一点,这样的阵势只会更大,他和念书怕是兜不住,还得靠年年的这几个哥哥姐姐来善后。

    六个哥哥姐姐以后也有自己的事情要做,可能离的太远管不到年年。多给年年找些从小一块长大的好朋友非常有必要,像西西这样的越多越好,长大后都能相互帮衬。

    他们现在只不过多做点饭多关照点,以后年年就有朋友撑腰和兜底了。而且,他和念书也都喜欢孩子。即使孩子再调皮,也不足年年的十分之一。有年年在前做对照,其他孩子都是乖巧文静的孩子。

    物业经理进入厨房帮年瑞和宋念书处理食材,他坐在两人身后的小板凳上,处理大虾的虾线时把医生的诊断全说了出来。

    他也才三十一岁,还没结婚,也没孩子。听到医生的话,他有些六神无主,不知道下一步该怎么做,是把火火送医院了治病,还是请保姆过来照顾他?

    他现在说出来就是想听一听他们的建议,他们养的孩子多,每个孩子也都挺特殊的,处理这种事情的经验比他多,也比他更妥当。

    宋念书透过大窗户看向火火,火火正往大背包里装米饼,装满一个大背包再装下一个大背包,而久久正拿着米饼教年年数数。

    “我们家久久小时候分裂出了三个人格,我们那个时候也不知道怎么办,就稀里糊涂地过着日子。我怀上年年的时候,年久说她想融合其他两个人格,主人格被其他两个人格抢走了身体后,她就不知道这期间发生的事情了,她知道其他两个人格不会伤害她在乎的人,但她想看着的年年一点一点地变大。”

    久久是她和年瑞收养的第一个孩子,那一天她和年瑞摸着黑从小饭馆回家,久久躺在路边,手里拿着刀,浑身都是血,不知道晕过去了多久。久久四次进急救室,差点没有救回来,昏迷了整整一个月。医生说久久没有求生欲,不想醒来。

    她那个时候已经被医生告知子宫畸形且有排卵障碍,她怀孕并顺利生下孩子的几率为零,不是千分之一,也不是万分之一,是没有任何希望的零。

    她想要孩子却没有孩子,有孩子的人却这么对待孩子。她舍不得这么好的孩子就这么在医院里静悄悄地没了,便每天来医院照顾久久,跟久久说说小饭馆的生意。

    在久久醒过来并且不排斥她的靠近时,她提出了收养,警察告诉了她关于久久的所有事情。久久的父亲在海上巡逻时牺牲,母亲带着她改嫁,母亲因过度操劳而脑梗猝死后,继父和继父这边的堂兄弟迷晕久久,糟蹋了只有十岁的久久。

    当迷药的药性退去,久久看到身下的血和褶皱的床单,什么都知道了。她去厨房拿了菜刀,静静地打开他们每一个人的房间,一刀砍死了他们,不给他们呼救和惊醒其他人的机会。

    路边监控显示,久久晕倒前已经行尸走肉般地走了三个小时。当警察问久久为什么时,她说她只是想离那个脏地方远一点。

    “年年出生的时候,久久就把其他两个人格融入到了主人格。这些都是久久自己摸索的,我不知道久久有没有自愈,我也不去问,我只需要知道久久现在过的开心又有了未来规划。”

    客厅。

    年年把明天送给哥哥们的米饼都装到大背包里后,拉着火火的手走到哥哥姐姐面前,炫耀她发现的怪物宝宝。

    年年满眼期待地看着火火。

    “@#%&#@”

    [火火哥哥快给哥哥姐姐表演变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