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文库 > 玄幻小说 > 残次品 > 81.第81章
    此为防盗章

    湛卢转瞬之间在自己海量的数据库里完成了一次大搜索, 找到了一张远古地球时期的卡通画——面目狰狞的海盗船长,肩膀上站着一只同样面目狰狞的鹦鹉。

    他对着这张画钻研片刻, 悟了:“哦,您在开玩笑。”

    四哥发愁地捏了捏眉心。

    湛卢在空旷的车里发出让人毛骨悚然的机械笑声:“哈哈哈。”

    为了防止湛卢礼貌地搜索出一个更冷的笑话回敬, 四哥连忙转移了话题:“佩妮是北京星的地头蛇, 还算有点本事, 甩开她没那么容易, 你找出原因了吗?”

    “是的,先生。我在他身上找到了这个, ”湛卢说着, 车厢里浮起一块带着血迹的生物芯片,“我在短时间内无法识别,这块生物芯片植入人的心脏里, 启动时,能在小范围里同时给人类和人工智能造成集体幻觉。”

    四哥的目光陡然锋利起来。

    “今天下午, 他察觉到自己被人跟踪, 利用这个, 把自己和被他拐走的男孩伪装成两个流浪汉, 甩开了佩妮,混上城市公交,打算前往维港。车上其他乘客总共十三位,没有一个察觉到。集体幻觉触动了我身上的‘禁果’系统, 所以我没有受幻觉影响。路上, 我做了几组实验, 试着放出几段干扰,但只有一个女孩挣脱了幻觉,她恰好是个‘空脑症’患者。为了保证无关人员的安全,我入侵了城市公交的系统,把它逼停在破酒馆,并给佩妮小姐发了信息。”湛卢依旧用平静的声音回答,“先生,我怀疑这块芯片和‘伊甸园’有类似的原理,只是相对简陋。”

    四哥皱起眉:“短时间内,我可能没法在这地方给你凑一个研究团队。”

    “我知道,先生,我会自己想办法。”湛卢停顿了片刻,又问,“您还是想找……”

    “不用告诉我概率,我知道你的算法。”四哥打断他,他的下巴略微绷紧了片刻,继而又轻轻地拍了拍车身,“再过一阵,我们也差不多该走了,实在找不着就算了,这鬼地方夭折的小孩太多,说不定真没了。”

    “先生……”

    “没就没了,”四哥的神色淡淡的,“赶不上乱世,未必不是命好,到了吧?”

    两句话的功夫,车子已经穿越了空间场,精准地落在了“破酒馆”后门,车轮落地时几乎是悄无声息的,只有地面薄薄的细雪渣滑开了一点。原本停在那的几辆高速机车不见了,看来交通灯组合和佩妮已经走了。

    “蜘蛛”从这里逃跑的时候,也用了空间场,可他只有自己光杆一条,空间场启动的动静相当大,定位误差看来也相当不小——否则他不用假扮流浪汉,饥寒交迫地步行到维港。

    而湛卢则是控制着一辆几吨重的车穿越空间场,定位在“破酒馆”后门狭窄的小巷里,这意味着误差不能多于五十公分,否则落地时非得弄出个“一辆汽车骑墙来”的特效不可。

    二者虽然看似是差不多的空间场,但如果有个相关领域的专家在这里,就会看出里面的技术含量差距极大——足有“日可云车”和星际机甲的差距那么大。

    可惜,第八星系文盲遍地跑,并没有人会欣赏技术的优美。

    不过这么说也不尽然,偶尔能碰上个识货的知音,只不过……

    人形的湛卢从车上分离出来,扛起后备箱里的“蜘蛛”,正要开门,碧色的眼睛突然洞穿了酒吧后门,一眼扫描到了屋里的情景。

    “先生,”他顿了顿,“您有客人。”

    四哥的眼角轻轻抽动了一下,这位大佬私下里,表情比人工智能丰富不到哪去,此时却罕见地有些一言难尽。

    随着后门“嘎吱”一声打开,室内的暖气劈头盖脸地扑面而来,只见本就灯光昏暗的“破酒馆”中,壁挂的小灯都关了,只剩吧台顶上一盏,恰到好处地给灯下人刷了一层“柔光”滤镜。

    滤镜里的是一位男青年,衣服松松垮垮地挂在身上,外套披在肩头,发丝凌乱,懒洋洋地靠着吧台,乍一看,他好像刚从床上爬起来,懒怠打理自己,不修边幅地随便出来见个人,并且随便得天生丽质、气韵自成。

    然而他这“随便”的一身,从内到外没有一丝不雅的褶皱,单是那一脑袋凌乱又蓬松的“秀发”,就绝不是凡人的枕头能压出来的效果,可见他“随便”得着实是很精心。

    “哟,”男青年猝不及防看见湛卢肩头的人,愣了一下,“二位这是深夜打劫归来啊,我是不是看见了不该看的,要被灭口了?”

    湛卢把“蜘蛛”扔在地上,人体和地板相撞,发出一声闷响,他彬彬有礼地打了招呼:“陆校长,晚上好。”

    陆校长大名“必行”,是第八星系著名的败家子、怪胎和大混混,兼任星海学院校董和校长双职——此人担任一校之长,当然不是因为德高望重,而是因为该学校是他掏钱建的。

    陆校长年纪轻轻,之所以能投身教育事业,除了因为他有满腔的热血与崇高的理想外,还因为他有一位名震第八星系的军火商亲爸爸。

    亲爸爸外号“独眼鹰”,雄踞第八星系首都星“凯莱”,整个第八星系的流血冲突,八成武器都是他老人家提供的,是一根腥风血雨的搅屎棍。

    陆必行从小耳濡目染,跟众多大规模杀伤性武器一起成长,家学渊源,长成了一个机甲机械领域的专家,眼看有成为变态科学家的潜质,独眼鹰还来不及欣慰自己后继有人,就发现少爷的志向长歪了——陆少爷出淤泥而根正苗红,立志成为一个伟大的教育家。

    一个军火贩子的儿子,为什么会有这种充满人文关怀的理想呢?个中原因,陆必行没有对外人提起过,大家只好统一意见,认定他有病。

    在第八星系,一切常识无法解释的荒诞不经,都可以用“有病”二字作为终极缘由。

    陆少爷二十岁生日当天,独眼鹰提前结束了重要饭局,专门跑到宝贝儿子面前询问他有什么愿望,独眼鹰酒劲上头,话一说就大,许诺上天入地,不管他有什么愿望,哪怕是炸了联盟首都沃托,爸爸也能手到擒来。

    陆少爷信了,虔诚地对他爸爸说:“我想出版一本书。”

    独眼鹰的酒惊醒了一半,一头雾水地翻开儿子的杰作,见题目赫然是《太空机械原理导论》。军火贩子脑子有点转筋,怎么也想不起来《太空机械原理导论》是哪的黑话,只好豁出老脸,不耻下问:“这是本什么?”

    陆少爷回答:“是一本介绍太空机甲技术的入门级教科书。”

    独眼鹰以为自己耳朵出了毛病:“教……什么书?”

    “教科书,”陆少爷说,“我翻了翻第八星系叫得出名的几个大学用的教材,感觉都不怎么样,所以自己写了一本,爸爸,请您指正。”

    独眼鹰沉默了一会:“你想干什么?”

    陆少爷的中二病犯得毫无预兆、来势汹汹,他说:“我想办一所靠谱的学校,点燃第八星系科技腾飞的星星之火。”

    独眼鹰听了这话,另一半酒也吓醒了,一言不发地掉头就走,打算找个大夫给儿子治治脑子。

    从此以后,陆必行和他的模范爸爸独眼鹰展开了长期的洗脑与反洗脑,斗智斗勇中,陆少爷的机甲改装水平得到了长足的进步。他被禁足在凯莱星上时,花了三年,把自己在星球上闲晃的代步工具拆卸了,天马行空地改造成了一架形象感人的星际机甲,浪迹天涯去了,一浪浪到了北京β星附近,和某人展开了一断孽缘。

    “你那学生呢?”四哥一进门就把壁灯都打开了,不解风情地破坏了陆校长的梦幻柔光滤镜。

    “让秘书带走了。”陆必行辛辛苦苦拗好了造型,孤芳自赏半天,好不容易等来个观众,还进屋就拆台。他只好从高脚凳上下来,无声地叹了口气,围着“蜘蛛”转了几圈,“怎么,你俩把那个人贩子逮回来了?就是他?”

    四哥看了他一眼。

    “啧,还用问吗?”陆必行用脚尖把地板上的男人翻过来,抬头冲湛卢挤了一下眼睛,“第八星系就没有能逃得过湛卢追踪的空间场,是不是,宝贝?”

    湛卢面无表情:“感谢您的肯定。”

    四哥也面无表情:“那你还在这干什么?”

    陆必行抬头看见两张如出一辙的冷脸,无奈了:“我说二位,你们到底是谁照着谁长的?”

    他说着,半跪在地上,按了按“蜘蛛”的颈动脉,发现人还活着,于是正色下来:“我不想知道他是什么人,来干什么,就一个问题,问完就走——我那女学生卷进这件事里,会不会有什么危险?”

    “您放心,”湛卢回答,“黄小姐的信息被我截留了,没有流到他的同伙那里。”

    陆必行听了这句保证,果然不再废话,一点头站起来,他从吧台后面不问自取了一瓶酒。

    “那我走了,”陆必行溜达到门口,对着门上的玻璃整理了一下仪表,忽然,他又好像想起了什么,回头说,“对了,那小姑娘跟我说了大概经过,我怀疑这人身上有类似‘伊甸园’的东西,你们当心点——拜拜。”

    四哥眉梢一动:“等等。”

    小兔崽子们,校长已经知道了!

    紧接着,机甲存放室的安全加密锁就遭到了攻击,陆必行透过他刚长出来的天眼一看,发现加密锁遭到的攻击方式十分眼熟——是他上个礼拜刚发的课外阅读拓展材料!

    怀特翘着尾巴显摆:“熬了三个通宵才看懂的,校长应该给我发奖学金。”

    ……然而校长只想发给他一个大耳刮子。

    一方面,陆校长有点老怀甚慰,因为他虽然把嘴唇磨掉了两层皮,但总算往一部分朽木脑子里塞了一点有用的东西,另一方面,他又十分的气急败坏,因为熊孩子们好不容易肯学点东西,学会了就拿来对付校长!

    当代交通工具,大体可以分为星际和非星际两种。

    非星际交通工具就是在大气层里跑的,品种比较多,包括地上跑的普通民用车、军用机甲车,低空的高速机车、高速轨道车,高空的飞机、特殊飞行器等等。

    而星际交通工具则一般只分两种——星舰与机甲。

    星舰可以军用,也可以民用,是个统称,范围比较大。

    但机甲就不同了。

    依照联盟法律规定,机甲仅做为军用设备使用,小到可以塞进实验楼存放的单人简易小机甲,大到能遮天蔽日的超时空重型机甲,所有的机甲上都有两套系统,一套常备飞行动力系统,一套军用系统,包含对接各种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的接口与防御系统,机甲绝对禁止私人持有——除了在三不管地带的第八星系。

    再简陋的机甲也是凶器,绝不是一知半解的未成年们的玩具。

    陆必行本人虽然不大靠谱,但大小也是个为人师表的,不敢任凭学生们瞎捣蛋,他紧急中止了实验,身上的芯片来不及取下,三下五除二把检测仪器从自己身上拽下来,拽断了三根线一个传感器,设备抗议的警报声响成一团,隐约的焦糊味冉冉升起。

    陆必行心疼得恨不能以身代之,但怀特那小王八蛋显然是用了功的,非但把拓展阅读材料吃透了,还进行了自己的改良,眼看存放室的密码锁摇摇欲坠,陆必行顾不上乱成一团的实验室,急匆匆地披上衣服就要往外赶。

    实验室的门禁是老旧的指纹与虹膜系统,为了省钱,陆校长没装基因锁,他本来就没习惯这身突如其来的怪力,心里一急,大力金刚指直接把指纹采集器戳了个窟窿。

    门禁遭此横祸,以为是外敌入侵,虹膜也不扫了,锁也不开了,就地发出尖叫,同时自动切断实验室内一切网络和信号,合上了紧急防盗门——紧急防盗门有三米多厚,用的是特质材料,能扛住三次中型粒子炮。

    宇宙中肯定有某种掌管“倒霉”的神秘力量,并且在陆必行头上浇了一泡看不见的狗屎。

    陆校长被锁在自己的实验室里,和紧急防盗门面面相觑,气成了一根烟筒。

    机甲存放室里,有少男少女各两位,此时,八只眼睛正注视着一溃千里的加密锁——

    牵头的是怀特,他感觉自己在机甲方面造诣有限,于是又请了两个帮手,薄荷和她室友黄静姝,两个女孩本来不愿意与他为伍,是怀特花钱雇来的。

    同行的还有个男生,正是开学典礼上占别人座位还占出一场群架的那位,名叫维塔斯,这小青年酷帅狂霸拽,整个星海学院,除了校长,没有不想揍他的,他平均每天要跟熟悉与不熟悉的同学们干上八架,所以有个外号,叫“斗鸡”。斗鸡兄家里做的可能也不是什么正经买卖,自称曾经碰过一次真正的机甲,原本是奔着“机甲操作”专业来的。

    四个人分工明晰,怀特负责溜门撬锁,薄荷和黄静姝两个人做设备维护员,分头负责飞行系统和武装防御系统,斗鸡负责开机甲。

    “咔哒”一声,密码锁彻底失效,存放室大门缓缓向两侧打开,怀特乐得蹦了起来,把一只手高举过头顶,可惜他的三位搭档都不怎么友善,全都面无表情地看着他,怀特只好自己跟自己拍了一下,顺便原地做了半节广播体操。

    黄静姝发出一声感慨:“真要开这个,你们几个活腻了吧?”

    虽然只是个边远邪教组织出品的单人机甲,也足有十米来高,由于是教学使用,周围一圈武器槽都是空的,饶是这样,它看起来也已经十足骇人了。

    斗鸡声称自己摸过真机甲,其实是吹牛的,他小时候只玩过一次仿真的模型,跟真家伙一比,那玩意完全就是个碰碰车,此时,斗鸡不易察觉地吞了口口水,怀疑自己是吹牛吹大发了。

    被困在实验室里的陆校长空有一副透视的千里眼,眼睁睁地看着他们摸进机甲存放室,毫无办法——他身上这枚生物芯片毕竟简陋,操作余地很有限,只有两种功能,一种是“伪装”,一种是“隐形”,完全是拐卖儿童专用,没有其他自定义选项!

    陆必行电话打不出去,联网联不上,砸门也没人听得见,冷汗都下来了。

    这时,他一抬头,看见实验室里的一个声波增幅器。

    四个不知轻重的青少年站在巨大的机甲下面,都害怕,但是比起机甲,穷疯了的薄荷明显更怕怀特不结尾款,于是她率先鼓足了勇气:“你们倒是走啊。”

    斗鸡看了她一眼,血气方刚的小青年是不肯当着异性的面认怂的。

    到现在为止,陆必行除了讲机甲的基础知识,就只带学生来看过一次,演示了一遍怎么开舱门。斗鸡定了定神,佯作镇定地走上前去,回忆着他从书上看来的步骤,打开机甲门。

    随着他们走进机甲,机甲里的精神网络“嗡”一声被激活,神经网沸腾一般地亮了起来,惨绿惨绿的,非常瘆人,斗鸡怀疑膝盖以下已经不是自己的了,一时怎么都想不起链接指令。

    就在他跟精神网大眼瞪小眼的时候,陆校长用强增幅器加持了自己的声音,顺着实验楼的上下水管道传到机甲存放室,变了调的吼道:“谁让你们碰机甲的,给我下来!”

    斗鸡生生被陆校长这一嗓子吓得想起了链接指令,下意识地输入了,其他三个人来不及反应,机甲舱门却已经轰然闭合,千万条精神网络一同涌向斗鸡,机甲舱内噪声陡然上升了一个调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