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文库 > 玄幻小说 > 残次品 > 48.第 48 章
    此为防盗章

    极限状态是指电量低于一定数值, 机甲大部分功能被迫关闭的状态——湛卢现在情况特殊,如果他的机身也在,一般时不会轻易断电的。因为一架超时空重型机甲一旦能量不足, 在星际战场上通常意味着机毁人亡。

    机甲的极限功能,通常是人和机甲都只剩下一口气时, 仅剩的功能。高级机甲的机甲核个性化设计很多,机甲极限功能的功能设定, 通常表现了机甲主人的死亡观。

    林静恒还没研究过湛卢的极限功能是什么, 于是问:“启动,你的极限功能是什么?”

    湛卢回答:“陪您聊天。”

    林静恒:“……”

    什么脑残功能!用二手机甲就这点不好。

    湛卢的前任主人是个天性浪漫的男人,给湛卢这架传奇机甲设置的极限功能就是聊天, 可能是想在死到临头时再聊五块钱的。

    “要是我哪天改行当设计师, 我一定专门出产核心人工智能是哑巴的机甲。”林静恒问, “自定义的极限功能可以更改吗?”

    “可以,”湛卢的声音在浩渺的机甲精神网里轻轻震荡, “您拥有我的一切权限。”

    “那就改成……”林静恒顿了顿,突然词穷了。

    如果是死到临头,他想要什么呢?

    这问题太简单了,林静恒活到这把年纪, 不敢说知道别人, 起码了解自己,他可以不假思索的回答, 死到临头, 当然是想多杀一个赚一个, 如果可以,他希望自己机甲的极限功能是自杀式爆炸。

    可是……这二手机甲是那个人留给他的。

    他记得那天夜里,乌兰学院下了大雨,所以应该是个周二。

    乌兰学院占地六千五百平方公里,差不多是一座中型城市的面积了,一半是校舍,另一半是一片建校时规划的森林,两百多年,一代人还没过去,林木已经参天,为了维持环境湿度和水循环,每周二中午到午夜,是乌兰学院的自习时间,学校会集中安排下雨。

    当时陆信被软禁调查,机甲湛卢就被封锁在乌兰学院里。

    三十三年前的那个傍晚,林静恒得到消息,三位一体的联盟议会对陆信下了秘密拘捕令。

    他偷走了湛卢的机甲核,用实验室里的空间场强行突破门禁,想要赶到陆信那里。

    民用载人空间场本身已经是紧急情况下才会动用的,会给人体带来极大的负担——何况他拿的还是个毫无防护措施的半成品,连续三次跃迁定位不准,他用半成品的空间场跳了四次,摔在陆家附近的时候,脊柱严重损伤,腰部以下已经没有了知觉,他是带着乌兰学院的雨水,一步一步爬过去的。

    那时候,他和旁边那几个花钱找人写检查的小崽子差不多大,年少轻狂,头脑空空,里面装着很多疯狂的念头,汪着很多的水。

    陆信被他这个从天而降的意外吓坏了,赶紧调来急救舱,骂骂咧咧地说:“乌兰学院的浇花水是怎么呲进你脑子的?”

    林静恒挣扎着把湛卢的机甲核递给他:“没时间了,湛卢在这,你随便接一台机甲,先走!”

    陆信听了,气不打一处来地回答:“你快滚一边去吧。”

    然后把他强行塞进了胶囊一样的急救舱。

    带有麻醉镇痛效果的营养液和药水渗入他的身体,剧烈的疼痛全都开始麻木,林静恒很快开始感觉不到自己的身体,他透过透明的急救舱盖,发现在这么一个深更半夜里,陆信居然穿戴得很整齐,还换了一身非常隆重的军装。

    他心里隐约有不祥的预感,可是自己一动也不能动。

    一个瘦高的影子从他身后走出来,是陆将军的副官。

    “去提辆车,”陆信吩咐副官说,“一会你趁乱,偷偷把这小子送回乌兰学院,找校医院的兰斯博士,他以前欠过我一个人情,知道该怎么处理。”

    副官敬了个礼,推起小急救舱:“我永远忠诚于您。”

    “那是我这辈子最大的荣幸。”陆信低头回礼,然后抬手在急救舱上拍了几下,对快要失去意识的少年说,“我心里有很多想不明白的事——太多了,多到我有点撑不起这个摊子了,我把湛卢留给你,把你留给联盟,以后……”

    那话音越来越远,越来越模糊,像是他一个幻觉,林静恒总觉得那天他听见了陆信的一声叹息,然后是一句模模糊糊的……

    “你什么时候能长大啊?”

    再次醒来的时候,林静恒已经被秘密送回乌兰学院,他被关在封闭的急救舱里,校医兰斯博士对外说他实验操作失误,因为感染,需要住院隔离,他像个被盖进棺材里活埋的吸血鬼,疯狂地撞急救舱门,抠舱门的缝隙,每一根手指都扒得鲜血淋漓,再在急救舱里药水的作用下恢复如初,就这么被关了三天。

    三天以后,外面已经变了天色。

    据说陆信在那天夜里乘坐一架非法机甲出逃,被联盟卫队追到玫瑰之心外,三枚重型导弹同时击中机身,连人再机甲,碎成了茫茫宇宙中一把灰尘。

    那位把他送到乌兰学院的副官保留了忠诚,自尽而死,在据说已经消除了人类自杀行为的伊甸园系统中,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道血印。

    联盟千方百计地除掉了陆信这个心腹大患,而“心腹大患”把湛卢留给了联盟,终于没能用到那个“死前聊几句”的功能。

    想来一定死得很寂寞吧。

    湛卢等了半天,没等到他的下文,于是自动分析了数据库,投其所好地问:“先生,需要把我的极限功能更改为自爆预备吗?”

    “不。”林静恒说,“你安静一点就可以了。”

    如果真有那么一天,他大概也不舍得炸掉湛卢吧。

    “我还可以唱歌。”

    “不许唱,闭嘴。”

    湛卢听话地沉默了五分钟,这时,机甲上的医疗系统弹出了新的信息。

    湛卢:“先生,检测到陆校长颅骨骨裂,伴有比较严重的脑震荡,心肌受损,推测是他在使用非法芯片的时候,遭到了同源芯片的碰撞。”

    “一天不到能搞出这么多事来,他也真是个人才。”林静恒通过机甲的精神网看了看医疗室里的陆必行,“毒巢都没有这么敬业的实验品。”

    不知为什么,陆必行好像比一般人耐得住疼似的,脸色还不错,甚至有点嬉皮笑脸的意思。

    林静恒作为一个非医护人员,没看出什么所以然来:“他严重吗?”

    “三级伤,程度中等,”湛卢精确地回答,“修复伤处大约需要一小时。”

    这机甲虽然只是小型机甲,但设备还算拿得出手,医疗条件不错,一般来说,只要不是脑浆流一地,问题都不算严重。

    “但是我注意到,陆校长大脑里似乎被植入了某种特殊的保护装置,”湛卢说,“这个保护装置非常隐蔽,如果不是他被同源芯片攻击时,保护装置被迫承受了一部分损伤,我可能到现在都无法察觉它的存在,您看,机甲上的医疗设备把它当成了颅骨损伤处理,我需要修正这个错误。”

    林静恒轻轻地眯了一下眼——大脑里植入特殊保护装置,听起来像是对抗伊甸园的,这很正常,因为独眼鹰是个被迫害妄想症,对联盟充满敌意,儿子既然是个长了腿的生物,保不准哪天就浪到七大星系里了,他要防患于未然,这也说得过去。

    但……他曾经让湛卢对陆必行做过全身扫描,三次。

    湛卢三次都没扫出来?那老波斯猫手上什么时候有这样的技术了?

    通过精神网,林静恒看见陆必行的一条腿十分不自然地歪斜着,应该是粉碎的膝盖骨正在修复。

    独眼鹰面沉似水地站在他身边,陆必行一头冷汗,竟然还笑得出来:“科学研究就是需要一定的献身精神,你看,诺贝尔虽然被炸死了,但是它流芳千古啊,至今沃托还在颁这个奖呢,改天我也拿两个奖杯给你玩。”

    “滚,玩个球。”独眼鹰骂了他一句,“我给你把全身自动麻醉系统打开。”

    “不用,适度疼痛有助于思考,”陆必行满不在乎地说,“这才哪到哪啊,比我小时候差远了。”

    不道德听墙根的林静恒愣了愣,心想:“小时候?”

    独眼鹰此地无银三百两的态度,隐形的大脑保护装置……

    林静恒的手指一紧,压着声音说:“湛卢,既然保护装置损伤,你现在能不能越过它,给他的大脑做一个局部的基因测试?”

    “我可以试试。”

    林静恒猛地站了起来,好像坐不住了似的在原地走了几圈。

    这时,沿着自动航线行驶的机甲突然发出警报,本来就有些心神不宁的林静恒眼角一跳,机甲精神网外检测到了大范围的能量波动,仿佛被深海海啸震荡起来的波涛,一浪高过一浪。

    “停止自动导航,”林静恒轻声说,“报送机甲状态。”

    “防御系统损伤严重,无法开启,武器系统正常,无法检测到备用能源系统,能量核剩余电量50%——”

    “警报,警报,已经靠近重型武器扫描范围!”

    “你又在搞什么?”独眼鹰从医疗室里钻出来,随后,他一皱眉,“附近有大规模武装?谁的人?”

    林静恒:“开启伪装。”

    漂泊在星海间的小型机甲在外观上变成了一架貌不惊人的商船,因为脱离空间站的时候甩掉了半个机身,装得很能以假乱真。

    然而林静恒紧锁的眉头没有打开,紧接着命令道:“准备跃迁。”

    独眼鹰:“不用紧张,不碰千吨以下的小商船是第八星系的规矩。”

    林静恒不理他,跃迁进程快速进入倒数计时。

    独眼鹰不满道:“你……”

    就在这时,整个机甲狠狠地晃动了一下,护理舱和医疗室内同时开启自动保护,独眼鹰几乎没站稳,在漆黑的宇宙中瞥见一道灼眼的光,机身竟被燎着了一角!

    对方居然不由分说地袭击了他们。

    独眼鹰又一次说嘴打脸,两腮快肿起来了,还没来得及骂,机甲就在嗡嗡的警报声里强行挤进了跃迁阀。

    独眼鹰咬牙切齿地告诉他,陆夫人死了,陆信一直期待的那孩子没保下来。林静恒当然不信,但是当时并未发现那孩子存在过的证据,他又不便过多停留,只好暂时放过了独眼鹰。

    当年陆信碑林里的石像被敲碎拿掉的时候,林静恒费尽心机地保留了一块,刻的正好是陆信的肩章,此后漫长的岁月中,林静恒反复推演陆信机甲失事之地,花了很多精力搜索遗骸碎片,总共收到了三片指甲盖大的小碎渣。

    残骸是他的遗体,石像是他的荣耀,肩章是他一生信仰,爱人是他魂归之地。

    至此,除了那个生死未卜的孩子,这四样东西终于能一起安息。

    五年前,林静恒执念不死,重回第八星系,在生态舱外做了基因锁,用的是当年陆夫人产检时留下的胎儿基因信息,定位坐标本来是独眼鹰的凯莱星,没想到在北京星外围就被陆必行意外打开了。

    是天意吗?是他从不曾相信的命运吗?

    林静恒的目光依附在机甲的精神网上,延伸到很远,人在机甲中,视角已经扩散到无边黑暗里,蓦然回首,百感交集地望着这一架简陋的、可怜巴巴的小机甲。

    五年里,他对陆必行一遍又一遍起疑,一遍又一遍失望。又因为三十多年前,黑洞曾是独眼鹰最密切的合作伙伴,他甚至不嫌麻烦地把黑洞抓在手里,以期能找到蛛丝马迹……

    “为什么……为什么大脑的基因型会和身体不符?”

    湛卢回答:“抱歉先生,可能性太多了,我无法判断。”

    “哦,”林静恒顿了顿,又好似自言自语似的说,“你觉得他和陆老师像吗?我觉得不太像。”

    也许是那倒霉的独眼鹰做了什么手脚,也许他只是更像母亲——林静恒和陆夫人不大熟悉,三十多年,太久远了,不大熟悉的人和事,他都已经记不清了。

    有那么片刻,他从来条分缕析的大脑里甚至冒出了很多不相干的念头,乱七八糟的,什么都有,不成逻辑,仿佛是短路了。

    湛卢认真地问:“您是想让我对陆校长和陆信将军的面部特征做一次分析对比吗?”

    “……不。”

    “先生,”湛卢说,“我必须提醒您,您的精神力波动非常大,和机甲链接的匹配度正在下降,根据历史数据,已经逼近最低值,您还好吗?”

    林静恒的目光仍然停留在陆必行身上,心不在焉地问:“嗯?”

    “目前数值是56%,匹配度下降到50%以下,您将面临非主动断开精神网链接的风险,您从毕业以来,从未发生过非主动断开情况。”

    “是吗?那我的人生还真是不完整。”林静恒意味不明地笑了一下,随后他闭上眼睛,截断了自己的视线,方才水波一样起伏不定的精神网络沉静下来,匹配度数值停顿了片刻后,开始回升,稳得像被一只力大无穷的手托举着,一直上升到89%。

    像一件看不见的盔甲缓缓成型。

    他又成了那个山崩地裂不改颜色的将军。

    “距离废站还有不到二十分钟,准备下降对接,伤患、没有机甲驾驶资质人员,都回护理舱。”林静恒背对着众人吩咐。

    如果他愿意去星海学院当教导主任,学校的校风校纪一定能整肃一新。从叛逆的校长到叛逆的学生们,听了他的指令,二话没说,全都排着队地各归各位,听话极了,活像一群有了马戏团户口的野生动物。

    “先生,”湛卢在精神网里问,“您会和陆校长聊这件事吗?”

    “不,”林静恒说,“说多少遍了,我不喜欢聊天。”

    他故意曲解湛卢的问话,逃避回答,但是单纯的人工智能没听出来,仍是问:“那您会像陆信将军那样,把我的全部备用权限交给他吗?”

    林静恒沉默了一会:“不。”

    湛卢在精神网里安静地等着他的话,不过根据历史数据——林静恒以这种紧绷的口气回话的时候,接下来九成会装聋作哑。

    然而这一次,他还是说了下去。

    “你的前任主人,是一个伟大的理想主义者,可以为了一些信念去牺牲。”林静恒淡淡地说,“我不一样,我没那么多情怀好寄托,没有酒,我就会喝血,我等着给所有想要我命的人收尸,我没有遗志需要谁去继承,也没有遗愿需要谁来实现……还有,湛卢,今天所有数据,包括我和你说过的话、医疗信息,精神网匹配数据,全部给我按照最高等级加密。”

    “好的。”湛卢说,“但是陆校长也许还不知道他和陆信将军的血缘关系。”

    “他不需要知道。”林静恒开始着手调整航线和动力系统,准备降落,他与机甲精神网的匹配度又悄无声息地上升了一格,达到了人与机甲交互的极限值——90%。

    很快,精神网里已经可以观测到废站,机甲缓缓减速进入废弃的补给站轨道,机舱外围感觉到了人工大气的摩擦,隔热层轻轻地响着,仿佛已经能听见猎猎的风声。

    这是好消息,人工大气层还在,说明这个废弃的补给站很可能有人运营。

    此时,机甲能量储备下降到了7%,红色的警报灯有规律地亮起来,与酒柜上的荧光草交相辉映,是一片红配绿的大好风景。

    独眼鹰走过来:“这点能量够安全降落吗?”

    由于这是一句废话,林静恒没理他。

    “好吧,”独眼鹰难得缓和了语气,用人话问,“你了解‘凯莱亲王卫队’这支海盗吗?”

    林静恒专注地计算着下落进程,用眼角给了他一点反应。

    独眼鹰回头看了一眼医疗室的方向,在细微的噪音中,把声音又压低了八度:“‘凯莱亲王’原名弗兰德?冯,是个彻头彻尾的变态,一百多年前,他被陆信追杀至第八星系外,身边的亲兵集体哗变,砍了他的头。你知道,第八星系向来讨厌你们这些虚伪的联盟狗,但是当年为了推翻凯莱亲王,我们选择了陆信。”

    “听说凯莱亲王统治期间,除了亲王卫队,第八星系禁止星际航行,整片星空都是他的私产。”林静恒说,“他手上有最尖端的科研成果和军备,可是为了防止有人造反,在星际范围内反复散播反科学和反智主义,颁布了一百零三条禁令,几乎堵死了民间科技的生路,将近一百五十年了,影响至今还在。”

    “这是教科书上听来的吧,小上将?”独眼鹰冷冷地一笑,“我给你说几样新鲜的——知道臭名昭著的瑞茵堡实验室吗?”

    林静恒没有开口跟他互相嘲讽,就是洗耳恭听的意思。

    于是独眼鹰继续说:“凯莱亲王认为区区三百年的寿命不够,他还想长生不老,建立了瑞茵堡实验室,做了八年的人体实验,我不知道他们研究出了什么结果,总而言之,他们用八年生产了一个万人……不,是十万人坑。”

    “128年,也就是凯莱亲王在第八星系第六十年,整个第八星系被他们这些吸血鬼吸得骨髓都不剩,民间居然闹起了饥荒——你知道什么叫饥荒吗?地球时代就他妈从人类历史里清理出去的一个词,在这个一针营养剂能在太空漂两个月都死不了的年代里,饿死了几千万人。凯莱亲王政府假惺惺地成立了一个赈灾小组,里面的垃圾收了钱,让人拿人体实验的尸体当原料做压缩营养餐,消毒过程偷工减料,部分尸体里的实验病毒外流,居然造成了一场瘟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