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文库 > 玄幻小说 > 残次品 > 第146章
    此为防盗章

    作为议会大秘书长的夫人,林静姝是肯定要出席的。想找她搭话跳舞的人实在太多, 要是一一应允, 林女士可能得变成一只自动陀螺, 因此她惯常是露个面就躲, 等大秘书长完成交际任务, 再不知从哪个角落里冒出来跟他回家。

    这, 林静姝刚好躲到了森林公园入口的碑林里。

    联盟成立至今,所有为人类文明做出过杰出贡献的英雄都会在碑林里拥有自己的石碑, 石碑上刻录着主人的功绩, 顶上则是个半身人像。执掌联盟军委两百多年的伍尔夫老元帅有一块,林静恒上将——由于英年早逝,且逝得动静很大,也得到了一席之地。

    在这些石碑中间,有一块地方非常特殊, 只有个四四方方、大约三十公分高的石头底座,上面既没有刻字的碑, 也没有石像,在排列整齐的碑林当中, 像一颗豁牙。

    林静姝方才就坐在这块石底座上歇脚。

    老元帅三百多岁了, 一生横跨新旧两个星历时代,跟谁都没必要太客气, 简单地冲林静姝一点头, 他看着那孤零零的石头底座:“这块石碑, 原来是陆信的。”

    林静姝立刻退后一步道歉:“对不起, 我不……”

    老元帅打断她:“你见过陆信吗?”

    林静姝一愣,谨慎地回答:“没有,也没太听人提起过。”

    “不敢提了,整个首都星,除了我这种黄土埋到脖子的老东西百无禁忌,谁还敢提陆信?”老元帅用靴子尖踢开石座旁边的杂草,苦笑了一下,“当年他在乌兰学院创下的很多记录,至今没有人能打破,是我亲自破格把他提上来的,后来他抗命直入第八星系,一战后位列十大上将,才三十六岁,功勋前无古人,誉满下……桀骜不驯。荣耀对他来,来得太多太早,最后毁了他。”

    老元帅的下颌骨绷成了一条锋利而沧桑的线:“最后落到叛国通缉,死无葬身之地,连个石像也没剩下。”

    林静姝静静地听,耐心十足、不感兴趣,完美地扮演着一个没头没脑的树洞。

    老元帅沉浸在自己的回忆中良久,一阵细碎的晚风吹来,卷起林静姝身上的香水味。老元帅鼻粘膜有点敏感,不由得偏头打了个喷嚏,这喷嚏让他回过神来:“人老话就多,不好意思,看到你让我想起静恒了。陆信的脾气出了名的乖张,却一直很疼他,连湛卢也留给了他……可能是觉得军委的这些酒囊饭袋们不配碰他的机甲吧。”

    林静姝微微一歪头:“我的荣幸。”

    老元帅打量着她,据林家兄妹是双胞胎,粗一看,两个人轮廓仿佛,五官也颇有神似之处,然而仔细一看,又觉得是南辕北辙——他们之间没有那种父女或是兄妹的血缘感,行为举止、气场气质,全都大相径庭,像两个恰好长得有点像的陌生人。

    舞会的灯光变了颜色,意味着快要结束了,老元帅风度翩翩地做了个请的手势,让林静姝挎上他的胳膊:“你哥非常有赋,不亚于当年他的老师陆信,只是不用功,他在乌兰学院的时候,每次都卡着刚好能拿奖学金的成绩,多一分的心思也不肯花。不逼他,他就永远心不在焉,我教过他、带过他,一直不知道他想要什么。”

    林静姝脸上的微笑像是画上去的,不出的精致虚假:“他那个人,的确容易让人产生距离感,我们每次见面都是例行寒暄,两句问候的话完,就没别的好聊了。”

    老元帅:“我以为双胞胎之间的关系会十分亲密。”

    “也许吧,不过我们很就被分开了,这些年一直没什么交集,”林静姝的声音轻柔得像是泠泠的泉水,不急不躁,但也没有感情,“最亲密的时候,大概就是分享一个子宫的时候,我可能还没有您了解他。”

    “这样也好,感情不深,省去不少伤心,”伍尔夫老元帅半酸不苦地展颜一笑,皱纹涟漪似的舒展开,这位联盟的奠基人之一轻轻地,“不像我这没用的老东西,一年到头被困在沃托,一次一次把我的学生、晚辈们送上战场,看着他们一去不回头……或者功成名就一会,再被人遗忘。”

    联盟已经百年没有大战,近十几年来,只有不多的星际海盗闹过几场恐袭,在军费年年缩减、政府年年裁军的情况下,林静恒带着个快沦为少爷营的白银要塞也能默不作声地摆平,往往人们才得知有海盗闹事,海盗们就已经伏诛,可见闹事的星盗也是风声大、雨点,都属于掀不起波澜的余孽。

    既然容易处理,处理这件事的人当然也谈不上有什么功绩。

    没人关心白银要塞打过几场仗、击溃过多少星际海盗,倒是都记得当年星际女神叶芙根妮娅隔空表白林上将的事,叶芙根妮娅的经纪公司在伊甸园里花了一大笔钱,每个围观她表白宣言的人都能亲自感受到动荡的激素产生的汹涌的感情,女神的粉丝情绪大起大落,几乎让伊甸园络超负荷。

    可惜林上将屏蔽伊甸园,女神全然是媚眼抛给瞎子看,他甚至面都没露,只以白银要塞的官方名义发了一篇冷冰冰的声明,剔除修辞和冠冕堂皇,声明大意是:你谁?不认识,忙着呢,滚。

    到如今,如果不是死者为大,联盟为了安抚军心将林静恒捧上神座,林某可能还是星际著名人渣、阳/痿和野蛮暴恐分子。

    前线上将尚且如此,更不用“无所事事”的联盟军委,这里仿佛成了没出息的权贵子弟们混日子的地方,最重要的工作任务是保持形象,万一被媒体拍到驼背、赘肉或者衣冠不整,就得灰溜溜地出来道歉。

    林静恒死后,星际海盗活动越来越猖獗,七大星系代表和沃托就军事自治权吵得不可开交,然而联盟议会上,伍尔夫老元帅的意见依然无足轻重。

    连乌兰学院也不再是纯军事学院,“第一军校”只保留了名字,八成毕业生都进入了非军事领域。

    林静姝作为大秘书长的夫人,这些事心知肚明,但不便评价,只好笑笑不话。

    歌舞场已经近在眼前,老元帅和林静姝相对沉默片刻。

    伍尔夫元帅突然:“你和静恒从聚少离多,是政治原因、形势所迫,不是他的错。”

    林静姝通情达理地回答:“那当然。”

    “毕竟是你亲兄弟,林姐,”伍尔夫元帅可能有点老糊涂,忘了她已经是格登夫人了,他有些絮叨地喃喃,“你可别把他忘了,我不知道还能活几年,我怕等我一闭眼,就真没人能记住他了。”

    林静姝的手倏地一颤,面具似的微笑差点保持不住。

    老元帅没看她,自言自语似的低声:“驻外的将军们为了方便,联络人一般都填自己的副官、秘书或者近卫长,你哥在白银要塞这么多年,紧急联络人填的都是你,从来没变过……他对你不是没感情。”

    林静姝的脚步停下,隔着几步,她站在灯火阑珊处,面孔模糊,眼睛却反射着细碎的光,像是有泪光。

    “伍尔夫爷爷,对不起。”

    她的声音含糊不清,几乎压在喉咙里,老元帅有点耳背,疑惑地侧耳问:“你什么?”

    林静姝嫣红的嘴唇颤抖片刻,被她强行拉平,牵扯回若无其事的笑容:“没什么,祝您晚安,陪您聊非常愉快,格登在那边,我要先告辞了。”

    完,林静姝朝他一欠身,像朵优雅的云,不慌不忙的飘走了。

    新星历275年6月29日,宇宙时间22:00整。沃托联盟议会大厅依然灯火通明,舞会行将散场,绅士淑女们依依惜别,森林公园在夜风中窃窃私语,碑林沉寂。

    平静的白银要塞地下,机甲湛卢孤独地沉睡在绝密之地,除了白银要塞总负责人,谁都无权涉足,因此也没有人注意到,门禁上,一块的芯片神不知鬼不觉地插在上面,入侵了湛卢的能源系统。

    “哔”一声轻响。

    沉睡的湛卢没有一点被惊动的意思。

    所有的重型武器集体发出了一声叹息,成片的灯光黑了下去,紧接着,尖锐的警报声刺破了空。

    “能量源异常!”

    “第一备用能源系统无法启动——”

    “第二备用系统无法启动!”

    “第三备用系统失控……”

    “能源络正在遭受攻击!”

    “人工大气层外检测到不明飞行物。”

    “防御系统一级警戒……防御系统关闭……警戒……关闭……防御系统指令混乱,无法连接,无法连接……”

    李上将屁滚尿流地爬起来,从来没见过这种阵仗,先是懵了一下,随后,浑身的汗毛炸了起来——白银要塞遇袭!

    白银要塞是军事重地,固若金汤,联盟军委最后的利剑,向来只有其他星系发生紧急事件,无法处理时,才会紧急呈报白银要塞请求支援,谁敢在太岁头上动土?

    这不可能。

    然而下一刻,近卫长冲了进来:“将军,防御系统紊乱,至少一千架超时空重型机甲已经穿过人工大气层。”

    “什……”

    “轰——”一声巨响,地面剧烈地震颤起来,李上将踉跄着撞在墙上,火光冲而起。

    与此同时,首都星上,格登秘书长告别了同僚,带着夫人坐车回家。低调的坐骑拥有机甲车的防御系统,却非常轻便,在悬空车道上畅行无阻,车里的人几乎感觉不到一点噪音和震动。

    格登有点微醺,怕招夫人讨厌,在上车前就让伊甸园调节了他身上的酒精浓度,握着女人柔软纤细的手,秘书长被众人吹捧过的得意还没散尽,满面春风地:“他们把叶芙根妮娅请到舞会上献唱了,你看见她了吗?不过这种包装出来的女人真是没法细看,和你一比简直……哈哈——怎么样,今开心吗?”

    “开心,”林静姝轻轻地回握他的手,“今是我……”

    车突然停了,仪表盘闪着不同寻常的光,里面的人工智能不出声,车子尘埃似的悬浮在半空的轨道里。

    格登奇怪地问:“怎么回事?”

    林静姝抬起头。

    坐在前排的保镖立刻起身查看,这时,车上的人工智能断断续续地开了口:“系统遭受不明攻击,已经自动推送安保系统……呲啦……”

    格登皱起眉:“什么?”

    就在这时,一排型机甲车突然从黑暗中冲了出来,轨道的安保系统竟然毫无反应!大秘书长的保镖团们立刻反应过来,这是行刺!

    保镖车一拥而上,交火声立刻响起,格登骂了一句,攥紧了林静姝的手,冲保镖吼道:“愣着干什么,蠢货,启动空间场,先把我们送走!”

    保镖应了声“是”,连忙拉开车座下面的保险门,紧急空间场就在里面,格登嫌他动作慢,一把推开他,自己飞快地输入了指令,回头对林静姝:“空间场传送不舒服,你……”

    “忍一忍”三个字没有出口,车里的人工智能突然发疯,一把激光刀从空间场里弹了出来,瞬间将格登秘书长切成了严丝合缝的两半。

    保镖和林静姝同时沉默了片刻,格登保持着和妻子对视的动作,目光似乎很是震惊。

    下一刻,他整个人一分为二,浑身的血喷泉似的溅了出来,喷了林静姝一身。

    保镖大叫:“夫人闪开!”

    林静姝被人抱着滚了出去,在没人看见的地方,伸出舌头舔了一下嘴角溅上的血。

    “热的,”她想,“还挺甜。”

    然后她像是三魂七魄刚归位一样,适时地发出了一声应有的尖叫。

    远在第八星系的湛卢仿佛感觉到了什么,整个人突然死机似的停在那,正在接热水的杯子满了,开水洒了他一手。

    四哥蓦地抬头。

    山雨欲来——

    “炸都炸了,哪那么多为什么?”林静恒一步迈上机甲,对独眼鹰,“还不上来,你想死吗?”

    独眼鹰和他抬杠简直已经快成本能:“呸,用不着你假……陆必行你个兔崽子,你干什么?反了你了!”

    陆必行虽然也贫嘴、也话唠,但是脑子里并没有存放一个□□库,所以比他一把年纪的爸爸知道轻重缓急,那可怕的爆炸越来越近,地面开始震颤,所有停靠的机甲都开始瑟瑟发抖,陆必行只好以下犯上,强行把原地跳脚的军火贩子掳上机甲,他们俩人还没站稳,舱门就自动关闭上锁,随即,防御系统开到最大功率,一个粒子炮打飞了空间站的机甲进出核验门,机甲直接飞了出去。

    型机甲通常无法携带大功率动力系统,要脱离引力,整个动力系统需要经过至少两分半的预热。因此为了节约机甲自身的能源,一般做法是,用机甲停靠站的轨道作为外力,对机甲进行加速。

    此时,冲的火光蹿起,空间站的爆炸连成了一串,预热显然来不及了。

    那机甲直接蹿上轨道,一边滑一边加速,它身后,轨道不断碎裂,空间站正在爆炸中加速崩塌。

    陆必行一口气没顾上喘匀,连忙去查看疯狂旋转的动力系统:“不行,照这么下去,加速完成不了就会……”

    他话没完,机身就狠狠震动了一下,空间站从中间开始断裂扭曲,疯狂的警报声打断了陆必行的话音——加速轨道彻底崩开,而机甲速度不够,被空间站的人工引力吸了进去!

    流线型的机身在空中打了几个滚,驾驶员林先生可能是单飞惯了,缺乏载客经验,连句“扶稳坐好”的提示都没有,他倒霉的乘客们集体成了滚筒洗衣机里的袜子,被搅成了一团。

    四个青少年叫唤出了合唱团的效果,独眼鹰一头撞在舱门上,看表情,想必他已经把林静恒的祖宗十八代都刨出来问候了个遍。

    陆必行手忙脚乱地扯住了一条安全带:“林!”

    随后,强引力警报突然变了调子,空间站的人工引力场开始不稳定,然而这显然不是什么好事。

    独眼鹰:“要炸了,姓林的你到底行不行——”

    下一刻,毒巢的空间站在漆黑的宇宙中炸成了一朵烟花,漾出来的巨大能量狠狠地撞在机甲防御系统上,防御罩一击之下损伤度超过80%,后半个机身直接着了。

    警报声和乘客们的叫声混成了一团,林静恒:“备用能源脱离。”

    机甲壮士断腕似的脱离了后半机身,借着这一波能量加足了速度,脱缰野马似的蹿出了烈火,飞向第八星系的茫茫星海。

    林静恒一转身,按了按被吵得生疼的耳根,体贴地询问道:“诸位需要止吐药吗?”

    怀特晕得完全站不起来,跪在地上干呕,用肢体语言告诉他,十分需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