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文库 > 玄幻小说 > 残次品 > 第145章
    此为防盗章  林静恒戴上手套, 悄无声息地翻出了房间,顺着贵宾区外墙上一条贴墙管道爬了上去。独眼鹰往下一张望, 差点犯了恐高症——那管道紧贴在墙上, 圆的, 目测直径不超过十公分,还有点滑, 而底下足有几十层楼高, 交错的监控和枪口瞄准镜四下乱扫, 像一张大, 掉根头发下去都能被打成筛子。

    独眼鹰这么犹豫了一下,再一看, 林静恒已经在十米开外了。

    他连忙手脚并用地爬了上去, 贴墙的掌心与后背衣服上冒出一层仿生的吸盘, 把他本人吸在墙上,饶是这样,独眼鹰还是一步一挪, 走得心惊胆战, 感觉脆弱的管道要承受不了两个男人的重量, 在他脚下簌簌发抖。

    独眼鹰:“你他妈是壁虎吗?”

    “人人都喜欢置身事外、少找麻烦,谁不知道闲云野鹤的日子舒服?”林静恒知道这军火贩子花招多,也不特意等他, 头也不回地, “可是你既然活得比别人舒服, 将来死得比较快、下场比较惨, 不也很公平么?陆兄,我句你不爱听的,管委会的大董事们都在殚精竭虑,唯恐一步走错了万劫不复,你想岁月静好就静好,你算老几?”

    湛卢引经据典:“坏事总会发生——墨菲定律。既然风浪总会来临,与其做听由命的沙堡,不如亲自站在风口浪尖上。”

    “闭嘴吧你,”独眼鹰怒不可遏,“你都变成手了哪那么多话?什么人你都跟,他把你格式化了吗?”

    管道走到了头,林静恒侧身看了一眼,拐过墙角,大约两米远就是一条栈道,只要没有心理障碍,这个距离跳过去问题不大。只是墙角上有带自动监控的激光枪,三支,三角形分布,没有死角,一旦扫描到没有相关通过权限的人,这三支枪能在瞬间把人切成几块。

    “湛卢又没错,我看是你在这穷乡僻壤里当土皇帝当久了,忘了高地厚。”林静恒不动声色地,同时动手解开了自己的外套,“事不关己高高挂起——你也是这么教你儿子的吗?怪不得培养了一个与世无争的教育家,又真又文明,还怪可爱的。”

    独眼鹰好像当场被人掀了逆鳞,突然来了火:“对,你不真,你最识时务!你不到十岁就被陆信接到身边,他拿你当亲生儿子养大,湛卢的权限连他老婆都没有,单独开给了你一份,你呢,你怎么报答他的?林静恒,你老师被人陷害,身败名裂、家破人亡,他们开着张牙舞爪的机甲怪物,满世界追杀一个这辈子只拿过笔的女人,你就能没事人一样地在乌兰学院里念你的书,走你的康庄大道,给联盟当看门狗!你多威风啊林上将,年纪轻轻就统领白银要塞,把当年陆信的旧部压得像活王八一样,大气都不敢喘,我你一声狼心狗肺,你不冤枉吧!”

    林静恒一声不吭,下一刻,他突然动了,松手将自己方才解下来的外套扬了出去。扣在他手臂上的湛卢同时在衣服上打了个能量圈,飞出去的衣服辐射出模拟人体的红外,好似一道人影飞了出去,三支激光枪同时调转枪口,打在外套上,这一瞬间,一个空间站研究员模样的男子恰好从栈道上经过,目光被激光枪的异动吸引,还没来得及看清什么,脖子突然被一双手扣住,“咔”一声——

    林静恒人为制造了一个死角,利用短暂的时间差,纵身跳到了栈道上,落地抓人几乎是同时完成,而三支激光枪也立刻有了反应,追上了他,机械手形状的湛卢立刻伸出探针刺入那研究员身体,将他心口的芯片强行拆了下来,接在自己手心上,千钧一发间,已经准备射击的激光枪识别了芯片,被他骗过去了,茫然地悬空片刻,又缓缓重新垂下。

    林静恒放下手里的尸体,站在栈道中间,与几米外目瞪口呆的独眼鹰对视了一眼。

    “狼心狗肺,这话我听过好多次了,陆兄骂得是不是有点没创意?”他玩味似的一点头,三下五除二将那死人身上的衣服扒下来,裹在自己身上,“你可以再想点新词,我先走了,你自便吧。”

    完,他把尸体往旁边一拖,塞进了栈道拐角处的空隙里,把口罩往上一拉,大摇大摆地走了。

    独眼鹰:“……”

    陆必行还不知道,他的亲爹和“干爹”这两位爸爸已经掐过了两轮,此时,他追踪着学生们的航线逼近了毒巢的空间站,没有贸然靠近,先在空间站的安全探测范围外,围着这非法空间站转了几圈。

    路上,陆必行也没闲着,动手把这台机甲的核心系统重新构架,修整了一遍,此时操作起来非常得心应手。

    作为一个军火贩子的儿子,陆必行从拆卸过的机甲,恐怕比一个中层联盟军人见过的机甲还多,他对机甲的了解之深,已经远远不是通常意义上的机甲设计师等级了。

    林送给他的那台机甲,陆必行虽然只给学生们展示过一次,但自己是摸熟了的。在围着空间站转到第七圈的时候,一个伪装的对接阀成型了,完全复制了之前那台走失机甲的验证识别系统。

    “完美,”陆必行冲着旁边的镜子一点头,镜子里能以假乱真的林也笑眯眯的,陆必行一看见他话就多,自己跟镜子里的影聊了起来,“你啊,平时把自己弄得跟个搞行为艺术的似的,我就不明白了,你是什么粉丝遍布八大星系的皇巨星吗,这么怕人认出来?把脸弄干净,多笑一笑,多养眼,简直能为第八星系优美环境工程作出贡献,暴殄物……好,咱们现在变成了一匹特洛伊的木马,现在实验一下,看披这个马甲能不能混进去,要是被打成筛子就不好了,我倒是没什么,这机甲我可赔不起,不知道卖身行不行。”

    伪装过的机甲一圈一圈地接近空间站,陆必行双手枕在脑后,仰头端详着镜子里的林静恒。不得不承认,每个人可能真的都有独特的气场,林这张脸平时怎么看怎么不近人情,此时顶在他的脖子上,眼角眉梢却都挂满了跃跃欲试的笑意,连那双冷森森的眼睛都活泼了起来。

    陆必行想了想:“等你回去见了佩妮,我肯定得穿帮。唉,帅哥,咱俩商量商量,你既然好不容易出了趟远门,就在外面多观光一会嘛,给我点畏罪潜逃的时间。”

    机甲“咯噔”一下,进入了对接轨道,整个机身震颤了一下,继而以疯狂的速度滑向空间站的核验门,一旦伪装的对接阀无法通过,空间站立刻就会把他当成入侵者,炸成一堆碎片,然而陆必行在做实验这方面,好像生是个热爱冒险的亡命徒,根本不知道什么叫害怕,盯着那黑洞似的核验门,他一双眼睛里居然满是期待的贼光。

    “准备进入停靠站,十、九、八……”

    陆必行把防御系统开到了最大,自言自语地:“我的遗言是希望世界和平,来吧。”

    “……二、一、零!”

    机甲呼啸着,从核验门里撞了过去,擦肩而过的瞬间,核验门红光一闪,先是准备发出警告,随后,它磕绊了一下,任凭机甲穿过,接受了伪造的对接阀,安检系统把这匹“木马”全须全尾地放了进去,陆必行冲着镜子吹了声长长的口哨,朝着被他糊弄过去的核验门竖起了中指。

    然而随即,机身外面传来的画面让他有点笑不出了,陆必行坐直了。

    “扫描,”他轻声,“范围十公里。”

    机甲迅速给了他回复:“十公里范围内,轻型武装机甲三百架,配别全部机甲六倍标准以上的军备武器。”

    “军火库么?”陆必行叹了口气,“同学们,你们真是一群人才啊。”

    人才们循着长长的轨道,走到了死胡同。

    “前边没路了,”薄荷,“只有一道大门,加密的。”

    怀特膝盖一软,直接五体投地,和斗鸡并排瘫倒在地,他回头张望着身后走过的路,喘了几口大气:“闪、闪开,南门我也能给它破开,可千万别让我再回去了,我……我……我实在走不动了。”

    薄荷犹豫了一下:“可是我觉得这道门阴森森的。”

    “应该是在地下的缘故,而且你们发现了吗,越往前走,建筑的挑高就越低。”黄静姝蹲在地上,伸手在地面上画了一幅简要的地图,“方才咱们过来的时候,两边排的都是机甲,我们一路走过来都是上坡,而房顶高度在下降,明我们应该已经快要离开机甲停靠站台了,方向没错。”

    怀特一跃而起,搓了搓手:“看我的吧。”

    他很快找到了门锁,观察片刻,手腕上的个人终端里放出一排射线,一个巴掌大的键盘漂浮在半空中,他熟门熟路地开始解锁。

    薄荷轻轻地打了个寒战,不知为什么,她后颈的汗毛根根立了起来,她皱紧眉,有些坐立不安。

    这时,昏迷的斗鸡哼了一声,在一片旋地转中缓缓睁开眼,对不准焦的目光正好落在灯光昏暗的房顶——锁着的大门上沿处,有一个的骷髅头标识,正在居高临下地看着这些无知无觉的少年们。

    斗鸡睁大了眼睛,发出一声微弱的哼唧,薄荷和黄静姝听见动静,连忙围过来。

    “斗鸡……斗鸡……维塔斯!你以后干脆改名叫弱鸡算了!”

    “哎,你还能不能行,吱一声……”

    女孩们的声音忽远忽近,飘飘悠悠的,斗鸡脑震荡严重,眼前所有的东西都在晃,他努力想看清那个骷髅警告牌的位置,警告同伴:“心……心……”

    可是他拼命挣动,手指只是徒劳地在地上滑,喉咙里发出来的只有气声,黄静姝侧耳听了半:“这孙子什么呢?”

    “别着急,”怀特笑眯眯地回过头来,“这个锁比校长机甲存放室的那个还简单,来啊美女们,给我倒数计时——”

    在紧闭的大门另一边,随着门锁被人强行突破,一排摄像头缓缓移动,对准了门口,红灯开始无声闪烁,荷枪实弹的安保机器人滑过来,金属滚轮与地面发出尖锐的摩擦。

    十二条激光枪对准大门,门外四个少年的扫描图景已经列在武器瞄准镜下,一开门,他们就会被打成一堆烂肉。

    “嘀嘀”两声轻响,门上的加密锁破开了,怀特“哈”一声,伸手去推,斗鸡瞠目欲裂。

    然而他的手还没碰到大门,尖锐的警报声突然响了起来!

    原来陆必行顺利地混进了机甲停靠站后,就在机甲舱门滑开的瞬间,另一架机甲正好从轨道里冲了进来,搅动的空气扑面而至,正好停在了对面。

    陆校长发现自己这一阵子的倒霉已经不能用科学道理来解释了!

    伪装的对接阀骗过了安检系统,可是骗不过人眼,来自北京β星的机甲从外形上就是十分的鹤立鸡群。

    对面的机甲上下来三个毒巢的人:“这机甲哪来的?”

    “里面的人下来!”

    陆必行叹了口气,因为知道对方身上肯定也有那种神秘的生物芯片,因此并不敢耍聪明贸然动用,只好准备靠着三寸不烂之舌上阵。

    “误会,误会。”陆必行不紧不慢地从舱门里走出来,“我……”

    他忘了自己冒用了林静恒的形象,一走出来,几个毒巢的人不等他话,就大惊失色。

    其中一位立刻按响了警报器,同一时间,收到消息的零零一亲自带着一帮荷枪实弹的警卫冲进贵宾区,破开林四哥的房门,对着空空如也的房间大骂了一声。

    随即,有人注意到了打开的后窗,连忙翻出去一看,正好和把自己吸在墙上进退维谷的独眼鹰打了个照面!

    场面一时又尴尬又混乱。

    独眼鹰咬牙切齿:“林、静、恒!”

    他掏出腰间的激光枪,当场毙了两个想追上来的警卫,同时不知从哪摸出一个银色的球,从半空中扔了下去。

    巨大的电磁干扰在整个空间站炸开,无数电子仪器同时爆出了喜庆的火花,灯火通明的空间站闪烁几次,迎来了一波大规模的停电!

    不过虽然礼堂的装修高端大气,此时堆在里面的“瓤”就差点意思了。

    开学典礼即将开始,四座的学生们已经就座,学生们个个是豪杰,人人都是一把惹是生非的好刷子,仿佛不是来求学的,而是来挑事的。

    刺头和刺头凑在一起,难免互相扎成一团——

    东南观礼台上,一个膀大腰圆的男生懒得往里走,不肯去自己的座,一屁股坐在最外侧,很快引发了一场斗殴,围观者还有人起哄架秧子,致使冲突迅速升级,把整个一块观礼台都拉进了无组织无纪律的群架。

    西北角上,有个女孩被流氓同学摸了一把屁股,二话没,直接从包里掏出了一把激光枪,一枪开出去,把礼堂的座位撕开条口,四座皆惊,差点造成踩踏,安保机器人迅速赶来将其制住,发现那把激光枪竟然还是自制的。

    礼堂中间观礼区有一位更绝,坚持了动口不动手的原则,自己带了个微型扩音器进场,黑进了礼堂的音响系统,借用礼堂三百六十度环绕声,石破惊地吼了一嗓子:“约翰吴,我x死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