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文库 > 玄幻小说 > 残次品 > 89.第89章
    此为防盗章

    “被活泼”的林静恒不小心拧碎了实验桌上的一根试管。

    陆必行这才想起自己身上的芯片还开着“伪装”功能, 连忙关上, 当着独眼鹰的面大变了一次活人:“忘脱马甲了——爸, 你怎么会在这?”

    “你又怎么会在这?”独眼鹰的表情惊惧依旧, “还有你……你你你刚才把自己变成了一个什么玩意?”

    “啧,”陆必行弹弹裤子站起来, “这是什么话?不帅吗?”

    独眼鹰的门牙差点随着自己一声吼飞出去:“帅你个……你知道他是什么人吗!”

    “知道啊, 改天介绍给你认识。”陆必行回答, “那是我金主。”

    独眼鹰听了这话, 脸色碧绿碧绿的, 和假的金色眼珠相映成辉, 宛如一块富丽堂皇的金镶玉。

    陆必行觉得他爸爸表情不对,好似下一刻要开爪挠人,他又心系学生,于是单方面停止了和独眼鹰大眼瞪小眼:“我这还有点事, 忙完再跟你说。”

    独眼鹰:“滚回来!”

    这时,零零一不知道从哪窜出来,一眼扫过不速之客们和满目疮痍的实验室,勃然大怒:“把他们给我剁碎了喂狗!”

    陆必行纵身跃过报废的机甲车, 十分炫酷地冷笑了一声:“喂狗?你也不怕风大闪了舌头。”

    怀特眼眶里转着的眼泪“刷”一下掉了下来:“校长!”

    陆校长扫了他一眼,确定这几个熊孩子全须全尾,于是继续有理有据地补充了自己炫酷的论据:“你们这个空间站里根本没有狗。”

    零零一不知道这些怪胎都是从哪冒出来的,气急败坏:“你们都还愣着干什么!”

    实验室屋顶上足有上千条的激光枪一同调转枪口, 铺天盖地的瞄准镜锁定在陆必行和四个学生身上。

    独眼鹰:“你敢!”

    独眼鹰贱招成双, 又摸出一颗电磁干扰弹, 投入实验室中间,方才瞄准着学生们的激光枪自动调整优先级,对着那小球群起而攻之,零零一身后的研究员们被误伤一片,其中一位倒霉蛋横尸于地的时候,刚好压住了电磁干扰弹,成了一枚绝佳的志愿肉盾。

    下一刻,巨大的电磁干扰不分彼此地横扫一片,屋顶的激光枪当即宛如一堆失了水的残花,纷纷蔫巴巴地垂下头去,安保机器人们混乱地乱跑一通,自己跟自己撞得人仰马翻。

    与此同时,实验室的供电系统也几乎遭到了毁灭性的打击,原本亮着的培养箱一个又一个暗了下去,里面悬浮如标本的孩子失去了供给,从沉睡中清醒过来,因为窒息而挣扎起来,小手在厚重的玻璃上用力敲着,瞠目欲裂。

    薄荷下意识地想去帮忙:“哎,等……”

    陆必行一抬手拦住她。

    “退后。”他沉下脸色,“你们几个,回去一人记一次过,以后每天早晨轮流到广播站念个人检讨和心灵鸡汤半小时,念一个月。”

    独眼鹰带来的打手和保镖们冲进了满目疮痍的实验室——大混混们都很惜命,除了林静恒,所有被请来的人或多或少都带了保镖和跟班。此时,由于空间站接连遭到两次电磁干扰袭击,太热闹了,贵宾区或被威逼、或被糊弄来的客人们全都下来了,围观事态。

    独眼鹰环顾四周,放开喉咙:“你们还真信得过这帮无赖吗?他们要是真有合作的诚意,会把咱们都弄到这个鬼地方软硬兼施吗?域外星际海盗是什么东西,你们不知道,回去问问你们老子!今天你们有用,他们拿你们当座上宾,明天让他们掌控了第八星系,你们没用了,你们就是培养箱里的耗子、斗兽场上的野猪,信不信?信不信!今天老子要宰了这个大放厥词的小白脸,你们谁有意见?”

    相比这些莫名其妙的域外人,独眼鹰才是真正的地头蛇,来的人大部分都和他做过生意,目睹了这群域外海盗们贪婪的野心和丧心病狂的手段,这些过惯了和平日子的大混混们心里早就充满疑虑,只是出于谨慎,还在按兵不动。此时,眼看独眼鹰公然翻脸,做了出头鸟,群众们当然喜闻乐见,集体站在了独眼鹰身后,趁着实验室供电没有恢复,与星际海盗们交了火。

    趁乱,独眼鹰给了陆必行一个眼神。从他一张嘴,陆必行就意识到,这事已经不是星际黑帮之间互相抢地盘层面的问题了,他一个斯斯文文的读书人,对这种烂事避之唯恐不及,于是把学生们往后一推:“快走!”

    薄荷的目光仍然停留在培养箱上:“陆总!”

    只见培养箱里的孩子一边拍打玻璃,一边露出了成人化的狰狞表情,他顶着巨大的、裸/露的大脑,凶狠地冲撞着厚玻璃,培养箱内层开始皲裂,他的手拍得血肉模糊,那些血水流进已经浑浊的营养液里,染出了妖艳的颜色,但那孩子丝毫感觉不到疼似的,手下不停,嘴唇还在一张一合的动。

    薄荷面露惊惧,喃喃地问:“他在说什么?”

    “杀,杀光你们,”陆必行扫过培养箱旁边复杂的实验记录,“这不是什么了不起的技术,他们用的基本就是培养‘美人鱼’的那套东西——只不过这回培养的是杀人怪物,专为战争设计的,身体能像机甲一样对接武器,不知道恐惧和痛苦,会无节制地使用自己的潜能。”

    怀特震惊了:“为什么?有病吗?不是有机甲吗?不是有安保机器人吗?不是还有人工智能兵种吗!”

    “那些都很贵啊,同学。”陆必行低声说。

    安保机器人不能对接机甲,而人工智能兵种,从生产到后期维护,全都在烧钱,每一次软硬件升级,都需要大笔的现金往里填,哪有人便宜?尤其是第八星系的蟑螂,要多少有多少,取之不尽,死之不绝,放着也是放着,不如废物利用。

    陆必行带着学生们从被炸开的后门遛了出去,断后的时候回头张望了一眼,皱了皱眉。

    毒巢空间站上这些域外海盗们神神叨叨的,乍一看,他们好像正在进行什么颠覆人类未来的技术实验。

    可是看看这简陋的机甲收发平台、智障一样的安全系统、脆弱如纸的供电和能量源……还有这实验室正在做的事,无不暴露出一个事实——这伙人根本没有什么拿得出手的技术,按古代的说法,他们是卖大力丸的江湖骗子。

    只是残忍得自以为有创意而已。

    那种神秘的、接近伊甸园系统的芯片绝不是他们能做出来的,他们背后是谁?要干什么?

    这时,实验室二层一个闸门打开,无数身上贴着标牌的“实验品”冲了出来,个个都如同“斗兽场”上那两个肉搏的男人,他们像一伙赤/膊的巨人,个个双目赤红、毫无理智、杀气腾腾——而且刀枪不入!

    独眼鹰刚说过,当代战争已经不需要人类互相挠脸肉搏了,转眼就被打了脸。

    整个空间站瘫痪,机械产品集体罢工,两伙人摸着黑互相开火,这些突如其来的人形怪物们一来,立刻有了碾压式的优势。白天目睹过那两个实验品是怎么用人肉挡子弹的八星系混混们对上这群怪物,还没动手,已经先肝颤。

    方才翻脸翻得十分硬气的独眼鹰,逃起命来也不比谁慢,一见不妙,立刻领衔了一场夺路而逃,早早没了踪影,大混混们各自四散奔逃。

    零零一面沉似水,在一片混乱中悄无声息地转身就走,早早盯住他的林静恒立刻跟了上去。

    整个机甲站台由于停电,彻底关闭了,陆必行离着足有十米远就远程打开了他骗来的机甲,催促学生们:“先上去,上去什么都不要碰!”

    怀特:“我的天……校长、陆老板,你这是魔法吗?”

    机甲的远程控制系统是存在的,但是严格来说,只存在于非常高端、自带核心智能的机甲中,譬如湛卢和联盟军委的十大“名剑”,绝不该在这么个小玩意里。

    陆必行没顾上理他,撬开机甲收发台的控制室,直接钻了进去,打算人工接管控制室的权限。

    一道道加密锁被他飞快地蚕食鲸吞,不到三分钟,控制室“哔”一声轻响,地面震颤起来,整条机甲轨道银河似的亮了起来,巨大的钢铁怪物的动力系统开始预热。

    学生们从舱门里探出头,拉拉队似的齐声喊:“校长!牛逼!”

    噪音太大,校长没听见。

    随即,拉拉队们的喊声变了调:“校长!小心!”

    ……校长依旧没听见。

    主控室后面的一台机甲神不知鬼不觉地动了,冲着那渺小的人类举起了螳螂似的能量刀。

    刀未至,难以忍受的灼热感先到了,陆必行最外面的一件外套发出了焦糊味,滚烫的空气劈头盖脸而来,他会在能量刀逼近到十米之内被烧成一团焦炭!

    电光石火的瞬间,他好像听见有人轻声说:“湛卢。”

    湛卢?

    随即,一声巨响,能量刀砍在了一个凭空而来的防护罩上,一个人突然出现,一把揪起陆必行的领子,拽着他从主控室跳了出去。

    “顶着我的脸招摇撞骗,挺好用啊。”

    “被活泼”的林静恒不小心拧碎了实验桌上的一根试管。

    陆必行这才想起自己身上的芯片还开着“伪装”功能,连忙关上,当着独眼鹰的面大变了一次活人:“忘脱马甲了——爸,你怎么会在这?”

    “你又怎么会在这?”独眼鹰的表情惊惧依旧,“还有你……你你你刚才把自己变成了一个什么玩意?”

    “啧,”陆必行弹弹裤子站起来,“这是什么话?不帅吗?”

    独眼鹰的门牙差点随着自己一声吼飞出去:“帅你个……你知道他是什么人吗!”

    “知道啊,改天介绍给你认识。”陆必行回答,“那是我金主。”

    独眼鹰听了这话,脸色碧绿碧绿的,和假的金色眼珠相映成辉,宛如一块富丽堂皇的金镶玉。

    陆必行觉得他爸爸表情不对,好似下一刻要开爪挠人,他又心系学生,于是单方面停止了和独眼鹰大眼瞪小眼:“我这还有点事,忙完再跟你说。”

    独眼鹰:“滚回来!”

    这时,零零一不知道从哪窜出来,一眼扫过不速之客们和满目疮痍的实验室,勃然大怒:“把他们给我剁碎了喂狗!”

    陆必行纵身跃过报废的机甲车,十分炫酷地冷笑了一声:“喂狗?你也不怕风大闪了舌头。”

    怀特眼眶里转着的眼泪“刷”一下掉了下来:“校长!”

    陆校长扫了他一眼,确定这几个熊孩子全须全尾,于是继续有理有据地补充了自己炫酷的论据:“你们这个空间站里根本没有狗。”

    零零一不知道这些怪胎都是从哪冒出来的,气急败坏:“你们都还愣着干什么!”

    实验室屋顶上足有上千条的激光枪一同调转枪口,铺天盖地的瞄准镜锁定在陆必行和四个学生身上。

    独眼鹰:“你敢!”

    独眼鹰贱招成双,又摸出一颗电磁干扰弹,投入实验室中间,方才瞄准着学生们的激光枪自动调整优先级,对着那小球群起而攻之,零零一身后的研究员们被误伤一片,其中一位倒霉蛋横尸于地的时候,刚好压住了电磁干扰弹,成了一枚绝佳的志愿肉盾。

    下一刻,巨大的电磁干扰不分彼此地横扫一片,屋顶的激光枪当即宛如一堆失了水的残花,纷纷蔫巴巴地垂下头去,安保机器人们混乱地乱跑一通,自己跟自己撞得人仰马翻。

    与此同时,实验室的供电系统也几乎遭到了毁灭性的打击,原本亮着的培养箱一个又一个暗了下去,里面悬浮如标本的孩子失去了供给,从沉睡中清醒过来,因为窒息而挣扎起来,小手在厚重的玻璃上用力敲着,瞠目欲裂。

    薄荷下意识地想去帮忙:“哎,等……”

    陆必行一抬手拦住她。

    “退后。”他沉下脸色,“你们几个,回去一人记一次过,以后每天早晨轮流到广播站念个人检讨和心灵鸡汤半小时,念一个月。”

    独眼鹰带来的打手和保镖们冲进了满目疮痍的实验室——大混混们都很惜命,除了林静恒,所有被请来的人或多或少都带了保镖和跟班。此时,由于空间站接连遭到两次电磁干扰袭击,太热闹了,贵宾区或被威逼、或被糊弄来的客人们全都下来了,围观事态。

    独眼鹰环顾四周,放开喉咙:“你们还真信得过这帮无赖吗?他们要是真有合作的诚意,会把咱们都弄到这个鬼地方软硬兼施吗?域外星际海盗是什么东西,你们不知道,回去问问你们老子!今天你们有用,他们拿你们当座上宾,明天让他们掌控了第八星系,你们没用了,你们就是培养箱里的耗子、斗兽场上的野猪,信不信?信不信!今天老子要宰了这个大放厥词的小白脸,你们谁有意见?”

    相比这些莫名其妙的域外人,独眼鹰才是真正的地头蛇,来的人大部分都和他做过生意,目睹了这群域外海盗们贪婪的野心和丧心病狂的手段,这些过惯了和平日子的大混混们心里早就充满疑虑,只是出于谨慎,还在按兵不动。此时,眼看独眼鹰公然翻脸,做了出头鸟,群众们当然喜闻乐见,集体站在了独眼鹰身后,趁着实验室供电没有恢复,与星际海盗们交了火。

    趁乱,独眼鹰给了陆必行一个眼神。从他一张嘴,陆必行就意识到,这事已经不是星际黑帮之间互相抢地盘层面的问题了,他一个斯斯文文的读书人,对这种烂事避之唯恐不及,于是把学生们往后一推:“快走!”

    薄荷的目光仍然停留在培养箱上:“陆总!”

    只见培养箱里的孩子一边拍打玻璃,一边露出了成人化的狰狞表情,他顶着巨大的、裸/露的大脑,凶狠地冲撞着厚玻璃,培养箱内层开始皲裂,他的手拍得血肉模糊,那些血水流进已经浑浊的营养液里,染出了妖艳的颜色,但那孩子丝毫感觉不到疼似的,手下不停,嘴唇还在一张一合的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