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文库 > 穿越小说 > 陛下今天吃醋了吗 > 独发文晋江文学城
    郗池记得自己总是在路上。

    从南到北从东到西,读书时得了空和师兄弟们四处奔波。

    他的家很多,家多了就像没有家一样,所以无论去哪里都不留恋,来的时候不觉得欣喜,走的时候不觉得不舍。

    唯独这一次,离开青县的时候郗池心里有些怅惘,像是突然丢失了什么东西一般,整颗心像是被丝线拉扯着细细密密的疼痛。

    他在想会不会是娇娇,因为这段时间娇娇飞走没有再飞回来,郗池在山中寻找也没有找到娇娇的下落。小景说娇娇说不定是去找它原本的主人了,这么大一只猛禽不大可能遇害。

    一早上太阳还没有升起郗池就走了,少年单薄的肩膀上系着披风,清晨山中露水很大雾气蒙蒙,小景和郗池各自骑马一前一后消失在了雾中。

    几天后回了京城,诚王看到郗池完好如初的回来,他心里高兴极了:“好孩子,回来就好,你的腿痊愈了?让父王好好看看。”

    郗池坐下脱了靴子将裤子推了上去:“已经痊愈了,伤疤都看不到,父王不用再担心我身上的伤。”

    郗修远也探过身子看了看:“确实好多了,当时摔下来时流了不少血,我还以为会留疤。”

    等他们看过放心了,郗池才将自己衣靴整理好:“父王,您在信中说让我娶妻,已经定了人家?”

    “还没有定。”诚王哈哈笑着道,“男大当婚女大当嫁,父王觉得你也该成婚了,早点给我生个孙子抱。”

    郗池放下心来,没有定下来就好,不然这件事情处理起来就棘手了。

    他松了一口气:“父王,我暂时还没有这个打算。”

    郗修远在旁边道:“阿池,你年龄不小了,弱冠之年该结婚了。咱们家里在京城的地位你也清楚,整个京城的好姑娘随便你挑,父王还想让你尚公主来着。”

    郗池笑眯眯的看向郗修远:“大哥,你比我还年长几岁,你怎么不娶妻?”

    郗修远被噎了一下:“大哥想着做出一番事业再成家。”

    “原来如此。”郗池道,“我和大哥的想法一样,什么时候大哥娶妻了,我再考虑一下这件事情。”

    诚王捂着自己的胸口:“你们兄弟俩是不是想把老子气死?”

    郗池看着诚王强壮的体格,他沉默一下,气死诚王的难度恐怕有点大。

    “父王不也没有续弦?”郗池勾唇一笑,“您老人家都没有想这件事情,我们兄弟俩也不想了。”

    诚王虽然没有再娶妻,他妾室是有的。

    郗池母亲给诚王的心理阴影实在太大,以至于他再也不想娶贵女了。

    郗修远摇着头道:“阿池,你不要胡闹。今年迎州有动乱,咱们父王不适合再带兵出京了,他得留下来给皇上办差,我大概会被皇上派出去平叛,压根没有时间成婚。”

    诚王是出了名的武将,郗修远武将之子,这两年在皇上手下办事很靠谱,他是最可能的人选。

    诚王道:“父王打听过了,九公主是个不错的姑娘。过两天顺候府中有个宴,九公主会过去,你和你大哥一起去见人家一面,如果不中意再和父王说。”

    郗池推辞不了,他只好点了点头:“好吧。”

    他和郗修远一起出来,郗修远无奈的开口:“阿池,父王在提你的婚事,你不要扯到大哥头上好吗?”

    郗池摇了摇扇子:“父王突然要给我张罗婚事,恐怕是大哥的主意吧?”

    郗修远笑了一声。

    郗池扇背在郗修远肩膀上敲了敲:“我就知道。大哥,我不想成婚,你和父王别用婚事拿捏我。对了,如果迎州之乱派你去解决,能不能把我带上?”

    郗修远道:“打打杀杀的,你去做什么?容易受伤。”

    “我也想见见世面。”郗池道,“大哥,我不怕打杀,带上我说不定有用呢。”

    郗修远上上下下打量了郗池一番:“刀剑无眼,你如果受伤了父王非杀了我不可。”

    “放心,肯定不会,我能保护好自己。”郗池求道,“大哥,你就答应我吧。”

    郗修远想了想:“好,那你过几天和我一起去顺候府中,九公主真的是个不错的女孩子,父王和大哥不会坑你,你觉得好咱家就向皇上提一提。”

    郗池点头:“我和你一起去。”

    京城中这几天一直都风和日丽秋高气爽。自从郗池离开后青县就秋雨绵绵。

    钟烨知道郗池有可能和顾良一起回淳安府,但他心里更倾向于郗池在原处等待自己。如果郗池没有在青县,他到时候再去淳安府。

    顾良在山中的住处无人,郗池走后顾管家也带着仆从一起去了淳安府。

    钟烨心中一凉,他想着郗池可能会在哪里给自己留一封信交代一二,于是他回了郑如给弄的那个房子里。

    茅草屋的门是虚掩着的,看不出人曾经来过的痕迹,秋雨顺着屋檐湿哒哒的滴落下来,钟烨将身上的蓑笠摘下来递给一旁的太监,他推门进去。

    房中一片潮湿,里面是久久未晒到太阳的味道。

    钟烨看到了桌子上压的一张纸。

    纸上字迹潇洒漂亮,郗池并没有和他客套,直接用白话写的信:“义兄,愚弟已经离开了青县。唉,我爹让我回家娶个夫人,家中事情要紧,短时间内我不再来青县了,山高水远,希望我们有再见的机会。”

    钟烨眸子紧缩,手中的纸簌簌化成了纸片落在了地上。

    一旁郑如看着钟烨脸色不对,他上前一步:“皇上?姚公子不在青县了?”

    钟烨冷笑一声:“我们去淳安府。”

    他当然要找顾良打听郗池的下落。

    郗池和钟烨来往时说了很多话,唯独没有说他的家世来历,钟烨连郗池父母是谁家住哪里都不知道。

    顾良被钟烨吓了个半死。

    其实顾良也不知道郗池会去哪里,一般情况下都是郗池主动联系别人,或者中间有人在牵引。

    郗池这人神出鬼没的哪里都去,想找郗池的人很多,许多达官贵人都想把郗池请去做门客,他的下落岂是那么容易知道的?

    就连麒国太子都找不到。

    绣囊被顾良烧掉了,与郗池最后的线索也切断了。

    顾良一脸茫然的道:“姚师弟的父母?书院里没有人知道,他从来不和我们提起家里的事情。”

    钟烨坐在上首,凤眸冷冷扫过顾良:“半点都不知道?他一个字也没有提起过?”

    “没有,姚曦嘴巴很严,他不想说的事情没有人能问得出。”顾良道,“旁人讨论家中父母的时候,他从来没有参与进来过。不少师兄弟怀疑他父母双亡。”

    钟烨声音冷了许多:“日后他写信给你,你一定要把他的下落套出来给朕。”

    顾良不知道这两人之间发生了什么事,他也不知道郗池可能要有婚事了:“这个——”

    “朕不会害他,”钟烨眯了凤眸,“朕只是有话要问他。”

    “好,臣知道了。”顾良看着天色很晚了,“皇上,您今天就在臣家中歇息吧?”

    钟烨放下手中茶盏:“朕今晚回京。定期将淳安府及打听到的卫黎省其他事情告知朕,张修那边有什么动静都要汇报。”

    顾良点了点头:“臣不负君恩。”

    京中事情确实不少,迎州快要反了,暄朝又将有动乱,钟烨连夜就回去了。

    盛太后和盛家都看不起武将,盛太后掌权的时候也是重文轻武,认为什么人都能带兵打仗,把盛月捧到了大将军的位置上。

    迎州杜廷龙是一员猛将,过去受过盛月一些小恩小惠,所以他对盛家感激涕零,认为盛家对他有恩。

    实际上盛太后在时最看不上他这种粗人。

    盛月被杀之后杜廷龙就被下属们撺掇着造反,下属都说杜廷龙如果不反,皇上知道他和盛家的过往肯定要杀他。

    杜廷龙有点儿野心,他手下有十多万的士兵,想借机推翻朝廷当皇帝。

    暄朝开国皇帝就是从迎州带了十万大军一路北上夺了江山,杜廷龙觉得自己不比开国皇帝差,他觉得他也能做到。

    所以现在,除了朝中吏部和户部的锐王与郴王之外,迎州也是钟烨的心头大患。

    这个江山落到钟烨手中时就千疮百孔了,他需要维新修护,铲除祸根。

    前段时间钟烨下了两道圣旨安抚杜廷龙,杜廷龙有儿子在京城,钟烨表面加封了杜廷龙的儿子,实际上把杜廷龙的儿子扣做质子。杜廷龙儿女众多不在意京城这两个,看到朝廷安抚的圣旨,他有过些许犹豫。

    所以中间耽搁了不少时间。

    钟烨不怕打仗,朝廷还支撑得起,他一面安抚杜廷龙,一面选好了前去平乱的人,暗中召集军队准备粮草。

    顺候府中有宴,钟烨知道不少年轻人会过来,他特意过去看看。

    哪家年轻人勇猛聪慧,说不定能选进宫里当侍卫,培养几年能得重用。

    郑如给钟烨引见了几个年轻人,都是年轻有为的贵族子弟,见了钟烨之后不卑不亢。旧的家族里有花天酒地的纨绔,也有充满抱负的人才。

    皇上到来的消息瞬间在顺候府中传开了,年轻小姐希望能够被皇上看上入宫为妃,年轻公子希望借这个机会捞个一官半职。

    郗修远消息灵通,他也知道了这件事情:“皇上居然也在这里,我带你过去见一见皇上?”

    郗池想了想道:“算了,我没有做好准备,以后有机会再见吧。”

    郗修远点了点头:“刚刚我听人说九公主去了花园里,她穿一身紫,你过去看看,和她说几句话。”

    暄朝民风开放,贵族女子穿着就很大胆暴露,年轻男子与女子有什么往来,互相说几句话是非常正常的事情。

    郗池离开不久,郗修远就被皇上身边的太监叫去了:“郗大人,皇上召见您。”

    郗修远见过钟烨很多次,每次见到都有些紧张。

    钟烨现在在一个亭子里,亭子三面环水,周围站了许多侍卫和太监。

    远远就看到中间身着墨色衣袍的青年,青年被众星拱月,气度雍容华贵,冷冽面容如画出来的一般俊美,他一手握着茶盏,狭长凤眸斜睨下方,看到郗修远行礼后只说了句“起来”。

    郗修远不敢抬眼直视天子,钟烨天生冷漠不近人情所有人都知道,他垂手站在了一旁。

    钟烨嗓音冷淡:“诚王最近可好?”

    “家父身体还好,劳皇上挂念了。”

    钟烨看了一下四周:“你们都退下吧。”

    边上能听到讲话声音的太监都退下了,等人离开钟烨才道:“你年纪轻轻,做事却很牢靠,去年你与顾良的文章不相上下,他商贾出身,有些见识十分难得,所以朕点了他榜眼,你为探花。”

    郗修远表面上是诚王的儿子,就算不参加科举也能混一个官职。他能参加且入了三甲足以证明他能力非凡。

    对于新的人才,钟烨一直都看在眼里。

    郗修远没想到钟烨还记得自己中了探花,他一直都觉得钟烨手下人才无数,自己在其中不过一个小小蝼蚁,郗修远认为他想往上爬必须依靠诚王,在钟烨面前留下印象也得依靠诚王。

    能够得到皇上的赏识,郗修远心中感动:“为皇上办事是微臣的荣幸。”

    钟烨饮了一口茶:“你给朕办了不少事情朕都清楚,郑如时常在朕耳边提起你,他说你文韬武略,和诚王相比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

    其他太监都离开了,郑如与钟烨关系亲近些,所以他不用离开,仍旧在旁边站着。

    郗修远感激的看了郑如一眼。

    “眼下迎州是朕的心头大患,杜廷龙狼子野心公然与朝廷作对,郗修远,你想不想上阵历练历练?”

    诚王猜到这次皇上会用郗家的人,郗修远年轻有为,用郗修远的可能性最大。所以他提前让郗修远做了准备。

    郗修远哪怕知道这个结果,在听到皇上亲口问自己的时候,他心里还是特别激动:“臣一定竭尽全力铲除逆贼,为皇上排忧解难。”

    “好。”钟烨赞赏的看向郗修远,“朕加封你为云麾将军,等你得胜归来,朕还有重赏。”

    建功立业的机会十分难得,郗修远紧紧把握住了:“谢主隆恩。”

    前面花园里一阵喧闹,钟烨眉头一皱,看了郑如一眼。郑如赶紧出去让小太监去打听打听。

    小太监很快就回来了:“是郗家二公子与几位公子产生了一些摩擦。”

    郗修远的心瞬间提到了嗓子口。

    钟烨道:“你还有个弟弟?朕从未听过。”

    “他今年才到京城,以前都在外地生活,舍弟对京中习俗还不清楚,希望皇上不要怪罪。”

    钟烨要用郗家,这个时候当然不可能怪罪郗家的人:“年轻人难免冲动。郗二公子才来京城就被欺负,是哪家的子弟这么张狂?把他们和他们的父亲带到朕的面前。”

    郗池无论到了哪里都容易成为众人的焦点,他外表太吸引人了,一副温柔带笑的俊俏容颜比京城那些趾高气扬耍威风的少年们讨喜多了,所以他一去花园,数位小姐挤在一起窃窃私语了起来,小姐们的目光都粘在了郗池的身上,有两个还特意丢手帕等着郗池捡。

    小姐们只对他上心,有些个公子哥儿争风吃醋心里不服。

    他们打听到郗池是郗家第二子,从前没有听说郗家有什么二公子,他们只知道郗修远,都以为郗池是个外室生的私生子。

    郗家再尊贵,在皇上面前再得脸,私生子却是上不得台面的。郗家不至于为一个私生子和他们计较。

    这几个又不是会来事的那种,他们甚至都没打听皇上来没有来,一心只想在花园中邂逅漂亮小姐。所以看到郗池抢了自己风头,赶紧上去挑衅郗池。

    还有些冲动的看郗池长得文弱,要和郗池比试比试,让郗池在公主小姐面前出丑。

    这是光明正大的比试,他们主动挑衅的,这么多人看着,郗池是被挑衅的一方。然后——他们就被郗池给教训了一顿。

    郗池这么多年去这么多地方得罪这么多人还能活下来当然是文武双全,当年和盛月比武还将对方打得十分狼狈。

    这几个软脚虾就算一起上也打不过盛月,更不要提郗池了。

    郗池出招漂亮未用刀剑,他只用了一把扇子。

    这些人脸上没伤手上没伤,甚至能够正常走路,可身上就是疼,到处都觉得疼,郗池手中扇子敲在身上疼入骨髓。

    丢脸之后一群太监把他们叫了过去,说是皇上在这里,让他们和他们的父亲一起去见皇上。

    郗池没有过去凑热闹,反正有他大哥在皇上面前圆。

    皇上既然要用郗家,不可能为这一点小事记仇。

    这几个纨绔一看就缺心眼,得罪就得罪了,郗池生平最不怕的就是得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