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文库 > 玄幻小说 > 我的马甲不是苦命遗孀 > 第50章 第五十章
    东方仗助把你背回了酒店, 他的动作很小心,大概觉得你身上的那些伤痕已经让你变得太过脆弱,实在经不起更多的冲撞。

    你在他的房间里沉沉的睡了一晚——他去了隔壁空条承太郎的房间,睡了一晚沙发。

    你醒过来的时候, 发现自己的负面状态全部清除了, 但你的心情值还是在十几徘徊, 如果不尽快提高的话, 负面状态还是会很快出现。

    你看了看这个角色创建时,系统随机生成的喜爱物品:书籍、盘发、动物。

    只有找到这些东西,才能增加心情。

    但在城市里想找到动物互动,说容易也容易, 说困难也困难, 意大利毕竟是个旅游城市,之前你能在广场喂点鸽子提升一点心情值,但现在附近好像没有什么景点了。

    按理来说街道上猫猫狗狗也有不少,但特地要去找的话,还是有点麻烦。

    要么去书店看看好了?至少把心情值补满吧,不然行动起来也很不方便。

    但就在这时, 房门被敲响了。

    你披着酒店提供的睡袍,披散着长发去打开了门,只见门外站着两个高大的男性,一个是东方仗助,另一个则是和他长得颇为相似,只是神色更冷峻,更成熟一些的男人——东方仗助已经算是高个子了, 然而他身边的男人还要更高。

    空条承太郎。

    而和服自带一种端庄的气质, 更何况你的默认装扮又是盘发别簪的典雅模样, 此刻披下长发,裹着宽松的浴袍,一副现代打扮,又是一种不常见的别样风情,仗助看到之后,没忍住微微愣了一下。

    .……绘真,你现在方便吗?.昨晚你和东方仗助就已经互通了姓名,而他是那种就算刚认识不久,直接叫名字也不会让人觉得哪里违和的人。

    东方仗助回过神来,有些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承太郎先生想跟你聊一聊关于迪奥的事情。.

    你看着空条承太郎那高达500以上的正道值,点开了他人际关系的页面。

    上面写着:

    仇视:迪奥。

    他向你点了点头,算是打了个招呼,.空条承太郎。.

    你:.……你好,我是三森绘真。.

    你能说什么呢?你感觉你可能没空出去买书了。

    你只能让开了路,邀请他们进来。

    你乖乖的说。.你们想问什么?.

    空条承太郎看着你问道:.你有被种下肉芽吗?.

    他的眼神仿佛从来不会动摇,因此带着一种好像可以看进其他人内心深处的深邃,让人难以在他面前说谎或者隐瞒。

    你摇了摇头,坦诚道:.没有。.

    .不过,我想对你们说一件事情。.你坐在了床尾,东方仗助注意到你的双腿并拢,双手掌心向上的交叠在一起,放在膝盖上——不知为何,他觉得你这样看着他们认真说话的样子很可爱:.你们要找的迪奥,和你们认识的那个迪奥,应该不是同一个迪奥。.

    这话让他露出了困惑的神色,但空条承太郎只是皱了皱眉头,便简洁道:.继续说下去。.

    .我和迪奥先生认识,不过和他的伴侣关系更亲近一些。.

    尽管游戏中,【忠贞不渝】的存在,只要没有结婚,关系就是青梅竹马,但玩家显然更习惯称呼为.伴侣.。

    空条承太郎确认道:.迪奥的伴侣?.

    .是的,她叫露易丝。她和迪奥是从小一起长大的,后来成为了乔纳森.乔斯达的妻子。他们三个人一直都是很好的朋友,直到露易丝因为身体羸弱,害怕早逝而将自己转换成了吸血鬼,但她又为此感到后悔,于是陷入了沉睡。沉睡中,她的丈夫死去了,而迪奥为了能够继续守着她,也成为了吸血鬼。他们是不久前才苏醒的。.

    .他们苏醒之后,才知道了另一个关于迪奥的故事,但是,他们并不是同一个迪奥。.

    就像是卡牌游戏里,你和我有一样的卡牌,玩家一起使用卡牌后,场上会出现两个一样的角色。他们都是那个角色,但又不是同一个角色。

    你不知道空条承太郎作为一个NPC能不能听懂,你期待的看着他,.露易丝和迪奥帮了我很多忙,我觉得他们并不是坏人。..我会找到他,然后自己判断的。.空条承太郎这么说着,压了压帽子。.多谢你的协助,三森。.

    .要不这样吧!.你说,.今天晚上,我让迪奥和露易丝过来,你们当面谈谈?.

    空条承太郎微微蹙起了眉头。

    .要是你不放心的话,你选一个地方,到那里去见面也可以。.

    空条承太郎沉默了半晌,大概在斟酌你的提议,过了一会儿,他慢慢道:.那么,今天午夜,在庞贝古城。.

    你立即道:.好,我去联系露易丝。.

    你现在的精力都在三森绘真这个号上,实在没有空去处理露易丝那边的剧情线,如果无法和平处理的话,你要么得去露易丝那边,和迪奥一起先解决空条承太郎,要么就直接下线断掉剧情,而无论哪一种选择,都会影响你升级的进程。

    你在两人的视线下,用客房的座机给迪奥所住的公寓打了电话,迪奥白天无法外出,自然应该在家守着.睡眠中.的露易丝。

    他接起了电话:.喂?.

    你点开了公放,为了能让空条承太郎他们更放心,而一听见迪奥那低沉的声音,承太郎就不自觉的绷紧了身体,神色变得冰冷戒备。

    .迪奥先生,是我。.

    .什么事?.

    .有人想和你见面,可以吗?.

    .谁?.迪奥的声音虽然很冷淡,但看在你和露易丝关系密切的份上,依然和你聊了下去。而以承太郎对迪奥的了解,他的这种态度都已经能算是不可多得的友好。

    .空条承太郎。你认识他吗?.

    .没有听说过。.

    空条承太郎迈开长腿走了过来,他站定在你的身边,弯腰对着话筒道:.迪奥,乔纳森.乔斯达是我的先祖。.

    电话那头沉默了片刻,然后迪奥.嚯?.了一声,平淡的语气有了些许波动,.JOJO的后裔?那个乔纳森·乔斯达,背叛了露露啊。.

    听到这里,承太郎已经能够大概确定,这个迪奥的确不是他要找的那个人了——他所认识的那个迪奥,是绝不会,也不屑说这样的谎言的。

    虽然他毫无疑问是个人中之屑,却也是个骄傲至极的人中之屑。

    不过,这就产生了新的问题——这个世界,怎么会又出现一个迪奥?

    空条承太郎认为这件事情,也同意需要解决。

    你连忙道:.约在今晚午夜的庞贝古城见面,可以吗?.

    迪奥不置可否的哼了一声:.可以。.

    他挂断了电话。

    空条承太郎立即看向了仗助:.仗助,麻烦你收拾好东西,我现在去订票。.

    你们很快就乘坐上了前往庞贝的火车,你在经过的地图格子里寻找【热情】的成员,但沿途大多都是一些没有什么价值的喽啰,即便不去杀掉,其实也没什么关系。

    不过这完全打乱了你准备先去提升心情的计划,于是在几个小时之后,你的心情迟迟得不到增长,又出现了负面状态。

    【心力交瘁】、【神情恍惚】。

    你拉开衣袖看了一眼,那些伤痕又出现了。

    你叹了口气。

    东方仗助立即看向了你,关切的问道:.怎么了?绘真,你哪里不舒服吗?.

    坐在你对面撑着下巴看着窗外景色的承太郎也望了过来。

    火车上没有动物,也没有书籍……你的目光只能落在了同伴的头发上。

    你在承太郎那戴着帽子的脑袋和仗助的脑袋上来回看了那么几回合,然后看向了东方仗助。

    你换上鹅黄色和服后,头发就自动盘成了发髻,这让你的心情值增加了些许,但总的来说还是杯水车薪,于是你瞄上了仗助。

    他的飞机头梳的又紧实又厚重,一看就发量极多,如果披散下来的话,你应该能帮他盘个发?

    你忍不住一直盯着他,直到东方仗助不自在的僵住了身体,.绘真?为什么一直盯着我?.

    .仗助,我可以帮你重新梳个飞机头吗?.

    听见你这句话,承太郎不禁坐直了身体——他很清楚仗助的脾气向来不错,但唯有一个逆鳞不能触碰,那就是他的发型。

    面对批评他的发型、或者想破坏他的发型的人,东方仗助会直接暴怒到失去理智,然后毫不留情的把对方痛揍一顿。

    但出乎意料的是,听见你这么说,仗助却没有生气,他只是有点慌乱的问你:.啊,为什么?是乱了吗?.

    .嗯,有一点,我知道一个办法,可以梳的更长哦!.

    .什么!真的吗!.东方仗助立刻兴奋了起来,.我身边都没有人留这个发型,那些家伙总说什么过时了过时了,根本就没有人会梳,我都是自己摸索的……绘真有什么技巧吗?.

    承太郎:哦,原来还是飞机头,那没事了。

    他又转头看向窗外的风景。在倒影里,他看见东方仗助站了起来,兴致勃勃的从行李箱里拿出了一大堆梳理工具——喷水瓶、梳子、发胶……放在了火车上的小桌板上,少女拍了拍身边的座位,他就放好行李后,坐到了对面。

    承太郎撑着下巴想:他和这个叫做三森绘真的少女,好像很谈得来。

    昨晚仗助在沙发上,忍不住跟他念叨了许久关于你的身世,他觉得你很可怜,绝不能放着不管,但承太郎往往不会认可一个人可怜,他只会认可一个人坚韧不拔,奋战到底的精神。

    而你的确符合这一点。所以他对你其实十分欣赏,只是外表上很难看出这一点。

    不过没关系,你能看的见他那半心的好感度,而仗助已经有一心了。

    如今在你面前,东方仗助转过身去,斜侧着坐在座位上,背对着你,显然对你的品味很是信任——因为你赞美了一个也梳着飞机头的朋友。

    总之,你用喷水瓶喷湿了他的头发,将他那固定的十分牢靠的头发软化后,原本紧紧压在头顶的长发渐渐散落了下来。

    东方仗助无疑有一张英俊的脸,他上挑的眉峰自带一种桀骜张扬的少年意气,下垂的眼尾却又让他的眼神能够如同小狗一样显得温顺无害。

    尽管数十年如一日的顶着那古怪的发型,也依然挡不住学校里的女生对他的热情,而此刻,当他的头发柔顺的落下眉眼,混血的少年不经意的抬起视线,和坐在另一边过道上的旅客打了个照面,对方顿时涨红了脸,盯着他那柔和的轮廓、立体俊美的五官,几乎挪不开视线。

    东方仗助的母亲十分美丽,而父亲也继承了乔斯达家英俊出众的外貌,有些时候,人们忍不住吐槽他的发型,就是觉得他顶着这么一张脸,不好好打扮也就罢了,还反向梳头,简直是暴殄天物。

    就是仗着自己长了一张如此好看的脸,才能如此任性的选择发型吧。

    你伸手揉进了他的发根处,将他的头发揉散:.仗助的头发好多,好厚啊。.

    东方仗助却忽然缩起了肩膀,像是受了惊的猫似的——明明他的长相、气质,看起来都更像是大型犬。

    .嗯?.你疑惑道:.怎么了?.

    .啊……那,那个…….

    他耳尖涨红了些许,好像有点不好意思:.很少有人碰过我的头发,所以,头皮那里……感觉有点奇怪。.

    .啊,这样吗?是不习惯吗?.你问道:.那我动作放慢一点?.

    .唔…….他其实也不知道你动作放慢一点有没有用,只好胡乱揣测或许会有些用处的答应了,.好。.

    但并没有。

    他感觉到你的手掌一下又一下的,轻轻伸进他的发间,将他的发丝一缕一缕的梳顺、打理整齐,有时你的手指会不经意的轻轻擦过他的耳朵,更经常的则是你的指尖会像是抚摸一般,轻柔的摩挲过他的头皮,每当这时,他都会莫名的觉得很痒。

    身体痒得让人恨不得蜷缩起来,却又很舒服的让人忍不住放松下去,眯起眼睛。

    他觉得你的手指很软,力气很轻,显得非常温柔。他很喜欢那种温柔,会让人觉得自己有被认真珍惜的对待。

    东方仗助已经不看对面了,他垂下眼眸盯着地板,这让他能够更加清晰的感受到你在他发间的动作和力气。

    他决定下一次再也不要给你碰自己的头发了,却又很懊恼的想要再让你帮他梳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