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文库 > 玄幻小说 > 当雷呼转世成甚尔女儿 > 产屋敷家(入v敷公告)
    爸爸给的匕首很好用。

    反手握柄,刀刃朝外,那熟烂于心的、烙在灵魂里的呼吸,自然而然流遍了四肢百骸。

    雷电须臾,在半空骤闪横斩,早纪的耳内,那属于“恶鬼”的混沌之音便缓缓消弭。

    早纪自以为隐瞒得很好。

    斩鬼的技艺尚未生疏,她一击即落,假装失散的她面色自然地回到了队伍中。

    后来,神龛的闹剧她也圆了过去。

    早纪觉得,这一关算是过了。

    没看到离她那么近的夏油杰,都没有怀疑过她吗。

    这个轻松的念头,持续到了下午放课后。

    “……”

    早纪盯着校门口排场浩大的黑色车队,两侧是宛如复制黏贴般的西装魁梧男,他们一左一右站成了两列,在早纪出来时,对她深深地鞠了一躬。

    异口同声:“奉当主之命,前来邀请早纪小姐去产屋敷家宅做客!”

    那声音中气十足,震天撼地,惊飞鸟雀无数。

    而早纪,在捕捉到某个字眼时,大脑轰然一片空白。

    她愣愣地抬起脑袋,瞳孔因惊愕而微缩,提着小书包的手不自觉地松了力道,书包砸落在地面,发出一声闷响。

    此时,四方皆静。

    也许自己该庆幸。

    早纪心想。

    今天是她值日,较平日要晚归,她就干脆让夏油杰先行回家不用等她了,而当她踏出校门时,学校也基本空了,没有人目睹这一吓人的场面。

    早纪在不受控制地胡思乱想,各种天马行空的念头在她脑海里烟花一般炸开,一分钟在此刻仿佛被无限拉长,她的双脚僵硬如木头,寸步难行。

    “你们刚才说……什么?”

    早纪听到自己轻细的、微颤的询问,飘忽得像是活在梦里。

    其中一个身材高大的黑色西装男走上前来,恭敬地拎过早纪的书包,对她说道:“早纪小姐,当主想请您一叙。”

    “请放心,我们并无恶意,您的家人那边,我们也会帮您解释清楚。”

    早纪紧盯着他,急迫地开口道:

    “你们家当主,叫什么名字?”

    西装男回答道:“产屋敷辉利哉。”

    ……啊。

    早纪目光飘远,神情恍惚。

    居然,是真的啊。

    在百年后的未来,在全然陌生的时代,身世更迭、姓名不再的她,竟然还有机会,与旧人重逢。

    ……

    “产屋敷”这个姓氏之于早纪的意义,不亚于这一世的父亲。

    上辈子,早纪年幼时,亲眼目睹了双亲被杀害、恶鬼啃噬家人,那时,是鬼杀队的人找到了她,是产屋敷的当主收留了她,给了早纪一个归宿,让她不至于颠沛流离。

    也是产屋敷,给了早纪拿起刀的勇气,给了她报仇雪恨的力量。

    早纪无论如何也不可能忘记,她所蒙受的产屋敷的恩情,大到要用一辈子来偿还。

    轿车的后座,早纪静静地看着窗外飞逝的景色,在心绪冷静下来后,她开始打量起了如今的产屋敷家。

    司机有问必答,为她细细介绍。

    新世纪的“产屋敷”,已然是一方底蕴雄厚的财阀集团,在没有了恶鬼的威胁后,产屋敷家全心全意发展起了商业,拥有深厚历史沉淀的产屋敷家,轻易便打造了涉及食品、娱乐、药物等各行业的的庞大产业链条。

    自大正时代末期崭露头角,产屋敷家耐心经营,坚持以人为本、科技创新的经商理念,现在不仅是跻身世界前列、在福布斯榜上有名的十强企业,更是岛国的纳税大户,为无数人提供就业机会,更以一己之力拉动国家gdp。

    一言以蔽之,牛逼。

    光是商业上的成就,就足以让无数人为之瞻仰赞叹。

    更别提产屋敷集团在社会公益上,更是深得人心,好评无数。

    产屋敷株式会社的社长,产屋敷辉利哉本人就是个大慈善家,一年资助上百亿美金,为贫困地区修筑基础设施,捐赠学校给落后山区,让穷苦孩子免费上学,且提供衣食住所。

    本来应该是政府的工作,全都被他给抢了。

    这还不是作秀,因为产屋敷家族确实数十年如一日地在做社会慈善,每次都是大手笔大力度的捐赠扶困,试问哪个集团能做到这么长久?

    时间会证明他们的诚心,在普通百姓那里,“产屋敷”这个姓氏天然就带有好感加成。

    早纪安静地听着,唇边不自觉地泛起温和的笑。

    对于产屋敷家族如今的成就和风评,她并不意外。

    与恶鬼相斗千年,守护人类的安宁。产屋敷家值得。

    “你们是怎么想到来找我的呢?”

    说来也起,像是冥冥之中错开的两条线,早纪和产屋敷家分明处于同一片天空下,后者更是声名显赫,报刊媒体处处可见产屋敷的大名,但早纪偏偏就一直没能接触到他们。

    阴差阳错下,竟是拖到了现在。

    司机轻声说道:“因为当主大人,看到了您的刀法。”

    现代的卫星真是无孔不入。

    校园自然在监控的范围内,而那一天晚上,无雨无风,却雷鸣乍响,电光疾掣,撕裂了半边的天穹。

    那道金色的闪电,也在产屋敷家族的人们心中划过,如同往平静的湖底投了一颗炸弹,瞬间浪涛排海、卷起千雪!

    司机也是产屋敷的家仆,比起那些普通职员,他们产屋敷家族内部的人知道的更多。

    比如说,延续了千年的、悲壮的斩鬼史诗。

    又比如,本该随着鬼杀队的解散一同失传了的,呼吸法。

    驶过僻静无人的街道,拨开层叠苍翠的枝桠,古朴而威严的产屋敷家宅,赫然展现于眼前。

    司机率先下车,为早纪拉开了门。

    “请。”

    早纪不过是七八岁的孩童,众多高大魁伟的西装保镖对她恭敬有加,这画面怎么看怎么突兀,但在这个地方,不会有人置喙。

    早纪抬头。

    迎面走来了一位青年男性,他看着她,脸上洋溢起热情开朗的笑容。

    “这位就是早纪小姐吧?在下产屋敷银哉,家父已在屋内静候多时了。”

    早纪点了点头,心里颇感奇妙。

    产屋敷银哉的态度热情到过了头,一路走来,他自觉担任向导,滔滔不绝地为早纪讲述产屋敷家的历史和现状,为她指任产屋敷宅院的布局位置。

    明明有着富二代的身份,却毫无富二代的架子。

    相反,他看向早纪的目光,明亮如火,忐忑中又隐含了激动,像是见到了憧憬许久的偶像,连与她搭话都兴奋得语调飘了三分。

    将早纪引至一间和室前,他便微微躬身,退了下去。

    早纪犹豫地抬手,抚上拉门的边框。

    她听见了老人温润的嗓音。

    “请进。”

    拉门开合,室内宽敞。

    矮几前后放着两个蒲团,一位上了年数、却精神依旧的老人端坐一侧,茶盏摆正,云雾袅袅,三足鼎炉中竖插着几根香,火星闪烁。

    早纪敛目,她放柔了声音,轻唤道:“主公。”

    许久不见了。

    ……

    在见到她的第一眼,产屋敷辉利哉就知晓了。

    她是鬼杀队最后的剑士。是呼吸法最后的传承者。

    跨越了百年光阴,命运的玩笑般,未曾失去前世的记忆。

    ……是鬼杀队的孩子啊。

    产屋敷辉利哉注视着她,目光比春日初融的雪水还要恬静温柔,他像是在回忆什么,老人清明的眼瞳里浮现了细碎的水光。

    “你是早纪,对吧?”

    产屋敷辉利哉记得她。

    就像记得住所有鬼杀队剑士名字的父亲一样,他也仍记得曾经那些舍生忘死的英雄们。

    那时候,他还是个稚童,为减弱无惨的诅咒,扮成女孩模样。

    他记忆中的早纪,是一个披着淡金色羽织的、永远开朗乐观的少女。

    如阳花般盛放的生命,却在最美好的年岁凋零。

    产屋敷辉利哉的手颤了一下。

    他招呼着早纪过来,细细端详着她。

    他在心中轻叹。

    ……好在,苍天有眼。

    曾经饱尝血泪、命运不公的孩子们,也获得了新生。

    没有什么比这更宽慰的事了。

    “早纪。”

    这位家族史上最长寿的老人,微笑着对她说道:“很抱歉,这么晚才找到你。”

    “虽然无惨已经死了,鬼杀队解散了,但我希望,我还有资格说出这句话……”

    “产屋敷永远是你的归宿,早纪。”

    鬼杀队不会抛弃任何一名剑士。

    ——欢迎回家。

    之后,早纪被突如其来的财富砸懵了脑袋。

    她拿着一张支票,瞳孔地震,紧紧盯着上面的不知道多少个0,心里满是一夜暴富的不真实感。

    “主、主公……”辉利哉笑着瞥了她一眼,早纪连忙改口,“社长,这些钱是?”

    “这是你应得的。”

    产屋敷辉利哉挥了挥手,让管家把剩下的东西一并拿出来。

    他亲切地说道:“早纪在鬼杀队殉职,这是你的抚恤金。”

    早纪看了看手里的支票,无言。

    ……这些抚恤金,已经够她买下一座城市了吧?主公你……

    “还有,早纪留下的遗物,现在也该物归原主了。”

    产屋敷辉利哉拍了拍手,管家立马上前,把密封完好的箱子打开来。

    里面躺着的,是鬼杀队的队服,羽织,还有日轮刀。

    时间久远,即使鬼杀队的衣服和刀都不是普通材质,也都看得出老旧的痕迹,但没有发霉、生锈和破损,显然保存极好。

    产屋敷辉利哉的声音放轻了。

    “这些,都是善逸亲手整理的。”

    早纪摸了摸队服,心里很不是滋味。

    她犹豫道:“善逸他,之后还好吗?”

    若说前世的早纪有谁放心不下,那无疑就是她的这位师兄了。

    大师兄狯岳堕落为鬼,师父切腹自裁,她又死在了无限城中。

    雷之呼吸一脉,最后仅剩一人。

    善逸本来就是个爱哭包,如此一来,又不知该掉多少眼泪。

    “你放心。”产屋敷辉利哉阖目,“善逸好好地活到了战争结束,他已经成长为一名成熟的剑士,在你的葬礼上,那是他最后一次落泪。”

    “……”早纪更良心不安了。

    虽然感觉,留善逸一个人在世上,太对不起他了。

    但得知他往后余生都无病无灾,幸福安康,早纪不免感到欣慰。

    “那就好。”她低低说道。

    家里人那边,早纪不麻烦产屋敷家出面,她给甚尔打了个电话,说今晚在同学家吃饭,让爸爸不用等她了。

    “早点回来。”

    甚尔只给她留了这么一句话。

    爸爸不爱过问孩子的事,这一点真是帮了早纪大忙。

    否则她还不知道怎么圆呢。

    再见产屋敷,她可还有一肚子的话想要诉说。

    产屋敷家的饭局,并不是如寻常大家族那般死板苛刻,辉利哉让人呈上了早纪爱吃的菜肴,招来了还在公司上班的大儿子、二儿子,来了一次久违的全家晚宴。

    于是,早纪成了几人关注的焦点。

    开饭不过五分钟,早纪面前的饭碗已经各类菜肴堆积成山。

    也许是这一代的产屋敷没有女儿,七岁的早纪备受照顾,又有鬼杀队剑士的背景加成,一顿饭下来,她竟然活成了团宠的模样。

    早纪笑容微僵,试图引出话题。

    “主……社长,你们家的人,都知道我的身份吗?”

    辉利哉顺手又给早纪夹了块鱼肉,闻言想了想,说道:“家族内部的人,佣人、保镖、管家他们都知道,但没有我和我的孩子们详细吧。”

    他轻笑道:“毕竟,在他们小时候,我可是天天给他们讲睡前故事呢。”

    早纪:?

    主公你的睡前故事该不会是鬼杀队……吧?孩子们还好吗??

    事实证明,孩子们都很好,身强力壮吃嘛嘛香,还个个都是根正苗红三好青年。

    “不用觉得他们的反应夸张,早纪。”辉利哉轻描淡写地揭开了儿子们的心事,“对他们而言,你就是从童话里走出来的英雄。”

    因为产屋敷辉利哉年事已高,他的大儿子在逐步接手公司的事宜,一下子被父亲揭了老底,他也不脸红,而是顺水推舟谈起了筹谋已久的计划。

    “正好早纪小姐也在,那我就直说了。”

    “从很早起,我就在想,为什么英雄注定无名,为什么他们的丰功伟绩会湮没在历史长河里,哪怕是后人的赞颂都得不到。”

    “我觉得,应该让人们记住英雄。”

    这位很有想法的产屋敷大少爷振声道:“所以我决定投资影视行业,我想把鬼杀队的事迹拍成电影,推向全球!名字我都想好了,就叫《大正弑鬼录》,你们怎么看?”

    早纪:!!!

    你说什么?!

    你要把他们的经历拍成电影?还要给全球观看??

    这一位的初心是好的,但是、但是……

    早纪脸埋在桌子底下,快要烧起来了。

    这也太社死了吧!救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