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文库 > 穿越小说 > 沙雕受他穿书了 > 第38章 寇淮和发疯文学
    寇淮看楚跃光说话, 顿时有一种拿起石头砸自己的脚的感觉,半天都打不出字来。

    干脆就不理楚跃光,去找顾秋仪了,“秋啊, 你今天玩得开心吗?”

    顾秋仪这次倒是很快回复他:“还可以吧, 吃了好多以前没吃过的东西。”

    寇淮:“?就这样吗?”

    顾秋仪说:“就这样啊。”

    寇淮问:“那我让楚跃光来带着你见见人玩, 他没做吗?”

    顾秋仪说:“没有啊,这怎么好意思, 他还生我的气呢。”

    寇淮正要松一口气,就看顾秋仪继续说:“对了寇淮哥哥,我要谢谢你, 我和跃光哥哥好像已经解除误会了, 他把我从黑名单里放出来了。”

    寇淮:“……”

    寇淮酸了,“这样啊。”

    他心里那个后悔啊,当时脑袋是被驴踢了, 才会找楚跃光。

    寇淮扭头又去找楚跃光, 用着开玩笑的语气说:“我在等秋秋上大学,他说了上大学就跟我交往的。”

    楚跃光回:“他说了?”

    寇淮看他有反应,立马回道:“对啊, 他说了。”

    楚跃光没有回复。

    寇淮:“哥?”

    寇淮:“楚跃光??”

    楚跃光没有再回他。

    寇淮:“……”

    现在就算是傻子,也能感觉到楚跃光对顾秋仪的不一样了。

    *

    顾秋仪不知道寇淮和楚跃光两人的牵扯,他回到蒋寒飒的家,这次大概是国庆假期,蒋寒飒的父母居然也回来了。

    蒋寒飒的父母显然很好客,也早就听说了顾秋仪, 对他特别的温和客气。

    顾秋仪和他们一起吃了一顿夜宵, 便回到了蒋寒飒给他准备的房间, 刚坐下没多久,蒋寒飒敲门,给他送来了水果拼盘。

    顾秋仪接过拼盘,一边用叉子插着吃,一边摸出手机。

    一打开手机,好几条消息就冒了出来。

    顾秋仪从最上面的开始看,第一个是W,W问:“打游戏吗?”

    顾秋仪回:“等一下。”

    他退出来去看别的信息,寇淮给他发:“明明是我先来的,你却跟别人好上了。眼泪,它炸了出来.jpg”

    顾秋仪回:“?”

    寇淮说:“此刻的我,是个白学家。”

    顾秋仪:“寇淮哥哥你发什么疯?”

    寇淮:“哆嗦着抽了一根华子.jpg”

    寇淮:“哥哥要是不发疯,又怎么会变成白学家?某个人怎么会有机会?”

    顾秋仪:“??”

    寇淮:“秋啊,哥哥心里苦,你要答应哥哥,你不准喜欢别人,哥哥对你这么好,你要喜欢得先喜欢我才行。”

    顾秋仪:“……寇淮哥哥要不你洗把冷水脸冷静一下?”

    寇淮说:“哥哥想到秋秋的脸,心里都觉得甜,但是哥哥到底犯了什么错老天爷要这么对我,我的心好痛手在抖汗在流心如刀绞生不如死,破防,破大防,丧失了活下去的希望,而你不懂我脸上伪装出来的强颜欢笑,让我独酌悲伤与痛苦……”

    顾秋仪:“???”

    顾秋仪默默地将寇淮设置成消息免打扰,然后去回W,“哥哥我们去打游戏吧。”

    W:“嗯。”

    顾秋仪登录了游戏,将W拉入了房间,又看见那个橘子汽水在线,不免又想了某件事,问W:“哥哥,你知道这个游戏怎么删掉游戏好友吗?”

    W便打字一步步教他,又问:“你要删谁?”

    顾秋仪说:“就那次的橘子汽水啊,他之前加我,还说要包养我,每个月两百万,我就很生气,把他给删掉了。”

    W:“……”

    顾秋仪摸索着把橘子汽水给删掉了。

    又回到房间,点开始游戏,“他还真的给我转了一百万,但是我不是那种人,我也是有底线的,所以我还骂了他一顿,才把他删了。”

    W:“你做得对。”

    顾秋仪突然很好奇,“W哥哥你为什么不开麦说话呢?这样打字多麻烦啊。”

    尤其W打字还不算快。

    W回:“不方便。”

    顾秋仪看他选了个李白,有些惊讶,“哥哥你会这个英雄了?”

    W:“会了。”

    顾秋仪感觉他今天好像心情不是很好的样子,话都变少了,便善解人意地问:“W哥哥,你是不是有什么烦心的事情啊?如果有,你可以跟我说说,我可以帮你分担一下啊。”

    W过了好一会儿,才说:“等下微信跟你说。”

    顾秋仪说:“好啊。”

    顾秋仪还是选了个妲己。

    进入游戏后,W一路沉默地刷野,抓人,只花了十分钟就速推到对方高地。

    敌方都震惊了,“这还是刮痧李师傅吗?”

    顾秋仪操控妲己跑到W身边,声音难掩惊讶,“哥哥,这是什么标?”

    W回:“大国标,喜欢吗?”

    顾秋仪:“!!喜欢!!”

    W:“给你蹭,截图吧。”

    顾秋仪:“好!”

    他操控妲己和W站到了一块儿,然后截了几张图。

    己方射手也想蹭,发了局内消息:“李白哥哥我能蹭国标吗?”

    W:“问妲己。”

    己方射手也很上道,“妲己姐姐我能蹭一下李白哥哥的国标吗?”

    顾秋仪打开全部麦,说:“可以,你们来蹭吧。”

    射手:“!!居然是妲己哥哥!”

    辅助也跟着射手过来蹭了W的标,只有边路不屑一顾,连滚带爬地越过他们跑到了高地推掉了最后一座高地塔,又跟没赢过似的去疯狂点水晶。

    很快,这局十一分钟就赢了。

    回到房间,W说:“今天就打一局吧,我们聊聊天。”

    顾秋仪说:“好啊。”

    说完,他退出游戏,刚打开微信,就发现W给他转了账。

    顾秋仪点开一看,W居然给他转了十万块。

    顾秋仪震惊了,“?哥哥你给我发这么多钱干什么?”

    W回:“陪我聊天。”

    顾秋仪警惕地说:“哥哥那这钱你也给得太多了,你不会有什么目的吧?”

    W沉默了很久,才说:“没有,放心吧,我不是包养你。”

    顾秋仪说:“那我先陪你聊聊吧,哥哥你有什么烦恼啊?”

    W说:“我有一个弟弟。”

    顾秋仪:“嗯嗯,你弟弟怎么了?”

    W说:“我和他的关系不好。”

    顾秋仪看着上头一直出现的“对方正在输入…”,都能感觉到对方的纠结了,他耐心地等着,W很快发来了下一句,“但是我不讨厌他,相反,我喜欢他。”

    “他小时候长得很可爱,声音很甜,喊我哥哥的时候总是带着特别好看的笑容,让我觉得,他值得这世界上最好的东西。”

    “我是真的,很喜欢他。但是我父母很苛刻,只喜欢优秀的孩子。”

    顾秋仪看到这里,总觉得有点熟悉,下意识地打字:“然后呢?”

    后面的话,W似乎难以启齿,过了好一会儿,才说:“我弟弟天资一般,所以,他被抛弃了。”

    顾秋仪屏息,手指在键盘上飞快打字:“被抛弃了?什么意思?”

    W说:“一开始是精神和语言上的暴力,我弟弟很快就消沉下去,再也没有以前的笑容。”

    顾秋仪:“……”

    W:“今天,我才知道,他已经被父母赶出了家门。”

    某个答案已经呼之欲出,顾秋仪手指都有些僵了,“……”

    他发了一串感叹号过去,W也没有再说什么。

    两个人就这么沉默了一会儿,还是W先打破了沉凝,“我不想辩解什么,我对他的忽视是事实,但是,我一直把他当弟弟。”

    顾秋仪:“。”

    W:“我想问他,能不能等等我,等我得到那个家,得到话语权,我想把他接回来。”

    W:“剩下的几十年,我想宠他,爱他,让他幸福。”

    顾秋仪:“……你可能等不到了。”

    W沉默了。

    顾秋仪问:“这么多年,你做什么去了?那些日子你都没想着要对他好,怎么现在想到他是你的弟弟了呢?”

    W回:“之前没办法,我对他好,会让父母对他更苛刻厌恶,我远离他,才是对他好。”

    顾秋仪脑子有点乱,他看不透这一层因果关系,“那你就不能偷偷地对他好吗?”

    W沉默。

    顾秋仪说:“你哪怕有意无意地关心他,爱护他呢?私底下有那么多时间,你都视而不见,现在说这些有用吗?”

    W沉默,过了一会儿,说:“对不起。”

    顾秋仪说:“你跟我说对不起没有用啊,你应该跟你弟弟说对不起。”

    W:“对不起。”

    顾秋仪:“!!你跟我说没有用的!!”

    W:“对不起,我不会求你原谅我,但是,我想弥补你。”

    顾秋仪抱着手机发呆,这种情况让他有些麻瓜,谁能想到W居然是顾丹城啊。

    这种情况,还不如“顾秋仪”父母和哥哥都苛待他呢。

    原著里的“顾秋仪”知道顾丹城对他还有兄弟情谊吗?

    他想,应该是不知道的,不然也不会那么疯狂了,顾家破产肯定是牵连到所有人的,顾丹城自然也不例外。

    这算什么事啊,顾秋仪啪啪打字说:“哥哥你来晚了,你弟弟已经不需要你了。”

    W:“……”

    顾秋仪:“你听过这么一句话吗?迟来的深情,比草还要轻贱!”

    W:“……时间不早了,你休息吧。”

    顾秋仪:“嗯嗯。”

    W:“能不能不要删我?”

    顾秋仪还真的没想到这件事,他慢吞吞地打字回复道:“不删你。”

    W:“谢谢。”

    顾秋仪看着这两个字,感觉顾丹城还怪卑微的。

    但是,他想宠爱的弟弟早就已经不在了啊。

    现在想对他好有什么用呢?

    顾秋仪难得地感觉到了一丝伤感,他退出聊天框,看见寇淮都已经发了三十几条消息,难免胃疼。

    他点进去一看,寇淮还在发疯:“苦酒入喉心作痛.jpg”

    “秋啊,你为什么不理我,是不是跟别的野男人聊天去了?”

    “哥哥组织了半天的语言最终还是一一删掉,我看着你们有说有笑,心里像被剜了一大块,从脚底开始泛着凉意,半个钟一过,哥哥已经全身冰冷麻木,不想再爱了QUQ”

    “秋啊!告诉哥哥,让哥哥的心为你而坚定好嘛?”

    “……”

    救命啊!顾秋仪啪啪啪打字:“哥哥你到底在发什么疯?”

    “再这样我拉黑你了!”

    寇淮:“……”

    寇淮说:“哥哥心里真的好苦,秋秋你不知道我心里多挣扎。”

    顾秋仪:“。”

    寇淮一看,心里悲痛,这两个人怎么还有夫妻相了卧槽?他又发了一句:“秋秋”,然后他愣住了———

    一个鲜红的感叹号映入眼帘。

    顾秋仪还真的把他拉黑了。

    寇淮无视红色感叹号,继续给顾秋仪发消息。

    他头上真的好绿,好绿,他真的好惨,好惨,呜呜呜呜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