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文库 > 穿越小说 > 清穿之贵妃只想做咸鱼 > 第43章 戴佳氏(一更捉虫)
    清穿之咸鱼贵妃养崽记

    康熙听着儿子上扬的语调, 张张嘴,看着他眼神清澈,睫毛浓密, 唇红齿白,脸蛋虽然圆润, 但是白皙无暇……

    明明每天都在看, 但是康熙还是再次被儿子的美貌所折服, 感慨道:“保成真的很好看。”

    虽然没见过几个新出生的孩子, 但是康熙见过的小孩子也不少, 不是自谦,包括那些精挑细选出来的哈哈珠子,没有一个能比得上自己的宝贝儿子的。

    哪怕不是太子, 人群之中, 他也是首先被看到的那一个!

    “虽然不能, 以貌取人, 但是,好看的人事物,都令人心生, 愉悦!对不对?汗阿玛。”胤礽闻言,就忍不住的笑容愈发灿烂了, 浑身洋溢着开心, 兴奋道。

    康熙点点头, 确实如此,看到儿子,他总是心情愉悦的。就比如他看到容若, 比看到明珠心情好。

    “汗阿玛, 累的时候, 看看保成。生气的时候,看看保成……就一直心情,愉悦了?”胤礽欢喜道:“保成也能,给汗阿玛,帮助的。”

    养孩子的乐趣大概就在此,看着儿子满心欢喜能为自己做一点儿事,康熙闻言大笑道:“对呀,朕的小太子给了朕许许多多的帮助。朕每日看到你都能心情愉悦!”

    胤礽兴奋的在龙床上打着滚,跳来跳去,手舞足蹈的给汗阿玛讲女娲造人的故事。

    “……女娲娘娘,捏的手酸了。她想,太累了,太累了,我的胳膊,都抬不起来了,怎么才捏了这几个人呀?甩了甩手,想休息一下,继续捏。没想到,惊奇的事情发生了!手上的泥点儿,被甩到了地上,变成了小人儿,小人儿叽叽喳喳,的叫着母亲。女娲娘娘,眼前一亮,觉得这样也可以。干脆沾了泥,不断地甩着,地上的小人儿,也就越来越多,越来越多……”

    虽然断断续续,但是语调生动,并且能完整地讲故事叙述出来,康熙听着竟是觉得有些耳目一新。

    “虽说浅白,但……保成讲得真好!”康熙听完了儿子的复述,等他睡下了,欣赏了一会儿儿子的‘盛世美颜’,然后轻笑道。

    故事浅薄的很,但是适合孩子听。

    跟保成相比,瘦小泛着青色的小公主确实好像是随意甩的泥点子!

    想到这里,康熙突然顿住了。

    他怎么能这么想呢?

    这是他的公主呀!

    既然有幸成为自己的公主,必定是有福报的孩子,自己怎么能这么嫌弃女儿的容貌呢?

    不!这不是自己的错。

    一定是故事的错。

    也是讲故事的人的错。

    明萱不知道康熙又怎么了,大清早的,自己还在被窝里,就派人送了一整套的山海经给自己。

    苦逼的收拾好,接了皇上赏赐之后,再次摊在床上。

    说起看书,如果不是担心被评价伤风败俗,其实明萱更愿意看《西厢记》《肉蒲团》《灯草和尚》……等香艳无道德逻辑感的小说。

    天知道偶然去大哥的书房看到了这些小说,明萱被打开了什么新世界。

    也终于明白这些书为什么屡禁不止,始终都能找到不同版本。后来还被搬上荧幕……

    回想起偷偷摸摸在大哥不在家的日子,偷书看的场景,明萱至今都忍不住好笑。

    好似也体会了前世同学所说的,包个书皮,或者偷偷在被窝里用手电看弯弯小说的刺激。

    虽然刺激程度可能不一样,但是一样都要避着人的感觉是一样的。

    当初她还羡慕她们有家人管着。

    可惜的是,进了宫,这些书估计再也与她无缘了。

    想想还觉得遗憾呢!

    即便如此遗憾,明萱依旧没有打开康熙送的山海经的欲望。

    正正经经的书,她如今只能看得进去齐民要术,毕竟有用。其他的?算了吧!看着眼晕。

    钮祜禄庶妃生了一个小公主,宫中大多数女人都是欢喜的,佟佳氏更甚。甚至直接表现了出来,时不时带着大公主去景仁宫里说说话。

    明萱甚至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得非所愿,放弃皇后的位子求得的居然是女儿?还是因为佟佳氏的刺激,钮祜禄氏得病情似乎又加重了?

    竟然在庶妃们进宫的前一日,真的将妹妹接进宫中,说是帮忙照顾女儿。

    “这是傻了吧?”明萱很是不可思议,觉得此举完全没有任何的智商可言。

    当然康熙似乎也这么觉得,原本还对女儿有些欣喜的他,再也没有去看过一眼。

    新庶妃入宫,明萱只在太皇太后处,遇到了娇俏的戴佳氏,她比明萱还大两个月,一笑起来格外的甜美,脸上还有两个深深的梨涡。

    戴佳氏颇为勤恳,磕磕绊绊的说着蒙语,唧唧喳喳的,看着很是讨喜。

    模样俊俏,声音清脆……不提太皇太后,明萱看着都挺喜欢。

    直到人家姑娘甜蜜蜜的叫自己姐姐,还给自己行礼,明萱才回过神来。

    躲避了一下,轻声道:"姐姐倒是不敢当,我小了你两个月,当叫你姐姐才是。"

    宫中虽不讲年龄,但如今她们都是庶妃,待遇不同,佟佳氏都老老实实的称呼马佳氏姐姐。明萱怎么还能在份位未定的情况下,堂而皇之的受她的礼?

    看到明萱避开了,还这么说,戴佳氏显然没料到,脸上顿时有些不知所措。

    直到她身后的宫人小声提醒,明萱还未受宠,所以……

    槽多无口,明萱直接站起来,给太皇太后道个别,就走了。

    太皇太后看着墙上还挂着的少女牧马图,脸上的笑意淡了,轻声道:"我乏了,你退下吧!"

    戴佳氏恍惚的从慈宁宫出来,远远看着明萱的背影,一咬牙就追上来,怯生生道:"赫舍里姐……不,赫舍里妹妹,对不起,我真不知道你比我小,我……"

    "没事儿!我宫中还有些事儿,先走了!"明萱淡然道。

    真没生气,不管戴佳氏是不是真的傻甜白,还是就是这种天真烂漫的人设,都跟自己没关系,毕竟明萱并没有想要在宫中交朋友的想法。

    戴佳氏伸出手,又叫了两声,明萱没搭理,她咬牙跺跺脚,有些难堪道:"我真的不是故意的,谁知道她进宫这么久还没得宠?怕不是……"

    "主子!"一个脸上满是皱纹的老嬷嬷叹口气,制止了她接下来的话。

    明萱没把这件事儿当回事儿,回去就忘了。

    随着气温的回升,明萱看到偶尔日头好的时候,把自己憋了一个冬天的滚滚都爱出来转了。

    每次看着小家伙原本懒洋洋的晃悠着,结果看到自己,就变得无比积极的各种卖萌,扭屁股,企图多吃两口苹果。明萱饭都能多吃两碗。

    明萱这里没在意,但是自觉得宠的戴佳氏却出了个幺蛾子,她居然在康熙面前诉委屈,说是想跟明萱再道个歉……

    从戴佳氏口中出现赫舍里三个字开始,康熙的表情就淡了。戴佳氏带着委屈的说自己真的很想跟明萱交朋友的时候,康熙直接起身,让人将她送回去。

    甚至在戴佳氏不知所措的时候,直接当她的面召了郭络罗氏过来。

    明萱当夜正在摸黑抱着滚滚,在月光下给它加餐,就听带外面有哭声,声音还有些熟悉,但是想不起来是谁。

    不多时,居然又有人被抬去养心殿的声音。

    "腰可真好啊!"一夜找两个侍寝?明萱瞪大眼睛,抱着滚滚瑟瑟发抖,惊恐道。

    滚滚正吃着苹果,脑袋突然被人抱住,头一摇就缩了回去继续啃着。

    滚滚扭脖子的力道差点又把明萱弄摔出去。

    气的明萱戳戳滚滚的后脊背,才解气,看着它不知愁的模样,叹道:"还是你快乐,没有烦恼。"

    滚滚吃着苹果,无比欢快,咀嚼声似乎在告诉明萱,好吃好吃,一辈子也吃不腻,两脚兽,再来点儿!

    明萱失笑,担心的事情一扫而空,不管康熙一个召几个人宠幸,跟自己有什么关系?

    "听说戴佳庶妃哭了一夜,隔壁的乌拉納喇庶妃都跑过去跟她吵了一架,说是嫌她扰人清梦,哭丧呢!"早上春妮取膳回来,给明萱说起今日宫中的大新闻。

    明萱打着哈欠,这才想起为何会觉得昨夜的哭声熟悉了,原来是戴佳氏啊!

    "哭什么哭?"明萱好奇问。

    "说是皇上把她撵了,嫌她聒噪!"春妮带着宫人把早膳一一摆出来,好笑道。

    明萱眨眨眼睛,回想一下,好像确实挺聒噪,但是声音很好听啊?悦耳的声音听着就不嫌烦。难道是前朝又发生什么事儿,所以皇上心烦?

    欺负女人的男人都是大猪蹄子。

    戴佳氏再哭也没办法,原本她是新进宫的几个庶妃中最受宠的,但是如今却成了最不得宠的。

    皇上似乎忘记了她,就连内务府送来的东西也越来越差,还是多亏了他阿玛在内务府私库供职,这才没有跟同宫居住的张氏那样凄惨。

    得宠的戴佳氏满宫上下都能听到她悦耳的笑声,不得宠的戴佳氏,就好似从宫里消失了一样。

    惹得明萱唏嘘感慨不已,回头就准备好好抱抱小太子压压惊。

    面对姨母突如其来的热情,胤礽颇为受用。

    "汗阿玛要,到保成,体验民情,你有什么,想要的?什么都可以!"二月一日傍晚,下学之后,胤礽满脸期待的跑过来,趴在明萱耳边轻声问。

    什么都可以?

    明萱眯着眼睛思考了一下,没想到,便道:"我要殿下平安归来给我一个大大的拥抱,不管去什么地方都得侍卫抱着你,知道吗?"

    胤礽点了头,又问:"除了,这个呢?保成有金子,有银子,什么都能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