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文库 > 都市小说 > 先婚后爱 > 第十五五章
    秦墨岭吃饭时不讲话,简杭也跟着食不言。

    外面夜景好,边吃边看,一点不觉得无聊。

    她和秦墨岭吃过寥寥几次饭,那几次还都有两家长辈在场,两人从没单独吃过,今天算是头一回。

    “你开会时也不怎么说话?”简杭好奇道。

    她想问的其实是,你怎么话那么少。只不过换了一个含蓄的方式问。

    秦墨岭抬头,不答反问:“你开会时话很多?”

    简杭没料到他把问题又踢给她,她道:“分情况。”

    她还没来得及说分什么情况,秦墨岭接过她的话:“开会时别说那么多,没人想听。”

    简杭:“”

    扎心,但确实是大实话。

    没人想在会上听老板废话连篇,尤其自己工作出了岔子时,恨不得老板就说‘散会’俩字。

    秦墨岭手边有红酒,他端起酒杯抿了口。

    简杭一抬头,正好看到他喉结微微滑动,她眼睛一别,假装看落地窗外。

    看了几眼窗外的夜景,也没太看清楚,她又收回视线,这一次,简杭大大方方看向他,“有机会旁听一下秦总是怎么开会的。”

    秦墨岭放下酒杯,“不用去听,就跟现在一样,可能还没有现在说得多。”

    简杭张张嘴,又闭上。

    开会时,老板说多了惹人嫌,可要不说话,那会议室里不是很压抑。

    秦墨岭又道:“不管什么会,公司有好消息我自己说,其他都让副总替我说。”

    简杭:“”

    她失笑。

    没好意思笑出声,一直憋着。简言之,坏人副总做,好人他来当。

    秦墨岭看她,“想笑就笑出来,呛着又要赖我。”

    简杭:“”

    认识他这么久,今晚是最放松的,没想到他有时还挺幽默。

    但他幽默时,又一脸严肃,根本就不像在说笑。

    吃过饭,秦墨岭负责收拾碗筷,没让她动手。

    她又坐到大餐厅的餐桌前,把工作收收尾,关了电脑收起来。

    秦墨岭晚上不住这里,离开时关掉所有灯。

    简杭不明白他为什么放着公寓不住,要把别墅当婚房。

    她只是这么一想,没问他。

    秦墨岭一直把她送到家,和之前一样,他止步在大门口,叮嘱她:“夜里胃再不舒服,打我电话”。

    “挂了水应该没事。你等一下走。”简杭往厨房去。

    秦墨岭有心理准备,猜到她要去拿什么。

    果不其然 ,她又拿了一盒牛奶给他。

    秦墨岭想拒绝,又伸手接住。

    最郁闷的人是耿姨,第二天早上起来,中岛台上又多了一盒牛奶。不用想也是秦墨岭拿回来的牛奶。

    前几天秦墨岭叮嘱她备一箱这个牌子的牛奶,她已经买回来,结果他又不喝。

    她是资深小说迷,只看狗血言情小说,难不成是哪个女人送的?

    反正耿姨没往简杭身上想,她知道秦墨岭跟简杭之间是怎么回事,要不是秦墨岭爷爷奶奶拍板,这婚就不可能成。

    简杭到现在都不搬过来,已经说明问题。

    耿姨把牛奶收起来,去准备早饭。

    七点钟,秦墨岭晨跑完,洗了澡下楼吃饭。

    他看看桌上的咖啡,突然转头,“耿姨,明早改喝牛奶。”

    “好嘞。”耿姨跟他确认一下:“是你昨晚拿来的牛奶吗?”

    “嗯。以后都喝牛奶。”秦墨岭端起咖啡,漫不经心喝了一口。

    他看不透简杭,不知道她到底什么想法,愿意领证,又不愿搬过来住。

    不知不觉两星期过去。

    那箱牛奶最后一盒喝完,简杭依然没有要搬来婚房的意思。

    这两周里,秦墨岭给简杭打过两次电话,第一周周三,聊了不到三十秒,简杭接通电话声音很小,说在曼哈顿,正开会。

    他这才知道她出差了。

    第二周周三晚的十点半,简杭跟他聊了五分钟,其中四分半钟是她向他打听,苏城一家企业的情况。

    那家企业就是万悦集团准备收购的公司。

    电话里,他问了句:“出差回来了?”

    简杭:“嗯,前两天就回了。”

    在曼哈顿一共待了八天。

    电话里冷场几秒。

    秦墨岭正在整理资料,她刚才打听苏城那家公司的情况,他只说了大概,有些细节自己也不记得,但电脑里有,“给我个邮箱,苏城那家公司的资料,整理好发给你。”

    “谢谢。”简杭没想到他这么上心。

    挂电话前,秦墨岭又问:“胃又疼没疼过?”

    “没。”

    她的胃暂时好了,能不能喝酒,还另说。

    这段时间她一直在吃药,没饮酒。

    “别忘了把邮箱给我。”秦墨岭切断通话。

    整理到快凌晨,他把资料打包发给简杭。

    第二天中午,秦墨岭在乐檬食堂遇到钟妍月。

    乐檬的食堂有三层,分六个就餐区,其中有一个就餐区是高管专用。

    秦墨岭很少来食堂吃饭,钟妍月难得碰到他一次,便跟他同桌吃饭。

    今年乐檬又准备在海外扩建生产线,新建工厂是他们乐檬在海外的第五座工厂,钟妍月问:“建厂手续批下来没?”

    秦墨岭:“还没。”

    他最近要出差,就是去当地协调一些建厂手续。

    高秘书订了后天下午的机票。

    钟妍月见秦墨岭并不是很想聊公事,她适时打住,说起昨天逛街遇到冯麦,“冯麦让我替她转达祝福,祝你幸福美满。”

    当时冯麦只字不提简杭,她完全理解,冯麦能放下芥蒂,祝福秦墨岭,不代表愿意祝福简杭。

    秦墨岭在想建厂手续的事,没听清钟妍月的话。

    他敛了思绪,问:“你刚说什么?”

    钟妍月以为他不想提冯麦,故作没听到,于是她就没再多嘴重复,“哦,说我这周还得去相亲。”

    那天在轻食餐厅,被姐姐磨了半天,她决定应付差事,去见见要联姻的男人。见了也不会有下文,她心里还想着前男友。

    昨晚做梦梦到他了,梦到他从国外回来。

    她现在有点羡慕冯麦,冯麦说放下秦墨岭就放下。

    不像她,执迷不悟。

    秦墨岭接话:“相亲也不错。”

    钟妍月:“”

    很难想象,这话是从他嘴里说出来。

    当初他可是放了七八个相亲对象的鸽子。

    --

    这两周,简杭忙得脚不沾地。

    自从在秦墨岭公寓吃过粥,她就没见过他。

    万悦集团的并购项目,没有丝毫进展。高总始终约不到钟妍菲,谁的面子钟妍菲都不给。

    跟她预料的一样,钟妍菲意属另一家中介机构。

    高域纳闷:“钟妍菲之前还说过,有机会想跟尹林合作。”现在机会来了,钟妍菲却直接将尹林资本给pass。

    简杭:“我这次去曼哈顿,找了朋友帮忙,钟妍菲不愿跟我们合作,不代表万悦集团不愿意。”

    可以曲线救国。

    高域被点醒,如果万悦董事会,包括钟董事长都想跟尹林合作,钟妍菲不同意也不行。“我去找他们两个董事。”

    简杭希望这次能顺利争取到项目,如果在拼关系阶段就被直接pk出局,那能力再强也没有用。

    出差回来后,一直是无休止的加班模式,没空回家,累了就在办公室沙发上凑合睡一觉。

    今晚还得加班,这是第三个通宵。

    项目接近尾声,是他们最忙的时候。

    凌晨一点钟,简杭揉揉额角,去卸妆,用冷水洗脸,在窗口又站了会儿,脑子清醒不少。

    外面工位上,都在挑灯夜战。

    简杭备了一箱牛奶在办公室,她自己留两盒,剩下的分给他们。“吃点东西再干,累了就睡。”

    他们的椅子拆开来就是一张简易的单人床,能将就睡觉。

    简杭正在分牛奶,巨响的呼噜声四起,从最角落的工位传来。

    大家噗嗤一笑,打呼噜的是林骁,他靠在椅子上睡着,歪着头,睡姿看上去要多别扭有多别扭。

    别人是真的加班,林骁是凑数。

    林骁睡前玩了两把游戏,他每天坚持给小橄榄留言:【闭关的第二十二天,小橄榄你敢摸着良心说,你没有去练小号?!】

    他觉得小橄榄没意思,他和秦醒真心真意想跟她处朋友,可她呢。

    在梦里,他也在游戏,被对方给干掉,对方id是大橄榄。

    就说嘛,小橄榄肯定是去练小号,果不其然!

    一气之下,林骁醒来,身体一歪,差点滑下去。他一个激灵,抓住椅子扶手。

    桌上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一盒牛奶。

    翌日早上,简杭在办公室沙发上正打盹,被春雷炸醒。

    今年的第一场春雨下下来,雨势不小。

    简杭起来洗漱,简单吃了早饭,又开始忙起来。

    上午有三个会,邮箱里还有几十封邮件等着她回复,还要赶在下午两点前,送份资料到金融大厦那边,再跟对方沟通一下细节。

    手机有电话进来,简杭接听。

    电话那端,声音急促:“olive,打扰了,麻烦你看下我昨天夜里发的邮件,客户等着我回复。”

    简杭抵着眉心,“好,最多半小时给你回复。”

    这边刚放下手机,桌上的座机又响起。

    “老大,拜托看看邮件,等着你给意见。”

    “上午抽不出时间,中午看。”简杭随手在备忘录记下,几点给谁回邮件。一般打电话来催她回复,都是特别紧急。

    她今天中午的时间也安排满了,只好挤出吃饭的时间看邮件,资料数页,简杭逐条逐字看,看完写了大半页意见。

    【收到,谢谢老大。】

    简杭去倒水,秘书敲门,问她吃什么。

    “没胃口,帮我煮杯咖啡。”

    一杯咖啡续了半条命。

    外面还在下雨,路上比平时堵,简杭提前半小时去金融大厦。

    司机开车,她在车上眯了二十分钟,途中路过乐檬大厦,她想了想,已经两个多星期没见到秦墨岭。

    来不及多想他,又有工作上的电话进来

    “老大,是我。”林骁用座机打给她,声音发蔫。

    “什么事?”

    林骁摸摸鼻子,“有几个数字搞错了。”

    简杭没斥责,“等我回去再说。”

    到了金融大厦楼下,司机靠边停,简杭撑伞,拿着资料匆匆下去。

    跟客户沟通细节时,她没感觉累,甚至精神亢奋。

    等她从客户那里出来,进了电梯时,感觉头重脚轻,应该中午没吃饭饿的。

    晚上得按时吃饭,回家再好好睡一觉。

    这么想着,电梯停在一楼,简杭随着人群走出电梯。刚走没几步,脚下像踩在棉花上,她伸手想扶东西,什么都没住抓。

    眼前突然一黑。

    此时,秦墨岭和高秘书一行人刚过海关。

    秦墨岭在贵宾室休息,让高秘书倒了一杯温水,喝下半杯,他还是隐隐感觉心神不宁。

    可能是因为赶飞机,中午没睡午觉的缘故,他这么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