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文库 > 玄幻小说 > 我靠抽卡撑起空壳组织 > 撑织起空壳组织的第二十五天
    说起来,望月之所以可以顶着卜算子的壳子进入港/黑的情报部办公室,甚至能和不久前还处于敌对关系的中原中也并肩而立,听着他因为宿敌吃瘪而发出的撕心裂肺的狂笑声——

    是因为他刚刚急中生智,愣是把森鸥外给忽悠瘸了。

    ……

    让我们把目光回到一小时前。

    望月在听取了系统的意见后,光速瞬间传送到了港口黑手党总部,赶在一分钟之内把中原中也带到了郊区,直面了那只串了片场、从咒术o战跑到这个世界搞事的咒灵。

    别的事在这种时候都可以抛到脑后,首先解决掉这玩意儿才是最重要的!!

    “抱歉,事急从权。”望月把措不及防就被自己拉来的壮丁安置在地上,认真地说,“我只能暂时阻拦住它,但没办法把它彻底消灭,只能拜托你了。”

    满脸懵逼的中原中也:“……”

    他扶住自己的帽子,抬头看向那足有三层楼高、有着几百对复眼和节肢、背部还生着巨大甲壳的诡异怪物,忍不住战术后仰,身体应激地启动了异能力,周身浮现出淡淡的橙色光芒。

    这是个什么玩意儿??以前完全没有见过啊!!

    他身边这家伙刚刚说的“不属于这个世界的物种”居然是真话吗???

    这也太丑了吧!!什么世界的物种会长成这样啊!!!

    眼看着那怪物就要俯冲而来,中原中也终于忍不住满腔的嫌弃之情。他勉强压下心头充斥着的迷惑和恼火,飞起一脚踹向了它,决定有什么事情都等解决完这怪物再说。

    眼看着中原中也和怪物战在了一起,望月才终于轻轻地松了口气,提起的心也被缓缓放下。

    太好了,有中原中也在,这只咒灵应该是进不到市区里的。

    这个世界虽然只是二次元世界,但每一个人都是鲜活的、真实的,就算是从未出场过的人都有着属于自己的生活。

    也因此,虽然突发任务只说【尽快清理、以免危害到命运之子的安危】,倒计时甚至是极为充裕的24个小时,望月完全可以让咒灵走到市区后被港口黑手党或武装侦探社等随便什么都好的组织发现并清除,自己则深藏功与名,不需要暴露也可以完成任务——

    但他做不到。

    这是他身为一个有着良知的人类的底线,他做不到眼睁睁看着有谁因他而死,而他甚至还在从中谋取利益。

    望月叹了口气,感觉有点心累。他抬起头,看着满身红光的中原中也打咒灵打得酣畅淋漓,开始认真思考自己现在跑路的可能性。

    说真的,中原中也在搞完咒灵之后,下一个来揍得就是他了吧?他现在跑还来得及吗?

    不对,他还有一个任务地点在港口黑手党里的突发任务没做呢!现在跑路不是出大问题???

    不行,不能这么坐以待毙!!

    望月左思右想,突然灵光一现,想起了带走中原中也时他手中掉落的电话,不由得眼睛一亮,有了个大胆的想法。

    在离开的一瞬间,那通电话里传出的声音……是不是森鸥外?

    ……

    中原中也一拳打碎了怪物的脑壳,在一场单方面的暴打下,终于吐出了一口郁气。

    但紧接着,他又想起了被某个家伙耍来耍去,还当着boss的面被揪来当打手的经历,不由得又不爽起来,不由得危险地攥紧拳头,看向了不远处安静的站立的少年。

    树影婆娑。阳光透过树叶的间隙,将光斑投射上少年秀丽的面颊。他的长发在微风下轻轻摇曳,纤长的睫毛垂落时,仿佛整个人都是虚幻的,与整个世界格格不入。

    中原中也下意识一怔,拳头一松,不由得又想起了初见那天,他柔和又通透的眼神,和他那句轻快的“我很喜欢你哦”。

    这家伙……到底是怎么回事?

    中原中也烦躁地压了压帽子,把脑内有的没的想法通通挥开,超级不爽地走向梅,“喂,你……”

    他刚想说“你最好好好地给我解释一下”,就看到少年向他轻轻一笑,递给了他一只手机,示意他接听电话。

    中原中也:“?”

    这不是他刚刚掉在情报部的手机吗?这家伙是什么时候回去拿的?

    他狐疑地看了看表情没有异常的梅,拿过了手机,皱着眉道:“喂?”

    “中也君。”电话那头传来熟悉的磁性嗓音,“暂时不要轻举妄动,带梅君来我的办公室见我吧。”

    中原中也:“……”

    中原中也缓缓压下了揍人的想法,“是,boss。”

    悄咪咪地听着电话那边森鸥外声音的望月也松了口气。

    好耶!曲线救国找森鸥外果然是对的!不管怎么说,至少不用被揍了耶!!!

    ……

    “所以,”森鸥外双手交叠,凝视向对面少年平静的瞳孔,“梅君麻烦中也君处理掉的,是来自于异世界的生物?”

    梅微微侧头,眼中倒映着跳动的烛火和森鸥外紫红色的眼眸,“是咒灵。”

    森鸥外:“咒灵?”

    “以人类的负面情绪为基石,并构建出形体的种族,本质上是咒力的结合体。”梅解释道,“它的确不是你们这个世界的产物,是在世界和世界的摩擦中流落到这里来的。由于力量体系不同,所以很难被祓除。”

    “不属于这个世界”、“世界和世界摩擦”、“力量体系不同”……

    森鸥外的瞳孔微微变深。

    这少年的声线轻柔又从容,明明在说着超出他人想象的话,却无端透出一股习以为常的笃定来。仿佛他诉说着的东西只不过是常识,于他而言只是平常的事,因此完全不值得惊讶。

    一般情况下,会有这种举措的只有两种人。

    一种是沉浸在自己想象中的疯子,一种是真的知道常人所不知道的事的人。

    梅是哪一种?

    联系最近种种发生的事,森鸥外更倾向于是后者。再大胆一些,他甚至怀疑梅和凝都和那只怪物一样,也是从异世界而来的人。

    “原来如此。”森鸥外不动声色,“梅君对「咒灵」的了解还真深啊。这么说来,你和凝小姐展现的力量也和异能力不太相同呢。这也是由力量体系不同造成的结果吗?”

    梅大方承认:“是这样没错,不过我们的存在与咒灵并不相同,来自的也是不同的世界哦。”

    森鸥外沉默了一下,他没想到梅这么坦诚。但又很快找回了思路,看向泰然自若的少年,极其自然地对着监控示意。

    就在森鸥外示意的下一秒,空气中突然传来机关枪上膛的声音。四把可以连发的机枪自墙角的机关中浮现而出,直直地对准了立于房间中心的少年!

    直到现在,港口黑手党才终于露出了它的獠牙。

    “梅君这么坦诚可真是让我惊讶。”森鸥外说,“那么,如果不想变成一具尸体的话,就请你再坦诚一点吧。可以详细解释一下「不同的世界」和「不同的力量体系」是什么意思吗?而你们来到我们的世界,目的又是什么呢?”

    他的声音放得轻柔,金发的幼女微笑着站在他身边,蓝色的眼睛空洞又甜蜜。

    趁他病要他命,森鸥外显然深谙此道。梅明显并非战斗派,他孤身前来港口黑手党,应该是武力派的凝又不在身边,明显是逼问情报的最好时机。

    梅顿了顿。面对这些黑洞洞的枪口,他非但并不觉得惊恐,反而有些无奈的笑了。

    森鸥外的心微微一沉,他知道他最不愿意想的那种情况发生了。

    梅瞬间转移的能力应该是没有缓冲期、或缓冲期极短的。他其实随时可以离开,因此威胁根本无效,只不过是无用功而已。

    但梅的反应再次出乎了他的意料。

    “别担心,我正是为此而来。”他轻声说,“那就请让我从头说起吧。毕竟如果在负责的世界中因为误会而遇到工作上的阻碍,我们也是会困扰的啊。”

    说着,梅便从容地抬起了手,伸出一根手指,隔空轻轻点了点不远处的墙壁。

    随着他的动作,有朦胧的光芒突然穿透了室内微弱的烛火,转而自墙壁上迸发。

    那是一扇凭空出现的窗户。

    它静静地被嵌在梅所指向的、原本空无一物的墙壁上。窗外呈现的景象则与这间办公室外的本应呈现的景色完全不同。

    森鸥外微微睁大了眼睛,忍不住向前走了几步。他向窗外看去,眼底倒映出了一片绚烂而璀璨的星河。

    而在那星河下,有无数椭圆形的物体正时而交叠时而分开,那物体是半透明的,光华流转间,隐隐能看到隐藏在其中的万家灯火。

    那是身处于这个世界所不能见到的瑰丽景色,却被一扇窗户轻而易举地呈现在了他面前。

    【sr·家具·琉璃夜光窗】

    【卡牌简介: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世界之外亦有世界,自以为见多识广的我们,是否只是井底之蛙,被囿于一方世界之中?】

    【卡牌功能:使用此卡牌,并指定其安装在任意一面墙壁上,即可透过窗户的玻璃,观测到世界之外的真实景象。】

    【注:此卡牌为自动卡牌,功能将会在被安装时自动开启。】

    ……

    “正如您所见,这扇窗户可以展现出世界之外的真实样子,我想它可以解答您的大部分疑问。”

    “这些半透明、如同蛋壳的物体,每一个都是一个世界。由于其发展的过程不同,所以其衍生出的力量体系也各不相同。”梅平静地说,“世界很脆弱,每时每刻都在交叠、分开和融合,因此宇宙意识会寻找为世界服务的员工,在发生问题时及时制止,以防它因为各种原因皲裂或毁灭。”

    说着,他和森鸥外因承受了过大信息量而呆滞的眼神对视,微微一顿,一边在心里感谢送他这个好用道具的系统,一边面不改色地继续瞎扯:“而我和凝,都是为这个世界服务的员工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