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文库 > 科幻小说 > 太岁 > 第90章 羁旅客(七)
    乱局像迸溅的火星子, 炸遍了九州,三大州府先后失联,沽州天机阁和当地赵氏旁支打起来不要紧, 当地引发了地震, 把一段京沽蛟轨震变了形, 拉满了人或货的腾云蛟都给堵在了路上。南方未褪的酷暑很快融了冰, 发臭的海鱼摊了一地, 贩鱼人敢怒不敢言。

    很快,就连渝州边境也被波及,奚平存在徐汝成身上的神识“看见”,半仙们动起手来灵气乱窜,周遭镀月金的熔金炉法阵都遭到干扰,无数工厂被迫停工。人们像闻到了暴雨前土腥味的小虫,全都找地方躲了起来。峡江上的渔船与蒸汽船一夜间消失了。

    “这些姓赵的是不是有点丧心病狂?”奚平将仙山内外乱象看了个遍,“难道凡是拜入内门的, 用的道心都是从赵隐那来的, 一人心碎全家寻短见?”

    “大多数确实是。”林炽稳住青鸾,叹了口气, “所以赵氏升灵相对多些。”

    奚平:“啧。”

    怪不得, 量产的机工厂货。

    林炽又朝主峰附近的升灵战场看了一眼,说道:“司典长老李凤山道心没碎, 人还在世,只是名为‘闭关’, 禁闭一千年而已, 李氏、以及依附于李氏的张、齐、吴、汤四家便都就此衰落, 大厦倾颓。何况司礼长老殒落。赵长老究竟因何事走火入魔道心破裂, 目前不得而知, 但他死后残魂还被劫钟打散,总归是不那么光彩,他们这也是怕。”

    奚平道:“怕什么?太……皇上他娘不姓张么,也没耽误她当太后。先帝那么凶,不也没逮谁砍谁。”

    林炽顿了顿:“虽无明文,但仙山已有默契,那五家后人自此不入玄隐大选,也算日暮途穷了。”

    奚平听完“哈”了一声:“林峰主,不让修仙就算‘日暮途穷’了?敢情列位仙尊也知道仙山脚下,做人不如做狗么?我还以为你们觉得自己怪不赖的。”

    林炽从不与人争辩,只说道:“唉,你说得对。”

    奚平找茬未果,而此地已临近飞琼峰,他虽然明知道师父听不见,还是闭了嘴,将满腹偏激与刻薄往下一咽,憋着气,掉头去挠他三哥的灵台。

    周楹前脚刚收到白令传信,就听奚平说道:“三哥,天机阁里赵家人太多了,你杀完人能不能埋一下?”

    “开明司量力支援,可以听庞文昌调配,陆吾不给动。” 被蝉蜕神识暂时困在东海的周楹不紧不慢地同时回两个人,说道,“赵家人走到绝路,难保不求援国外,蜀历楚三虎狼在侧,巴不得爬过来舔剩饭,我做事不是给他们检便宜的。”

    奚平一愣,突然意识到,三哥可能早预料到了这种情况。

    周楹又问白令:“庞戬道心灵骨俱全,资质万里挑一,还不肯筑基?他有这么缺钱?”

    广韵宫中的庞戬:“你爷爷的。”

    电光石火间,他替皇帝挡了一下,一只《海市图》里穿出来的鬼爪差点在他胸口掏个洞,因果兽从他蓝袍衣襟上绣的暗纹中钻出来,张嘴怒吼,鬼爪堪堪刮破了庞戬的外袍,因果兽灰飞烟灭,而“鬼爪”也变成了只软塌塌的人手——庞戬道心“破障”,早看出那《浮山海市图》中的妖鬼都是被赵誉随机抓进来的凡人,因此动起手来越发束手束脚,还不如看不出来!

    赵誉实在太了解他了。

    “总督!”

    危急时刻,一个人间行走隔空扔过来一枚芥子,庞戬记得那小孩叫周樨,有江湖谣言说是什么……周楹他弟,一个爹生的,就他娘的离谱。

    庞戬:“干什么?”

    “芥子里是灵石,还有筑基丹!”周樨拽走他屁滚尿流的皇帝大哥,冲庞戬叫道,“赵家想仗着人多势众,趁仙山反应不过来挟持大宛,逼迫仙山妥协!庞总督,他们都说你离筑基就差一步,非常时期便宜从事,快别犹豫了!”

    “非常时期便宜从事。”庞戬将这八个字咬了一遍,露出雪白的牙冷笑一声,回手将那枚芥子挡了回去,“小崽子,作乱的赵家人也都是这么想的。”

    话音没落,《浮山海市图》笼罩下,筑基修士明显高出一个层次的符咒雪片似的当头压下来,四下法阵此起彼伏,在真实与虚幻之间迅疾无比地切换。赵誉一把捏碎了天机阁的令牌,本命法器判官笔猝不及防地伸出来,点向庞戬后心。

    庞戬豹子似的,一矮身,敏捷地躲开这一下,下一刻,他竟抓住了那画虚实切换的刹那,挣脱了出去。人未落地,他已经以身为弓,将一支箭射了出去!

    迎面一阵罡风当头压下,赵誉怒喝一声,仗着修为,强行撞散了这一箭。

    “我以前是不如你,”赵誉冷笑道,此时,他感觉到古老的《浮山海市图》已经完整地融入他灵基之中,内里浩瀚的上古遗韵冲刷着他拓宽了百倍的经脉,“可是一力降十会!”

    “行吧,正人君子。”遥远的返魂涡下,周楹朝金平最尽忠职守的守护者递来一声嘲讽。

    与此同时,庞戬眼前突然闪过白令一板一眼的字,白令送信道:开明司尽可调配,但四境不稳,陆吾恐怕脱不开身。另送一帮手与庞总督,收好,善用。

    帮手,谁?

    庞戬一时没反应过来,心说:周楹要敢说“帮手”是他那缺心眼的弟弟周樨,等他熬过这场劫,他非去把庄王府砸了不可!

    然后他就看见逼至眼前的赵誉中了定身法似的,停在他面前不到半尺处,突然不动了。

    片刻,赵誉眼珠卡了一下似的,重新流转起来,冲庞戬一笑。

    庞戬:“……”

    吃错药了?

    只见赵誉眉心处,《浮山海市图》闪过,妖魔鬼怪与迷雾假山一同蒸发,被赵誉抓进来的宫女内侍七荤八素地晕了一地,因庞戬一直不肯下狠手,这些人几乎毫发无伤。

    那鬼图一角剥落下来,落地变成个纸人,彬彬有礼地朝庞戬鞠了一躬,随即与图一同消失在了赵誉的眉间。

    赵誉整个人都气定神闲了起来,礼数周全地对周桓道:“臣有罪,让陛下受惊。”

    说完,不等陛下回答,他掌中就冒出一缕轻烟,不由分说地把陛下放倒了。

    庞戬这才瞠目结舌地回过神来:“你是……白令?”

    “赵誉”冲他笑了笑:“倒也不是,属下还是赵誉。只是我方才没看仔细,筑基时融的本命法器里掺了个替身纸人,不小心将那替身纸人融进了灵基里。”

    他居然还在用赵誉的身份和口气说话!

    此情此景简直了,一帮人间行走集体起了满身鸡皮疙瘩。

    白令人长得瘦削端正——正经的正,不吭声就几乎没有存在感,平时又常板着张白脸,连字迹都比别人严肃三分,浑身上下透着股无欲则刚的气质。

    庞戬还是头一次发现,一旦换下那张极端的禁欲脸,白令举止做派中那股子深藏不露的诡异邪气就露出来了……妖气森森的!

    庞戬给自己顺了顺气:“什么本命法器?”

    “赵誉”笑道:“我一直在收集的道心,就在一幅名叫做《浮山海市图》的法器里,六年前调查压床小鬼一案时曾登过三殿下的门,殿下与我一见如故,当时就赐了我一张残卷,如今让我在靖州贡品里借到了最后一张残卷,正好凑齐。”

    庞戬匪夷所思:“周楹当年动那么大手脚,赵誉他不知……不是……你不知道?娘的,舌头都打结了,你到底算个什么玩意?”

    “属下是听命于纸人的筑基修士赵誉,”“赵誉”不慌不忙地说道,“六年前的残卷不曾动过手脚,一则那时候殿下还是凡人,白令也未曾筑基;二来萍水相逢,我也是要防备的嘛。纸人是贴在最后一片残卷上的。我搜寻这古画残片已经近六十年,不急于一时,殿下既然知道我寻找的道心,碍于他,我当然不会贸然行动,一定是万无一失或是逼不得已才进来取。不问自取,还是皇宫大内,见古画融合自然又喜又愧,一时疏忽来不及仔细查看,也是有情可原的,对不对?可见万事确实是‘行百里者半九十’。”

    庞戬听得天灵盖乱撞,倒抽了一口凉气:“你别跟我说,这幅画能进宫也是你们家殿下做的手脚。”

    赵誉笑而不语,不让说他就不说。

    庞戬:“……”

    把画卖给马屁精讹一笔,送进宫来,诱赵誉到内库来偷……连赵誉筑基的灵石都要花他大哥的钱!

    里外里两头揩油!

    不对,那么早开始埋线,说明周楹对今日一乱早有准备。

    大姓作乱,天机阁内讧,左支右绌,走投无路时必定得求助四方不靠的开明司,开明司正好扩张!

    庞戬想起百乱之地的一种油杨,山火越旺、它不怕火烧的优势越凸显,周围草木凋敝一圈,它就能趁机壮大一圈,有时候据说那树甚至会故意引雷来烧树林。只要一根幼苗,它迟早能壮大出一整个山头!

    庞戬:“你还是人吗周楹!”

    老天爷到底什么时候能开眼,来道雷收了这个大祸害?他愿意茹素十年,栖凤阁的鸭子都可以不吃!

    “有机会一定给总督转达,”赵誉说着抬起头,这把替身纸人融入自己灵基的筑基躯壳认认真真地将记忆阅读一遍,又感叹道,“唉,我家里果然还是等级森严,这时候各地旁支还是要以金平主家马首是瞻的,难怪我要急着筑基啊。”

    庞戬脑仁疼:“白兄……不是,纸兄,你行行好,能用正常一点的方式说话吗?”

    “属下遵命。”被纸人替身支配的赵誉一拂袖,怀中一支问天飞了出去,“那么烦请诸位配合,一起装个死吧,就说金平已经尽在掌中。我们来看看,这树大根深的名门望族有什么底蕴,死到临头,和蝼蚁有什么区别。”

    金平神秘封城。

    狂风卷过,砸坏了菱阳河两岸十来盏蒸汽灯的琉璃、敲碎了几块没挂结实的匾,留下毫发无伤的金平城,又往东海方向去了。

    周楹不光砍了树,还在树底下铺好了网,等着将一哄而散的猢狲和他们多年来攒的家底一网打尽。

    人不露面,一赵三吃。

    奚平冷眼旁观,感觉无渡海的假主又没名又没脸,神神道道的,其实就是个八百年填不饱的饭桶,“早产”出生动静倒大,没浮出水面就吹灯拔蜡;无渡海的真主大名挂在玄隐山,定期从玄隐要灵石、要丹药仙器,已经悄然扎根在人间。

    幸好……幸好三哥是人不是魔。

    正巧这时,锦霞峰主闻斐落在飞琼峰脚下,奚平遂收回神识,等着听这位丹药大家的高论。

    闻斐冷漠地朝大打出手的主峰看了一眼,眼神没有逗留,拉开折扇,飞快地往雪山脚下扫了一行字:升灵的破事,让他们自己掐去,不劳您老大驾,你可别多管闲事了。

    奚平:闻峰主说得对!

    雪山被他一扇子搅起了细雪,好像有人轻轻叹了口气。

    闻斐继续舞扇子:支静斋我警告你,我观飞琼峰山气,有油尽灯枯之势,你再挣命,我倒要看看你是先蝉蜕还是先死球。照庭不是你本命法器吗,你给扔哪去了?人还没断气,把本命剑碎片收回来不行吗!

    奚平:什么?!

    可闻斐这会儿站得太近了,奚平说话林炽听不见。

    奚平恨不能从转生木里爬出来,一脚将闻峰主踹到雪山山崖底下——你又不能说话,往这一戳还耽误我说,碍事精!

    林炽抬头看了一眼飞琼峰,对闻斐道:“你回去翻丹方了?”

    闻斐无奈地一点头:没用,这些牲口一样的剑修跟“符法铭丹器”全都有缘无分,什么丹对他们也都只是辅助。何况他如今这境界已经不是我能理解的,我看捞他还得靠你。

    “照庭破碎是有原因的,他瞬息间跨过一个大境界,剑身已经承载不了剑意,即使拿回全部碎片原样修复,真到他手里恐怕也是再碎一次……否则我想支将军也不至于放弃照庭,事倍功半地独自闭关。”

    闻斐扇子一摇:那依你看,把他境界打下来管用吗?

    被迫封口的奚平牙根开始发痒:放屁,这臭哑巴什么馊主意!

    林炽:“不要说笑。”

    小心点,他徒弟听着呢。

    闻斐冥思苦想片刻,忽然又扇道:想起来了,我听说三岳那修罗剑被修复之前也只是残剑,那上古神剑的剑意凶戾得很,压根不是当年项肇匹配得上的。但正因为是残剑,才有被项肇炼化成本命法器的余地,那一对人和剑最后也凑合上了,支静斋跟照庭肯定也行啊!你说得对,照庭碎了是有原因的,缺一块正好,也许就是让他重新融炼呢!

    林炽看见这话,脸上凄风苦雨又卷土重来:“不是照庭不行,是我不行,我只是个照本宣科的……”

    闻斐见自己一不留神,把林大师给扇自暴自弃了,连忙找补道:不是,我不是那意思。哎,对了,听说当年那位……大师修复“修罗”时,用来锻剑的是个神器。

    林炽:“化外炉。”

    闻斐:对对,那东西在哪呢?

    林炽沉默片刻,点头道:“化外炉是她的东西,她……走了以后就落到了南阖澜沧剑派手里,澜沧灭门后,东衡以此物原属西楚为由,将化外炉带走了,现在应该在三岳。”

    闻斐:听说那神器可使天人合一,窥见天外之道,你看用它修复照庭,有没有希望?

    奚平耳朵又竖了起来。

    林炽摇摇头:“我……我不知道,我不配动化外炉……”

    闻斐:你不配,三岳那帮癞蛤蟆想吃天鹅肉的逼婚狗就配吗?!

    奚平:闻师叔说得对!

    他神识已经迫不及待地跑了一半回陶县,一半到了周楹那里:“三哥,求你件事!”

    恍惚间,好像又回到当年,他在魍魉乡里惹是生非,灵石糟蹋完了就写信嚎穷要钱。

    三哥要带他回家,以后只要操作得当,他就又可以给老祖母“写信”了,可以随时看见侯府四季的花园。

    不知为什么,永宁侯府分明只是凡尘中的一个小院落,里面既没有神仙,也没有神器,不能救他出无渡海,也不能让他一夜间蝉蜕化神、不惧劫钟银月,可它就是能让他自我感觉格外良好。

    好像只要魂魄安放在那里,他就无山不可攀、无处不可去一样。

    只要他想,东衡三岳的化外炉也算计得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