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文库 > 科幻小说 > 雄狮大联盟 > 惜命吧,吧塞恩!
    阿行还不知道自己的凶名赫赫的传闻上加了一点绿色,它正全身绷紧,雄狮浑身极为流畅的力量美感在它身上展现得淋漓尽致。

    “你先我后。”阿行低声道:“和以前一样。”

    “好。”莫尔的爪子微微用力抓着地面,狮瞳死死盯着那头野牛,准备等待时机冲出去。

    “注意别再被踢到了。”阿行冷声提醒道:“不是每次都会那么好运。”

    莫尔冲出去将野牛往阿行这边方向驱赶,阿行立刻从侧面贴着野牛奔跑,寻找时机后直接双爪扑上了野牛的后背,一口咬穿了野牛的脊骨。

    剧烈的疼痛令野牛哀嚎起来,它的蹄子此处乱蹬,但也无法阻止自己的喉咙被雄狮的獠牙刺穿。

    野牛垂死挣扎,渐渐地力气越来越薄弱,最后肚子抽搐着便没了动静。

    “又是一个大家伙。”莫尔累得气喘吁吁,休息一会儿后才道:“好久都没见过你单独狩猎野牛了。”

    “嗯。”雄狮脸上沾着猎物喉咙里喷出的鲜血,顺着鬃毛往下滴落,看上去十分凶猛,它舔舐着脸上的鲜血:“的确很久了。”

    很少有雄狮能单独狩猎野牛这样庞大的猎物,而阿行就是其中之一,它极少狩猎失败。

    莫尔仰头吼了一声,喊着远处的乔翊:“乔翊,过来吃野牛了!”

    “我可没说要喊它来吃。”阿行偏过头道。

    莫尔对阿行的性格还是有些了解的,只是不愿意拆穿而已,只得道:“那……我不给它吃了?”

    “……”阿行恶狠狠地瞪了一眼莫尔,喉咙里微微低吼,而后非常不耐地将爪子松开,硬生生将地面抓出了几道沟壑,尾巴甩了两下后头也不回道:“你想给就给,这野牛也有你的一份。”

    说完扭头就走,没两步又回头看了眼正往这边走的乔翊,莫尔见状便问道:“你干什么去?你不吃了吗?”

    “我本来就不饿。”阿行甩了甩自己的金色鬃毛,尾巴驱赶着旁边的苍蝇,它道:“它害怕我,我走远点。”

    本来阿行以为乔翊已经不害怕它了,但是它忽然发现它好像想错了,乔翊可以和莫尔挨得很近,也可以和塞恩平静地对话,唯独对它避之不及,除了狩猎时候会稍微近一点,平时都离它很远。

    阿行突然觉得自尊有点受挫了。

    它舔了舔自己的爪子,尾巴有气无力地垂了下去,单独趴在离野牛有些距离的地方。

    现在乔翊它们几个捕猎基本是共享的,只是按照狮群的习惯,每次都会由阿行先吃,然后才会轮到它们。

    “野牛的味道是不是比羚羊好吃多了。”莫尔撕咬下一块血肉吞咽下去,而后舔了舔沾着爪子,开口道:“可惜就是难抓,难得碰到一个落单的。”

    “野牛的确太难了。”乔翊将野牛的碎肉撕开,旁边的小狮子几乎将头埋进了肉里,乔翊抬头看了眼正在休息的某只雄狮,扭头问道:“阿行不吃吗?”

    他来的时候就发现这头野牛还是没动过的,一般来说,应该是阿行先吃。

    “它说它不饿。”莫尔也看了眼阿行,而后凑近了乔翊,压低声音问道:“你之前在卡迈尔狮群的时候,有听说过塞森的传言吗?”

    “什么?”乔翊还真不知道。

    莫尔看了眼阿行的方向,而后凑近了乔翊的耳边,压低声音道:“塞森不举……”

    乔翊:“……什……什么!你怎么知道的?”

    “当然是塞恩说的。”莫尔摇了摇头。

    也许是乔翊的表情太过震惊了,莫尔深深叹气道:“这还得从去年说起了,这件事情直到现在塞森都没能澄清,一直都背着这个名声在草原里。”

    乔翊:“……”

    莫尔甩了甩自己的狮鬃,说道:“那次,应该是塞恩离死亡最近的一次。”

    乔翊:“……”

    他真的太过震惊,以至于什么都说不出来。

    “爸爸?什么是……”小尾还没来得及问出来,就被乔翊一把叼起来放到了一边,而后道:“去找哥哥玩,别想这些事情,全部都忘掉,知道吗?”

    小尾看了眼乔翊,又看了眼吃饱饭正在练习扑咬的小疤,还是听从乔翊的话迈着小短腿去找小疤了。

    “我觉得。”乔翊看着两只小狮子的身影,有些心虚道:“塞恩可能又开始近距离接触死亡了。”

    他吞咽了两下口水,越发不敢相信阿行如果遇到别的狮群,知道了这些传言会是什么样的反应,估计这草地都要被它给掀了。

    “……”莫尔看着乔翊,它连野牛都不吃了,小声问道:“什么事情这么严重?和塞恩对你说话的有关?”

    “非常严重。”乔翊紧接着说道:“你不要问我是什么流言,我不能告诉你,但是我可以提醒你一句话,好奇心害死狮子……最近,离其他狮群远一点。”

    这样你好我好大家好,都能活的时间长一点。

    乔翊心中万分凄苦地想着。

    他食之无味地撕咬着野牛的血肉,尾巴有气无力地垂着,心事重重地看了眼阿行躺着的地方,为自己的未来堪忧,虽然这流言不是他传出去的,但确确实实跟他有关系,谁知道阿行会不会因此迁怒。

    他觉得自己要跑这件事情又得提上日程,此地不宜久留。

    “对了。”乔翊吃到一半的时候,忽然想起了一件事情,他扭头问道:“塞森真的不举吗?”

    莫尔正在吞咽一大块肉,听到这话差点噎着,呛了好几下才咽了下去,无奈道:“你说呢?我也不能告诉你,因为好奇心会害死狮子。”

    “你还真是……学以致用。”乔翊舔了舔脸上的血肉。

    “什么?”莫尔舔了舔爪子,没明白这话是什么意思。

    “夸你的。”乔翊叹了口气,扭头往水潭边走去,因而并未留意到莫尔心事重重的神情,莫尔看着眼前的野牛,都觉得没有了食欲,它深深叹了口气。

    希望塞恩没说什么奇怪的话,它想起那天塞恩当着它的面问小狮子是阿行的还是乔翊的,谁给谁戴了绿帽的时候,莫尔的毛几乎都要炸了。

    “塞恩……”莫尔低声叹气道:“惜命吧。“

    乔翊习惯性吃完东西就去喝喝水,谁知刚喝没两口就看到水里有一头金鬃雄狮的影子,他吓了一跳,立刻扭头看去,只见阿行站在离他不远的地方看着这边,见乔翊忽然看向自己,这才甩了甩鬃毛,转身走开。

    若是换做以往,乔翊必然要思考自己是不是和阿行之间出现了什么问题,为了继续同行,融入狮群,他得想办法缓解关系。

    但是现在,也许是太过心虚,他甚至不敢多看阿行,只得偏开目光准备离开,谁知脚下一滑,整只狮子直接砸进了水潭里,一下子便将水潭边喝水的角马和野鹿之类的动物惊得四散而逃,就连旁边石块上休息的秃鹫都飞了。

    “你在想什么?”乔翊一抬头就对上了站在岸边的阿行的眼睛,雄狮的金色狮瞳看上去有些不近人情,他听到阿行问道:“塞恩对你说了什么,值得你能想得掉水里去了?”

    “没什么。”乔翊不可能把塞恩的话说出来的,除非他活腻歪了。

    “能告诉莫尔不能告诉我?”阿行的声音骤然冷下来几度,它往前走了几步,上半身略微下压,雄狮的獠牙和狮瞳距离乔翊极近,一种强烈的压迫感让乔翊几乎喘不上气。

    忽然,阿行冷笑了一声,它甩了两下尾巴,一字一句道:“好吧,随你,以后你的任何事情,我都不会再问一句,我保证。”

    它扭头离开时,尾巴重重砸在了地上,乔翊好一会儿才从这种压迫感下喘过气来,准备上岸时,爪子忽然停顿了一下——

    他看到岸边的那块石头直接被阿行踩进了泥土里,上面还有深深的爪痕,宣泄着刚刚那头雄狮压抑着的怒火。

    “等等!阿行!”乔翊爬上岸后还是喊了一声阿行。

    可阿行的身形顿了顿,尾巴左右甩了两下后,便头也不回地走了,连一个眼角余光都没有再给乔翊。

    乔翊浑身湿漉漉的,狮鬃因为沾了水而凝结在一起,往下滴水,他有些狼狈地甩了两下狮鬃,无奈地看着阿行冷漠离去的背影。

    “爸爸。”两只小狮子一前一后地凑到了乔翊身边,蹭蹭他的爪子,舔着乔翊身上尚未愈合的伤处和皮毛上的水珠,小声问道:“爸爸是又打架了吗?爸爸疼吗?”

    “没打架,不疼。”乔翊趴在了地上,舔舔自己肚子上的毛,又舔了舔小狮子背后的毛,低声笑道:“想跟爸爸单独生活吗?不过以后可能……没有野牛吃了。”

    “想!”小狮子脆生生地应道。

    乔翊看了眼刚刚掉进去的水潭,上次它掉进去的时候,还是被不小心撞到阿行那次,差点死在了阿行的獠牙下,那时候水的深度可以淹没他的脊背,但现在却只是到他的腹部。

    再过不久,估计就会看到石头了,乔翊心中盘算着要怎么利用这次机会,才能顺利离开阿行。

    而阿行还趴在枯草上生着闷气,尾巴不耐烦地砸在了地上,显得十分烦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