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舟如遭雷劈,诧异不已:“秦、秦宴城,你不知道小爷喜欢男人?”

    不等秦宴城做出反应,时舟立即补充:“你别怕!我不是每个男人都得喜欢,我真的不喜欢你!”

    这是实话,时舟只是喜欢一切颜值爆表的美人外表而已。

    他除非是疯了才会喜欢这种一看就知道即使喜欢也没个屁用的冰块,浪费感情。

    秦宴城脸上的表情并不是骤然得知时舟性取向之后的惊讶。

    他微微皱眉,眸色有些复杂地看着时舟

    他当然知道时舟喜欢男人,两人初次见面,时舟就死死抱着他不松手、满嘴都是那些话,秦宴城外表和女性还算天差地别,肯定不是认错了性别。

    但他确实没见过这么夸张、这么饥渴的小色胚,时舟这些年不可能没见过其他同性的身体,再不济也可以低头看看自己,竟还至于只是看一眼就能流鼻血?

    时舟“哼”了一声:“我屋的浴缸坏了,不然我才不在你这里洗澡呢。”

    秦宴城深吸一口气,恢复淡然:“吹风机在那边架子上,要衣服可以叫我。”

    理智告诉他,被人惦记到这种程度是个很恶心的事情。

    但也不知道怎么了,放在时舟身上,他就不觉得讨厌了,只是为时舟那句毫不作伪、斩钉截铁的“不喜欢你”而莫名烦躁。

    时舟歪头:“秦宴城,你这是什么不爽的表情,你该不会是恐同吧?”

    秦宴城一言不发,关上门离开了。

    ——得了,秦宴城绝对就是恐同,突然周身气压骤降,突然就不高兴了,至于嘛。

    我还没嫌弃你是精神病呢,你怎么好意思恐同!

    时舟穿上衣服,把脸上的鼻血洗的干干净净,虽然饭桌上满是色香味俱全的佳肴,却也也不能阻止他脑子里不断重复刚刚看到的那一幕。

    秦宴城把时舟喜欢的可乐鸡翅放到他面前:“多吃点,你后天就吃不到了。”

    时舟笑嘻嘻问:“你舍不得我呀?”

    后天就要去录节目了,虽然据说那地方有山有海,风景好、吃喝玩乐,也正是如此才让时舟决定参加的,但毕竟比不上张姨极好的烧菜手艺,更比不上秦宴城偶尔亲自下厨做的美味佳肴。

    他虽然这么问秦宴城,但其实是他自己有点舍不得离开。

    也不知道中了什么蛊,竟然觉得自己心里有一丝丝眷念面前这个俊美冻人的冰雕。

    好在秦宴城这两天身体好了很多,时舟锲而不舍盯着他吃饭、吃胃药、不许熬夜工作,秦宴城的唇色总算恢复了浅淡的红色,这也让时舟顿时有一种“养成大美人”的成就感。

    ——离家不到一个周而已,秦宴城应该不会有什么事情吧。

    夜深人家,时舟一闭眼,又他娘的满脑子都是那个好不容易才忘了的震撼的画面了。

    他真想跳起来分享给自己的小黄人粉丝,想大喊:我看见了!我看见了!他真的很大呀!“器大活好”前俩字已经满足了,后两个字暂且有待考证——但反正我的文写的至少真实了一半!

    日有所思夜有所梦,梦中满是“春天”,时舟一觉睡到九点半,醒来发现他下面尴尬了。

    面红耳赤地一边骂秦宴城一边把自己和内裤都洗的干干净净,穿好衣服下楼觅食。

    时舟床边柜的抽屉里藏着两瓶哮喘喷雾,也买了硝酸甘油,怕秦宴城突发急性心绞痛。本来其中一半时舟收着,另一半给秦宴城让他随身收好,但他直接当场变脸说不需要,到最后时舟无奈只好全都自己收着。

    翻翻微博,昨天他的微博已经被那几张秦宴城的照片点燃了,粉丝再次暴增,他也算圈内鼎鼎大名的大粉之一了。众人都知道他是全才了,能写文又能贡献照片福利,产量巨大、海陆双栖。

    正翻相册挑选更多照片充当福利,白然秘书却突然打了电话来:“时哥,秦总他身体不太舒服,要不您来劝劝他去医院?太吓人了,我们都不敢劝,怕他发火”

    在白然心里时舟早就是正房夫人了,以前只能心惊胆战看着,现在好歹有援兵可以搬来诉苦了。

    时舟连忙问:“他怎么了?”

    “现在好些了。秦总刚刚那一阵突然呼吸困难、头晕,差点在会议室晕过去,给我们都吓坏了。”

    “我靠!”时舟倒吸一口凉气,心马上就悬起来了,“你等我马上过去啊。”

    时舟这是第一次到秦氏集团总部,大堂前台小姐齐刷刷叫着“时先生好”,一看就是没少冲浪吃瓜,第一次看见正主到来也丝毫不惊讶,反而把她们激动坏了,满脸写着“磕到了”。

    一路上了顶层,推开办公室的门,秦宴城脸色煞白,嘴唇竟不是发白而是有些淡紫,正倚靠在沙发上闭目养神。

    他的西装外套搭在旁边,此时只穿着白衬衫,最上面的扣子解开了两三个,一向整洁笔挺的面料在胸口处有些发皱,大概是刚刚呼吸困难时无意识自己攥皱了的。

    秦宴城听到响动声,依旧闭着眼睛,冷漠说:“出去。”

    时舟上前问:“哪里不舒服?走,我带你去医院看看!”

    “时舟?你怎么来了?”秦宴城的脸色这才稍微缓和了些许,但还是有些愠怒,“谁告诉你的?”

    通风报信的白然早就已经逃之夭夭了,时舟自然不能出卖她,昂首挺胸道:

    “我未卜先知呗!我这不正想要练练车嘛,顺便来看看你。”

    秦宴城前几天让时舟挑辆车权当日常代步,他最后选中了一辆兰博基尼,这一款他上辈子非常喜欢,可惜当时白色的没货了所以没买。

    时舟是因为车祸死的,所以实话实话心里有一点点害怕。

    好在练了几次之后也就又自信于自己的车技了,别再遇上醉驾又飙车逆行的蠢货就谢天谢地。

    秦宴城算是采信了时舟的说法,疲惫地重新闭上眼睛,声音沙哑低沉:“我没事,你回去吧。”

    时舟明明昨天还松了的一口气,现在又提起来了。看来秦宴城根本就没恢复,他这个症状越来越接近哮喘诱发心脏病最终猝死的结局,让人不得不害怕,时舟不得不考虑要不要临时退掉那个真人秀录制。

    时舟问:“你现在什么感觉?心脏有没有觉得不舒服?还呼吸困难吗?”

    “我再说一次,我没事。”秦宴城十分冷漠,不耐烦三个字几乎写在脸上。

    时舟看秦宴城这暴躁阴鸷的脸色,心里估计再多问一句就又要一脚踩在疯批的尾巴上,把人给踩炸毛了。

    ——但是转念一想,妈的,老子这么担心你才跑来一趟,你不识好歹跟我甩脸色?找骂是吧?

    好在秦宴城还算有点良心,没等时舟气愤输出,他就声音和缓了些:“销售部一个小姑娘养了仓鼠,前几天生了一窝。”

    时舟没好气“哦”了一声:“没意思,我也摸过小仓鼠。”

    也就仅仅只是摸过了,他严厉可怕的老爹甚至连仓鼠都不让他养,当年他还上中学,哥哥悄悄给他买了一只。

    结果被发现了,那可怜的小仓鼠差点被他爸直接捏死,之后时舟再也不敢养了。

    “听说生太多了,正找人送养。”

    时舟眼前一亮:“嗯?你是说我可以去要一只吗?”

    到底还是小孩心性,这么容易就被转移了注意力。

    秦宴城无奈:“公司明令不让养这些东西,别让她们知道是我告诉你的。”

    时舟道:“哇,你这个老板还真挺好的——但是我记得你对有毛的小动物过敏,可以养家里嘛?”

    “养你自己房间里就行。”

    众人见时舟突然出现,都以为是夫人来查岗了,心道大事不妙,分发仓鼠的事情被秦总给知道了!

    正连忙收拾起笼子掩盖“犯罪”证据,时舟眨眨眼睛真诚问:“你们还有仓鼠崽崽吗?”

    一个瘦小的女生连忙道:“我错了!我今天就把它们带回家去,舟舟老师夫人!夫人,我要是没有这个月奖金我就真的要吃土了呀!”

    时舟被“夫人”这个过分正经的称号叫的十分尴尬,而且两人显然不在一个频道上,时舟拍拍胸脯:“放心,我保证会认真养的!”

    姑娘疑惑的同时松了口气:“嗯?您不是来巡视的?秦总不知道呀?”

    时舟耸耸肩,假装秦宴城还不知道,又催促她赶紧把其他小仓鼠带回家,毕竟秦宴城过敏。

    直到时舟心满意足的坐在秦宴城的办公室里逗笼子里的小仓鼠幼崽玩,才想起来自己本来是要去带秦宴城看医生的,然而现在秦宴城早就去继续开会了,抓都抓不回来了。

    ——靠!我是什么品种的傻子啊!

    居然被秦宴城这么轻而易举的打发着玩去了!

    时舟只好随便捉住一个人问秦宴城何时才能开完会,对方答曰,这是高层的季度总结会,估计得四个小时。

    时舟被这可怕的时长给惊呆了,十分无奈但不能把人从会议室抓出来带他去看医生,只好暂时作罢,等他散会了再说。

    越等越无聊,仓鼠崽崽又小又脆弱,时舟怕把它给玩死了,因此也不能总是逗它。

    无聊之下,拿出手机看着小号评论区和私信里嗷嗷待哺的众人。

    已经连续放了大家两天鸽子,昨天秦宴城给了他无比巨大的灵感,今天一定要码字更新!

    时舟眼前又浮现秦宴城赤|裸着身体那一幕色情又惊艳的画面,码字的欲望膨胀起来了。

    心痒难耐,灵感毕竟转瞬即逝,现在不写可能就晚了。时舟心里两个小人打起架来,纠结再三,他还是决定铤而走险,把目光投向了秦宴城的电脑。

    ——我只是用用,我一定可以把罪证都删的干干净净。